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前尘往事

  • 娱乐圈里做老师
  • 北村野
  • 2552字
  • 2020-03-24 19:41:28

接通电话,传来一个空灵清澈的声音:“段明庭,我饿了,快来给我做饭。”

段明庭笑着摇摇头,无奈地说道:“盛楠,你今年三十了,不是三岁。还有,我早就不做保姆了。”想了想,到底还是不放心,又补充道:“跑完通告了?什么时候回来的?要是实在饿的话,就先去我家,我妈在家呢。”

“你不知道女人的年龄不能乱说吗?再说了,我是二十九,不是三十!”盛楠好像天生就是吃歌手这碗饭的,即使有些气急,又隔着电话,声音依旧好听。

盛楠那边的话还没说完:“我早就过来了,就知道指望不上你,我打电话就是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阿姨可是做了一桌子好菜,有葱爆羊肉,酱牛肉……”

“好好!知道了!我已经下课了,这就往回走。”段明庭打断盛楠的报菜名贯口表演,挂了电话。

盛楠,华语著名女歌手,从二十岁进入歌坛以来,发表的歌曲首首经典,以一种不可阻挡的姿态在十年间成为华语乐坛最顶级的女歌手之一。

和盛楠一同声名鹊起的另一个名字就是段明庭,他包揽了盛楠几乎所有歌曲的词曲创作。

才子佳人,从古至今都是为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十年间,关于两人的讨论从未停止过。尤其是在段明庭从幕后走到台前之后,关于两人关系的猜测和讨论达到了顶峰,人们发现才子不光有才还有颜。

两人隔三差五便会登上围脖热搜,#盛楠&段明庭#这个话题下面常年都有数十万的讨论量。

有话题和关注,就有娱记和狗仔。

“震惊!段母曾是盛楠保姆!”

“快看!盛楠段明庭二人深夜幽会!”

“光天化日之下,盛楠段明庭二人竟做这个!”

……

类似于这样的娱乐新闻屡见不鲜,有些说的还像模像样,但大多数都是开局一张图,新闻全靠编。

不过,很快两人就没有照片流出了。这不得不提到盛楠的另一个身份,盛世娱乐老总的独生女。

盛世娱乐,国内最顶尖的影视公司之一,旗下业务包括艺人经济,影视剧制作,综艺节目制作,视频网站,游戏制作与运营等等。拿一部电视剧举例,从剧本创作,到拍摄播出,最后周边制作,盛世娱乐完全有能力内部解决。

当然,除了一些网剧,盛世娱乐鲜少独自投资拍摄。一部电视剧的收视率,或者说一部电影的票房,在上映前没人可以预测。给予众望的电影遭遇滑铁卢,不被看好的异军突起,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所以,和其他公司分摊风险,分摊收益,是最合理的方法。

诸如娱记狗仔之类的小鱼小虾,碰到盛世娱乐这样的巨兽,结果可想而知,之后关于盛段两人的花边新闻几乎再不出现。

不是所有的花边新闻都是编造的,其中有几篇其实写得有理有据,比如说,段明庭母亲曾经做过盛楠保姆这件事。

故事要从十年前讲起。

十年前,一个普通的早晨,段明庭醒来就来到了这个世界,这个被称之为水球的星球之上,自己还成为了一个十八岁的大一学生。

父亲病重,母亲除了照顾父亲还要去别人家里做保姆来维持生计。

原主是一个普通的少年,家里情况他是知道的,平时省吃俭用,没课时帮忙照顾父亲,帮助母亲做些家务。除此之外,他却是不能再多做什么了。

母亲通常需要在医院,雇主家里,自己家里来回跑。原主可以照顾父亲,却做不了决定,医院有什么事还是需要母亲过去。

少年人的脸面最是金贵,原主可以在家里做家务,却死活不愿意去母亲雇主家里做活,即使母亲已经和雇主讲好。也因为这个原因母亲失去了很多工作。

穿越而来的段明庭没有这些顾虑,早已经历过柴米油盐的他深知,在生活之前,脸面这种东西一文不值。

于是,十八岁的段明庭和二十岁的盛楠相遇了。大学课程不多,段明庭就做了盛楠四年的保姆。

第一年,段明庭渐渐了解这个星球,哪怕它可能只是一个梦。

水球也好,地球也罢,只是名字不同,也许在人类发展的某一个时刻,因为选择不同,出现了两个平行前进的时空。这样的时空也许只有两个,也许有无数个,这就跟段明庭没有关系了,他不是科学家,也没有闲情逸致去搞清楚这些。

地球上的很多影视作品在水球上不见了,水球上的很多书籍电影又是地球不曾出现过的,段明庭觉得自己想到了解决家庭困难的办法。

远水解不了近渴,抄来的小说歌曲会不会受欢迎且先不说,就是当文抄公的这段时间,经济来源也是问题。所以,保姆这个工作还得继续下去。

可能是命运,也可能是巧合,盛楠的志向就是成为一名歌手。

段明庭抄来几首前世的经典歌曲,盛楠很喜欢,两人之间的关系从雇主和保姆变成了演唱者和词曲作者。

盛楠的第一张专辑问世。

泉水般清澈的嗓音,姣好的面容,上乘的歌曲质量,再加上盛世娱乐的运营,盛楠几乎在一夜之间成为了家喻户晓的明星。

大众关注的是盛楠,音乐圈里关注的确是段明庭。凡是跟音乐圈沾边的人都在打听,这个段明庭到底是何许人也。

段明庭本来不想署名的,他的想法是,一手交钱,一手交歌,这首歌就跟他没关系了。

“不行!歌就是你写的,我不能抢了去。我爸常跟我说,做生意最忌讳的就是做成一锤子买卖。他说,投资,投的就是人,做买卖可以亏钱,不能亏人。”二十岁的盛楠如是说道,“诺,这是他让我给你的。”

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和一份合同,盛楠递给段明庭,补充道:“我爸说之前一首歌五万块钱太低了,让我一首歌再补给你十万,还有一份合同,你看看,想签就签,不想签就算了。”

合同是一份签约合约,段明庭仔细看了一遍,只能说很厚道。他前世是一个小编导,对于娱乐圈也算是了解。

新人合同一般都很苛刻,动辄就是七八年的签约时限,高达千万的违约金,严苛的分账比例。

盛楠递过来的这份合约,以上说到的一条都没有,签约两年,五五分账,一百万违约金。

考虑再三,段明庭最终没有签约。一来是不确定自己究竟会不会在娱乐圈发展,二来,自己年纪还小,不想这么早就过上时刻被人关注的生活。

段父终究是离世了,在段明庭大二下半学期。

母亲说不上伤心,也不至于高兴,不过终究是松了一口气。将近三年的时间,父亲就躺在病床上,吃饭要人喂,拉屎要人擦。

无数个难眠的夜里,母亲在心里都恨恨地埋怨过:“你还不如就这么走了呢,我实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撑不住了。”

十年时间,段明庭读完大学,研究生,期间发表了三本小说,《火星救援》,《流浪地球》,《银河系漫游指南》,成为了中文科幻的骨干力量。

十年时间,盛楠一共发表了四张专辑,无一例外全部大卖,完成了从歌手到天后的蜕变。得益于此,段明庭也成为了华语乐坛最优秀的音乐制作人。不过,除了盛楠,他没有给其他任何人写过哪怕一首歌。

十年时间,段明庭从一个学生变成了一位老师。研究生毕业,段明庭决定去戏剧学院做老师的消息让一众人大跌眼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