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十二钗与十二生肖 曹雪芹的生年与元春的卒年
  • 红楼悟梦
  • 寒隽
  • 7088字
  • 2020-03-28 15:40:26

我在文章《十二钗及贾宝玉的年龄关系》中,使用了大量的篇幅,探索红楼梦人物的年龄关系,这样做的意义何在?我们知道,《红楼梦》中的许多人物都是有原型的,实写的成分较多。这样,通过研究人物的年龄关系,我们就可以判断出生活原型之间的年龄关系,进而确定各种影射关系,以便能够推测各人物在后三十回的结局。其中的一种影射关系就是十二钗与十二生肖,我们可以借助年龄关系来判定两者之间的相对影射关系。

谈到这里,有人就会产生疑问:十二钗与十二生肖怎么会有影射关

系?其实早在第十四回,作者就对这个影射关系进行了交代。此回有这样

一段文字:“那时官客送殡的,有镇国公牛清之孙现袭一等伯牛继宗,理国公柳彪之孙现袭一等子柳芳,齐国公陈翼之孙世袭三品威镇将军陈瑞文,治国公马魁之孙世袭三品威远将军马尚,修国公侯明之孙世袭一等子侯孝康;缮国公诰命亡故,其孙石光珠守孝不曾来得。”庚辰本在这段文字后面有一条眉批:“牛,丑也。清,属水,子也。柳拆卯字。彪拆虎字,寅字寓焉。陈即辰。翼火为蛇,巳字寓焉。马,午也。魁拆鬼,鬼,金羊,未字寓焉。侯、猴同音,申也。晓鸣,鸡也,酉字寓焉。石即豕,亥字寓焉。其祖曰守业,即守夜也,犬字寓焉。此所谓十二支寓焉。”甲戌本也有这条完全相同的批语。若非看过批语,读者很难发现这段文字所隐藏的秘密,足见作者用心之良苦——这段话竟然隐藏着十二生肖!

根据我们从十二钗入手来解读《红楼梦》的方法,很容易就联想到

“十二”这一数字后面一定又有非凡的意义,那就是十二钗与十二生肖的影射关系。这样,我们就会理解为何作者会在第十九回以大量的文字把林黛玉影写成“一个极小极弱的小耗”。还有元春为何总与虎字分不开,从判词中的“虎兕相逢大梦归”,到情榜又副册中影射元春的琥珀,元春始终与虎有着不解的缘分。李纨的丈夫名字中就含有珠字(与猪音同),判词中也有“带珠冠”,而且,她任人宰割的性格,以及“竹篱茅舍自甘心”的评语,说明她与生肖猪也存有某种联系。很明显,十二钗与十二生肖之间存在影射关系。在文章《十二钗及贾宝玉的年龄关系》中,我得出这样的结论:黛玉与湘云、探春同岁。我想,这三人都是有生活原型的,否则作者对年龄的刻画怎能如此精确、如此天衣无缝?我认为,她们三人的生活原型属相相同,只是生日有所不同:黛玉最大(二月十二),探春次之(三月初二),湘云最小。

当然,她们虽然具有相同的属相,但一定能够在十二生肖中分别找到与她们具有影射关系的属相。同理,妙玉和秦可卿虽然同龄,但也有各自不同的影射对象。其他各钗,虽然并非同龄,但由于年龄分布比较集中,就会和各生肖形成一一对应的相对影射关系。

如何解开这个影射关系的谜团呢?非常幸运,我发现了解锁的钥匙,它就隐藏在第六十九回中。此回有这样的文字:“贾赦十分欢喜,说他中用,赏了他一百两银子,又将房中一个十七岁的丫鬟名唤秋桐者,赏他为妾。贾琏叩头领去,喜之不尽。”而我在前面的文章中曾分析出了几个人物此时的年龄:贾宝玉十四岁、黛玉十三岁、宝钗十七岁、妙玉二十岁、凤姐二十五六岁(详见《十二钗及贾宝玉的年龄关系》)。显然秋桐与宝钗同岁。同样在第六十九回,还有这样的文字:“偏算命的回来又说:‘系属兔的阴人冲犯。’大家算将起来,只有秋桐一人属兔,说他冲的。”这是书中唯一明确交代属相的人物。与此同时,这两段话就很明确地告诉我们:宝钗的属相是兔(因秋桐与宝钗同岁)。这就是作者的高明之处,他把一切都交代得清清楚楚,只要你认真地读,就会发现其中的奥妙。当然,这里面还有个问题。以上所引用的文字各本有所不同,有本称秋桐属鸡,但如果宝钗属鸡,则黛玉就属牛,秦可卿属马。那样第十九回关于鼠的大量文字,就成为废话,其他的种种情节也都出现矛盾。

如何对待各版本文字的不同呢?换句话说,就是如何判断各本异文的正确与否呢?我主张,对于红楼梦的研究,一定要有明确的方向和正确的

方法,否则就会陷入永远的争论。红学发展到现在,大部分问题还停留在

争辩的状态,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方法和切入点的混乱。试想,当我们驾

船航行在大海中时,却发现没有罗盘以及指南针等导航的设备时会发生怎

样的后果?其实,只要有好的切入点,我们就不妨转换一下思维。因为,合理的推导结论,反过来会成为推导过程的佐证。我们的视野中出现了过多版本的《红楼梦》,各本都各有特点、有可取之处,却没有一个本子是完美的。这就为我们的研究者提出了新的课题:究竟应该采用哪个本子?我认为,各本或多或少都有抄录者和编撰者的改动文字,这些文字当然不是作者写的。但是,正如一位红学家所言,难道所有改动过的文字都不如原作?我想,恐怕连曹雪芹自己也不会这样认为。因而,关于上述秋桐到底是属鸡还是属兔的问题,在版本学里永远都不会找到答案。只有依靠严谨的推论、整体的思维,才能判断文字的准确程度、正确与否。

现在,先让我们来顺藤摸瓜,看看能够得出怎样的结论。按照我们的

思路,假如把宝钗的属相定位为兔,那么比她大三岁的妙玉和秦可卿(二

人同龄)就是属鼠,而比她小四岁的黛玉就是属羊。王熙凤比黛玉大了

十二三岁,她应当是属马或羊,但是,从作者对她的个性与才能以及年龄的刻画来看,凤姐的生活原型应当是属马,她比宝玉要大上一轮(十二

岁)。另外,从影射关系来看,更适合她的也只能是被寓为天马行空的马

了。原因在于,若论聪明灵巧,马比羊更适合“机关算尽太聪明”的凤姐。

第七十八回,作者通过赞美姽婳将军林四娘的诗歌,照应了这一事实。诗

中“玉为肌骨铁为肠”(花容月貌、铁石心肠),“号令秦姬驱赵女”(第十三回协理宁府),“誓盟生死报前王”(“王”字寓凤姐娘家),“马践胭脂骨髓香”(寓凤姐属相)。

那么巧姐的属相是什么呢?从文字表述上来看,她显然十分幼小。

第六回、第七回、第二十一回都只写大姐,但年龄是一致的(刚出生)。脂本第二十七回有文字“且说宝钗、迎春、探春、惜春、李纨、凤姐等并巧姐、大姐、香菱与众丫鬟们在园内玩耍,独不见林黛玉”,第二十九回又有“抱着大姐儿带着巧姐儿另在一车”,表明凤姐的生活原型共有两个女儿:巧姐和大姐。但后来在第四十一回、第四十二回(大姐改巧姐),第六十二回却合二为一只写大姐(后命名为巧姐),而且巧姐的年龄也已经定格(刚出生)。如果把她的属相定位为蛇,这样巧姐比宝钗小一轮零两年,完全符合书中的描写。第九回有文字:“原来这学中虽都是本族人丁与些亲戚家的子弟,俗语说的好:‘一龙生九种,种种各别。’未免人多了,就有龙蛇混杂,下流人物在内。”表明在作者心目中蛇寓的是“下流人物”,暗示了巧姐最后凄凉无奈的命运。庚辰本第十二回首段,凤姐对贾瑞满面陪笑后面有一条侧批就两个字“如蛇”,不仅显示出了凤姐毒辣的心机,也应了巧姐的属相。

我们已经在文章《十二钗及贾宝玉的年龄关系》中分析出迎春至多比

宝钗大两岁,那么她的属相只能是牛和虎,从作者极力刻画的“二木头”和迎春懦弱、温顺的个性来看,她应当是属牛。惜春比黛玉还要小,但不可能小太多,从书中的文字描写来看,她虽然“形容尚小”却已经看透了世事,第七回出场不久,便有问周瑞家的话:“如今各庙月例银子是谁管着?”说明惜春至多比黛玉小两到三岁,属鸡。第三十七回,有袭人送湘云红菱和鸡头两样鲜果的情节,其中的红菱和鸡头显然是寓迎春和惜春(迎春号菱洲、惜春属鸡)。第八十回,再次照应了这样的隐喻,首段有香菱的话:“就连菱角、鸡头、苇叶、芦根得了风露,那一股清香,就令人心神爽快的。”这次的隐喻其实已经扩大到了四春(贾府四艳),只不过元迎探惜(原应叹息)变成了菱鸡苇芦(灵机未露)。

到此,如果我们以妙玉入大观园时为切入点,这时宝钗十五岁,属兔;巧姐一岁,属蛇;宝玉十二岁、凤姐二十四岁,属马;黛玉、探春、湘云十一岁,属羊;惜春九岁,属鸡;李纨三十一岁,属猪;妙玉、秦可卿十八岁,属鼠;迎春十七岁,属牛;元春二十八岁,属虎。这就是红楼梦人物的实际年龄,这是作者熟知的、生活原型的实际年龄,是作者没有必要,也不愿意改动的真实年龄。其中,从妙玉和秦可卿的并列关系来看,其中有一位在生活中并没有原型。这当然是秦可卿,因为关于她的文字描写都是夸张的、虚无缥缈的,她甚至被作者描摹成黛玉和宝钗的合体,是作者理想中的虚构人物。对于此时我们分析出来的年龄,最好的证据是关于迎春年龄的推断。第四十九回作者精心设计了看似普通的一句话“咱们里头二丫头病了不算”,这是书中唯一一次用“二丫头”来称呼迎春。因为早在第十五回这个称呼就已经派上了用场——用来描述一个乡村丫头。为何曹雪芹一定要用这个名字呢?换一个不更好么?这样就与迎春不冲突了呀!但是当我看到第十五回描写这个乡村丫头的文字“只见一个约有十七八岁的村庄丫头跑了来乱嚷”“只见迎头二丫头怀里抱着他小兄弟(影宝玉)”时,终于明白这不是废话而是精妙的伏笔。作者就是要借“二丫头”这一名字把迎春和这个乡村丫头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但这样的联系又有什么意义呢?第十九回这个意义终于体现出来:宝玉在袭人家里碰到了另外一位村庄丫头——袭人的两姨妹子,而且“如今十七岁,各样的嫁妆都齐备了,明年就出嫁”。原来,迎春的年龄就隐藏在这里!这时的时间点是元春省亲完毕,恰好是我们的切入点(妙玉入大观园)刚刚过了年。此时迎春虚岁十八、周岁十七,完全符合我们的推测。

这时,由于大部分的影射关系已经明确,我们就可以静下心来专门探

讨一下探春、湘云、妙玉、秦可卿与十二生肖的影射关系。既然妙玉和秦

可卿的属相都是鼠,具备影射关系的就只能是秦可卿,因为秦可卿至少

有一半的气质是黛玉的。她在生活中并没有原型,是作者理想中的虚构

人物。而妙玉的生活原型则比较特殊,她是影响贾府命运的最关键人物,她是有着皇族血统的高层次人物,是导致《石头记》这段风月情缘的始作俑者——警幻仙姑,她又是《红楼梦》全书的重要批阅者、修订者——脂砚斋(详见拙文《妙玉的天界身份和生活原型》)。因此,作为秦可卿的姐姐,她的影射对象是龙。在描写警幻相貌时有“凤翥龙翔”“龙游曲沼”,第四十一回有文字“妙玉亲自捧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连她的微小行动都离不开“龙”字,作者对她的尊敬可见一斑。第七十六回,黛玉在谈“古砚微凹聚墨多”诗句时(暗喻脂砚斋),提到了《画记》上云张僧繇画一乘寺的故事,对此,甲戌本第二十六回有一条侧批:

“此文若张僧繇点睛之龙,破壁飞矣,焉得不拍案叫绝!”解释了张僧繇与龙的特殊关系,从侧面隐喻了脂砚斋(妙玉)的特殊身份。

探春和湘云的影射关系,是本文的难点,所幸剩余的生肖仅剩下了猴

和狗。其实文字中早有安排,“猴”生肖暗寓湘云这一点非常明显。首先,第二十二回的“猴子身轻站树梢”就是指湘云(详见拙文《灯谜谶语暗喻十二钗》)。第二回的文字“金陵世勋史侯家的小姐”,以及第十四回的文字“忠靖侯史鼎”,也在暗示着湘云与“猴”生肖的密切关系,就连湘云在第五十回末出谜语的谜底都是“耍的猴儿”。最直截了当的是第四十九回,作者借黛玉之口描述湘云的装束:“你们瞧瞧,孙行者来了。”关于探春,庚辰本第二十二回有一条双行夹批:“此探春远适之谶也。使此人不远去,将来事败,诸子孙不致流散也,悲哉伤哉。”结合上面的批语“其祖曰守业,即守夜也,犬字寓焉”,说明探春是守业之人。而且,她远嫁的地方就是被称作

“犬戎”的外邦。因此,探春的影射对象是狗,湘云的影射对象是猴。但作者对于她二人的影射在全书的故事情节中并未深入地渗透,一方面,还有后三十回的大量文稿,另外的原由恐怕就是她二人与黛玉同年这一因素的影响。

到此,我们得到了全部的影射关系“子鼠——秦可卿,丑牛——迎春,寅虎——元春,卯兔——宝钗,辰龙——妙玉,巳蛇——巧姐,午马——凤姐,未羊——黛玉,申猴——湘云,酉鸡——惜春,戌狗——探春,亥猪——李纨。十二生肖是中华文化中不可或缺的精品元素,曹雪芹对金陵十二钗的构思正是源于“十二”这一人文情结。十二生肖的起源与动物崇拜有关。据出土的秦简可知,早在先秦时期即有比较完整的生肖系统存在。最早记载与今相同的十二生肖的传世文献是东汉王充的《论衡》。随着历史的发展逐渐融合到相生相克的民间信仰观念,表现在婚姻、人生、年运等,每一种生肖都有丰富的传说,并以此形成一种观念阐释系统,成为民间文化中的形象哲学。生肖作为悠久的民俗文化符号,留下了大量的思维元素,进而折射成为绚丽的文学元素熠熠生辉。

不过,我们的收获还不止这些。这段文字后面是这样的文字:“这六家与荣宁二家,当日所称‘八公’的便是。余者更有南安郡王之孙,西宁郡王之孙,忠靖侯史鼎,平原侯之孙世袭二等男蒋子宁,定城侯之孙世袭二等男兼京营游击谢鲸,襄阳侯之孙世袭二等男戚建辉,景田侯之孙五城兵马司裘良。余者锦乡侯公子韩奇,神威将军公子冯紫英,陈也俊、卫若兰等诸王孙公子,不可枚数。”文字中充满了人物的名字,根据我们以往探索红楼梦的经验,几乎所有红楼人物的名字都含有非凡的意义,经过仔细思考,果然发现这段文字至少说明了以下几个问题:

1.荣宁二家与这六家并称“八公”,隐喻八旗。隐语是:修缮治理,镇(政)宁齐(旗)荣。这表明了作者虽被抄家,却依然对清廷忠心耿耿,《红楼梦》不是某些人所认为的纯反封建或反清的作品。

2.南安郡王,西宁郡王,忠靖侯史鼎,平原侯之孙蒋子宁,定城侯之孙京营游击谢鲸,襄阳侯之孙戚建辉,景田侯之孙五城兵马司裘良,锦乡侯公子韩奇,神威将军公子冯紫英,陈也俊、卫若兰,共十一人。再加上后文出现的“北静王水溶”,又恰好是十二人,同样暗喻十二钗。

3.“北静王水溶”显然暗喻黛玉,“北静”音同“悲尽”,“水溶”寓黛

玉“出水芙蓉”的美貌。有的本子把“水溶”作“世荣”,即陆芙蓉,也是

寓黛玉。

4.其余自南安郡王开始,与十二钗影射生肖的排列形成对应(自申

猴——湘云开始)。“南安郡王”寓湘云,“南安”音同“难安”,暗喻她好动、可爱的脾性。“西宁郡王”寓惜春,“西宁”音同“惜宁”,暗示着惜春与宁府的大关联。“忠靖侯史鼎”寓探春,“忠靖”意指她的远嫁和番,“史鼎”意指和番对于她的家族和国家的双重重大意义。按照此顺序,“平原侯之孙蒋子宁”暗喻李纨,“平原”音似“平庸”,暗示李纨“槁木死灰”的生活;“蒋子宁”则音似“将子宁”,意指贾兰的中举。“定城侯之孙京营游击谢鲸”寓秦可卿,“定城侯”音似“定成侯”,暗喻了她身份的高贵;“京营游击”音似“经淫由己”,暗合她与贾珍的乱伦,“鲸”字正合了秦可卿的弟弟秦鲸卿。

“襄阳侯之孙戚建辉”寓迎春,“襄阳”音似“向阳”,意指迎春婚后生活在黑暗中;“戚建辉”音似“岂见辉”,暗喻她被残害的命运。“景田侯之孙五城兵马司裘良”暗喻元春,“景田”音近“敬天”,“裘良”可以理解为“慕贤良”或者“做忠良”之意。“锦乡侯公子韩奇”寓宝钗,“锦乡”音似“金香”,暗喻宝钗的美貌和富有;“韩奇”音同“含奇”,寓宝钗的才华,还有一种可能是作者借“韩奇”(韩琦,古人名,“系被逼而死”)的名字,暗示着宝钗是在被逼迫的状态之下而死的,因某种原因而早产造成大出血而夭亡的(由第四回“丰年好大雪”,第一回“菱花空对雪澌澌”,第五回“金簪雪里埋”)。

“神威将军公子冯紫英”寓妙玉,“神威”寓妙玉身份的尊贵;“冯紫英”音

近“逢知音”,寓妙玉最后虽然步入红尘,却是自由之身。“陈也俊”寓巧姐,音近“成野君”,暗示巧姐逃难于“荒村野店”的结局。“卫若兰”寓凤姐,音同“卫弱兰”(红楼梦中“兰”字大多与贾兰有关),表明后三十回会有凤姐为了家族的利益,舍身保护贾兰的情节,也表明湘云的第一任丈夫卫若兰会成为影响凤姐命运的关键。

现在,结论已经出来了。我在前文曾提到:“合理的推导结论,反过来会成为推导过程的佐证”,现在就让我们来进行验证。根据我们的推论,贾宝玉的属相是马,而贾宝玉的年龄显然是曹雪芹的真实年龄,所以曹雪芹是马年生人。这样,多年以来关于曹雪芹生年的争吵应当画上一个句号了。因为 1715 年(康熙五十四年)就是马年,曹雪芹显然是出生在此年。

这就肯定了关于曹雪芹应是曹颙的遗腹子,而曹颙死于康熙五十三年的事实,而张宜泉的诗注“年未五旬而卒”,也是准确无误的。这样,在 1728 年底或 1729 年初贾家被抄时,曹雪芹十三四岁,他的年龄具备了最起码的合理性,以进行《红楼梦》的创作。

另外,我们还得出了元春(属虎)比宝玉(属马)大十六岁的结论。

后四十回关于元春的卒年描写,各本虽有所不同(排版或抄写之误),但高鹗却显得信心十足,都是确切的数字,那么他手中一定是有曹雪芹的残稿或者其他的资料。也就是说,高鹗关于元春卒年年龄的描写应当是准确的。根据我们的分析,很明显,诸本关于元春卒年年龄的三种不同描写

中(三十一、三十二、四十三),三十一或三十二岁才是正确的。那么,究竟是三十一还是三十二岁呢?现在我们就可以轻松地解决这一多年未解的难题:

书中时间的流动是相当清晰的:第七十七回中秋已过,第七十八回闲

征姽婳词时是“谈论寻秋之胜”,此时是秋天。后来宝玉“酿成一疾”,“一月之后,方才渐渐的痊愈”,此时中秋已过了一个多月,时间是九月。接下来又有文字:“贾母命好生保养,过百日方许动荤腥油面等物,方可出门行走。”这样,到第八十回“此时宝玉已过了百日,出门行走”时,时间距离中秋节已经至少度过了一百三十天,也就是十二月二十五,再加上“次日一早”、迎春的“一连住了三日”和“又在邢夫人处住了两日”,早已经过了年。虽然没有丝毫关于过年的描写,但宝玉的年龄已经是十六岁,结合前面的结论(元春比宝玉大十六岁),元春死时就只能是三十二岁而不可能是三十一岁。也就是说,改写后的一百一十回本中,元春的卒年是三十二岁,这是作者针对她生活原型的实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