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破译富察明义的达·芬奇密码
  • 红楼悟梦
  • 寒隽
  • 7529字
  • 2020-03-31 19:59:55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红楼梦》全书存在诸多矛盾。我认为这些矛盾充分体现了曹雪芹的创作艰辛,在当时的条件下,以毛笔和纸张来构建这样一部恢弘巨作,实在太难。换言之,《红楼梦》的成书过程非常复杂,要想继续探索,必须对前八十回章回关系进行梳理。为此,我把目光投向了富察明义《绿烟琐窗集》中的《题〈红楼梦〉》组诗二十首,它不仅是有关《红楼梦》的最早文献,还是探讨《红楼梦》成书过程的重要材料,一直备受红学界的重视。

(清)富察明义《绿烟琐窗集》七言绝句,据 1955 年文学古籍出版社影印本:

小序:“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盖其先人为江宁织府,其所谓大观园者,即今之随园故址。惜其书未传,世鲜知者,余见其钞本焉。”

第一首:佳园结构类天成,快绿怡红别样名。长槛曲栏随处有,春风秋月总关情。

第二首:怡红院里斗娇娥,娣娣姨姨笑语和。天气不寒还不暖,曈昽日影入帘多。

第三首:潇湘别院晚沉沉,闻道多情复病心。悄向花阴寻侍女,问他曾否泪沾襟。

第四首:追随小蝶过墙来,忽见丛花无数开。尽力一头还雨把,扇纨遗却在苍苔。

第五首:侍儿枉自费疑猜,泪未全收笑又开。三尺玉罗为手帕,无端掷去复抛来。

第六首:晚归薄醉帽颜欹,错认猧儿唤玉狸。忽向内房闻语笑,强来灯下一回嬉。

第七首:红楼春梦好模糊,不记金钗正幅图。往事风流真一瞬,题诗赢得静工夫。

第八首:帘栊悄悄控金钩,不识多人何处游。留得小红独坐在,笑教开镜与梳头。

第九首:红罗绣缬束纤腰,一夜春眠魂梦娇。晓起自惊还自笑,被他偷换绿云绡。

第十首:人户愁惊座上人,悄来阶下慢逡巡。分明窗纸两挡影,笑语纷絮听不真。

第十一首:可奈金残玉正愁,泪痕无尽笑何由。忽然妙想传奇语,博得多情一转眸。

第十二首:小叶荷羹玉手将,诒他无味要他尝。碗边误落唇红印,便觉新添异样香。

第十三首:拔取金钗当酒筹,大家今夜极绸缪。醉倚公子怀中睡,明日相看笑不休。

第十四首:病容愈觉胜桃花,午汗潮回热转加。犹恐意中人看出,慰

(强)言今日较差些。

第十五首:威仪棣棣若山河,还(应)把风流夺绮罗。不似小家拘束

态,笑时偏少默时多。

第十六首:生小金闺性自娇,可堪磨折几多霄。芙蓉吹断秋风狠,新诔空成何处招。

第十七首:锦衣公子茁兰芽,红粉佳人未破瓜。少小不妨伺室榻,梦魂多个帐儿纱。

第十八首:伤心一首《葬花词》,似谶成真自不知。安得返魂香一缕,起卿沉疴续红丝?

第十九首:莫问金姻与玉缘,聚如春梦散如烟。石归山下无灵气,总使能言亦枉然。

第二十首:馔玉炊金未几春,王孙瘦损骨嶙峋。青蛾红粉归何处?惭

愧当年石季伦。

其实,明义诗的最大贡献在序言中。这段序言至少包含了以下信息:

1.曹雪芹写了一部名为《红楼梦》的书,虽未流传,但明义看过其抄本(“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惜其书未传,世鲜知者,余见其钞本焉”)。

2.曹雪芹的祖先是江宁织府(“盖其先人为江宁织府”)。3.如今名为随园的花园为曹家所建,在《红楼梦》中被写成大观园(“其所谓大观园者,即今之随园故址”)。

我认为,《题红楼梦》组诗小序中明确地交代了明义当时所见抄本,书名叫作《红楼梦》,而不是脂批八十回本《石头记》,但显然也不是现在通行的一百二十回《红楼梦》,因为据红学家的考证,明义这一组诗作于乾隆二十五年到乾隆四十年间,也就是说,当时明义见到的不可能是程高本的《红楼梦》。但是,二十首诗的最后几首,又明明影射了八十回后的情节,因此我推测他所见的本子应当是包括后三十回内容的所谓“旧时真本”,应当是脂砚斋批《石头记》之前的一个抄本。在袁枚的《随园八十寿言》中(嘉庆刊本,卷五),有如下内容:“其子雪芹撰红楼梦一部,备极风月繁华之盛,明我斋读而羡之。”袁枚编《随园八十寿言》,选明义的和《八十自寿》诗七首。根据《随园诗话》内有写作时间可考的条文来推测,袁枚这一段话约写于乾隆四十五年,其时《红楼梦》还没有印本。这表明富察明义所看到的是一个不少于八十回的初抄本。通过对这二十首诗内容的分析,可以发现在明义的诗中缺少了《风月宝鉴》的影子,而又超越了脂批八十回本的内容。于是我得出了如下推论:1.明义所见的是一个八十回的本子,是按照《金陵十二钗》的思路,后定名为《红楼梦》的,曹雪芹早期完成的传阅抄本。2.这一抄本的故事内容始于一百二十回程高本或脂批八十回本的第十五回,但第十五、十六回中除了贾元春才选凤藻宫的内容之外,还应当有林黛玉初进贾府和警幻仙曲演红楼梦的简写内容,与现在回目不同的是没有凤姐的情节。也就是说,曹雪芹最初的创作是从被明义称为“随园”的大观园开始的(始于第十五回),重点是描写十二钗的命运沉浮。3.作者的原来构想是全书八十回,已经写完。后来又有了一百一十回的计划,于是他以旧作《风月宝鉴》为基础,把第十五、十六两回补写、扩写(加入了许多《风月宝鉴》的内容),写成了现有程高本或脂批本前面的十六回(增写了十四回)。4.作者已经初步完成了明义所见八十回初本后十六回的扩写,因为所有关于后三十回内容的脂批都证明了这一点。一百一十回本补写三十回的内容初步写完,已经进入了全书的修订阶段。对这一结论最有力的证明是第二十二回庚辰本有批语:“此回未成而芹逝矣,叹叹!丁亥夏。笏叟。”说明作者是在对一百一十回本的修订中因病离开了人间。这样,初稿和修改稿存放在一起(或被他人借阅修审),后来整体遗失。如非要究其原因,我倾向于是因曹妻(或他人)的误毁,被借阅者遗失的可能性较小。

从这二十首诗的内容上来看,很明显是关于《红楼梦》故事情节的概

括。我的思路始于有明确含义的诗句,第一首不用说应当是指第十七、

十八“试才题对额,归省庆元宵”两回的内容。因为“佳园结构类天成,快绿怡红别样名。长槛曲栏随处有”几句,描写的是大观园的美妙风景。第四首“追随小蝶过墙来,忽见丛花无数开”,写第二十七回“宝钗扑蝶”一段,也应当没有任何争议。第五首“三尺玉罗为手帕”,写第三十四回宝玉送帕、黛玉题帕,更加明显。第九首“红罗绣缬束纤腰,一夜春眠魂梦娇。晓起自惊还自笑,被他偷换绿云绡”与第二十八回袭人晚间被宝玉偷换汗巾的情节完全吻合。第十首是写第五十四回元宵节夜宴中,宝玉回房遇鸳鸯和袭人说话一段。由于在前八十回中只有这里有隔窗密语的情节,“分明窗纸两挡影,笑语纷絮听不真”,两句的含义就不言自明了。第十二首毫无疑问是写第三十五回“白玉钏亲尝莲叶羹”之事。“小叶荷羹玉手将,诒他无味要他尝。碗边误落唇红印,便觉新添异样香。”四句描述得出神入化、契景合情。第十三首“拔取金钗当酒筹,大家今夜极绸缪。醉倚公子怀中睡,明日相看笑不休”写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芳官与宝玉同榻而眠之事,也是确信无疑的。第十六首“生小金闺性自娇,可堪磨折几多霄。芙蓉吹断秋风狠,新诔空成何处招”写晴雯之死及宝玉诔晴雯,故事发生在第七十七、七十八两回。

我们可以发现,上述八首诗,如果把第九首和第十二首剔除,其余六首诗所影射的章节是按顺序排列的。放心,以明义的文学造诣,他绝不可能在创作诗歌概括一部文学作品时会“东一榔头西一棒槌”,不按规则出牌。

这六首分别是第(十七、十八)、二十七、三十四、五十四、六十三、(七十七、七十八)回的内容。而第一首诗的意义指向了第十五回。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曹雪芹最初的创作,是从被明义称为“随园”的大观园开始的(始于第十五回)。这样大家就会明白,为什么脂系八十回本的《红楼梦》中前九回的回目内容与一百二十回本会有那样多的不同:第五、八、九回完全不同,第四、六回有改动。而其余的回目——第十回到第八十回则除第二十五回之外(半个回目不同),基本上相同(有七回差一两字,注:上述均以新校脂本)。原因在于前面十四回是后来才补写、扩写的。从第十七、十八回到第七十七、七十八回共有六十二回,如果再加上第十五、十六回恰好是六十四回,与六十四句诗句完全对应。因此,我判断富察明义的二十首诗,包含着对现存程高本《红楼梦》第十五到七十八回的内容概括。为什么是从第十五回而不是第十六、十七回开始呢?有两种方法都可以确定这样的影射关系:1.由于第四首诗与第二十七回影射关系非常明确,而第五首诗与第三十四回的影射关系非常明确。而第四首和第五首并列共有八句,第二十七到三十四之间也共有八回,因而它们的意义指向只能是一一对应的关系,所以第四首的首句即指向第二十七回,第五首的末句则指向了第三十四回。2.同样,由于第十首诗与第五十四回影射关系非常明确,而第十三首诗与第六十三回的影射关系非常明确。而第十首和第十三首之间为四首共十六句,第五十四回到六十三回仅有十回,必须切去头三句:“人户愁惊座上人,悄来阶下慢逡巡。分明窗纸两挡影”,尾三句:“大家今夜极绸缪。醉倚公子怀中睡,明日相看笑不休”,才能保留对应关系。所以第五十四回指向了第十首的末句,而第六十三回则只能是第十三首的首句。这样,我们根据对应关系可以断定第一首诗的首句指向第十五回,而第十六首诗的末句指向第七十八回。这就是解开明义诗秘密的达·芬奇密码,过程看似很复杂,其实道理很简单。似《红楼梦》这样一部规模宏大的作品,绝不可能一蹴而就,它的成书时间跨越了十年,成书过程也历经了无数篇章的融合。

下面让我们来看看这一结果与各回目的对应关系,检验一下我们的收获:

第一首:佳园结构类天成,快绿怡红别样名。长槛曲栏随处有,春风秋月总关情。对应现存本第十五至十八回(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第一至四回)。

除了第十七、十八回的大观园描写,“春风秋月总关情”一句还合了第十五、十六回中关于秦钟的描写,我判断这几回和后几回中还有关于秦可卿的描写(现本已改)。

第二首:怡红院里斗娇娥,娣娣姨姨笑语和。天气不寒还不暖,曈昽日影入帘多。对应现存本第十九至二十二回(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第五至八回)。

前两句对应第二十一回“俊袭人娇嗔箴宝玉”的情节,“天气不寒还不

暖”则对应第十九回“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第三首:潇湘别院晚沉沉,闻道多情复病心。悄向花阴寻侍女,问他曾否泪沾襟。对应现存本第二十三至二十六回(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第九至十二回)。

前两句描写林黛玉,对应第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

曲警芳心”,和第二十六回“潇湘馆春困发幽情”;后两句对应第二十四、二十五回小红和贾芸的恋情。

第四首:追随小蝶过墙来,忽见丛花无数开。尽力一头还雨把,扇纨

遗却在苍苔。对应现存本第二十七至三十回(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第

十三至十六回)。

这首诗主要描写宝钗,对应第二十七回宝钗扑蝶和第三十回借扇双敲

的情节。

第五首:侍儿枉自费疑猜,泪未全收笑又开。三尺玉罗为手帕,无端掷去复抛来。对应现存本第三十一至三十四回(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第十七至二十回)。

前两句是说第三十一回晴雯撕扇,后两句是对应第三十四回黛玉旧帕题诗。

第六首:晚归薄醉帽颜欹,错认猧儿唤玉狸。忽向内房闻语笑,强来灯下一回嬉。对应现存本第三十五至三十八回(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第二十一至二十四回)。

“错认猧儿唤玉狸”正合了三十六回“绣鸳鸯梦兆绛芸轩”中宝玉对金

玉姻缘的否定。

第七首:红楼春梦好模糊,不记金钗正幅图。往事风流真一瞬,题诗赢得静工夫。对应现存本第三十九至四十二回(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第二十五至二十八回)。对应第四十回中贾母让惜春画大观园一节。

第八首:帘栊悄悄控金钩,不识多人何处游。留得小红独坐在,笑教开镜与梳头。对应现存本第四十三至四十六回(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第二十九至三十二回)。

“笑教开镜与梳头”对应第四十四回平儿理妆的情节。

第九首:红罗绣缬束纤腰,一夜春眠魂梦娇。晓起自惊还自笑,被他偷换绿云绡。对应现存本第四十七至五十回(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第三十三至三十六回)。

这一句是说第二十八回袭人晚间被宝玉偷换汗巾一事,我将在后文分析(实对应第二十八回)。

第十首:人户愁惊座上人,悄来阶下慢逡巡。分明窗纸两挡影,笑语纷絮听不真。对应现存本第五十一至五十四回(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第三十七至四十回)。

前两句对应第五十二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暗喻大观园的失窃现

象;后两句写第五十四回元宵节夜宴中,宝玉回房遇鸳鸯和袭人说话一段。

第十一首:可奈金残玉正愁,泪痕无尽笑何由。忽然妙想传奇语,博得多情一转眸。对应现存本第五十五至五十八回(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第四十一至四十四回)。

对应第五十七回紫鹃试莽玉的情节。

第十二首:小叶荷羹玉手将,诒他无味要他尝。碗边误落唇红印,便觉新添异样香。对应现存本第五十九至六十二回(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第四十五至四十八回)。

写第三十五回“白玉钏亲尝莲叶羹”之事,待后文分析(实对应第三十五回)。

第十三首:拔取金钗当酒筹,大家今夜极绸缪。醉倚公子怀中睡,明日相看笑不休。对应现存本第六十三至六十六回(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第四十九至五十二回)。

对应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中,芳官与宝玉同榻而眠之事。

第十四首:病容愈觉胜桃花,午汗潮回热转加。犹恐意中人看出,慰

(强)言今日较差些。对应现存本第六十七至七十回(明义所见八十回旧

时真本第五十三至五十六回)。

对应第六十九回尤二姐的病态,以及她虽病入膏肓却不敢多言的

情节。

第十五首:威仪棣棣若山河,还(应)把风流夺绮罗。不似小家拘束

态,笑时偏少默时多。对应现存本第七十一至七十四回(明义所见八十回

旧时真本第五十七至六十回)。

首句对应第七十四回抄检大观园时,探春作为脂粉英雄的气度和威

风;次句说司棋的被查;后两句说惜春的“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第十六首:生小金闺性自娇,可堪磨折几多霄。芙蓉吹断秋风狠,新诔空成何处招。对应现存本第七十五至七十八回(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第六十一至六十四回)。

此首写晴雯之死及宝玉诔晴雯,故事发生在第七十七、七十八两回。

第十七首:锦衣公子茁兰芽,红粉佳人未破瓜。少小不妨伺室榻,梦魂多个帐儿纱。对应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第六十五至六十八回。

从这里开始,对应关系戛然而止。本来应当有连续的影射关系,但诗的内容与现存本的第七十九、八十两回显然毫无关系。从诗的内容上看,显然是现存本八十回后遗失的内容,应当是一百一十回本的第八十二回前后的情节,可能是言宝玉被元春指婚,或遗失通灵宝玉后神志不清被掉包计所骗,迎娶宝钗的情节。由此可见在明义所见八十回初本中,情节发展是极快的。

第十八首:伤心一首《葬花词》,似谶成真自不知。安得返魂香一缕,起卿沉疴续红丝?对应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第六十九至七十二回。

据此可判定黛玉在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中,死于第七十二回之

前,元春和贾母也可能死于这四回。

第十九首:莫问金姻与玉缘,聚如春梦散如烟。石归山下无灵气,总使能言亦枉然。对应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第七十三至七十六回。

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中,第七十三至七十六回应当有宝钗之死、宝玉出家、探春远嫁、惜春出家、迎春之死等“散如烟”的情节,后两句应指通灵宝玉的回归(甄宝玉送玉)。

第二十首:馔玉炊金未几春,王孙瘦损骨嶙峋。青蛾红粉归何处?惭愧当年石季伦。对应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第七十七至八十回。

贾府之败应当在明义所见八十回旧时真本的最后四回,“青蛾红粉归何处”,总结了巧姐、凤姐、妙玉、李纨、湘云的结局,其中“王孙瘦损骨嶙峋”,既是妙玉“无瑕白玉遭泥陷,王孙公子叹无缘”的写照,又是甲戌本侧批所列明的“贾赦、雨村一干人”,“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的下场写真。

那为什么第九首(第二十八回)和第十二首(第三十五回)却与这个旧时真本的对应回目不符呢?唯一的解释就是,作者在后期的二次创作中把第十七到八十回的部分内容,也进行了调整和修改。例如现在各版本第三十五回的情节对应的是旧时真本的第十二首诗,按照我们的分析,原本这一情节应该出现在第五十九到六十二回,因为第五十七回有宝玉因“紫鹃试莽玉”而病的情节所以作者就接着在第五十九到六十二回,写了王夫人让玉钏送莲叶羹的“白玉钏亲尝莲叶羹”的情节。后来曹公显然是又改变了主意,认为把这个情节放在第三十三回宝玉挨打后面,更为生动合理。因此作出了调整:把第五十七至五十九回的“白玉钏亲尝莲叶羹”的大量文字,移到了第三十五、三十六回。这样的调整很难抹掉痕迹,所以就有了第三十六回黛玉言道:“我才在舅母跟前听的明儿是薛姨妈的生日,叫我顺便来问你出去不出去。你打发人前头说一声去。”和第五十七回“目今是薛姨妈的生日”的矛盾。薛姨妈生日的矛盾正是因为把第五十七至五十九回的“白玉钏亲尝莲叶羹”大量文字,移到第三十五、三十六回而造成的,作者很难在这样大的文字运动中发现此类小漏洞。

再如现存本第二十八回有袭人晚间被宝玉偷换汗巾的事,按照我们的分析,这个情节对应的是旧时真本的第九首诗,本来应该在现存本的四十七到五十回才对,这又是为什么呢?原因就是在旧时真本中“蒋玉菡情赠茜香罗”的情节在第四十七回“呆霸王调情遭苦打”之前。这样就呈现出薛蟠因羡慕宝玉和蒋玉菡的交情,意欲同柳湘莲结交而遭毒打的连贯情节。但作者最后还是作出了调整,把它移到了第二十八回,原因可能是意图避免情节的重复。这样的调整同样有迹可循。现在版本书中宝玉侍从的戏份不少,在第二十四回到三十四回之间,他叫作“焙茗”。这个名字与伴鹤、锄药、扫红极为搭配且音同“悲命”,暗寓着宝玉的悲惨结局,显然是他的最初名字。但是在第九到二十三回以及第三十九回到第八十回却叫作“茗烟”,既然在第八十回也是这个名字,说明它是由“焙茗”后改的。由于第九、第十六、第十九、第二十三回这个名字同样是“茗烟”,这样就再一次证明了曹雪芹最初的创作始于现存本的中间部分,现存本前面的许多内容都是增写、扩写的。另外,因为作者在第三十九回已经把“焙茗”改成“茗烟”,但脂本第四十三回却再次出现“焙茗”,显然,作者是把前面宝玉祭奠金钏的内容(第三十三回到第三十四回间)移到了第四十三回。这样就会造成第二十八至第三十四回间内容的缺少(互相移补),作者只好把第四十七回的“蒋玉菡情赠茜香罗”移到了前面,为了与夏天的季节吻合,还把“绿云绡”(腰带)改成了“茜香罗”(汗巾)。前辈张爱玲在《三详〈红楼梦〉》中也注意到了这样的变化。同时,在语言的增补过程中还出现了一

些其他的漏洞,例如第二十八回凤姐称薛蟠为“薛大哥”,但是书中第五回有这样的文字:“还有一女,比薛蟠小两岁,乳名宝钗。”这说明薛蟠仅比宝钗大两岁,应当比凤姐小。因为第六回作者借刘姥姥之口“这凤姑娘今年大还不过二十岁罢了,就这等有本事,当这样的家,可是难得的”交代了凤姐的年龄,此时贾蓉十七八岁,而贾蓉大宝钗六岁(另文分析),所以凤姐应当比薛蟠大六七岁,第二十八回的“薛大哥”显然是补写时的笔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