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十二钗之解读神器篇
  • 红楼悟梦
  • 寒隽
  • 5881字
  • 2020-04-11 13:43:40

《红楼梦》之中所蕴含的文学力量,世人根本无法真正领略。原因就在于曹雪芹已经把汉字的文学潜能挖掘到了极致,倘若不仔细揣摩,认真研究,又怎能理解它的真正含义?现在我就把《红楼梦》中最精彩的文字介绍给大家,让我们来品味汉语言文化的无穷魅力!当然,我们仍然离不开解读红楼的神器——“十二钗”。

书中第十三回有一段文字:“彼时贾代儒带领贾敕、贾效、贾敦、贾赦、贾政、贾琮、贾(左王右扁)、贾珩、贾珖、贾琛、贾琼、贾璘、贾蔷、贾菖、贾菱、贾芸、贾芹、贾蓁、贾萍、贾藻、贾蘅、贾芬、贾芳、贾兰、贾菌、贾芝等都来了。”

这段文字中的人名除去“带领”的贾代儒(有本“带领”作代修),其他贾家三辈人物名字,不多也不少,又恰好是二十六位,同贾雨村的“正邪两赋”一样,又是在暗射十二钗和贾宝玉。这时我们就不会奇怪为何第十回的“贾家玉字辈的嫡派名唤贾璜”——贾璜会突然在这么关键的节日突然间就请了假,没了影儿。也会理解在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中突然冒出来的“贾荇、贾芷”,怎么也没有出现在如此重要的场合。原因就是这些人名并不适合一起出现在这里,这二十六个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名字不是凭空捏造的,其中一定大有精华所在。

其中最明显的隐喻是贾芹、贾蓁喻秦可卿,名字都含在里面了。贾菌、贾芝喻黛玉,因为她是绛珠仙草。贾菱、贾芸喻迎春。“菱荇鹅儿水,桑榆燕子梁”,中的“菱”字喻迎春居住的紫菱洲。此诗句与第七十九回宝玉思念迎春时写的“蓼花菱叶不胜愁”和“燕泥点点污棋枰”,两句的寓意相同。因此,贾菱在这里是暗喻迎春。我在文章《蘅芜苑十三异草》中,曾分析出“紫芸”寓迎春,“芸”字喻迎春,在这里得到了最好的证明。贾蘅、贾芬喻宝钗,从“蘅芷清芬”到“蘅芜苑(住所)”,“蘅芜满净苑”,“蘅芜君(名号)”,“蘅芷阶通萝薜门”,“杜若蘅芜”等等,“蘅”字几乎就是宝钗的代名词。贾珖、贾琛喻探春,也是由于“琛”字明显是喻“探”字,“珖”字意玉笛或玉名。正合第四十回她房中的“娇黄玲珑大佛手”和“白玉比目磬”。

其他的隐喻呢?似乎暂时还无法突破。为了解决难题,我们不妨先研究一下第十七回的六副“对额”(对联)。

很明显,这六副对联也是十二钗的判词,每联咏两钗:

“绕堤柳借三篙翠,隔岸花分一脉香”喻黛玉、宝钗。

“柳”字自然是黛玉的化身,“弱柳扶风”,“原来这林黛玉秉绝代姿容,具希世俊美,不期这一哭,那附近柳枝花朵上的宿鸟栖鸦一闻此声,俱忒楞楞飞起远避,不忍再听”。黛玉的影子是柳五儿。书中第六十回,称柳五儿“素有弱疾”,而且,在庚辰本有一条双行夹批:“五月之柳,春色可知。”道出了柳五儿的名字暗喻着她漂亮的容貌。第六十回还有“素日看上了柳家的五儿标致”的文字,说明她是影射黛玉。“花分一脉香”,暗指宝钗和黛玉之间的并列关系和竞争关系。

“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喻迎春、惜春。

与第五回的“瑶琴、宝鼎、古画、新诗”相同,“宝鼎”与“棋”一定是指向了迎春,“烟尚绿”则是喻惜春“身量未足”。有趣的是这里清客所提到的“淇水遗风”,亦有所指。“淇水”在HEN省北部。古为黄河支流,发源于SX省陵川县,南流至今汲县东北淇门镇南入河。东汉建安中,曹操于淇口作堰,遏使东北流,注入白沟(今卫河),以通漕运,此后遂成为卫河支流。

诗经中有关于淇水的诗句:

《诗经·氓》,一共写了 3 次,代表 3 个意思。

第一次写淇水,“送子涉淇,至于顿丘”,这里的“淇”应该就指“淇

水”,暗示姑娘对这位小伙子的依依惜别之情(正合贾府四艳与宝玉的手足情深)。

第二次写淇水,“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应该是回忆出嫁时的情景,也以打湿裙裾喻自己的择婿不慎(正合迎春婚姻之不幸)。

第三次写淇水,“淇则有岸,隰则有泮”,这是一个比喻的用法。“泮”通“畔”淇水和隰水都很广阔,但是它们都有尽头,喻示做什么都要有个限度(正合贾府的命运)。

全唐诗中,杨师道《阙题》里有:“二月桑津期结伴,三春淇水逐关情。”正合惜春判词中的“勘破三春景不长”,“将那三春看破”。

乔知之《弃妾篇》又有:

“妾本丛台右,君在雁门陲。悠悠淇水曲,彩燕入桑枝。不因媒结好,本以容相知。容谢君应去,情移会有离。还君结缕带,归妾织成诗。此物虽轻贱,不用使人嗤。”(正合迎春的婚姻——被抛弃)。

“新涨绿添浣葛处,好云香护采芹人”喻李纨、秦可卿。

“香”喻李纨,稻香村正是李纨的住处,“芹”则是喻秦可卿,这时我们就会理解为何曹雪芹会在上文中写出“贾芹”和“贾蓁”这两个名字来。

“麝兰芳霭斜阳院,杜若香飘明月洲”喻元春、探春。

后文匾额“兰风蕙露”出自全唐诗中李贺的《洛姝真珠》:“兰风桂露洒幽翠,红弦袅云咽深思。”(正是元春弹琴的写照)

同样出自全唐诗李中所作的《留题胡参卿秀才幽居》:“江近好听菱芡雨,径香偏爱蕙兰风。我惭名宦犹拘束,脱屣心情未得同。”(正合元春在宫中之心情)

温庭筠《休浣日西掖谒所知》中又有:“毫端蕙露滋仙草,琴上薰风入禁松。”可见这“兰风”正是“琴上薰风”(喻元春之琴技)。

“香飘明月洲”(喻探春之远嫁)。后文众人道:“妙则妙矣,只是‘斜阳’二字不妥。”那人道:“古人诗云:‘蘼芜满手泣斜晖!’众人道:“颓丧,颓丧。”此处之“不妥”与“颓丧”正是元春与探春的命运写照——虽贵为王妃,却逃不过薄命的结局。

这时我们又知道,“兰芳”是指元春,那上文中的“贾芳、贾兰”并列在一起也就不奇怪了,不错,他二人正是暗喻元春。

“三径香风飘玉蕙,一庭明月照金兰”喻凤姐、巧姐。

由于之前的隐喻都是对应关系,这里也一定是十二钗正册中的并列

关系。“三”正合“丹凤三角眼”“神凝三角”“俏丽若三春之桃”的凤姐肖像。但此联之重点是“蕙”字,暗喻凤姐。第四十四回宝玉为平儿添妆时:“又将盆内的一枝并蒂秋蕙用竹剪刀撷了下来,与他簪在鬓上。”结合第六十三回香菱的“夫妻蕙”,这支“并蒂秋蕙”,显然是喻凤姐。香菱还说:

“一箭数花为蕙。”“一箭数花”暗喻贾琏之淫。

第二十一回作者还借宝玉的话:“正经该叫‘晦气’罢了,什么蕙香呢”,“明儿就叫‘四儿’。不必什么‘蕙香’‘兰气’的。那一个配比这些花,没的玷辱了好名好姓。”暗示了凤姐之“晦”,还呼应了贾琏的四个老婆:凤姐、平儿、尤二姐、秋桐。“明月照金兰”喻巧姐日后的“巧得遇恩人”。

“吟成豆蔻才犹艳,睡足荼蘼梦亦香”喻湘云、妙玉。

前句喻妙玉之才,第七十六回连黛玉和湘云都称妙玉为“诗仙”。我在《占花名诗出自曹寅》一文,曾分析出“开到荼蘼花事了”是咏麝月影射湘云,在这里又得到了验证。后句“睡足荼蘼梦亦香”正合湘云第六十二回的“醉眠芍药裀”。

回到那些奇怪的名字,我们又得到了“贾芳、贾兰”二人正是暗喻元春。这样贾蘅、贾芬(宝钗);贾芳、贾兰(元春);贾菌、贾芝(黛玉),形成了新的排列方式,这又是什么原因呢。由于人名可以任意排列,作者为何不按照金陵十二钗名册中的顺序排列呢?这肯定是作者的刻意安排!

在这时候,我在第十七回又发现了这样一段文字:“其隔各式各样,或天圆地方,或葵花蕉叶,或连环半璧。”又来了,曹雪芹果然又写出了与上文呼应的文字,给我们留下了解决问题的钥匙。很明显,“天”字喻黛玉(离恨天);“园”字喻元春(香橼);“地”字与“天”对应,喻宝钗(金簪雪里埋);“方”字喻妙玉(“方”字正合“一块美玉”,第三十五回“同心方胜”);“葵”字喻湘云(葵官);“花”字喻迎春(第三十八回“迎春又独在花阴下拿着花针穿茉莉花”);“蕉”字喻探春(蕉下客);“叶”字喻惜春;“连”字喻凤姐(贾琏);“环”字喻巧姐(以贾环喻其幼);“半”字喻李纨(父亲李守中);“璧”字喻宝玉(通灵宝玉)。

这些影射可谓直截了当,显示了曹公的文字功力。但其中的秘密又

是隐藏的何其精巧!隐藏了三百年,却从未有人读懂,就连他身边的挚

友——脂砚斋恐怕也被他给瞒过了。这里面,唯一需要解释的就是“叶”

字与惜春的关系。

第四十回,宝玉想把那些“破荷叶”“叫人来拔去”。林黛玉却道:“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十二钗中,只有惜春最终觅得了清淡天和。她也是唯一“闻说道”(听雨声)的金钗。

这句诗出自李商隐的《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全诗:“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李商隐约出生于公元 811 年,是大唐由盛世正衰败的时候,他只活了 48 岁。而这 48年的生命有多半都处在内心极度的矛盾、痛苦之中。在政治上,他长期处在牛李党争的旋涡之中,长期受到抑制和排挤,郁郁不得志;在感情上,他曾遇到过三次爱情,但都不得结果。后来与妻王氏感情笃厚,但其妻早逝。李商隐一生的经历,有难言之痛、至苦之情。所以,他的诗大多隐僻甚至晦涩。

黛玉不喜欢的正是他的“隐”和“僻”,这一点正合惜春孤独廉介的脾性。宝钗也称李义山“隐僻”,再一次印证了作者对李商隐的评价。书中还引了李商隐的《残花》:

“残花啼露莫留春,尖发谁非怨别人。若但掩关劳独梦,宝钗何日不生尘。”

其中一句“宝钗何日不生尘”却改成了“宝钗无日不生尘”,同把“留

得枯荷听雨声”,改成“留得残荷听雨声”一样,是作者有意为之,不然不可能都记错,这里“叶”之“枯残”正合惜春判词中的“衰草”与“春荣秋谢花折磨”。

现在我们就会发现,贾蘅、贾芬(宝钗);贾芳、贾兰(元春);贾菌、贾芝(黛玉),形成的这种新的排列方式正是“地圆天”的排列,因此,通过“天圆地方”的指引,我们就会知道贾萍、贾藻是喻妙玉之“方”,浮萍和水藻正合妙玉的“无瑕白玉遭泥陷”。

如此,通过“葵花蕉叶”我们又能得出下面的推论:贾珖、贾琛(探春);贾琼、贾璘;贾蔷、贾菖;贾菱、贾芸(迎春)就一定是“蕉叶葵花”了,所以贾琼、贾璘喻惜春,贾蔷、贾菖喻湘云。

同理,通过“连环半璧”我们知道贾敕、贾效、贾敦、贾赦、贾政、贾琮、贾㻞、贾珩的隐喻对象是“半璧连环”。因此,贾敕、贾效喻李纨;贾敦、贾赦喻宝玉;贾政、贾琮喻凤姐;贾㻞、贾珩喻巧姐。

以下是关于以上推论的分析:

贾琼、贾璘喻惜春。

灵感出自全唐诗皎然的《送穆寂赴举》:

天子锡玄纁,倾山礼隐沦。君抛青霞去,荣资观国宾。

剑光既陆离,琼彩何璘玢。夙驾别情远,商弦秋意新。

冥冥鸿鹄姿,数尺看苍旻。残寇近宋郊,西行恶飙尘。

立身素耿介,处难思经纶。春府搜才日,高科得一人。

“琼彩何璘玢”“立身素耿介”暗喻惜春品格。

贾蔷、贾菖喻湘云。

全唐诗许景先《阳春怨》有:“芍药花初吐,菖蒲叶正齐。”

罗隐《仿玉台体》:“解吟怜芍药,难见恨菖蒲。”

温庭筠《三月十八日雪中作》:“芍药蔷薇语早梅。”

由此我们可见蔷薇、菖蒲同芍药花的关系,恐怕这正是湘云“醉眠芍药裀”的灵感之源吧。

张籍《寄菖蒲》:

石上生菖蒲,一寸十二节。仙人劝我食,令我头青面如雪。逢人寄君一绛囊,书中不得传此方。君能来作栖霞侣,与君同入丹玄乡。

正合湘云枕霞旧友的名号。

菖蒲和蔷薇都是著名的观赏植物。菖蒲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可防疫驱

邪的灵草,菖蒲剑叶盈绿,端庄秀丽,是室内盆栽观赏的佳品。而野蔷薇、月季、玫瑰同属蔷薇,更是与菖蒲相似的花之精品,美丽而不失俊朗品格,正是湘云的写照。

贾敕、贾效喻李纨。

第八十回作者借王一贴的话:“一剂不效吃十剂,今日不效明日再吃,今年不效吃到明年。横竖这三味药都是润肺开胃不伤人的,甜丝丝的,又止咳嗽,又好吃。吃过一百岁,人横竖是要死的,死了还妒什么!那时就见效了。”正好照应李纨的“效”。

“敕”字中的“束”指捆绑,约束。“攴”意为“操作”。“束”与“攴”联合起来表示“实施捆绑”,“采取约束措施”,正合李纨的性格特点。

贾敦、贾赦喻宝玉。

“赦”字合宝玉“赤瑕宫神瑛侍者”的身份。

“敦”字意厚道,笃厚,诚心诚意,还有督促的意思,正合宝玉的品格。

贾政、贾琮喻凤姐。

由于版本的原因,“贾琮”这个人物在《红楼梦》中被写成了两个,一个大“贾琮”,一个小“贾琮”。

第十三回喻凤姐的“贾琮”一定是大“贾琮”,这才是作者的本意,那个小“贾琮”极有可能是因当时抄录时抄手的失误,从而导致的一错再错。

其实,庚辰本第二十四回的贾琮,写作“贾综”,当然也不对,他只能是王字边或草字头。作者借邢夫人之语:“那里找活猴儿去!你那奶妈子死绝了,也不收拾收拾你,弄的黑眉乌嘴的,那里像大家子念书的孩子!”显示了他年龄较小,与秦可卿刚死后出现在宁府的正牌“贾琮”绝非一人。

第五十三回:“贾琏贾琮献帛”及后文“便是贾珍,贾琏,贾环,贾琮,贾蓉,贾芹,贾芸,贾菱,贾菖等”,从他排在贾环之后来看,这定是第二十四回的那个小“贾琮”了。

第五十四回:“贾珍答应了一个‘是’,便转身带领贾琏等出来。二人自是欢喜,便命人将贾琮贾璜各自送回家去”。依贾璜的年龄,这里似乎又变成了大“贾琮”。

第五十八回:“贾琏已备下年例祭祀,带领贾环,贾琮,贾兰三人去往铁槛寺祭柩烧纸。

第六十回:“春燕只得接了娘儿两个回来,正值贾环贾琮二人来问候宝玉,也才进去”,后文:“宝玉并无与琮环可谈之语”。

第七十五回:“两处遂也命贾环,贾琮,宝玉,贾兰等四人于饭后过来,跟着贾珍习射一回,方许回去”。

后面这三回是小“贾琮”。

不管怎样,第五十三回的“贾琏贾琮献帛”还是表现出了他与凤姐的

莫大关系。琮是中国古代汉族用于祭祀的玉质筒状物,在玉器中,琮是用

于祭地的玉器。“政”和“琮”无疑指向了凤姐的身份、地位和才干。

贾㻞、贾珩喻巧姐。

“珩”为佩玉上面的横玉,形状像磬。即一组玉佩中横在最上面的玉

器,是用来节制佩玉者行步的。形似磬而小(正合巧姐之幼),或上有折

角,用于璧环之上,因较稀少而珍贵(合巧姐身份地位)。

我们看到,天圆地方、葵花蕉叶、连环半璧,在这里变成了:“方地圆天”、“蕉叶葵花”和“半璧连环”。那秦可卿呢,十二字中为何没有她呢?是因为她离世了吗?原来在第十七回还有这样一段文字:“原来四面皆是雕空玲珑木板,或“流云百蝠”,或“岁寒三友”。在这里“岁寒三友”没有什么实际意义,而“流云百蝠”则再一次证明了我在文章《桃花行、柳絮词与风筝》中得出的结论:“宝琴的大红蝙蝠风筝喻秦可卿”是可靠的。没错,蝙蝠在中国的文化风俗中地位很高,它一定还有非凡的含义,等待着我们去发现。蝙蝠在《红楼梦》中就是秦可卿的代名词。

总结一下,作者把这二十六位贾氏宗族的人以这样的方式聚集在一

起,究竟想要表达什么含义呢?唯一的解释是他这样是把十二钗的顺序重

新定位了,现在的顺序是李纨、宝玉、凤姐、巧姐、探春、惜春、湘云、迎春、秦可卿、妙玉、宝钗、元春、黛玉,恰好是:“顽玉逢巧,叹息时淫,情欲报冤狱。”当然,三百年前的曹雪芹是否真是这样设计的,我们就只能猜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