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红楼梦的写作提纲
  • 红楼悟梦
  • 寒隽
  • 12929字
  • 2020-04-01 13:23:12

我的红楼之旅进行到现在,越发地感受到其中无穷的趣味。对《楚辞》的研究使我眼前一片光明,几年的辛苦和努力终于没有白费,我又发现了一把开启红楼秘密的金钥匙。

在前面的两篇文章里,我揭示了《楚辞》中《九歌》《离骚》《九辩》《招魂》与十二钗之间的特殊关联。当然,并不是每一篇都是如此。《楚辞》中的《天问》就是对《红楼梦》的总括而不是特指某人,其中有文“上下未形,何由考之”,正是《红楼梦》第一回文字:“然朝代年纪,地舆邦国,却反失落无考”的思想来源,红楼梦的立意之本。

另外,我在之前的文章中阐明了《红楼梦》是一部三部对称的文学巨

制(详见文章“三部对称《红楼梦》”),这一设计思路也来自于《天问》。《天问》中有“阴阳三合,何本何化”一句,正是“三部对称”的由来。三合,就是阴气、阳气、天气三者相合。《谷梁传·庄公三年》:“独阴不生,独阳不生,独天不生,三合然后生。”《疏》:“阴能成物,阳能生物,天能养物,而总云生者,凡万物初生,必须三气合,四时和,然后得生。”

后来更发现,就连十二钗的创作灵感,竟然也来自于《天问》!《天问》中有“天何所沓?十二焉分”,大家就明白了为什么曹雪芹会写十二钗而不是其他数目的金钗。

看来,《楚辞》是《红楼梦》不折不扣的创作源泉。在曹雪芹所处的时代,要想完成这样一部大规模的文学作品,作者必须建立自己的创作框架。

从前八十回的内容来看,大量伏笔照应后面故事情节的发展。尤其是第五回各钗的判词与《红楼梦》十二曲,早已概括了全书。我们可以大胆设想:既然《楚辞》是作者创作过程中手边最常用、最重要的资料,那其中会不会隐藏着《红楼梦》的创作提纲呢?这时,同为《楚辞》精华的《九章》《九怀》《九叹》《九思》进入了我的视野。

在这里,我们必须讲明《楚辞》的成书过程:它是在战国到东汉的较

长历史时期中,经多人之手陆续编纂成的。后经刘向之手增补定型,共为

十六卷,成为总集。王逸以刘向所编定的十六卷本为底本进行注释,取名

《楚辞章句》,多出王逸作的《九思》一卷,这就是曹雪芹所见的《楚辞》。

《九章》《九怀》《九叹》《九思》的作者分别为屈原、王褒、刘向、王逸,依照写作的先后,有严格的排列顺序。每卷都是九篇辞赋,一共有三十六篇,这使我想到了《红楼梦》的“三部对称”(详见文章“三部对称《红楼梦》”)恰好是每部三十六回,这难道就是我们苦苦寻找的——《红楼梦》的写作提纲吗?

经过仔细比对,我可以负责地讲,作者正是以这四卷三十六篇辞赋作

为纲目,对富察明义所见的八十回旧时真本进行了扩写,写成了一百一十

回的文学巨制——《红楼梦》!当然,在改写尚未结束时,作者就离开了人世。

在此,我先举一个最有力的证据:《九思》中的第五篇《遭厄》:“悼屈子兮遭厄,沉玉躬兮湘汨”,是悼念屈原死亡的辞赋。按照三部对称的影射关系,《遭厄》一篇按顺序当与第三十二回和第六十九回相对应。我们发现,前八十回最悲情的死亡人物——金钏和尤二姐,不偏不倚,就死在这两回——第三十二回“含耻辱情烈死金钏”和第六十九回“觉大限吞生金自逝”。

下面就让我们来详细分析其中的对应关系:

1.《九章》首篇《惜诵》对应第一回、第三十八回、第七十五回。

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第三十八回:林潇湘魁夺菊花诗,薛蘅芜讽和螃蟹咏

第七十五回:开夜宴异兆发悲音,赏中秋新词得佳谶

“惜诵”就是“惜其君而诵之”,正是“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

处”——“原应叹息”——惜春名字的由来。

《惜诵》中有“昔余梦登天兮”,正是《红楼梦》开篇“梦幻识通灵”——以梦开篇的灵感所在。第三十八回的菊花诗和螃蟹咏正是对

十二钗的最好惜诵。不仅如此,第七十五回“有人长叹之声”的“异兆”

和“悲音”是贾府之败的先兆。而“俟雪芹”的三首中秋诗也同样是对贾家命运的惜诵。

2.《涉江》对应第二回、第三十九回、第七十六回。

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第三十九回:村姥姥是信口开合,情哥哥偏寻根究底

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涉江》中的“食玉英”“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齐光”“方林”“深

林”正是林黛玉形象和名字的由来,难怪黛玉会在书中第二回出现,在第三十九回成为抽柴草(暗合双木)的茗玉小姐:“老爷没有儿子,只有一位小姐,名叫茗玉。小姐知书识字,老爷太太爱如珍宝。可惜这茗玉小姐生到十七岁,一病死了。”又在第七十六回“冷月葬花魂”道出了她的命运。

《涉江》“哀吾生之无乐兮”“吾不能变心而从俗兮,固将愁苦而终穷”正是她的个性写照,而“露申辛夷(香草名,玉兰),死林薄兮”则是她命运的总结。

3.《哀郢》对应第三回、第四十回、第七十七回。

第三回:金陵城起复贾雨村,荣国府收养林黛玉

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

第七十七回:俏丫鬟抱屈夭风流,美优伶斩情归水月

《哀郢》中的“去故乡而就远兮”,正合第三回黛玉被荣国府的“收养”。

“好夫人之忼慨”“美超远而逾迈”,正合第四十回的“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狐死必首丘”合第七十七回“俏丫鬟抱屈夭风流”。

4.《抽思》对应第四回、第四十一回、第七十八回。

第四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怡红院劫遇母蝗虫

第七十八回:老学士闲征姽婳词,痴公子杜撰芙蓉诔

《抽思》的“理弱而媒不通兮”,是第四回香菱“薄命女”命运的写照。

“敖朕辞而不听”“既茕独而不群兮”,指向了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妙玉的孤傲。“结微情以陈辞兮,矫以遗夫美人”“历兹情以陈辞兮”是第七十八回“杜撰芙蓉诔”的翻版。

5.《怀沙》对应第五回、第四十二回、第七十九回。

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第四十二回:蘅芜君兰言解疑癖,潇湘子雅谑补余香

第七十九回:薛文龙悔娶河东狮,贾迎春误嫁中山狼

其中的“伤怀永哀兮”正好与第五回红楼梦曲中的“伤怀日,寂寥时,

试遣愚衷”相契合。

“章画志墨兮,前图未改”,又与第四十二回惜春画大观园、宝钗论画相契合。“肉厚质正兮,大人所晟”,及“重仁袭义兮,谨厚以为丰”,正合宝钗对黛玉的教诲,突出了宝钗的才华。“日昧昧其将暮”“限之以大故”“知死不可让”,则是指向了迎春误嫁中山狼的情节。

6.《思美人》对应第六回、第四十三回、第八十回。

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第四十三回:闲取乐偶攒金庆寿,不了情暂撮土为香

第八十回:美香菱屈受贪夫棒,王道士胡诌妒妇方(庚辰本此回无题)

曹雪芹第八十回回目:省宫闱贾元妃染恙,闹闺阃薛宝钗吞声(程高本第八十三回,注:程高本后四十回有十四回是富察明义所见旧时真本的回目,为曹雪芹所拟,详见文章《佚文的十四个回目》)。

《思美人》中“因归鸟而致辞兮,羌迅高而难当。高辛之灵盛兮,遭玄鸟而致诒”,明显是关于凤姐的命运写照(冰山的雌凤——“凡鸟偏从末世来”)。因此,第六回和第四十三回有大量的关于凤姐的情节。“不了情”“撮土为香”正合《思美人》。但第八十回的“妒妇方”是对美人的另类思考,是作者独具匠心的文笔。庚辰本此回连题目也没有,似乎是未完成的散稿。

7.《惜往日》对应第七回、第四十四回、佚文第八十一回。

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

第四十四: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喜出望外平儿理妆

《惜往日》“蔽晦君之聪明兮”“谅聪不明而蔽壅兮”,正合凤姐的“机关算尽太聪明”。从第七回的“贾琏戏凤”,到第四十四回的“凤姐泼醋”,正是“三部对称”:盛—衰—败主题曲的最好证明,我想第八十一回一定还会有凤姐与贾琏的对手戏,但这次会被贾琏占据上风,正合《惜往日》的“虽有西施之美容兮,谗妒入以自代”。

8.《橘颂》对应第八回、第四十五回、佚文第八十二回。

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黛玉半含酸(甲戌本回目标题为:薛宝钗小恙梨香院,贾宝玉大闹绛云轩)

第四十五回:金兰契互剖金兰语,风雨夕闷制风雨词

佚文第八十二回:受私贿老官翻案牍,寄闲情淑女解琴书(程高本第八十六回)单从《橘颂》中的“纷缊宜修,姱而不丑兮”“嗟尔幼志,有以异兮”“秉德无私,参天地兮”“年岁虽少,可师长兮”就可断定这是薛宝钗形象品格的由来。第八回自不必多讲,是宝钗的专题。第四十五回作者借黛玉之口“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极好的,然我最是个多心的人,只当你心里藏奸。从前日你说看杂书不好,又劝我那些好话,竟大感激你。往日竟是我错了,实在误到如今。细细算来,我母亲去世的早,又无姊妹兄弟,我长了今年十五岁,竟没一个人像你前日的话教导我。怨不得云丫头说你好,我往日见他赞你,我还不受用,昨儿我亲自经过,才知道了”,盛赞宝钗的为人,正合“年岁虽少,可师长兮”的本意。我想,佚文第八十二回也一定是关于宝钗

的笔墨,但会是另一番施为。

9.《悲回风》对应第九回、第四十六回、佚文第八十三回。

第九回:恋风流情友入家塾,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第四十六回:尴尬人难免尴尬事,鸳鸯女誓绝鸳鸯偶

《悲回风》中的“鸟兽鸣以号群兮,草苴比而不芳”,正合“顽童闹学堂”的情节。

而“故荼荠不同亩兮,兰茝幽而独芳。惟佳人之永都兮,更统世而自

贶”“惟佳人之独怀兮,折若椒以自处”,则指向了鸳鸯不为权势所屈的坚强品格。根据故事情节的发展,佚文第八十三回不会仅仅是“闹”和“绝”这样简单。从“宁溘死而流亡兮,不忍此心之常愁。孤子吟而抆泪兮,放子出而不还”两句来看,由于只有香菱是与鸳鸯身份相仿的“孤子”(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香菱之死就发生在此回。

10.《九怀·匡机》对应第十回、第四十七回、佚文第八十四回。

第十回:金寡妇贪利权受辱,张太医论病细穷源

第四十七回:呆霸王调情遭苦打,冷郎君惧祸走他乡

佚文第八十四回:人亡物在公子填词,蛇影杯弓颦卿绝粒(程高本第

八十九回)

“极运兮不中,来将屈兮困穷?余深愍兮惨怛”“芷闾兮药房,奋摇兮众芳”几句,正合秦可卿之病。“蓍蔡兮踊跃,孔鹤兮回翔”“怫郁兮莫陈,永怀兮内伤”,则指向了柳湘莲对薛蟠的教训。想来,由于有了第十回的“金寡妇”和第四十七回的“冷郎君”,作为对称,佚文第八十四回也将会有关于此等市井众生的描写和刻画。

11.《九怀·通路》对应第十一回、第四十八回、佚文第八十五回。

第十一回:庆寿辰宁府排家宴,见熙凤贾瑞起淫心

第四十八回:滥情人情误思游艺,慕雅女雅集苦吟诗

《通路》中“痛凤兮远逝,畜(意为小鸟)兮近处”,正是贾瑞“癞蛤膜想吃天鹅肉”——想得到凤姐却得不到的情节写照。“启匮兮探策,悲命兮相当。纫蕙兮永辞,将离兮所思”,则指向了她苦吟的情节。佚文第八十五回将是第八十四回此等情节的续写。

12.《九怀·危俊》对应第十二回、第四十九回、佚文第八十六回。

第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天祥正照风月鉴

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膻

佚文第八十六回:评女传巧姐慕贤良,玩母珠贾政参聚散(程高本第九十二回)

陶嘉月兮总驾,搴玉英兮自修。

钜宝迁兮砏磤,雉咸雊兮相求。

《危俊》中“钜宝”就是天宝,与“嘉月”暗合“风月宝鉴”。“九曲兮牵牛”“遗光燿兮周流”,“晞白日兮皎皎”,正合“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而根据“泱莽莽兮究志,惧吾心兮懤懤。步余马兮飞柱,览可与兮匹俦。卒莫有兮纤介,永余思兮怞怞”几句,佚文第八十六回则已经是忧思的局面了,可谓“山雨欲来风满楼”。

13.《九怀·昭世》对应第十三回、第五十回、佚文第八十七回。

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王熙凤协理宁国府

第五十回:芦雪庵争联即景诗,暖香坞雅制春灯谜

“世溷兮冥昏,违君兮归真。乘龙兮偃蹇,高回翔兮上臻。”两句正合秦可卿之死。

“闻素女兮微歌”正合“芦雪庵联诗”——十二钗命运的归结。

佚文第八十七回中由于《九怀·昭世》中尚有“魂凄怆兮感哀,肠回回兮盘纡”“横垂涕兮泫流,悲余后兮失灵”的句子,当有另一位十二钗的死亡事件发生,从第五回的“叹芳魂艳魄,一载荡悠悠”和第七十九回的“古人惜别怜朋友,况我今当手足情”来看,迎春之死就发生在此回。

14.《九怀·尊嘉》对应第十四回、第五十一回、佚文第八十八回。

第十四回:林如海捐馆扬州城,贾宝玉路谒北静王

第五十一回:薛小妹新编怀古诗,胡庸医乱用虎狼药

佚文第八十八回:因讹成实元妃薨逝,以假混真宝玉疯癫(程高本第

九十五回)

对于“路谒北静王”这样的事件,“尊嘉”是最好的解释。“伊思兮往古,亦多兮遭殃”,正合第五十一回的“怀古诗”和“虎狼药”。从《九怀·尊嘉》后几句来看,“河伯兮开门,迎余兮欢欣。顾念兮旧都,怀恨兮艰难。

窃哀兮浮萍,泛淫兮无根”,由于河伯暗喻秦可卿之淫,佚文第八十八回当有与可卿相关的类似托梦的情节。林如海的“捐馆”恰对元妃的“薨逝”。

15.《九怀·蓄英》对应第十五回、第五十二回、佚文第八十九回。

第十五回:王凤姐弄权铁槛寺,秦鲸卿得趣馒头庵

第五十二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勇晴雯病补雀金裘

“秋风兮萧萧,舒芳兮振条”“玄鸟兮辞归,飞翔兮灵丘”,正是鲸卿得趣、凤姐弄权的写照。“微霜兮眇眇,病殀兮鸣蜩”,正合平儿的“情掩”和晴雯的“病补”,真可谓是丝丝相扣!佚文第八十九回有何内容呢?从《九怀·蓄英》后面的“顾林兮忽荒”,,“失志兮悠悠”“思君兮无聊。身去兮意存,怆恨兮怀愁”几句来看,宝玉已被指婚,黛玉之病正对晴雯之病。

16.《九怀·思忠》对应第十六回、第五十三回、佚文第九十回。

第十六回:贾元春才选凤藻宫,秦鲸卿夭逝黄泉路

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荣国府元宵开夜宴

佚文第九十回:苦绛珠魂归离恨天,病神瑛泪洒相思地(程高本第

九十八回)

第五十三回“祭宗祠”正合“思忠”自不必言。从秦鲸卿之死(暗喻

“情终”)和《九怀·思忠》中的“登九灵兮游神,静女歌兮微晨”“贞枝抑兮枯槁,枉车登兮庆云”“毕休息兮远逝,发玉轫兮西行”“寤辟摽兮永思,心怫郁兮内伤”几句来看,黛玉之死就发生在佚文第九十回,这一点与我之前的结论完全吻合(我在《凹晶馆联诗》一文中分析出黛玉之死发生在第九十回——“人向广寒奔”)。

17.《九怀·陶雍》对应第十七回、第五十四回、佚文第九十一回。

第十七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荣国府归省庆元宵

第五十四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王熙凤效戏彩斑衣

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元春的归省还是第五十四回的戏彩斑衣都是

《九怀·陶雍》中“驾八龙兮连蜷,建虹旌兮威夷”,以及“淹低徊兮京沶。

屯余车兮索友,睹皇公兮问师”所描写的盛况。就连“试才题对额”,都有“抚轼叹兮作诗”与之对应,足见作者用心之良苦!

己卯本与庚辰本第十七、十八回尚未分回,回目为“大观园试才题对

额,荣国府归省庆元宵”。按顺序,依照对称关系,佚文第九十一回描写的是宝玉和宝钗大婚的场景。这是毫无疑问的。

18.《九怀·株昭》对应第十八回、第五十五回、佚文第九十二回。

第十八回:皇恩重元妃省父母,天伦乐宝玉呈才藻

第五十五回:辱亲女愚妾争闲气,欺幼主刁奴蓄险心

佚文第九十二回:大观园月夜警幽魂,散花寺神签惊异兆(程高本第

一百零一回)

庚辰本并没有第十八回,蒙本在此分作两回,显然并非作者的原意。

但从《九怀·株昭》的句子“悲哉于嗟兮,心内切磋。款冬而生兮,凋彼叶柯”“凤皇不翔兮,鹑飞扬”来看,与第五十五回探春受辱的情节还是相合的。佚文第九十二回也应是探春的正文,描写她的治家之才。第十八回呢?从《九怀·株昭》中“皇门开兮照下土”的句子来看,还是主要起承上启下的作用。

19.《九叹·逢纷》对应第十九回、第五十六回、佚文第九十三回。

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第五十六回:敏探春兴利除宿弊,贤宝钗小惠全大体

庚辰本第十九回无题,从内容来看正合《九叹·逢纷》中“芙蓉盖而菱华车兮,紫贝阙而玉堂”“薜荔饰而陆离荐兮,鱼鳞衣而白霓裳”两句。其中,芙蓉喻黛玉、薜荔喻袭人(宝钗的影子)。而“横邪世而不取容。行叩诚而不阿兮,遂见排而逢谗”“不吾理而顺情”“躬速速其不吾亲”几句,正与探春与宝钗的“除宿弊”“全大体”情节吻合。我相信在佚文第九十三回中也会有类似的情节(袭人出嫁)。另据庚辰本眉批:“茜雪至‘狱神庙’方呈正文。袭人正文标目曰‘花袭人有始有终’,余只见有一次誊清时,与‘狱神庙慰宝玉’等五六稿,被借阅者遗失,叹叹!丁亥夏。畸笏叟。”佚文第九十三回的半个回目是“花袭人有始有终”。

20.《九叹·离世》对应第二十回、第五十七回、佚文第九十四回。

第二十回:王熙凤正言弹妒意,林黛玉俏语谑娇音

第五十七回:慧紫鹃情辞试莽玉,慈姨妈爱语慰痴颦

《九叹》的《离世》一篇,初看似与死亡有关,其实是突出了一个“正”字。其中有“抚招摇以质正”“兆出名曰正则兮”“余幼既有此鸿节兮,长愈固而弥纯。不从俗而诐行兮,直躬指而信志。不枉绳以追曲兮,屈情素以从事。端余行其如玉兮”,正合第二十回的“正言”和第五十七回的“莽玉”“痴颦”。由于第二十回写麝月的笔墨较多,庚辰本第二十回有双行夹批:“闲闲一段儿女口舌,却写麝月一人。袭人出嫁之后,宝玉、宝钗身边还有一人,虽不及袭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弊等患,方不负宝钗之为人也。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宝玉便依从此话。可见袭人虽去实未去也。”想来佚文第九十四回也会有关于麝月的描写。

21.《九叹·怨思》对应第二十一回、第五十八回、佚文第九十五回。

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俏平儿软语救贾琏

第五十八回:杏子阴假凤泣虚凰,茜纱窗真情揆痴理

佚文第九十五回: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命强英雄

蒙本第二十一回前有一条重要的批语:“按此回之文固妙,然未见后

三十回犹不见此之妙。此回‘娇嗔箴宝玉’‘软语救贾琏’,后文‘薛宝钗

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命强英雄’。今只从二婢说起,后则直指其主。然

今日之袭人、之宝玉,亦他日之袭人、他日之宝玉也。今日之平儿、之贾琏,亦他日之平儿、他日之贾琏也。何今日之玉犹可箴,他日之玉已不可箴耶?今日之琏犹可救,他日之琏已不能救耶?箴与谏无异也,而袭人安在哉?宁不悲乎!救与强无别也,甚矣!但此日阿凤英气何如是也,他日之身微运蹇,亦何如是也?人世之变迁,倏忽如此!”这样,从《九叹·怨思》与第二十一回、第五十八回、佚文第九十五回的对应关系,我们不难得出如下结论:(1)袭人在佚文第九十五回前就已经出嫁(袭人安在哉)。(2)佚文第九十五回的回目为“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命强英雄”。(3)佚文内容是宝钗谏宝玉而宝玉不听(宝玉祭奠黛玉,同第五十八回藕官祭菂

官),凤姐以卑微身份强救贾琏而未成功。(4)贾琏第九十五回犯事被发配(《九叹·怨思》有“玄猿失于潜林兮,独偏弃而远放。征夫劳于周行兮,处妇愤而长望”“征夫皇皇,其孰依兮”)。

22.《九叹·远逝》对应第二十二回、第五十九回、佚文第九十六回。

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制灯迷贾政悲谶语

第五十九回:柳叶渚边嗔莺咤燕,绛云轩里召将飞符

很明显,从《九叹·远逝》:“横舟航而济湘兮”“路曼曼其无端兮”“水波远以冥冥兮,眇不睹其东西。顺风波以南北兮”“路长远而窘迫”几句来看,探春远嫁正是佚文第九十六回的内容(与文章《三部对称〈红楼梦〉》的分析结果相同)。而且,从《九叹·远逝》的“草木摇落,时槁悴兮。遭倾遇祸,不可救兮”和第二十二回宝玉“悟禅机”和贾政的“悲戚”“感慨”来看,此回还写了宝玉入狱、贾家落败的情节。

23.《九叹·惜贤》对应第二十三回、第六十回、佚文第九十七回。

第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

第六十回:茉莉粉替去蔷薇硝,玫瑰露引来茯苓霜

《九叹·惜贤》:“览屈氏之《离骚》兮,心哀哀而怫郁。声嗷嗷以寂寥兮,顾仆夫之憔悴”,恰好对应第二十三回“通戏语”和“警芳心”——“心痛神痴,眼中落泪”。第六十回的“茉莉粉”(末离分),“蔷薇硝”(强微笑),“玫瑰露”(没归路),“茯苓霜”(负凌霜)都是音射法,也是指向了“怫郁”“寂寥”“憔悴”的心态。俟文第九十七回定有宝玉对黛玉的悼念之文以合《九叹·惜贤》中的“忧心展转,愁怫郁兮。冤结未舒,长隐忿兮。丁时逢殃,可奈何兮。劳心悁悁,涕滂沱兮”。

24.《九叹·忧苦》对应第二十四回、第六十一回、佚文第九十八回。

第二十四回:醉金刚轻财尚义侠,痴女儿遗帕惹相思

第六十一回:投鼠忌器宝玉瞒赃,判冤决狱平儿行权

佚文第九十六回:醉金刚小鳅生大浪,痴公子馀痛触前情(程高本第

一百零四回)

不需多想,从《九叹·忧苦》的“偓促谈于廊庙兮,律魁放乎山间”

“且人心之持旧兮,而不可保长”两句,和第二十四回的“醉金刚”,以及第六十一回平儿的“判冤决狱”来看,佚文第九十八回的文字一定与“狱神庙”有关。

《红楼梦》各本中关于“狱神庙”的批语共有五条:①靖批:“‘醉金刚’一回文字,伏芸哥仗义探庵。余三十年来得遇金刚之样人不少,不及金刚者亦不少。惜不便一一注明耳。壬午孟夏。”②甲戌眉批:“‘狱神庙’红玉、茜雪一大回文字惜迷失无稿。”(庚眉批多八字:叹叹!丁亥夏。畸笏叟)③甲戌侧批:“且系本心本意,‘狱神庙’回内方见。”④庚辰眉批:“此系未见‘抄没’‘狱神庙’诸事,故有是批。丁亥夏。畸笏。”“应了这话就好。”“批书人焉能不心伤?狱庙相逢之日始知‘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实伏线于千里,哀哉伤哉!此后文字不忍卒读。辛卯冬日。”⑤庚辰眉批:“茜雪‘狱神庙’方呈正文。袭人正文标目曰‘花袭人有始有终’,余只见有一次誊清时,与‘狱神庙慰宝玉’等五六稿,被借阅者遗失,叹叹!丁亥夏。畸笏叟。”抛开尚无定论的靖批不讲,结合上述对应关系,这些批语中至少说明了以下几点:①佚文第九十八回中是关于红玉的“狱神庙”文字,以及茜雪的一大回文字,且至少有半回是茜雪的正文。②佚文中有王熙凤与人在“狱神庙”相逢的文字。另外,从《九叹·忧苦》的“邅彼南道兮,征夫宵行”来看,宝玉在此回被流放。

25.《九叹·愍命》对应第二十五回、第六十二回、佚文第九十九回。

第二十五回:魇魔法姊弟逢五鬼,红楼梦通灵遇双真

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裀,呆香菱情解石榴裙

《九叹·愍命》中的“放佞人与谄谀兮,斥谗夫与便嬖”“回邪辟而不能入兮,诚原藏而不可迁”“独蒙毒而逢尤”,正合宝玉与凤姐遭人陷害的情节。就连他们得救时的“悬于卧室上槛”“将玉悬在门上”的细节,竟然也来自《九叹·愍命》中的“捐赤瑾于中庭”,我们不禁被作者之笔墨折服!第六十二回的“憨湘云醉眠芍药裀,呆香菱情解石榴裙”的思路则来自于“情纯洁而罔薉兮,姿盛质而无愆”,与“蔡女黜而出帷兮,戎妇入而彩绣服”两句。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九叹·愍命》中的“麒麟奔於九皋兮,熊罴群而逸囿”一句,以及“庆忌囚于阱室兮,陈不占战而赴围”一句,和第九十九回与第六十二回的对称关系,佚文第九十九回正是描写卫若兰射圃的情节。庚辰本第三十一回批语:“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

26.《九叹·思古》对应第二十六回、第六十三回、佚文第一百回。

第二十六回:蜂腰桥设言传心事,潇湘馆春困发幽情

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死金丹独艳理亲丧

佚文第一百回:散馀资贾母明大义,复世职政老沐天恩(程高本第

一百零七回)

《九叹·思古》开篇就是“冥冥深林兮,树木郁郁”,正合潇湘馆“凤尾森森,龙吟细细”。甲戌本此处有双行夹批:“与后文“落叶萧萧,寒烟漠漠”一对,可伤可叹!”可见在佚文第一百回宝玉又曾重回潇湘馆(被卫若兰相救),但此时的潇湘馆已经是“落叶萧萧,寒烟漠漠”的情景了。“钟牙已死,谁为声兮”,正合六十三回的“死金丹”,最后“还顾高丘,泣如洒兮”一句仍是关于第一百回宝玉怀念黛玉的场景再现。

27.《九叹·远游》对应第二十七回、第六十四回、佚文第一百零一回。

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埋香冢飞燕泣残红

第六十四回:幽淑女悲题五美吟,浪荡子情遗九龙珮

“怀兰茝之芬芳兮,妒被离而折之”合第二十七回宝钗对黛玉的栽赃。

第六十四回《五美吟》的灵感则来自于“济杨舟於会稽兮,就申胥于

五湖”。蒙本在第六十四回此处有双行夹批:“《五美吟》与后《十独吟》对照。”这说明,佚文第一百零一回当有《十独吟》与之相对照。《九叹·远游》中几次出现的“六龙”“四海”“九神”“九滨”恐怕就是《十独吟》的思想来源。

28.《九思·逢尤》对应第二十八回、第六十五回、佚文第一百零二回。

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薛宝钗羞笼红麝串

第六十五回:贾二舍偷娶尤二姨,尤三姐思嫁柳二郎

佚文第一百零二回:史太君寿终归地府,王凤姐力诎失人心(程高本第一百一十回)

单从字面上来看,我们就会明白为何曹雪芹要把尤二姐与尤三姐的姓

取为“尤”字。

不错,《九思·逢尤》的“天生我兮当闇时,被诼谮兮虚获尤”正好对应第六十五回的“偷娶尤二姨”。蒋玉菡呢?恰好在第二十八回“赠茜香罗”的他,不也是优伶(音同“尤”)吗?这一情节也是“逢尤”呀!到此时,大家就会相信我的判断了吧?

“委玉质兮于泥涂”,指向了尤二姐嫁给贾琏的不幸。前文讲过,“虎兕争兮于廷中,豺狼斗兮我之隅”两句,是关于元春的结局灵感所在,这就是佚文第一百零二回的故事内容——元春在被囚禁冷宫后终于死去。正可谓:“望旧邦兮路逶随,忧心悄兮志勤劬。魂茕茕兮不遑寐,目眽眽兮寤终朝”,贾母也死于此回。

29.《九思·怨上》对应第二十九回、第六十六回、佚文第一百零三回。

第二十九回:享福人福深还祷福,痴情女情重愈斟情

第六十六回:情小妹耻情归地府,冷二郎一冷入空门

书中第二十九回主要讲了端阳节去清虚观上香以及看戏的事,并以

《白蛇记》(情始),《满床笏》(情浓),《南柯梦》(情灭)三部戏暗隐三部对称的红楼之梦。这正是《九思·怨上》开篇“令尹兮謷謷,群司兮譨譨。哀哉兮淈淈”所形容的场景:从謷謷(傲慢而妄言),到譨譨(众口多言),再到淈淈(混乱不堪)。

更有甚者,尤三姐引颈而死所用的鸳鸯剑,正是作者从《九思·怨上》“鸳鸯兮噰噰,狐狸兮徾徾。哀吾兮介特,独处兮罔依”两句中获得的灵感。从“将丧兮玉斗,遗失兮钮枢”一句来看,结合第四十一回:“仍将前番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来斟与宝玉。宝玉笑道:‘常言世法平等,他两个就用那样古玩奇珍,我就是个俗器了。’妙玉道:‘这是俗器?不是我说狂话,只怕你家里未必找的出这么一个俗器来呢。’宝玉笑道:‘俗说“随乡入乡”,到了你这里,自然把那金玉珠宝一概贬为俗器了。’妙玉听如此说,十分欢喜,遂又寻出一只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一个大海出来,笑道:‘就剩了这一个,你可吃的了这一海?’宝玉喜的忙道:‘吃的了。’妙玉笑道:‘你虽吃的了,也没这些茶糟蹋。’”一段文字中的“绿玉斗”,佚文第一百零三回将是妙玉的正文。

30.《九思·疾世》对应第三十回、第六十七回、佚文第一百零四回。

第三十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龄官划蔷痴及局外

第六十七回:见土仪颦卿思故里,闻秘事凤姐讯家童

佚文第一百零四:回忏宿冤凤姐托村妪,释旧憾情婢感痴郎(程高本第一百一十三回)

《九思·疾世》中的“嗟此国兮无良”,正合第三十回的文字:“我倒像杨妃,只是没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望江汉兮濩渃,心紧絭兮伤怀”,则合第六十七回的“颦卿思故里”。至于佚文第一百零四回有何内容,从“叫我友兮配耦”(藕官),“沐盥浴兮天池”(贵妃出浴——宝钗),“云靡贵兮仁义”(湘云)几句来看,定与这几人有关(情婢感痴郎)。

31.《九思·悯上》对应第三十一回、第六十八回、佚文第一百零五回。

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第六十八回:苦尤娘赚入大观园,酸凤姐大闹宁国府

《九思·悯上》中的“哀世兮睩睩,諓諓(说坏话)兮嗌喔(诬谀奉承)。众多兮阿媚,骫靡(伪诈讨好)兮成俗。贪枉兮党比,贞良兮茕独”,正合第三十一回晴雯与宝玉拌嘴和第六十八回尤二姐被人说坏话的情节。从《九思·悯上》中的另外几句“槁本兮萎落”“年齿尽兮命迫促,魁垒挤摧兮常困辱。含忧强老兮愁无乐,须发苧悴兮鬓白。思灵泽兮一膏沐”来看,俟文第一百零五回将是李纨的正文(正合她的“槁木死灰”)。

32.《九思·遭厄》对应第三十二回、第六十九回、佚文第一百零六回。

第三十二回:诉肺腑心迷活宝玉,含耻辱情烈死金钏

第六十九回:弄小巧用借剑杀人,觉大限吞生金自逝

佚文第一百零六回:得通灵幻境悟仙缘,送慈柩故乡全孝道(程高本第一百一十六回)

前文已经讲明了《九思·遭厄》与第三十二回和第六十九回的对应关

系(金钏和尤二姐,不偏不倚,就死在这两回)。“指正义兮为曲,讹玉璧兮为石”,正合贾环对宝玉的陷害。与此相对应,佚文第一百零六回又会有谁凄惨而死呢?从“鹘雕(猛禽)游兮华屋”来看,此人就是凤姐!后一句“鵕鸃(鸟名)栖兮柴蔟”,正合日后巧姐栖于荒村野店的结局。末尾“攀天阶兮下视,见鄢郢兮旧宇。意逍遥兮欲归,众秽盛兮沓沓。思哽兮诘诎,涕流澜兮如雨”几句,正扣“哭向金陵事更哀”。

33.《九思·悼乱》对应第三十三回、第七十回、佚文第一百零七回。

第三十三回:手足耽耽小动唇舌,不肖种种大遭笞挞

第七十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偶填柳絮词

《九思·悼乱》“嗟嗟兮悲夫,肴乱兮纷拏”,正扣第三十三回宝玉的挨打和第七十回的凄美《桃花行》。佚文第一百零七回的内容,从“奔遁兮隐居”“吾志兮觉悟,怀我兮圣京。垂屣兮将起,跓俟兮硕明”来看,由于有了“隐居”“觉悟”等内容的出现,惜春出家当发生在此回。最关键的是《悼乱》中有“鹯鹞兮轩轩,鹑鹌兮甄甄”一句,从“轩”和“甄”的对应来看,显然是“绛云轩”和“甄宝玉”的灵感由来。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甄宝玉送玉(庚辰第十八回双行夹批:“《HD梦》中伏甄宝玉送玉。”)的故事也同样会发生在佚文第一百零七回。

34.《九思·伤时》对应第三十四回、第七十一回、佚文第一百零八回。

第三十四回:情中情因情感妹妹,错里错以错劝哥哥

第七十一回:嫌隙人有心生嫌隙,鸳鸯女无意遇鸳鸯

佚文第一百零八回:中乡魁宝玉却尘缘,沐皇恩贾家延世泽(程高本第一百一十九回)

《九思·伤时》中的“哀当世兮莫知”“余眷眷兮独悲”,正合第三十四回黛玉的旧帕题诗情节。“惟昊天兮昭灵,阳气发兮清明。风习习兮和暖,百草萌兮华荣”,正合第七十一回贾母寿诞。而且,从“蘅芷雕兮莹嫇。愍贞良兮遇害,将夭折兮碎糜”几句,足可断定,“山中高士晶莹雪”(合莹嫇)——宝钗(合蘅芷)死于佚文第一百零八回,而且也是被害死的。

35.《九思·哀岁》对应第三十五回、第七十二回、佚文第一百零九回。

第三十五回:白玉钏亲尝莲叶羹,黄金莺巧结梅花络

第七十二回:王熙凤恃强羞说病,来旺妇倚势霸成亲

《九思·哀岁》“宝彼兮沙砾,捐此兮夜光”,正合宝玉“尝羹”及“结络”的矛盾情节,正是“睹斯兮嫉贼,心为兮切伤。俛念兮子胥,仰怜兮比干”(既念子胥又怜比干)的心理写照。第七十二回作者借凤姐之梦:“不是我说没了能奈的话,要像这样,我竟不能了。昨晚上忽然作了一个梦,说来也可笑,梦见一个人,虽然面善,却又不知名姓找我。问他作什么,他说娘娘打发他来要一百匹锦。我问他是那一位娘娘,他说的又不是咱们家的娘娘。我就不肯给他,他就上来夺。正夺着,就醒了。”旺儿家的笑道:“这是奶奶的日间操心,常应候宫里的事。”预示了贾府之败,就是《哀岁》中所描述的“神光兮颎颎,鬼火兮荧荧。修德兮困控,愁不聊兮遑生”的情景,当然,这已经是佚文第一百零九回中所描写的事情了。

36.《九思·守志》对应第三十六回、第七十三回、佚文第一百一十回。

第三十六回:绣鸳鸯梦兆绛芸轩,识分定情悟梨香院

第七十三回:痴丫头误拾绣春囊,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佚文第一百一十回:甄士隐详说太虚情,贾雨村归结红楼梦(程高本第一百二十回)

“陟玉峦兮逍遥,览高冈兮峣峣”,正合第三十六回宝玉的“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真可谓是守志不渝了。而第七十三回迎春阅《感应篇》“不问累金凤”的情节,则又是另一种风味的守志。《九思》守志中“伊我后兮不聪”“游陶遨兮养神”,正是说她的品格。

佚文第一百一十回,当然是作者对全书的总括。同样如此,《九思·守志》的最后几句:“天庭明兮云霓藏,三光朗兮镜万方。斥蜥蜴兮进龟龙,策谋从兮翼机衡。配稷契兮恢唐功,嗟英俊兮未为双”,其中的”“嗟英俊兮未为双”,就是对十二钗命运的最好总结。

虽然分析完毕,但仍旧余味无穷。当然我仅仅是抛砖引玉而已,大家还可以从文字的对应关系中找到更多的线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