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陆峥其人(下)

  • 娱乐圈里做老师
  • 北村野
  • 2045字
  • 2020-03-25 19:48:25

陆峥的过往,段明庭只了解一点点,他大概知道,陆峥自高中毕业就再没回过家。

段明庭曾经问过,陆峥只说了一句话:“没意思。”

接着追问,陆峥就不说了。偶尔一次醉酒,段明庭隐约听他提起了另一句话,“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

“你和家里到底怎么回事?”段明庭问道。

可能是酒意让陆峥有了说话的欲望,也可能是父亲离世让他放下了过往,陆峥终于跟段明庭谈起了他的过去。

陆峥出生在黄土高坡的一个小村庄里,父亲是村里的老师,母亲是个农民,虽然清贫,一家人也其乐融融。

他父亲教学之余,和母亲一块看顾着家里的二三十亩地。

谈起母亲,陆峥眼里出现了罕见的温柔。他说他的母亲是一个朴素而又温柔的女人,她的手上有很多茧子,脸上满是被风沙雕琢的痕迹,不精致,却很真实。他喜欢被母亲拂过脸颊时那种粗糙的感觉,怀念母亲唠叨他的调皮。

十岁那一年,秋收时节。拉玉米的农用三轮车翻到山下,他的母亲离开了他。

十岁之前的故事,陆峥讲了一个多小时。从他的母亲拿着树枝教他识字,到他的母亲训斥他放学不知道回家,他极尽全力地向段明庭描述着他的母亲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动作和表情。大概,他也是通过这种方式怀念自己的母亲。

喝了口酒,陆峥继续道:“十二岁那年,他又找了个老婆。他后找的那个一开始对我还不错,过了半年就有些厌烦了,因为怀孕了。

那个女人最先是动不动就打骂,他管了几次就不管了。后来,我上完初中,那个女人不让我继续上学,我不愿意,就吵了一架。那个女人和他告状,他打了我一顿,也不让我上学,说什么家里没钱,要供我那个便宜弟弟。

再到后来,我就跑了,还从家里偷了二百块钱。呵呵!之后么,就再也没见过。”

陆峥急不可耐地把之后的事情三两句说完,就不再言语。

段明庭叹了口气,举起酒杯和他碰了碰。这时候,任何话都没有分量,二十多年的怨恨,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消弭的,也不该消弭。

早早地见识过人情冷暖,一个人跌跌撞撞,在社会中长大,难免让陆峥变成现在这样一个人。

“我其实很嫉妒你,嫉妒你有一个母亲,嫉妒她陪着你,嫉妒她可以照顾你,关心你,嫉妒她在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有放弃你。”

陆峥借着酒意说出了这些年不曾说出口的话,也许是觉得有些羞愧,他又开口道:“你赶紧走吧,我要找个人来陪我睡觉了。”

说完话,也不管段明庭,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去了洗手间。

段明庭给助理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接自己,刚喝了酒,不能开车。

陆峥从洗手间出来,不理会仍坐在沙发上的段明庭,径直往楼上走去,走到一半,回头跟段明庭说道:“一会儿有人来了,你去开个门,没事就早点滚回去找你那个母老虎,别影响老子。”

“记得跟陪你睡觉的女生说一声,你要是死在床上了,给我打个电话,省得没人收尸。”段明庭丝毫不落下风,回嘴道。

陆峥不需要同情怜悯,他只是缺少一个倾诉的对象。虽然他常常炫耀自己朋友遍天下,可是真正称得上朋友二字的也就段明庭一个。

助理到的时候,段明庭刚好碰见陆峥叫来的女孩,很巧,就是那个京城大学的学生。

“给他随便做点儿饭,别让他饿死了。”段明庭跟女孩儿嘱咐道。

回到家里,已经九点多钟。盛楠和段母正襟危坐,看着进门的段明庭。

“妈,我还没吃饭呢!”

“好啊!玩得连饭也没顾上吃,说,那个花花公子找你干什么了?”盛楠诘问道。

段明庭无奈解释道:“别乱说,陆峥父亲走了,我去陪他喝了两杯。”

“什么?没听小陆提起过他父亲,怎么就走了?”段母和陆峥也认识。之前陆峥名气不大,挣不了多少钱,就够交交房租,那时候他没少来家里蹭吃蹭喝。

盛楠跑到段明庭旁边,用她小巧的鼻子嗅来嗅去。

段明庭不管她,跟段母说道:“他和他爸关系不太好,十几年就没见过。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好啊!那你身上的香水味怎么解释?”盛楠捏着鼻子,酒味混合着好几种香水味,实在难闻。

“你还不知道陆峥那个人么,什么时候家里不是莺莺燕燕的。”段明庭也觉得自己身上的味道不好闻,准备去洗个澡。

“他爸走了他还有心情找女人?”

段明庭一边找换洗的衣服,一边回答道:“我要是有一个他那样的爹死了,不光找女人,还想买两挂鞭炮庆祝庆祝呢。”

段母去厨房给段明庭做饭,只要儿子不是出去胡搞就行,其他的她也不关心。

盛楠好奇心旺盛,问道:“他爸怎么了?说说!”

“人家的家事,你关心那么多干什么?”段明庭说完话,把盛楠关到卫生间门外。

“哼!你别忘了,你还没剃光头呢!你等着!”

段明庭不理会盛楠,脱衣洗澡。

从卫生间出来后,盛楠已经吃上了。

“你不是已经吃过饭了,不管理身材吗?你的粉丝看到一个加粗版盛楠,能愿意?”

“要你管!姐只吃不胖,气不气?”

盛楠确实有这个天赋,从不刻意减肥,身材还好得不得了。而且她也没吃多少,一个小碗里乘着几根面条。

中午吃过饭,又去陆峥那里喝了一肚子酒,段明庭早就饿了,端起桌上的面狼吞虎咽起来。

盛楠把碗里的面吃完,跟段明庭说道:“明天我爸让你跟我回家一趟。”

盛楠口中的家自然不是隔壁,而是她爸妈那里。

段明庭听到这话,食欲消减一大半。他对于盛楠父亲,还是有些怵的,说不清楚为什么,可能是因为他对盛楠有些别的想法。

“干什么啊?”

“不知道,怎么?你不愿意去?”

“没没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