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气大伤身

  • 娱乐圈里做老师
  • 北村野
  • 2325字
  • 2020-04-03 14:15:11

闲云野鹤的日子一去不复返,段明庭开始了忙碌的生活。

半个月来,第三次造访盛父盛母。

新的综艺节目创意有了,策划书也基本写完,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工作室尽早建立起来。

这次开门的仍旧是盛母,家里还有一个段明庭没见过的妇人,年龄看起来和盛母差不多大,不过比盛母更黑一些。

“小段儿来啦,楠楠没和你一起回来吗?”盛母问道。

段明庭脸色一红,磕巴道:“她,她身体不舒服,在家休息呢。”

“怎么了?”盛母紧张道,“不要紧吧?”

“没事,昨天不小心磕到一下脚,就没过来。”段明庭情急之下扯了个谎。

盛母道:“没事就好,她从小就这样,大大咧咧的,三天两头的磕碰一下。”

到了客厅,盛母向段明庭介绍道:“这是你王阿姨,你还没见过呢吧!”

“王阿姨,您好!”

“你好!”打过招呼后,被称作王阿姨的妇人看向盛母。

盛母这才想起来,忘了向王阿姨介绍段明庭,笑着说道:“这是小段,我家楠楠的男朋友。”

王阿姨恍然大悟道:“哦!你就是网上说的那个楠楠的男朋友啊!我还以为是娱乐圈炒绯闻呢,原来是真的啊!

是个老师,对吧,老师好啊,虽说挣不了多少钱吧,但日子安稳。还做过保姆,对吧?呵呵!现在像你这样自食其力的孩子可不多了。

哪像我家那个臭小子,被我给惯坏了,平日里管理管理公司,回家什么也不做。”

王阿姨脸上的笑容假的令人反胃,一通话夹枪带棒,让段明庭不明所以,要不是确定没见过她,他还以为自己得罪过她呢。

“王阿姨过誉了,其实我也想混吃等死,可惜没那好运气,父亲走得早,什么也没留下。”段明庭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他不知道这个王阿姨和盛父盛母什么关系,不好把话说的太难听,免得让盛楠父母难堪。

将近三十岁了,段明庭虽说还做不到唾面自干,但也不会被这两句阴阳怪气就激的急赤白脸。

“可不是嘛,小段儿就这点好,知道怎么过日子,不像一些二世祖就知道败家里的钱。”盛母笑着说道,“说得好听是开公司,说得难听一点,还不是没有其他本事了,只能啃老。”

王阿姨脸色僵了一下,讪讪地附和道:“可不是。”

盛父把段明庭带倒书房,盛父的书房不算整洁,书桌的一角堆着一沓文件,大概是已经处理过的。书桌正中间倒扣着一本书,看名字好像是讲互联网自媒体的。

不像其他企业家那样摆满满一墙的四书五经,中外名著,盛父书房里的书加起来也就二三十本的样子,其中还有段明庭写的几本科幻小说,看书上的折痕,应该是读过的。

“哼!”盛父刚进书房就冷哼一声,说道,“暴发户一个!就她家里那个败家子儿,也想娶楠楠?做梦!她家以前就是个屯房的,靠着投机倒把走了大运,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见天儿来这儿,烦也烦死了!你不用给她面子,就她家那个情况,长远不了。”

家里的阿姨端来两杯茶,段明庭把自己写的策划书交给盛父,策划书写得很详细,素人嘉宾的要求,明星嘉宾的要求,节目规则,每期节目的脚本等等都有。

这里的脚本不是剧本,而是大概的拍摄进度,比如第几期是男嘉宾约会女嘉宾,第几期最后一对男女嘉宾入住。

盛父戴上眼镜,把策划书细细看了一遍,点头道:“创意很好,策划书也很翔尽,基本问题都考虑进去了,很不错。这样吧,从这次《创造101》里选一个人塞到这个所谓的恋爱观察团里。

还有就是你那个工作室已经备过案了,你尽快成立起来。这个工作室公司占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我个人占百分之二十,剩下的百分之四十是你的。

公司不参与你们工作室各项决定,各个部门会给你们最大的支持。但是!要盈亏自负。”

盛父说的选一个人,自然是从最后成团的十一个人当中选,至于那些股份什么的,段明庭就不懂了,他想应该和那些明星开的工作室是一个性质。

段明庭从书房出来,王阿姨已经回去了。略微有些失望,本来还想怼她两句呢。

陆峥和戴娜从他们的当事人,也就是那个老爷子家出来。

陆峥一脸铁青色,戴娜低着头跟在他身旁,偶尔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看陆峥的脸色。

“看什么看啊?你还有脸看我?”陆峥瞪了戴娜一眼,说道。

“陆老师,这次是我错了,对不起。”戴娜说道。

陆峥气急而笑,说道:“呵!不然呢,难不成是我错了?”

戴娜伸出手揪住陆峥的衣袖,可怜兮兮地说道:“可是,我昨晚在床上已经道过谦了。”

“今晚继续!”

说完话,陆峥大步流星走到自己车旁边,回头呵斥道:“快走啊!你还打算住这儿?”

回律所的路上,戴娜吐槽道:“陆老师,你说这老爷子也够奇葩的,先是出来一个过继给哥哥的儿子,又是一个邻居阿姨想来段儿黄昏恋,你说以后会不会再出来一个女儿啊?

都过继给别人了,现在想起来有这么个儿子了,养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还不是看他那个儿子发家了,心里不平衡。

他身边这个儿子还不够好么?又是请保姆,又是月月打钱的,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陆峥又瞪了一眼戴娜,说道:“你还有脸说别人,还不是你不了解情况,就接了这么个案子?

再说了,不管是请保姆还是打钱,都是他做为儿子的义务。”

戴娜扭过头,小声地自言自语道:“嘁,还有脸说别人,你自己父亲走了,连知道都不知道。更不用说二十来年不联系了,怎么不说义务呢?”

吱地一声,陆峥把车停在路边,面无表情地说道:“下车!”

见戴娜没有动作,又喊了一声:“说你呢!下车!”

戴娜把右手伸到陆峥面前。

“怎么啦?”

戴娜道:“出门的时候没带钱包,没钱打车。”

陆峥生气地掏出钱包,从里面抽了二百块钱,拍到戴娜手里。“现在可以了吧!下车!”

戴娜笑颜如花,说道:“我还得买菜呢!不够!”

陆峥深吸一口气,把钱包里所有现金掏了出来,包括几个硬币,都塞到戴娜手中,用手指着她,起得发抖道:“现在!马上!立刻!下车!”

戴娜数了数手里的钱,放到口袋里,笑着解开安全带,轻飘飘地下车,笑着对陆峥说道:“那陆老师晚上见!拜拜!”

回应她的是一阵黑烟。

戴娜站在路边,朝着陆峥离去的方向做了个鬼脸,“都三十多了,还这么大气性!不管了,先去喝杯冷饮,再去商场逛逛,完美的一天!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