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挫折之后总有美好发生

  • 娱乐圈里做老师
  • 北村野
  • 2149字
  • 2020-04-02 14:57:18

段明庭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戴娜自作主张帮陆峥接了一个案子,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陆峥虽然心有不愿但还是接下来了。

等陆峥教训完戴娜,段明庭才开口说明来意:“我新书写完了,书稿已经给出版社发过去一部分,你去帮我谈后面的事吧。”

“没时间!”陆峥还在气头上,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抬起下巴指了指戴娜,说道,“给她!让她去谈!”

“也行!反正你们给我弄好就行!”段明庭无所谓道。

“你把他前几本书的签约合同好好看看,准备一下,去和出版社谈,这次要是办不好,你就趁早滚蛋吧!”陆峥跟戴娜说道,“行了,快去做饭吧!”

戴娜委屈兮兮地进了厨房,段明庭笑着对陆峥说道:“怎么?风流浪子回头是岸了?”

“去你的!”

“别以为我不懂这些,现在我的新闻到处都是,就是牵头猪去和出版社谈,也能谈拢。”段明庭说道。

陆峥看看厨房里做饭的戴娜,嫌弃地说道:“她和猪也就一个水平。”

段明庭端起酒杯喝了口酒,说道:“那你这饲养员可得当好,别让猪跑了。”

“段老师你们再说什么啊?陆老师要去养猪吗?不做律师了?”戴娜从厨房出来,恰好听到段明庭的话。

陆峥冷着声音说道:“说你呢!说你和猪一样笨!你不做饭,又跑出来干什么?”

戴娜说道:“我是想问问今天晚上猪……呸,饭都做什么?段老师有什么爱吃的吗?”

“我都行,你看着做吧。”段明庭道。

“行!”戴娜说了一声,就回了厨房,边走边嘀咕,“哼!你才是猪呢!也不看看是谁每天做饭!不对!是做饲料!懒得跟猪一样,回家就知道吃,吃了就知道睡!”

“戴娜!我能听到!”陆峥咬牙切齿地喊道。

然后就看见小姑娘一溜烟跑进了厨房。

“哈哈哈!”段明庭没忍住,刚喝的一口酒全喷了出来。

“这小姑娘,额,挺可爱的,挺可爱的。”段明庭拿了两张纸巾,一边擦桌子,一边说道,“她就一直住在你这里?”

陆峥喝了口酒,不置可否。

“对了,我还想问你两件事儿呢。”段明庭说道,“第一件事,你认不认识什么微表情专家?”

“不认识。”陆峥摇摇头,说道。

“那你们是怎么判断自己当事人活着对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证据啊!”陆峥用一种看弱智的目光看着段明庭,“法庭只认证据!”

“不对啊!我看那些律政剧里,什么回忆事情的时候眼睛向左下看,编故事的时候眼睛向右下看,演得有模有样的。”段明庭说道。

陆峥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不要和弱智生气,说道:“所以,那是电视剧。”

“行,那说第二件事。”段明庭赶紧转换话题,大概是自己刚刚的话伤害到了陆峥身为一名律师的荣誉感,“我想了个剧,关于律师行业的,你给看看行不行。”

之后,段明庭把美剧《金装律师》的前两集剧情跟陆峥讲了下。

“你说的这些,在我国,基本上是不可能发生的。”陆峥听完之后说道,“第一,律师助理必须是法律专业毕业生,而且得实习满一年。

第二,应聘时,必须出具未受过刑事处罚的证明。

第三,现实中没有那么多毒品和枪支。

第四,刑辩律师不会自己找证据,更不可能单独私下和当事人接触。唉!总之刑辩律师很难做的,稍有不慎,就会把自己折进去。”

听完陆峥的话,段明庭生无可恋地躺在沙发靠背上,他还指望着靠这部剧一举成名呢,现在看来是没戏了。

“不过,你的想法还是很好的,等你以后有机会去国外当导演,还是能拍的。”陆峥安慰了段明庭一句。

“那可得且等呢。”段明庭双眼无神地望向天花板。

美好的期望和残酷的现实,之间的距离总是遥远的。

段明庭只能化悲愤为力量,在陆峥家里狠狠地吃了一顿。

“唉!”段明庭唉声叹气地回到盛楠家里,他已经有这里的钥匙了。

“怎么了?”盛楠问道。

段明庭走到盛楠旁边,搂住她,说道:“没什么,想了个电视剧的创意,现在还不能拍。”

“你好臭啊!快去洗澡吧!”盛楠皱起鼻子,嫌弃地说道。

“你亲戚走了吗?”段明庭含住她的耳朵,轻声问道,“不如一块洗吧?”

“没呢!你快去洗澡!啊!你放我下来!”

段明庭把盛楠拦腰把盛楠抱起,进了浴室。

一个澡洗了将近一个小时,段明庭才抱着浑身无力的盛楠出来,把她放到床上。

“我渴了,去给我拿瓶水。”盛楠有气无力地说道。

“行。”段明庭美滋滋的,一点没有进门时的唉声叹气。

“你穿个衣服啊!臭流氓!”

段明庭这返回来,往身上套了个大裤衩。

“嘶!流氓!你就不能轻点?我现在还疼呢!”盛楠接过段明庭拿来的水,刚想坐起来,就一阵疼痛传来。

段明庭来到床的另一边,扶起盛楠,让她靠在自己身上,说道:“谁让你骗我的?”

“完了!你刚刚没做安全措施,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盛楠扭头看向段明庭,可是动作太大,又没穿衣服,她察觉到段明庭目光不对,赶紧抱起被子,捂住胸口。

“怀孕了就生下来,你觉得呢?你做好当妈妈的准备了吗?要是没做好准备,这次就先喝个药,我从下次开始一定戴小雨伞。”段明庭认真地看着盛楠说道。

“算了,这次就不喝药了。”盛楠说道,“你下次一定要……知道吧!我可不想我们是因为有宝宝,所以才结婚的。”

“好!我保证!”段明庭举起四根手指。

夜里,段明庭看着趴在自己胸口熟睡的盛楠,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来这个世界已经十年了,他已经熟悉并且喜欢上了这个世界和世界里的人。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他这时由衷地感谢老天爷,佛祖,上帝或者任何神灵,感谢他们把他带到这里。

盛楠翻了个身,搂住段明庭,把一条腿搭到他身上。

段明庭把因为盛楠糟糕睡姿而滚落一边的被子重新盖好,动作轻缓地躺下,睡去。

窗外的风也静悄悄的,不舍的吵醒陷入梦乡的每个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