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还活着?
  • 点蜡
  • 水禅月
  • 2264字
  • 2020-03-25 12:34:03

沙沙沙~

阴雨细密而绵长,带着初春细雨润无声的意境,可惜这种视觉上的美感已经持续了整整一个星期之久,再美的意境也被这种天气惹的心烦。

往日即使到了凌晨依旧喧嚣不已的街道在现在却安静的过分,手机上的时间刚好到了晚上七点整。

啪!

随着声音落下,店里明亮的光线瞬间归于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啪嗒!

黑暗中紧接着传来门上锁的声音,很显然那人早已习惯这种短暂的失明状态,手上的动作流畅而精准无比,不过短短几秒钟之后,那人已经打着伞踩着雨水快速远离。

店里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一座座蜡像保持着最美的姿态或站或坐,在朦胧的黑夜中巧笑嫣然,俊逸非凡,更显得栩栩如生。

突然最中间的一座蜡像手指轻轻动了一下,紧接着是整个手掌,然后是整个手臂,随后蔓延到全身,最后更是伸出了脚。

一步跨了出去。

砰!

那蜡像很显然重心不稳,直直的摔在了地上,然后不动了。

这一躺足足躺了半个小时,那蜡像这才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走路的样子有些像是初学走路的一岁婴孩。

但这种情况并未持续多久,那蜡像越来越适应,不过十多步的距离看起来已经和常人无异。

蜡像突然停下了脚步,抬起僵硬的脖子,头颅微微上扬,描画的漂亮眸子仿佛能看见眼前另一座蜡像,下一刻,猛的张开了嘴巴。

喀嚓喀嚓~

类似咀嚼的声音在安静的店里响起,绵绵不绝的阴雨在这一刻诡异的停了。

~~~~~

“叮铃铃~”

持续不断的铃声侵入梦里,正陷入一片黑暗的意识渐渐被拉了回来,人却因为恍惚没有第一时间睁开眼睛。

“时娜,快起床了!”

见屋内久久没有动静,门突然被推开,年轻美貌的妇人走了进来。

“怎么还不起床?”

妇人的声音有些疑惑,走到床边关了闹钟,然后摸了摸女孩的额头。

“有些凉?昨晚上又没有盖好被子?”

妇人嘀咕了一声也没有在意,毕竟感冒所呈现的状态是发热。

“时娜,别睡了,后天就正式开学了,你也得先适应适应。”

见床上的女孩半天没有任何动静,妇人的声音不自觉的软了几分,到底有些舍不得对她动怒。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自己的女儿今天似乎变漂亮了,原本就白皙的皮肤仿佛镀了一层瓷釉,散发着瓷器才有的特殊光泽。

随即妇人猛的摇了摇头,这形容词似乎有些怪怪的,却也没有再出声,悄声从衣柜里又拿出一床被子,给女孩加在身上,轻轻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房间里再次恢复了安静。

睫毛轻颤,女孩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僵硬木讷不似正常人的眼睛透着几分诡异。

视线有些模糊,女孩用力眨了几下,眼中的神色渐渐恢复正常。

望着头顶熟悉的天花板时娜渐渐恢复清醒。

“我怎么会在家里?”

时娜有些茫然,她记得自己昨天吃过晚饭去培训学校补课,因为连续下了一个星期雨的原因,导致路面出现了坍塌,而她好巧不巧的正出现在坍塌的正中心,整个人被泥土瞬间淹没,直到现在她还能回想起那种令人恐惧的绝望窒息感。

时娜下意识的大口大口的喘气,好一会儿整个人这才平息下来。

那绝望的黑暗过去之后是一间记忆有些模糊的蜡像馆......

只是自己不是应该死了吗?

时娜从床上坐起,看着自己瓷白的双手,眼神微微有些不安,这颜色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

又摸了摸心口,心跳正常。

时娜这才缓缓松了一口气,自己真的还活着。

或许从坍塌地陷开始之后的记忆都是自己做的梦,不然怎么解释自己还活着这个事实?

揉了揉有些沉重的脑袋没有再多想,快速起身。

吃过饭之后,妇人打开了电视,里面正播放着一则新闻。

“蜡像馆失踪案!”

“蜡像都有人偷!还真是怪事!”

妇人啧啧称奇,虽然蜡像的模本不是名人就是明星,稀罕倒是稀罕,但一座蜡像的重量可不轻,谁没事会费那么大的劲儿去偷蜡像?

而且这蜡像馆失踪的还不止一座,而是整整三十座蜡像!这数量可一点儿也不低。

时娜看着那新闻的画面一转,下一刻就是一段蜡像店提供的视频。

时间从晚上六点五十九分开始播放,一年轻店员从抽屉里拿出一把U型锁,然后看着手机,下一秒到达七点整,年轻店员拿起手机关掉了灯,然后上锁离开。

店里一切正常,过了几秒钟的时间,像是受到了信号干扰,静止的画面被雪花取代,直到晚上八点半之后才再次有了画面。

只是画面里再也没有了那些精美逼真的蜡像。

画面再次一转变成了早上,蜡像馆的门口,上面的锁依旧完好,但蜡像馆里面依旧空空如也。

诡异的是周围的监控在这段时间里却没有捕捉到任何人经过蜡像店的画面,仿佛那些蜡像真的是凭空消失一般。

“啧啧,监守自盗?说不定店铺里有暗道之类的,店家把蜡像藏起来也不一定,不过是博人眼球罢了,我就不信还能有人去把蜡像给吃掉了。”

妇人有些不屑的出声,这种噱头类掐头去尾的新闻并不少见。

但时娜却整个人浑身发冷僵硬在原地,那间蜡像馆和梦中的一模一样。

到现在她还依稀能够记得梦中断断续续的咀嚼声,有些像是在咬薯片,卡蹦脆的那种。

画面有些朦胧,记不太清,但总觉得那些蜡像是被自己吃了。

不!

绝不是自己!

自己可是活生生的人!

时娜晃了晃脑袋,默默的安慰自己,也许真的只是巧合罢了,毕竟有时候出现现实与曾经的梦境重叠的场面也不是没有过。

她曾经梦到过一个公园,但现实是在之后的几个月之后她才第一次去,可现实中的场景却与梦中的画面一模一样。

这次应该也是这样吧?

恍惚间,电视又自动跳到了下一条新闻。

“昨晚六点三十分,三江路段出现坍塌地陷事故,但目前为止并没有找到失踪的受害者。”

接下来是一段细雨绵绵下有些模糊的视频。

短短的几秒钟时间,一个初中生背着书包被地陷一瞬间吞没,再也没有爬出来。

“不!不要!”

时娜面露惊恐骇然,别人认不出里面的人,但她却知道那个位置,那个时间段,那种深入骨子里的恐惧窒息感是那么的真实强烈!

她可以肯定,画面里被吞没的人就是自己!

“时娜,你怎么了?”

妇人揽着冲入自己怀里的女儿,神情有些担忧。

“妈,我还活着对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