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梦断“芦雪庵联诗”
  • 红楼悟梦
  • 寒隽
  • 2894字
  • 2020-03-31 20:01:00

红楼之旅走到现在,许多难点已经无法回避。说实在的,在依据不足

的情形下,有时只能以猜想来弥补。芦雪庵联诗就属于这种情况,由于它

的含义隐藏的特别深,所以我把它放在最后来分析。芦雪庵联诗共有七十

个分句,似乎与我们的“十二”分析法毫无关系。但是,通过细读却发现开头的三句与后两句是没有丝毫意义的总结性语句。“一夜北风紧,开门雪尚飘。入泥怜洁白”是写风雪,“欲志今朝乐,凭诗祝舜尧”则是结语。这样,剩下的六十五是十三的五倍,这六十五个分句是宝玉和十二钗的判词,下面来逐一分析:

匝地惜琼瑶。有意荣枯草,

无心饰萎苕。价高村酿熟,

年稔府粱饶。

这五句是说李纨。“惜琼瑶”是对她年轻守寡的感叹,“荣枯草”是形

容她是“荣府”的“枯草”,是如同“槁木死灰”的未亡人。“无心饰”是无

心装扮的意思,“苕”字意指甘薯或凌霄花,既然用来描写金钗,当然是后一种为正解。这样,“萎苕”就是枯萎之花的意思。“村”字指李纨的居所——稻香村,“稔”字指庄稼的成熟,在这里喻李纨的老成,“府粱”是指荣府之强梁,“饶”字意指富饶,暗射贾兰日后的中举,成为贾府的顶梁柱。

葭动灰飞管,阳回斗转杓。

寒山已失翠,冻浦不闻潮。

易挂疏枝柳,

这五句是说惜春。“葭”字意为初生的芦苇,暗寓惜春的幼小。“灰飞”暗喻灰飞烟灭,与惜春判词中的“把这韶华打灭”一句遥相呼应。“杓”字指北斗柄部的三颗星,“斗转杓”有斗转星移的意思,暗喻惜春的出家。“寒山已失翠”和“冻浦不闻潮”中的“失翠”是对她出家的惋惜,“不闻潮”是对她不问世事的描摹。末句的“疏”字也是描写她对世俗的厌倦和疏远。

难堆破叶蕉。麝煤融宝鼎,

绮袖笼金貂。光夺窗前镜,

香粘壁上椒。

这五句是说凤姐。第三回凤姐的肖像描写中:“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

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

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短短文字却含有三个“金”字,足见作者描写她时对金字的偏爱。第六回又有“那凤姐儿家常带着秋板貂鼠昭君套”,显然“金貂”二字是喻凤姐。这和第二十三回《冬夜即事》中的“公子金貂酒力轻”一句是同样笔墨,都是形容凤姐。首句的“难堆”喻凤姐一生的忙碌,“融宝鼎”则说她是贾府衰败的祸根。“椒”字是《红楼梦》中形容凤姐的专用语,第三回贾母之语:“你不认得他,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皮破落户儿,南省俗谓作‘辣子’,你只叫他‘凤辣子’就是了”,末句“壁上椒”就是寓“凤辣子”。另外,从“光夺窗前镜”和“香粘壁上椒”的并列关系来看,二者应当是褒义的形容,暗喻凤姐在贾府如日中天的地位。

斜风仍故故,清梦转聊聊。

何处梅花笛?谁家碧玉箫?

鳌愁坤轴陷,

这五句是说元春。“梦”字在《红楼梦》中几乎成了元春的专利,从“痴梦仙姑”到“大梦归”,从“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到“蘅芷清芬”中的“谢家幽梦长”,再到“夏夜即事”的“倦绣佳人幽梦长”,元春的判词离不开“梦”字。“笛”和“箫”暗喻元春的音律才艺,“琴棋书画”是“元迎探惜”的别称,元春是精通音乐的金钗。“坤轴”寓元春是支撑贾府命运的关键人物,“陷”字暗喻贾府之败。

龙斗阵云销。野岸回孤棹,

吟鞭指灞桥。赐裘怜抚戍,

加絮念征徭。

这五句是说探春,这一点十分明确。“野岸回孤棹”正是描写她远嫁

的场面,正合了“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以及“一帆风雨路

三千”的送别情景。“抚戍”表明了她的远嫁的确是“和番”,“徭”字意为

劳役,点出了探春的薄命,证明她的婚姻也是不幸的。

拗垤审夷险,枝柯怕动摇。

皑皑轻趁步,剪剪舞随腰。

煮芋成新赏,

这五句是说妙玉。“垤”意为小土堆,“拗垤”寓刨根问底。“怕动摇”

是担心天机泄漏之意,前两句的意思是说妙玉的身份极其特殊,而且担

心秘密被他人发现。“皑皑轻趁步,剪剪舞随腰”,正合第五回关于警幻仙姑(妙玉的天界身份)“莲步乍移兮,待止而欲行”,和“纤腰之楚楚兮,回风舞雪”的描写。“芋”为草本植物,地下有球茎,地上有长柄,这里显然是说地上的茎。那么“煮芋成新赏”就是意指泡茶,正合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但既然是“煮芋”当然是粗茶。说明妙玉的结局正是判词中说的“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以及“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好一似,无瑕白玉遭泥陷,又何须,王孙公子叹无缘”。

撒盐是旧谣。苇蓑犹泊钓,

林斧不闻樵。伏象千峰凸,

盘蛇一径遥。

这五句是说巧姐。“谣”字寓童谣,喻巧姐的幼小。“苇蓑”隐衰,喻贾家的没落。“林斧不闻樵”意为树林中只看到斧头却看不到樵夫,比喻贾家的事败。“伏象千峰凸”意为险象环生、风声鹤唳,也是贾家事败的前兆。

“盘蛇一径遥”中,“蛇”字凸显了巧姐的属相(详见文章《十二钗与十二生肖》),“一径遥”暗喻了她的逃离。

花缘经冷结,色岂畏霜凋。

深院惊寒雀,空山泣老鸮。

阶墀随上下,

这五句是说宝钗。“花缘经冷结”,正是说第七回的“冷香丸”;“色岂畏霜凋”,则是喻第六十三回的“艳冠群芳”(牡丹花);“深院惊寒雀”的“院”字正合宝钗的居所“梨香院”和“蘅芜苑”;“空山泣老鸮”,暗喻宝钗之母薛姨妈的命运;“阶墀随上下”中,“墀”是指台阶上面的空地,“上下”寓宝钗命运的沉浮。

池水任浮漂。照耀临清晓,

缤纷入永宵。诚忘三尺冷,

瑞释九重焦。

这五句是说迎春。“池水任浮漂”,指迎春居住的紫菱洲之景;“入永宵”,指她的死亡;“三尺冷”,说明她是死于剑的伤害;“瑞释九重焦”中,“瑞释”本来是祥兆,但是“九重焦”却显得沉重无比。因此,这句也是贾家之败的前兆。

僵卧谁相问,狂游客喜招。

天机断缟带,海市失鲛绡。

寂寞对台榭,

这五句是说秦可卿。第十一回有凤姐探视秦可卿病情的故事情节,

“僵卧谁相问”,正是说这一事件。“狂游”和“喜招”寓第五回的贾宝玉之梦游和秦可卿与贾珍的暧昧关系。“天机断缟带”,暗指秦可卿的自缢;“失鲛绡”,也是指她的早夭;“寂寞对台榭”,表达了作者对她死亡的惋惜。

清贫怀箪瓢。烹茶冰渐沸,

煮酒叶难烧。没帚山僧扫,

埋琴稚子挑。

这五句是说宝玉。前两句“清贫怀箪瓢。烹茶冰渐沸,煮酒叶难烧”,正合了贾府落败后“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的清贫处境。庚辰本第十九回有双行夹批:“补明宝玉自幼何等娇贵,以此一句留与下部后数十回‘寒冬噎酸虀,雪夜围破毡’等处对看,可为后生过分之戒。叹叹!”可见宝玉后来的生活是非常寒苦的。“山僧”寓他的出家,“埋琴”寓他的落魄,“稚子挑”寓他的辛苦。

石楼闲睡鹤,锦罽暖亲猫。

月窟翻银浪,霞城隐赤标。

沁梅香可嚼,

这五句是说湘云。首句“石楼闲睡鹤”显然是指第六十二回“憨湘云

醉眠芍药裀”一节,石楼暗喻“石凳子”。“霞城”寓湘云的别号枕霞旧友,“赤标”寓海棠。

淋竹醉堪调。或湿鸳鸯带,

时凝翡翠翘。无风仍脉脉,

不雨亦潇潇。

这五句是说黛玉。开头的“淋竹”(喻湘妃竹)和收尾的“潇潇”都是

暗寓黛玉的居所——潇湘馆。“淋”“湿”和“凝”字都是寓黛玉的还泪情结,“不雨亦潇潇”则强调了这一味道。

以上分析再一次证明,曹雪芹的“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绝非虚言。尤其是他的诗,每个字都蕴藏着无限的能量,令人心驰神醉、回味无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