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段明庭的失误

  • 娱乐圈里做老师
  • 北村野
  • 2137字
  • 2020-04-12 18:50:26

“黄老师,汪导,我突然想到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你们忙!”

段明庭匆匆说了两句,驾车来到工作室。

“王之席,把剧本拿过来!”走进工作室,段明庭对王之席喊道。

再一次草草看过剧本,段明庭心情沉重地靠在椅子上。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几乎全是夏天到秋天的戏,比如说第一集,学校开学,打扫落叶。

也样的戏份在夏天可以拍,秋天也可以,唯独冬天不行。

段明庭之前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今天听黄雷和汪峻提到,才想起来。

“行了,你先出去吧。”段明庭靠在椅子上,闭着眼对王之席说道。

他考虑到了导演,演员,编剧,却唯独没有考虑过天气和季节。

拍电视剧远没有段明庭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还没开始,就已经遇到了第一个问题。

一时间,段明庭也没有解决的办法,总不能等到明年夏天再拍吧?

“怎么了?老板找你什么事儿?”

王之席从段明庭办公室出来,吴舟舟就八卦地凑了上去。

王之席摇摇头,“不知道,就是把剧本翻了一遍,就让我出来了,不过看样子,老板好像听沮丧的。”

“那你可要小心,别再让老板训一顿。”吴舟舟拍拍王之席的肩膀,同情道。

“你才要小心吧,上班时间四处乱窜。”

看到段明庭从办公室出来,吴舟舟赶紧跑回自己位置。

段明庭要去电视剧部,取取经。类似这样的问题,他应该不是第一个遇到的倒霉蛋,去问一下之前是怎么解决的,也许有一些借鉴意义。

电视剧部在十六楼,一整层都是他们的办公区域。

部长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性,叫杨泸,一头短发,白色西装,透着干净利落。

“杨部长,您好。”段明庭敲门。

“段老师,你来了,快请坐。”

之前段明庭给工作室选人时,两人见过。另外,段明庭隔三差五地上一次新闻,杨泸没有不认识的道理。

助理端来两杯咖啡,段明庭开口说道:“杨部长,我是来取经的。我们工作室筹备了一部电视剧,可是大部分是夏天或者秋天的戏份。

我们又不能等到明年再拍,想来问问您有什么意见?”

杨泸点头,问道:“古装戏还是现代戏?

要是古装剧还真没什么好办法,要是现代剧的话,你们可以去南方拍,很多地方都对影视拍摄有扶持的,多花不了多少钱。

等等啊,我给你找一下资料。”

杨泸从身后的柜子里翻出一份文件来,递给段明庭,说道:“这是这两年全国各地对于影视拍摄的扶持政策,你看看。

其实吧,我觉得琼省就挺好的,气候合适,风景也不错,而且对影视剧拍摄扶持力度不小。”

段明庭大概翻了翻,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杨部长,这份资料我能不能拿回去看?”

杨泸点头,“当然,又不是什么机密资料。”

段明庭说道:“谢谢,去琼省的话,能拍出来夏天或者秋天的感觉吗?”

“跟真正的夏天比,肯定是有区别的,不过你们这种情况,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再有就是你说的等到明年夏天拍。”杨泸说道。

“行,也只能这样了。还有就是到时候电视剧拍摄,免不了要麻烦你们部门。”

杨泸笑着说道:“把工钱给够就行,不给钱可是不给你们白干活。”

“那肯定的!”段明庭笑着说道,“我之后把剧本给你拿过来,你看着给找个导演。”

“你们工作室的周婷婷跟我们碰过头,放心吧,耽误不了你的事儿。”杨泸道。

工作室就从电视剧部抽了四五个人,还全是没有多少经验的年轻人,很多地方都不了解。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的筹备,拍摄都离不开电视剧部的支持。

回到办公室,段明庭仔细看了一下杨泸给他的资料。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原来各个地方都有对影视剧拍摄的相关扶持,从减免房租,伙食补贴到退税补税不一而同。

果然,段明庭把拍电视剧这件事想的太简单了。

他决定给自己补补课,找了些相关资料,包括电视剧立项,投资,筹备,剧本,植入广告,拍摄,后期等等。

在办公室钻研了一下午,越看越觉得拍电视剧或者电影的不易。

回到家里,吃过饭后,段明庭又拿出资料补课。

期间也没忘了关注一下《心动的信号》第二期节目,有了第一期节目引起的关注,第二期节目在十一点左右,播放量就超过两亿了。

连续两期节目的超高点击量,宣示《心动的信号》正式成功。

其他视频网站或者电视台也开始紧急筹备类似于《心动的信号》这样的观察类综艺,但是没有一家找段明庭买版权就是了。

综艺节目模式是创意、流程、规则、技术规定、主持风格等多种元素的综合体。

很难判断一档节目是否抄袭。

就像《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偶练脱胎于《创造101》。

但是你能以此断定为《偶像练习生》侵犯了《创造101》的版权吗?

不能,因为著作权保护独创性的表达,但不保护思想。

你是101个人选11个,我是109个人选9个。

你是选女生,我是选男生。

我们不一样哦!

大概就是这样,选拔女团或者男团这种思想是不被保护的,你可以办节目选,其他人也可以。

这其实是有利于整个影视环境进步的,大家会争相把同一类型的节目办的更好。

但对于小的企业或者个人有些残酷,因为你想出一个好的创意,大企业照着你的这个创意重新做个节目,因为财力雄厚,肯定比小企业制作的更精良。

那想出这个创意的企业或者个人就不能以自己的创意获利,有些就渐渐丧失了创新的动力。

我们遇到的大部分事情都是如此,无所谓对错,只是角度不同而已。

而且,为著作权打官司实在太难了,往往是旷日持久但收效甚微。

最著名的就是庄雨状告郭静明的《花里花外知多少》抄袭了他的《圈里圈外》,整个过程持续两年之久,最后获赔20万,可是郭静明通过这本书获利远远不止二十万。

这还是在胜诉的情况下,更多时候,是持续多年,最后败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