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雪芹是十足的“文圣”
  • 红楼悟梦
  • 寒隽
  • 4936字
  • 2020-06-15 15:06:21

大家可能被我的题目吓到了吧?但这就是我想要说的,一吐为快,方

解我心中之苦!

甲戌本凡例末尾的诗“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概括了

《红楼梦》的成书过程。作者以十年的心血,铸就了这样一部不朽的传奇伟著,实在令人折服!与其说曹雪芹是个文学界的小说家、魔术师,倒不如说他是个十足的“文学圣斗士”,其用笔之深奥、寓意之隐秘,没有几年的功夫,根本无法窥其一斑!大部分读者在初读红楼后,只会感到新奇、有趣,但如果再细细品味,就会发现其涉猎之广、内意之丰,又仿佛陷入了瀚海汪洋……许多红学前辈尽其毕生的精力,研究其中的奥秘,却大多收获甚微,着实令人感慨万千。胡适、俞平伯、张爱玲、周汝昌……一位位可敬的红学家,都带着或多或少的遗憾,离开了……

从这方面说,我是幸运的,有了“十二钗”这柄解读利器,又承拜诸位红学前辈之肩,经过数年的努力,终于略有所获,以慰各位红学先驱以及那个使出浑身解数、设下了无数谜团的“文圣”——曹雪芹;使读者也能够理解作者的绝妙构思,从而真正进入到《红楼梦》的奇幻世界,领略其间的无限风光。

“宗室红学第一人”裕瑞曾描绘雪芹的画像:“其人身胖头广而色黑,善谈吐,风雅游戏,触境生春。闻其奇谈娓娓然,令人终日不倦,是以其书绝妙尽致。”“绝妙尽致”一词形象地概括了《红楼梦》文字的特点。我们必须随时“谨睁慧眼”,以防被曹公这个“文圣”给瞒过了!

我曾揭密了《枉凝眉》是共喻黛钗而非黛玉、宝玉,有些人至今仍无法接受这一事实。我最近重新研究了第一至五回的诗句,终于又寻到了一些旁证,写在这里,与大家共勉。

书中第一首诗:

无材可去补苍天,

枉入红尘若许年。

此系身前身后事,

倩谁记去作奇传?

甲戌本有侧批:“书之本旨。”作者以玉石为主体,唤出奇传,的确不愧为全书的引言。

第二首诗: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甲戌本有批语:“此是第一首标题诗。”

若论回前诗,各本不尽相同,尤其是蒙本。我以为,若为作者所写,只是内容概括。若是批者后加,则更只有参考价值而与作者的创作思路无关。

假作真时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

此诗句在后文重复出现,在此并无所指,是后文的铺垫。

惯养娇生笑你痴,

菱花空对雪澌澌。

好防佳节元宵后,

便是烟消火灭时。

这首诗初看是香菱命运的概括,其实不仅如此,还有更深的意义。“空对雪”正与宝玉判词“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遥相呼应,显然不是偶然的重现、无意的雷同,而是作者的特殊安排。这就是曹雪芹的高明之

处——瞒天过海术,他使了个障眼法,很轻易地就把读者给“蒙”了。香菱影射黛玉(依“情榜”,二人都排在榜首),“雪澌澌”出自“月冷江清近腊时,玉阶金瓦雪澌澌”(唐王建《宫词》)。澌澌为象声词,音似“死”,暗喻宝钗的薄命。其他三句总括全书人物的出身命运,“烟消火灭”不仅是香菱的结局,同样是贾府众艳的结局。“菱花空对雪澌澌”同“可叹停机德,堪叹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以及《枉凝眉》一样,都是黛钗合一的描写。

后文:“今又正值中秋,不免对月有怀,因而口占五言一律云。”甲戌本有双行夹批:“这是第一首诗。后文香奁闺情皆不落空。余谓雪芹撰此书,中亦有传诗之意。”就连与曹公关系最近的脂砚斋也被“蒙”了,作者又何止只是“传诗”呢?

未卜三生愿,频添一段愁。

闷来时敛额,行去几回头。

自顾风前影,谁堪月下俦?

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楼。

这首诗,我曾在以前的文章中分析过(详见文章《梦辨“好了歌解

注”》),初看确实是写贾雨村与甄家之婢——娇杏(由“几回头”),其实作者又在“捉迷藏”,这首诗隐藏着黛玉之死的真相,我会在下篇文章中专门论述。

后文:雨村吟罢,因又思及平生抱负,苦未逢时,乃又搔首对天长叹,复高吟一联曰:

玉在匮中求善价,

钗于奁内待时飞。

大多数研究者都为这两句话伤透了脑筋。其实很明确,首句出自《论语·子罕》:“子贡曰:‘有美玉于斯,温椟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译成现在的话就是:“子贡说:‘这里有一块美玉,是把它收藏在柜子里呢,还是找一个识货的商人卖掉呢?’孔子说:‘卖掉吧,卖掉吧!我正在等着识货的人呢。’”成语“待价而沽”即出自此典。“时飞”二字在前八十回中只出现过两次,上一次是在同一回(“葫芦庙内寄居的一个穷儒——姓贾名化、表字时飞”),仅一步之遥,若非有意安排,否则绝不会逃过雪芹的“十年苦眼”,“时飞”必指贾雨村无疑。这

样,“善价”就只能是个人名。我们这时就突然明白:作者为何不用“善贾”呢?“善贾”是指识货的商人。来个“玉在匮中求善贾”不得了吗?但这样就太明显了!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解释了“代善”的来历,“善贾”太容易被想到是贾代善了,因此,我们的隐蔽专家——曹雪芹就祭出了“善价”二字。由于贾代善已死,此处的“善”字显然是在说贾母。谁会求贾母呢?书中把贾母作为唯一依托的只有林黛玉!其中“匮”射“闺”“价”射“嫁”,这样,“玉在匮中求善价”的意义就不言自明了——原来是“玉(黛玉)在匮(闺阁)中求善价(求贾母指婚)。

因此,这一联,同前面讲的“菱花空对雪澌澌”和“可叹停机德,堪叹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以及《枉凝眉》一样,都是黛钗合一的描写,这是作者早已构思好了的、一贯的思路!

第二句“钗于奁内待时飞”,出自郭宪《洞冥记》卷二:“神女留玉钗以赠帝,帝以赐赵婕妤。至昭帝元凤中,宫人犹见此钗。黄欲之,明日示之,既发匣,有白燕飞升天。后宫人学作此钗,因名玉燕钗,言吉祥也。”即有神女赠与武帝一玉钗,放在“奁”内,武帝赐给了赵婕妤,到了昭帝时,有人开“奁”,结果“奁”内的玉钗化作一只白燕向天空飞了。这是个耳熟能详的故事,本来很普通,但仔细品味后却发现大有文章。

因为在这个故事里至少出现了三个著名人物:汉武帝、赵婕妤和汉昭

帝。褚少孙在《史记》中补记,武帝为了防止自己死后主少母壮,吕后之事重演,将刘弗陵(汉昭帝)母赵钩弋(赵婕妤)赐死(喻宝钗之薄命)。汉武帝由于思念钩弋夫人,于甘泉宫中又筑了一座“通灵台”(正合《红楼梦》中的通灵宝玉),以后便常有一只青鸟栖息台上。直到昭帝病逝、宣帝即位,青鸟才不见了。据说青鸟是西王母的使者,也就是传说钩弋夫人已经成仙了(正合宝钗的天界身份)。汉武帝末年,继位问题的明争暗斗堪比清史,甚至发生了武帝错逼太子刘据自杀的故事(正合清史中废太子之事)。更有意思的是汉武帝末年统治集团内部发生的重大政治事件“巫蛊之祸”(正合书中第二十五回“魇魔法姊弟逢五鬼”)。

这就充分说明,曹雪芹的创作思路,大部分是基于历史事件,而非凭空杜撰。许多读者都害怕“待时飞”,因为害怕这句话意味着宝钗后来会嫁给贾雨村。其实不然,“既发匣,有白燕飞升天”一句显然表明,宝钗在后三十回里是被拘禁了的,在被贾雨村救出后就“升天”了。而“玉燕钗”则再次证明了作者“黛钗合一”的思路是明确的、有根源的。之后又有诗:

时逢三五便团圆,

满把晴光护玉栏。

天上一轮才捧出,

人间万姓仰头看。

这首诗的意思很明朗,是元春第十六回“才选凤藻宫”以及第十八回“省亲”的铺陈。这方面,大家的看法非常一致,不用赘论。

但紧接着,问题就出现了:既然前面是以黛玉判词开始、以“黛钗合一”判词继续,后又直喻元春,我们就会产生这样的疑问:这样的顺序安排与第五回中的十二钗判词完全相同呀?经过仔细研究,果然不出所料,自“玉在匮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起,一直到“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一句,除了中间的回前诗、“好了歌”和批宝玉的《西江月》词以外,这十一段连续的诗句,也是十二钗的判词,而且影射的人物的排列顺序同第五回中判词的影射顺序完全相同。下面我们来逐一分析:

偶因一着错,

便为人上人。

这句是喻探春,说明她日后当了王妃(人上人)。甲戌本此处有侧批:“更妙!可知守礼俟命,终为俄莩。其调侃寓意不小。”脂砚斋也认为软弱了就会被人欺凌,光知道知书达礼、听天由命是不够的。正因为探春虽为庶出女,却在骨子里就有不服命运的刚气,最后才成为了“人上人”。

身后有余忘缩手,

眼前无路想回头。

这句是喻湘云,“身后有余”暗指她“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

长”;“眼前无路”则指向了她“云散高唐,水涸湘江”的结局。

座上珠玑昭日月,

堂前黼黻焕烟霞。

下面一行小字,道是:“同乡世教弟勋袭东安郡王穆莳拜手书。”

这句是喻妙玉,暗示了她的隐秘身份。王士祯《居易录》记载:“五月十七日(康熙三十八年),驾还京师……皇太子赐(徐)嘉炎睿书‘博雅

堂’大字;又一联云‘楼中饮兴因明月,江上诗情为晚霞’。又赐睿制诗一首云:‘玉台词藻重徐陵,经笥由来博雅称。每见趋隔鵷鹭侧,神仙风度在觚棱。’”

从上述两联的相似性考虑(句末的“月”字和“霞”字),妙玉的出生极有可能与废太子胤礽(乳名保成,清圣祖玄烨第七子)有关。落款是“同乡世教弟勋袭东安郡王穆莳手拜”,这些文字,都在暗射太子。曹寅跟康熙同辈,雪芹与太子同辈,他们在小说里,与贾政同辈。因此,穆莳称自己跟贾政同辈,他们祖上虽然是主奴关系,但是都在关外生活,又一起打进关内,因此谦称是“同乡世教弟”。书中为秦可卿办丧事,来了四家王爷,东平郡王、南安郡王、西宁郡王和北静郡王,却没有东安郡王,足见“东安郡王”是在影射“东宫”——废太子胤礽,“穆莳”二字中,“穆”通“密”,胤礽死后,谥号就是“密”。古代宗庙次序,父居左为“昭”,子居右为“穆”,暗射皇太子。“莳”,是移植的意思,“莳花”泛指花期不久、花朵繁盛的鲜花,正

合胤礽昙花一现的悲剧人生。胤礽一生两立两废,两次从毓庆宫移往咸安

宫被圈禁起来,曹雪芹如此写法,都是在影射他,否则,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巧合!

许多研究者都发现了这个问题,都苦于没有证据。其实,证据就隐藏

在书中。第五十三回贾氏宗祠抱厦两边有一副对联:“勋业有光昭日月,功名无间及儿孙”亦是御笔。先皇的御笔同样用的是“昭日月”三字,足以证明“穆莳”其实就是皇太子,否则有谁胆敢抄袭先皇的御笔呢?这显然是曹雪芹的刻意安排。

《睢阳尚书袁氏家谱》记载:“大司马袁可立建园于城之东南隅,栽种

莳花,筑台凿池,为郡城胜览,呼宾客歌饮其中。”曹雪芹写的“穆莳”,也大有“羡慕袁可立莳花”的意味。袁可立是明朝重臣,别号“石仙”,老家睢州的堂号称“石仙堂”(正合“石头记”)。先世袁荣(正合荣国府),是“四朝元老”,诰“五世恩荣”之赏。曾建“袁家山”又名“小蓬莱”,别称“陆园”(正合大观园),尤其是袁可立断案如神,曾血洗奇冤重案,他本人也曾被削职为民,沉冤二十六年之久才得以昭雪。曹雪芹写“穆莳”更有期望胤礽雪冤之意。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副对联当然是喻迎春。第

十八回迎春题诗“旷性怡情”,“世事洞明”合“旷性”,“人情练达”合“怡情”。

迎春性格“温柔沉默”(第三回),她在第七十三回“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的懦弱正是宝玉所深恶痛绝的。因此才有此对联下文的:“及看了这两句,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亦断断不肯在这里了,忙说:‘快出去!快出去!’”

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

此联喻惜春,“嫩”喻其年幼,“春冷”合惜春判词:“堪破三春”“三春看破”,“锁梦”与“笼人”喻其“独卧青灯古佛旁”的“可怜”。“酒”字反喻佛家之禁酒,“香”字正射佛家。

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

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

此诗是凤姐的判词,“随云散”合凤姐判词:“家亡人散各奔腾”,“飞花逐水流”合“大厦倾”“灯将尽”“一场欢喜忽悲辛”。“何必觅闲愁”正合“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此诗正喻巧姐。“假作真”合巧姐判词“遇恩人”,“真亦假”正合“狠

舅奸兄”,“无为有”合“有苍穹”,“有还无”则扣“势败”“家亡”。

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

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此联无疑是喻李纨。“厚地高天”合李纨判词“威赫赫爵禄高登”,

“情不尽”扣“镜里恩情”,“虚名儿与后人钦敬”合“痴男(贾兰)怨女(李纨)”,“债难偿”正合“抵不了无常性命”。

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

此对联是秦可卿的判词。“春恨秋悲”暗藏“秦”字;“皆自惹”合秦可

卿判词“皆从敬”;“花容月貌”扣“擅风情,秉月貌”;“为谁妍”合“画梁

春尽落香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