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伟大的人是什么样子

  • 娱乐圈里做老师
  • 北村野
  • 2418字
  • 2020-04-04 15:59:38

什么样的人是伟大的?

每一个普通人都是。

勤恳工作,养儿育女,赡养老人,碰到顺心的事感叹一下生活美好,遭遇逆境时抱怨几句老天不公。

伟大的要求不应该太高,因为我们把它捧上神坛的后果是,以后不会有人愿意上去。

可总有一些人伟大得发光,段明庭面前就坐着这样一个人。

他个子不高,大概刚刚一米七的样子,可能是发质硬的缘故,不长的头发全都扎煞(伸开,张开)着,方方的脸上架着一个眼镜,笑起来很可爱。

一件普通的半袖,一条牛仔裤,还有一双微微发黄的白色运动鞋,除此之外,身上再无装饰。

他叫姜杰,是一位纪录片导演。

段明庭前世就知道他,还有幸收到过他的一条豆瓣私信,是推荐他的纪录片《矿民、马夫、尘肺病》的。

他用了八年时间,拍摄了这样一部纪录片,记录工人和尘肺病。

可惜,因为种种原因,这部纪录片未能上映,也不能视频网站播出。只能通过他本人蹲守豆瓣,向关注记录片的观众私信下载链接的方式,让更多人了解。

八年时间,他拍摄了一个又一个患有尘肺病的工人,也帮助了一个又一个患者。

“钱的数量不多,也就一百五十的。”他操着浓郁湘省口音的普通话说道,言谈间有些羞愧。

“拍完了吗?”段明庭问道。

“没呢,”姜能杰有些惭愧地说道,“因为我个人的原因,预算有些超支,这不是过来跑跑投资么。”

这个“个人原因”大概就是他帮助那些患者的几十块钱或者一百块钱。

“唉!这些影视公司一个比一个精,看着没赚头,连面都不见。等以后我拍出一部好片子,有他们求我的时候。”姜杰说道。

段明庭个人投资了五十万,补上了他因为个人原因而超支的四十来万预算。

姜杰这样的人是真实而又伟大的。

他意气又义气。

有很多姜杰这样的人,他们很普通,喜欢吃炸鸡,喜欢美女,喜欢和我们一样在围脖上发发牢骚。

同时,他们也做着伟大的事情,或者是身为医生治病救人,或者是身为警察消灭犯罪,又或者是任何一个在危难来临之际依旧坚守岗位的普通人。

我们喜欢把这样的人称之为英雄。

我相信我们这样称呼他们的时候,一定是由衷地,充满敬意地。

可是,我们在英雄化这些人的同时,也在脸谱化他们,他们是大义凛然的,是舍生忘死的,是无所畏惧的。

然后,我们的敬意,就慢慢变成了要求。

警察就应该在遇到歹徒时以死相搏,消防员面临火海也要义无反顾,老师在遇到地震时必须让学生先走……

是这样吗?

我想不是的,每个人都有害怕的权利,每个人也一定会有害怕的时刻。

所以,千万不要让我们的敬意,变成要求。

每个人都是人,也只是有血有肉的人,不会变成神。

谁不想陪着孩子长大,陪着父母老去,陪着爱人共度一生?

他们在责任和安逸的路口,走向了责任,把安逸留给了身后的我们。

如果有一个时刻,有人选择了安逸,我们不能要求他,批判他,因为他不过是选择了一条和我们相同的道路。

下班,段明庭正准备回家,陆峥打来电话,请他吃饭。

二人都不喜欢西餐,所以定了家川菜馆,段明庭到时,陆峥已经在这里了。

“怎么今天有心情出来吃饭?”段明庭坐下问道。

陆峥叹了口气,说道:“在家里待的心烦。”

段明庭点了几道菜,陆峥又加了两瓶酒。

点好菜后,段明庭问道:“怎么,你那个实习生惹你生气了?”

“不想说她,”陆峥生气道,“对了,你前两天不是说过要找微表情专家或者心理学教授吗?我找了一个,是个心理医生,夫妻关系方面的,行不行?”

“男的女的?多大年纪?”段明庭问道。

“女的,三十多岁,除了是个心理医生之外,她还在京城大学兼了门选修课,好像是,是什么来着?”陆峥想了想,说道,“好像是叫恋爱心理学。”

段明庭眼睛一亮,这完全就是节目组的理想人选啊!

“行,你把她联系方式给我,我之后联系她。”段明庭说道。

陆峥掏出手机,把心理医生的联系方式发给段明庭,挑了挑眉,问道:“你找心理医生干什么?和盛楠感情不顺利?”

“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段明庭白了陆峥一眼,说道:“我们公司要录个新综艺,需要一个心理学方面的专家。”

两人的菜做好了,等服务员布好菜,陆峥问道:“你不是一向不关心公司里的事么?怎么这两天又是想剧本,又是找嘉宾的?怎么上了个综艺节目,发现当明星的乐趣了?”

段明庭撇撇嘴,把自己组建工作室的事情告诉了陆峥。至于是如何被骗从而答应下来的,为了避免被嘲讽,他没有说。

“可以啊你,都当老板了!这顿饭你请!”陆峥又向服务员喊道:“服务员,这儿再来两瓶好酒,捡贵的上!”

一顿饭吃完,两人都喝的醉醺醺的,段明庭还好些,陆峥已经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不能开车,段明庭只得给盛楠打电话,让她来把二人接回家。

刚给盛楠打完电话,陆峥的手机就响了。段明庭拿起来看了看,是戴娜打来的,接通以后说道:“我是段明庭,你陆老师喝多了,现在接不了电话。你会开车吗?会的话过来把他接回去。”

得到肯定的回复之后,把位置告诉戴娜,段明庭挂断电话。

盛楠来的比戴娜要早一些,她是开车来的,戴娜要打车。

把陆峥一个人扔在川菜馆有点不放心,段明庭和盛楠只能等着戴娜。

还好之前段明庭陆峥二人开了个包间,也不怕被粉丝看到。

大约十来分钟,戴娜才到。

“哇!盛楠老师!”戴娜一推门就看到了盛楠,惊喜地喊道,“我是你的粉丝!”

“小点声,别把人都招来。”段明庭说道,“你赶紧把你陆老师弄回去。”

“等等,他不着急呢。”戴娜满不在乎,又看向盛楠小心翼翼地说道,“盛楠老师,我能不能和你合个影?”

“可以。”盛楠笑着点了点头。

戴娜把手机塞给段明庭,让他给二人照了个相,这才想起陆峥来。

走过去,揪起陆峥的领子,让他从趴在桌子上变成靠在椅子上,可能是动作太大,陆峥干呕了一声。

“咦!真恶心!让你在家吃饭吧,你不听,出来就是给老娘找麻烦!说!以后还敢不敢了?”趁着陆峥醉酒,戴娜伸出一根手指头顶着他的头,好好耍了次威风。

之后,盛楠和戴娜各自把醉酒的人领走。

回去的路上,盛楠问道:“那个戴娜是陆峥什么人?这么长时间,没听说他身边有固定的女朋友啊?”

段明庭喝得不少,还有些不舒服,闭着眼答道:“恐怕是快有了。”

盛楠点点头:“我也觉得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没想到他那个花花公子要折在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手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