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陆峥其人(上)

  • 娱乐圈里做老师
  • 北村野
  • 2045字
  • 2020-03-25 18:36:48

给段明庭打电话的人叫陆峥,是一个律师,一个很成功的律师,三十多岁就成为了京城著名律所的合伙人。

不是传说中那种未尝一败的神人,十来年的律师生涯中,他输的案子甚至比赢的案子数量还要多一些,因为他接案子从不管当事人对错,只问价格。

如果只看生平履历,陆峥不过平平而已。他之所以能成为律所合伙人,是因为即使是必输的案子,他也能从对方那里给自己当事人攫取到尽可能多的利益。

对方耗不起的案子,他就拉长战线。自己当事人有错在先的,他也会从想方设法证明对方也有错,两只乌鸦一般黑,两方都有责任,谁也别想逃。实在没办法的,他也会尽可能地帮着自己当事人争取时间,来转移资产。

普罗大众眼里,他可能算是无良律师的代表人物。

段明庭和陆峥相识于微末之时,那时候,段明庭是一个普通的在校大学生,陆峥是一个刚刚找到工作的职场菜鸟。

段明庭的书要和出版社签订出版合同,陆峥需要一份工作,两人的认识就这么简单。

段明庭和陆峥二人人既惺惺相惜又互相鄙夷。

段明庭看不上陆峥的精致利己主义和放荡的私生活,陆峥瞧不起段明庭顽固老成的作风和泛滥的责任心。他们常常调侃道:陆峥去混娱乐圈,段明庭来做律师才更合适一点。

其实,他们在心底都羡慕对方,段明庭想活得更洒脱散漫,陆峥想要几个能真心关心自己又让自己可以关心的人。

段明庭到陆峥别墅,开门的是一个没见过的女人,衣着清凉,打扮得花枝招展。他早已对此习以为常,在陆峥这里每次都能见到不同的女人。

走进屋内,段明庭又看到三四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衣着打扮都和开门的那个差不多。

桌上红酒,啤酒,白酒,一片狼藉。陆峥搂着一个女孩儿,一口接一口的往嘴里灌酒。

段明庭皱皱眉,不是很适应如此奢靡的情景,开口问道:“老陆,找我有什么事?”

陆峥抬头,可能是因为醉酒,反应有些慢,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没事就不能找你吗?来喝酒!哥哥今天接了个大案子,高兴!”

“就是,哥哥~,来喝酒。哥哥~你长得好帅啊!”一个女孩儿给段明庭倒了杯红酒,端着走到他旁边,整个身子都贴到了他身上,把酒杯凑到他的嘴旁。

两声百转千回的“哥哥”叫得段明庭浑身起鸡皮疙瘩,再加上胳膊传来的柔软触感,小兄弟就要揭竿而起,来这个世界十年时间,他还没开过荤呢!

伸手接过酒杯,抿了一口,段明庭没推开紧紧搂着他的小姑娘,坐到了沙发上。

“呦!今儿不怕你家隔壁的母老虎邻居了?不给她守身如玉了?这才对嘛,早就给你说过,那个叫什么来着?对!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

陆峥见段明庭没推开旁边的姑娘,有些惊讶,把手从怀中女孩儿的衣服里抽出来,端起酒杯和段明庭碰了一个,一脸欣慰地说道。

“不会用诗就别乱用,人家那是一首劝学诗,白白让你糟蹋了!”

段明庭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道德品质完美无缺的人,他之前是不想把精力浪费在这些职业的工作人员身上。最重要的是,相对于二十来岁的青苹果,他更喜欢熟透了的红苹果,只是这种心理有些难以启齿,被他掩饰得很好。

陆峥放下酒杯,把手放回原处,反驳道:“放屁!人家那首诗本来就是说要趁着年轻尽情放纵,就是你们这些假正经给改了!”

段明庭不想和醉鬼为了一首诗而争执,他也不想承认其实陆峥说的是对的。

“我给你们说啊,”陆峥又把手拿出来,指向段明庭,“他,是个老师,还是个大学老师!而且!他还是个作家!”

段明庭很喜欢老师这个工作,也很喜欢老师这个身份,可这时候说出来就有些尴尬了。只能跟几个女孩子说道:“他喝多了!你们出去别乱说!”

“放心吧!我们知道的。”

她们自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没人会傻乎乎地得罪自己的金主。

“哥哥,你还是老师啊!我还是个学生呢,刚好是大学生!那我叫你老师好不好啊?老师~”搂着段明庭胳膊的女孩子说道,还把身子往段明庭这边挤了挤。

段明庭觉得自己的理性快要失去对身体的控制了,往旁边挪了挪,问道:“你哪个大学的啊?”

“京城大学。”女孩儿无所谓道。

“好大学啊!那你怎么还……”

女孩也端起一杯酒,咕咚咽了一大口,说道:“出来卖?呵呵,挣些生活费罢了。现在的人哪有不虚荣的啊,看见别人用最新款的手机,自己也想用,看见别人戴了好看的首饰,自己就想戴个更好的。”

说到底还是脸面问题。

段明庭问道:“那之后呢?觉得自己的虚荣心得到满足了吗?”

“还不知道呢,”女孩儿把脸凑近段明庭的耳朵,“悄悄告诉你哦,这还是我第一次出来呢。”

段明庭看了看,几个女孩儿穿着虽然都很清凉,但是她的衣服显然不如其他几人华贵。他没说些诸如及时回头这样的话,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不经历别人的生活,就对他人指指点点,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喝了半个小时的酒,陆峥兴致不高,就把几个女孩儿撵走了。

几个女孩儿也乐得如此,收的是过夜的钱,不用工作不说,还白喝了几瓶好酒。

“今天怎么了?”段明庭问道。

陆峥把杯内的酒一饮而尽,靠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语气平淡地说道:“老头子走了。”

“不回去看看?”段明庭知道,陆峥嘴里的老头子就是他的父亲。

“呵!”陆峥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有些自嘲地说道:“就没通知我,死了一个多月了,埋都埋了,要不是前两天碰见个老乡,我都不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