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找上门
  • 我是一宗祖师爷
  • 失心酒
  • 2043字
  • 2020-03-25 11:12:41

“诸位同道可曾听说,御刀门太上长老龙飞,亲自带人打上升仙宗去了!”

“可真有此事?”

“千真万确!御刀门太上长老龙飞带着御刀门一众强者上了升仙宗,还邀请了大度府府主梁文一旁协阵。”

一时间,御刀门太上长老龙飞带人打上升仙宗的消息,不径而飞。

“宗主,传闻御刀门太上长老龙飞带人......”

“大长老,不过区区一御刀门太上长老,不必在意。”

大长老一愣,顿时反应过来。

“是我唐突了。”

一百多年的小心翼翼,让大长老养成了谨慎的性格。

正因为如此,他选择性忘记了宗主给自己说的话。

区区一个御刀门太上长老,不过渡过七重天劫的渡劫修士,还不能让现在的升仙宗害怕。

有底气,就是这么硬气。

“同道也是去云仙山?”

“哈哈,如此好戏,自然不能错过。”

“许久没有渡劫前辈出手了,我等自当观摩一番。”

“哈哈,不如同行?”

“自然可以。”

御刀门太上长老邀请大度府府主,前往升仙宗报仇一事,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

除了三大仙宗和一些实力强大的一品宗门外,其他宗门之人,都有人走上了吃瓜的大道。

云仙山外,御刀门太上长老龙飞与大度府府主梁文并肩而立,身后是御刀门一种强者。

“龙兄,这升仙宗的守山大阵果然不凡啊!”

“哼!一层有些厚度的龟壳罢了。”

龙飞立于空中,蓄力劈出一刀。

澎湃的灵气在空中涌动,灵气组成的刀刃,令天地变色。

“好凌厉的刀!”

“御刀门太上长老,渡过七重天劫的强者,果然强的可怕!”

龙飞的一刀,让众人心惊。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更让众人惊讶。

恐怖的刀气砍在升仙宗守山大阵上,大阵的光幕闪了闪,恢复了原状。

嗯?

就这?

“哈哈!龙兄,你的实力,不进反退了吗?”

最佳坑友达人,梁文出声道,语气之中,满是嘲讽之色。

龙飞脸色有点黑。

刚才这一刀,已经用了三成的实力,居然只让升仙宗的守山大阵晃动了几下?

升仙宗内,风宗主大松一口气。

虽然老祖回归让她有了底气,但龙飞等人已经在守山大阵外许久,老祖却还未出现。

还好老祖设下的大阵,不可小觑。

虽过万年,大阵依然是大阵。

渡劫之下,不可撼动大阵分毫,但渡劫强者,也只能撼动大阵,不动用强大的灵技很难打破大阵。

后山,莫不平依旧在做着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每日必做之事,看墨守浇水。

灵植种的生长发育,不同于凡品。

加上云仙山,乃是一座仙山,虽然灵气浓度比之万年前,灵气浓度已经淡了不少,但仙山,毕竟是仙山。

被灵山围绕的大湖,湖水与灵气交融,渐渐变成了灵水。

灵水浇灌,灵气催化,除了风血梨树种还未发芽,其余灵植都发了芽。

圃田内,绿油油的嫩芽从土里钻了出来,小勺般的叶苞上,一滴灵水滚动,闪着微光。

生机勃勃,即是圃田的曲调。

“师傅!我浇完了!”

“嗯。”

看着疲惫的墨守,莫不平收回了变成锤子的乳白色灵气。

“小守啊,还需努力啊!”

莫不平语重心长,话音之中带着愉悦。

“为师,很称职。”

淡定而起,莫不平向着前山飞去。

山门外的跳梁小丑,莫不平早已察觉。

不行万里路,而知千百事。

“小守,外面有猴戏可看。”

筋疲力尽的墨守有些懵,猴戏?

云仙山上,升仙宗内,似乎没有猴啊?

“宗主,我们可以请老祖……”

风清灵摇了摇头。

老祖的想法,风清灵不知道,她也不想主动去请老祖出马。

她知道老祖不会放弃他们。

从不久前,老祖出手灭了御刀门门主,便可看出,升仙宗在老祖心中的地位,依旧很高。

“呼!”

龙飞大呼一口气。

这升仙宗的龟壳,比他想象中要硬的多。

用了八成实力的龙飞,仍然破不了升仙宗的大阵。

耻辱!

莫大的耻辱!

龙飞渡过天劫以来,就没有碰上过如此令他丢脸的事。

“龙兄,升仙宗的守山大阵不一般,一起出手吧。”

坑友达人梁文没有再冷嘲热讽龙飞,今天他是陪龙飞来升仙宗砸场子的。

拿人钱财,理应替人办事。

龙飞冷冷点头。

不破了升仙宗的龟壳,大仇何以得报。

灵刀再次凝聚,比之刚才,灵刀大了一倍,灵压强了数倍。

龙飞使出了全力。

大度府府主梁文亦然,使出全力,只为一招打破升仙宗的守山大阵。

紧张。

守山大阵内,一众弟子紧张到了极点。

两位渡过七重天劫的强者合力一击,守山大阵很可能会被打破。

升仙宗,似乎无路可走了。

“二师姐,怎么办?!”

林末定了定神,坚定道。

“誓与宗门共存亡!”

“二师姐说的对,誓与宗门共存亡!”

“对!”

升仙宗当代弟子不多,不过每一个都对升仙宗忠心耿耿。

他们是升仙宗无上的财富。

林末下意识的四下寻找,不见墨守人影。

他,人呢?

龙飞梁文的合力一击,闪烁着红白的光,眨眼将至。

但,二人的合力一击,停在了守山大阵一尺前,随后烟消云散。

“朋友,敲人家的门,需要这么用力吗?”

升仙宗内,一人从一众升仙宗弟子后方,缓缓飞来。

他身着一身白袍,身边飘着一丝乳白色的灵气,整个一副轻松写意的样子。

“老……”

风清灵刚想喊一声老祖,声音却卡在了喉咙里。

“阁下是?”

龙飞冷冷问。

莫不平失笑摇头。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龙飞的话语,和龙青阳,如出一辙。

“你管我。”

莫不平如是说道。

“你!”

梁文拉了拉龙飞,来者不弱,谨慎言行。

“大师兄!”

“大师兄!”

弟子的最后面,疲惫的墨守,姗姗来迟。

“墨守。”

对着林末点了点头,墨守抬头看着空中的御刀门一众强者。

这就是师尊所说的猴戏,可有够令人期待的。

Ps:求票求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