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十二钗之“颜色”
  • 红楼悟梦
  • 寒隽
  • 3484字
  • 2020-04-10 15:17:51

在上文《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之中,我谈到了秦可卿同阿胶与“蛤

粉”之间的隐喻关系,以及第四十二回中十二钗与颜色的关联。其中缘由,有必要在此文细细道来。

书中第四十二回末,有这样一段文字:“箭头朱四两,南赭四两,石黄四两,石青四两,石绿四两,管黄四两,广花八两,蛤粉四匣,胭脂十片,大赤飞金二百帖,青金二百帖,广匀胶四两,净矾四两。矾绢的胶矾在外,别管他们,你只把绢交出去叫他们矾去。这些颜色,咱们淘澄飞跌着,又顽

了,又使了,包你一辈子都够使了。”

由于秦可卿同阿胶和蛤粉之间存在隐喻关系,而且这些颜色不多也不

少,又恰好是十三种,暗喻十二钗加宝玉,“矾在外”暗示净矾喻宝玉,在十二钗之外。“蛤粉”,是喻秦可卿。

初看,隐射关系很乱,但在这段文字的上一段还有惜春的一句话:“我何曾有这些画器?不过随手写字的笔画画罢了。就是颜色,只有赭石,广花,藤黄,胭脂这四样。再有,不过是两支着色笔就完了。”

这时我们就明白作者的意图了,他是通过惜春的话,把“贾府四艳”的影射关系交代出来了。南赭喻元春,广花喻迎春,石黄或管黄喻探春,胭脂喻惜春。

南赭便是赭石也就是赤铁矿。作者以赤喻元春之势盛。以南(音同

难)喻元春之困境。《本草正》称赭石:下气降痰,清火。《圣济经》云:“怯则气浮,重则所以镇之,怯者亦惊也。”由此也可见元春之薄命。

广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花青色,是从植物中提取的深青色颜料。为何

强调“广”字呢?过去富贵人家使用的物品,都讲究产地正宗、品质纯正,这里是突出广东产的花青色泽最为纯正而持久,故称作广花。花青是蓝色颜料,由纯净的靛蓝细粉与胶质调合而成。青绿色斑块或红里夹青也称花青,暗喻迎春之薄命。

胭脂亦作“臙脂”,亦泛指鲜艳的红色。胭脂是面脂和口脂的统称,是

化妆品。古时胭脂又称作燕脂、焉支或燕支(此燕正合惜春的“身量未足,形容尚小”)。关于胭脂的起源,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说胭脂起自商纣时期,是燕国所产得名。另一说为原产于中国西北匈奴地区的焉支山,匈奴贵族妇女常以“阏氏”(胭脂)妆饰脸面。

因此,胭脂是一种用于化妆和国画的红色颜料。实际上是一种名叫

“红蓝”的花朵,它的花瓣中含有红、黄两种色素,花开之时整朵摘下,然后放在石钵中反复杵槌,淘去黄汁后,即成鲜艳的红色染料。妇人妆面的胭脂有两种:一种是以丝绵蘸红蓝花汁制成,名为“绵燕支”;另一种是加工成小而薄的花片,名叫“金花燕支”。这两种燕支,都可经过阴干处理,成为一种稠密润滑的脂膏。由此,燕支被写成“姻脂”“臙脂”。“脂”字有了真正的意义。除红蓝外,制作胭脂的原料,还有重绛、石榴、山花及苏方木等等。惜春判词《虚花悟》中“桃红柳绿”,“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春荣秋谢花折磨”,正合胭脂的加工过程。

石黄属于矿物颜料。而管黄是在胆管中产生的牛黄,是中药,藤黄也

是中药。所以管黄喻探春。

牛黄完整者多呈卵形,质轻,表面金黄至黄褐色,细腻而有光泽。中医学认为牛黄气清香,味微苦而后甜,性凉。可用于解热、解毒、定惊(正合探春之才)。内服外用皆可。天然牛黄很珍贵,国际上的价格要高于黄金(正合探春后来的高贵身份)。

藤黄为藤黄科植物藤黄的树脂。分布于广东、广西等地。具有消肿,

攻毒,祛腐敛疮,止血,杀虫之功效。又称玉黄、月黄。

我在文章《蘅芜苑十三异草》中曾分析出玉蕗藤寓探春。“玉”字暗合了第四十回探春房中的“娇黄玲珑大佛手”和“白玉比目磬”。“蕗”字含

“路”,寓她的远嫁。在这里玉蕗藤摇身一变,成了藤黄。可见曹雪芹之文笔,处处呼应,绝无闲语。

除去这些已经确定了的,只剩下箭头朱四两,石黄四两,石青四两,石绿四两,大赤飞金二百帖,青金二百帖,广匀胶四两。喻的是宝钗、黛玉、湘云、妙玉、凤姐、巧姐和李纨。

我在文章《蘅芜苑十三异草》中曾分析出绿荑是寓巧姐。因此,石绿

寓巧姐。石绿就是铜的加工品或天然的孔雀石(正合巧姐非花是鸟的身

份,意合雌凤之女)。孔雀石颜色有翠绿、草绿及暗绿等色,条痕为淡绿色。晶面呈金刚光泽,纤维状者则显绢丝光泽。微透明至不透明。

同样,由于《蘅芜苑十三异草》中丹椒是寓凤姐。那么“箭头朱”自然是寓凤姐。箭头朱是朱砂的一种,朱砂又称辰砂、丹砂、赤丹、汞沙,“丹”字寓“一双丹凤三角眼”,“箭头”寓“凤辣子”。朱砂,古时称作“丹”。是硫化汞的天然矿石,大红色,有金刚光泽至金属光泽,属三方晶系。朱砂有镇静催眠作用,有解毒防腐作用(正合凤姐之才)。朱砂的粉末呈红色,可以经久不褪(正合凤姐在贾府之红)。各朝帝王亦把辰砂作为国宝,点批状元便是用它(正合凤姐之才)。《管子·地数》:“上有丹沙者,下有黄金。”元王子一《误入桃源》第一折:“远奢华,近清佳。火炼丹砂,水煮黄芽。”

有趣的是清方文《石臼行赠崔正谊明府》:“莫疑勾漏乞丹砂,匪向临邛弹绿绮”一诗,更写出了凤姐(丹砂)和巧姐(绿绮)的关联。历史上苏轼曾以朱砂绘竹,突出吉庆寓意,受到人们喜爱,流传至今。

其余五人,宝钗、黛玉及湘云、妙玉都是并列关系对应石黄、石青及大赤飞金、青金。那么广匀胶自然是喻李纨了。匀胶是胶的加工过程包括滴胶、高速旋转以及干燥溶剂挥发等几个步骤。广匀胶可以理解为产自广东的,经过匀胶工艺加工的胶,即黄明胶。匀胶工艺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可重复性。这种复杂和多磨正是李纨的人生写照。

大赤飞金与青金是指色泽不同的金粉。青金偏绿色喻黛玉之绛珠仙草,常用于山石勾金。而赤金偏红色,喻宝钗牡丹之花,多用于建筑及人物服饰勾金。在这里,戚序本、蒙府本还混入了一个“鱼子金二百帖”,一定是抄书者致误了。因为鱼子金并非金粉的名称,而是与泥金、洒金等同为金粉的用法,是指用细密的金粉小点来装饰纸张或建筑彩绘的方法,与金粉颜料本不是一类事物。将赤金、青金与鱼子金并列,仿佛将大理石、花岗石与铺路石混为一谈一样,是极其可笑的错误。

那石青定是喻湘云无疑,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茵”中有文:

“正说着,只见一个小丫头笑嘻嘻地走来:‘快瞧云姑娘去,吃醉了图凉快,在山子后头一块青板石凳上睡着了。’”这石青就指向了青板石凳,这就是曹雪芹的生花妙笔,行文果真一字不废。

石黄,别名雌黄,喻妙玉。黄字暗喻妙玉身份的特殊,我在《从“海上方”到“十二钗”》一文中曾分析出“黄柏”就是寓妙玉,“黄”字音射“皇”,表明妙玉的身份非同一般。黄柏是落叶乔木,茎可制作黄色染料。甲戌本在“用十二分黄柏煎汤送下”,后面有一条双行夹批:“末用黄柏更妙。可知‘甘苦’二字,不独十二钗,世皆同有者。”可见批书者对“黄柏”一词十分敏感,却无法得知作者的真正用意。不过,从结果上来看,妙玉的身世也只能用“甘苦”来形容。最有意思的是第五十一回,有麝月等人的话:“野坟里只有杨树不成?难道就没有松柏?我最嫌的是杨树,那么大笨树,叶子只一点子,没一丝风,他也是乱响。你偏比他,也太下流了。”宝玉笑道:

“松柏不敢比。连孔子都说:‘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可知这两件东

西高雅,不怕羞臊的才拿他混比呢。”这一段话是胡话么?我认为亦是照应全书情节的佳句,它的作用就在于凸显妙玉身份的高贵,以便与“柏”字相呼应。

石黄单晶体呈板状或短柱状,集合体呈片状、肾状、土状等。柠檬黄

色,条痕鲜黄色,油脂光泽至金刚光泽。这时大家就会想起第七十二回的

“蜡油冻的佛手”,许多研究者都认为这个“蜡油冻的佛手”与妙玉有关,其实,答案就在这个“石黄”!石黄属于矿物颜料,是用来画国画的专用颜料。颜料一般分成矿物颜料与植物颜料两大类,从使用历史上讲,应先有矿物、后有植物。远古时的岩画上留下的鲜艳色泽,据化验后,发现是用了矿物颜料,矿物颜料的显著特点是不易褪色、色彩鲜艳。植物颜料主要是从树木花卉中提炼出来的,这个“石黄”恐怕就是“黄柏”茎制作的颜料吧,也未见得。

蛤粉是用贝壳精细磨制加工而成的白色颜料。又称蛤白,是传统的中

国画颜料,它是一种比较厚的蛤蚌壳研成的粉,用壳厚的文蛤蚌,最好是埋入地下多年已氧化成钙制的。蛤粉的制作需要煅制粉碎才能得到灰白色

粉末。作者正以此喻秦可卿的薄命。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喻宝玉的净矾,在文章《蘅芜苑十三异草》中曾分析出“石帆”是生长在海底的异草,恰好影寓宝玉的赤(合紫色)瑕宫神瑛侍者的身份。“矾”字就是“石帆”的简化,“净”是反语喻“浊”,净矾就是“浊玉”!

另外,在这段话中其他颜色都是四两,只有广花是八两,蛤粉四匣,胭脂十片,大赤飞金二百帖,青金二百帖。这又是什么意思呢?“胭脂十片”凸显的是惜春的出家,“蛤粉四匣”是喻秦可卿的短命,“广花八两”暗合迎春误嫁中山狼,两个二百帖是突出宝钗和黛玉在全书中的重要。曹雪芹真神人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