第9章 太虚幻境四仙姑
  • 红楼悟梦
  • 寒隽
  • 4033字
  • 2020-04-01 14:37:50

不可否认,正像网友们评价的,如今的红学界已经不再是一潭死水。

正是不同角度、不同方法,甚至不同的结论,令我们手捧《红楼梦》,反复阅读、回味沉思、爱不释手。对于各种不同的观点我由衷敬佩,毕竟读书、探讨的出发点是一致的。现提出一些看书过程中发现的不同意见,供大家讨论,希望能够最大限度地接近真相。

目前,红学界对于“太虚幻境四仙姑”究竟是影射何人一直没有定论,

刘心武老师认为贾宝玉在太虚幻境所见的四位仙姑,一名痴梦仙姑,一名

钟情大士,一名引愁金女,一名度恨菩提,分别是指黛玉、湘云、宝钗和妙玉,我对此持不同意见。首先,对于像痴梦、钟情、引愁、度恨,这样含义非常宽泛的字眼,不能仅作凭空想象,否则就会有很多的误解。如“痴”字,抛开其他人不讲,单单十二钗里面就有众多“痴迷”之人:黛玉痴于情,元春痴于权,宝钗痴于家,王熙凤痴于钱,其他人也各有所痴,谁为痴梦仙姑呢?再则,若认为四仙姑的名字是影射了四位对贾宝玉一生命运影响最大的四位女子,不是具体哪个人,我认为亦不妥。书中写到,四位仙姑是在等“绛珠妹子”,那么痴梦仙姑是在等自己吗?这显然说不通。

其实,我认为解决这个问题应当用排除法,四位仙姑与贾宝玉命运关

系密切不假,以曹雪芹的伏笔手法,一定是暗指四位女子。十二钗中,首先排除的应是警幻之妹秦可卿以及她们要等待的绛珠仙子林黛玉,此二人纯属与四仙姑无关的局外人;然后不可能是年龄差异较大且有隔代关系的王熙凤、巧姐、李纨。设想,如果王熙凤、巧姐或李纨其中任何一人是四仙姑的话,都无法与其他人形成同等的并列关系。

这样一排除就清楚了,十二钗中只剩了贾府四艳和湘云、妙玉、宝钗。难道作者会把四仙姑安排成湘云、宝钗、妙玉再加一春吗?不会。答案是“太虚幻境四仙姑”,其实就是暗指贾家四春姐妹。

从全书看,湘云并未表现出对谁特别的钟情,其顽劣程度也难以“大

士”相称,见过哪位“大士”穿得像“孙行者”(第四十九回黛玉之语)吗?见过哪位“大士”烤鹿肉“割腥啖膻”(见第四十九回)吗?第三十一回,也提到了“倒扮上男人好看了”和“穿又大又长的大红猩猩毡斗篷栽到沟跟前,弄了一身泥水”,所以她不会是钟情大士。宝钗也不是引愁的金女,她是与任何人都能相处融洽的超级老好人,第三十二回,湘云提起宝钗言道:“我天天在家里想着,这些姐姐们再没一个比宝姐姐好的。可惜我们不是一个娘养的。我但凡有这么个亲姐姐,就是没了父母,也是没妨碍的。”

再联想到宝钗为黛玉偷送燕窝,暗助邢岫烟,她绝非是什么引愁之人。另外,红楼梦引子中唱到怀金悼玉一词,我认为金和玉都是泛指多人,比如“金”有宝钗、湘云(金麒麟)、尤二姐(吞金)、金钏,玉有宝玉、妙玉、黛玉、秦可卿(未嫁先名玉)等,金女不是宝钗的专利。妙玉也不可能,按书中描写,感觉妙玉更像是警幻。这一点,大家也曾经有所察觉,我会在后文细究。因此,四位仙姑(痴梦、钟情、引愁、度恨)分别是指黛玉、湘云、宝钗和妙玉的说法缺乏依据。

现在谈一下我的看法。我认为,痴梦仙姑是暗喻贾元春。第五回贾宝

玉神游太虚境中元春的判词中有两句,“二十年来辨是非”,足见元春痴迷之深,入宫之后的钩心斗角、权利纷争,其中的甘苦恐怕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虎兕相逢大梦归”,道出了她死不瞑目的欲望之梦。在她的唱词《恨无常》中又唱道“眼睁睁,把万事抛。荡悠悠,把芳魂消耗”“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表明她的痴梦至死尚未觉醒,留下深深遗憾。第十八回是元妃的“专场演出”,刚入园时,在轿内看“园中如此豪华”就叹息“奢华过费”,充分展示出了她在宫中已经习惯的警觉与敏感。后写到入宫后,她时时带信与父母说对宝玉要“不严不能成器”,可见她对弟弟是寄予厚望的,她对权力也是痴迷崇拜的。众人题咏时,她有句“天上人间诸景备”,迎春题“谁信世间有此境”,探春“果然万物有光辉”,惜春“园修日月光辉里”,李纨“未许凡人到此来”,宝钗“睿藻仙才瞻仰处”,林黛玉“室外仙源”,无一不告诉你:我们的大观园是神仙住的,我们的元妃是“睿藻仙才”。何必呢?描述风景的词句何止千万,为何离不开仙字呢?唯一的解释是,这是作者的有意安排——喻仙姑。再往后面宝玉的诗“秀玉初成实,堪宜待凤凰”,不难理解是说他与元妃的姐弟之情。又有“好梦昼初长,谢家幽梦长”是说谁呢?自然也是这位痴梦仙姑了。回末的文字,根据脂批,元妃点戏时《一捧雪》是伏贾家之败,且与元春有关,《长生殿》伏元春之死,这是公认的。由此我认为《仙缘》“伏甄宝玉送玉”,也与元春有关,这是因为《仙缘》讲的是黄粱一梦的故事,其二则考虑由于《离魂》“伏黛玉之死”,我认为黛玉之死也与元妃指婚有关。接着,贾蔷命龄官作《游园》《惊梦》戏,我们就不难理解作者的良苦用心了,描写元春的文字离不开“梦”字。

钟情大士是暗指贾迎春。有人会问:迎春何谓大士呢?我就要告诉

你,第三回,写迎春相貌时“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你就会说可谓“大士”了。红楼梦中迎春戏份不多,但黛玉对她却有评价“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看来连大士这一称谓都形容不了她了,她简直就是个佛了。迎春唱词中说到“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这是作者的对比手法,中山狼自然是孙绍祖,那么反过来,迎春就应当是“茉莉花(第三十八回,花针穿茉莉花),有情人,都只念往日恩情

深(孙家祖上系宁、荣府之门生)”。第七十九回,写到贾宝玉因迎春出嫁情不自禁吟诗曰:“不闻永昼敲棋声,燕泥点点污棋枰。古今惜别怜朋友,况我今当手足情。”一是点出了迎春的才艺是棋,钟情于棋艺,而对于善于下棋的高手最佳的称谓就是“大士”。二则是表明与她的手足之情亦胜过其他姐妹。第五十一回《淮阴怀古》有“壮士须防恶犬欺”,显然是迎春的写照;“寄言世俗休轻鄙,一饭之恩死也知”,便是迎春重情义的写照。第七十七回撵司棋,迎春看着服侍自己多年的姐妹司棋被赶出去,却毫无办法——“连一句话也没有”,但最后无论是临别时的“放心”,还是托绣橘递与司棋的绢包,都表明了她其实是个有情义的女子,最终她的软弱情谊遭到了孙绍祖的“作践”(见判词)。

然后,我认为引愁金女是贾探春。首先,第三回,写探春相貌时总结语“见之忘俗”已经在暗示探春的身份。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中探春签上书“瑶池仙品”,这就充分说明了探春的仙姑地位。第五回“收尾·飞鸟各投林”“分散聚合皆前定”,第二十二回末灯谜诗“梧桐叶落分离别”,当然还要加上“千里东风一梦遥”与“一帆风雨路三千”的判词,则能够说明探春的确是一个令人感伤,最后给人带来无限忧愁的“金枝玉叶”。探春的远嫁并非情愿,如刘心武老师所言,一定是为了某种利益关系的平衡而做出的牺牲。另外,探春自己的庶出身份引发了她内心深深的忧虑,这是造就她特殊性格的根本原因,她怕人瞧不起,对别人的小看非常在意,由此便有了不服输、要强的个性,自然会上演与赵姨娘的矛盾纠葛以及抄检大观园时打王善保家的一出戏。她身居秋爽书斋,正含愁意,其诗中多有“莫谓缟仙能羽化”“暂时分手莫相思”“无心饰委苗”“深院惊寒雀”的引愁之句,第七十回与宝玉合作的《南柯子》更道尽了手足情的惆怅,一句“莺愁蝶倦晚芳时”,真真把个愁字说绝!那么金女又作何解释呢?我之前说过,红楼梦引子中唱到怀金悼玉一词,我认为金和玉都是泛指多人,比如“金”有宝钗、湘云(金麒麟)、尤二姐(吞金)、金钏,玉有宝玉、妙玉、黛玉、秦可卿(未嫁先名玉)等。因此,金女不是宝钗的专利,探春就是一例,难道她贵为王妃的身份还算不上金女吗?

最后,我要说,度恨菩提就是贾惜春。这一点,早已在惜春的判词“虚花悟”中阐明“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长生果”,这棵结着长生果的宝树不是菩提又会是什么呢?“将那三春看破”“把这韶华打灭”,不是度恨又会是什么呢?第四十回刘姥姥倒煞有眼光,拉着惜春说:“我的姑娘,你这么大年纪儿,又这么个好模样,还有这个能干,别是神仙托生的罢。”我想并非是作者无心的闹语,而是点明了惜春的身份。到第五十回,写贾母到惜春居住的藕香榭游玩,但见西门向外的匾上凿着“穿云”二字,向里的凿着“度月”两字,都暗合了惜春度恨仙姑的真实身份。惜春个性的爆发是在第七十四回末,“矢孤介杜绝宁国府”,她在与尤氏的言语交战中说道:“我不了悟,我也舍不得入画了。”这充分表明了惜春对世俗的厌倦。曹雪芹对惜春的评价“廉介孤独僻性”,是否也和第五回中四仙姑怨谤警幻的口吻性格如出一辙呢?

谈到这里,可能还会存有疑问:不会有这么多仙子一齐入世吧?其实

早在第一回作者就暗示:“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风流冤家来,陪他们去了结此案。”又说“想这一干人入世”“悉与前人传述不同矣”。这就说明除了神瑛侍者与绛珠仙子外,陪同者还有很多,而且身份特殊。还有什么可信的依据呢?第五回,且看四仙姑屋内的摆设:瑶琴、宝鼎、古画、新诗。这不就是琴棋书画吗?无非就是把书法和绘画的顺序稍作变化,这难道也是巧合吗?我们知道,元、迎、探、惜是分别以琴棋书画见长的,而且就连她们的丫鬟都起了相关的名字:抱琴、司棋、侍书、入画。之后是唾绒和渍粉污,这用之于宝、黛、湘尚可,用于妙玉似乎不妥,用于元、迎、探、惜则是分毫不差。接着又有对联称:“幽微灵秀地,无可奈何天。”仔细想来,幽即是元春的写照,她深居内宫、疲于纷争可谓幽;微则是形容迎春无疑,怯懦、

卑微可谓微;灵则非探春莫属,她是聪慧绝伦、机变灵巧的脂粉英雄;秀则是说惜春的身量未足,形容尚小,却能了悟出家,再加上“又这么个好模样”,可谓秀也。“幽微灵秀”暗隐贾府四艳,“无可奈何”正对“原应叹息”(元迎探惜)。所以,这太虚幻境四仙姑(包括警幻)也和秦可卿与绛珠仙子一样,就是陪同入世的“这一干人”。我想,以可卿为例,她既可以在“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的同时还能与宝玉在仙境中卿卿我我、难解难分,那就表明天上与人间的时空是不同的,可谓“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正所谓“三生皆有定数,万仙尚驻人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