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平静的生活
  • 我是一宗祖师爷
  • 失心酒
  • 2063字
  • 2020-03-26 17:03:21

“宗主。”

“大长老可是有事?”

升仙阁内,风清灵处理着一些事务,升仙宗大长老,像是想要说些什么,出现在她的面前。

最近风清灵心中的巨石,算是渐渐放了下。

自家老祖的回归,让风清灵有了底气,毕竟斗不过的时候,可以拼老祖。

想想,居然有些热血沸腾。

“宗主,三月后的百宗试炼,我们还参加吗?”

百宗试炼,是天云大陆从古至今都存在的一项比拼,没人知道它是由谁操办,而且百宗试炼前十名,都能获得世界的馈赠,气运。

气运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但它又与修仙者息息相关。

气运逆天者,睡觉都能成仙,气运全无者,即使天赋无双,也会平庸一生。

“大长老,为什么不呢?”

“我怕有人会乘此机会,找我升仙宗的麻烦。”

大长老的担心不无道理。

百宗试炼,有修为的限制,金丹之上不得入内,是属于后辈的比拼。

后辈出宗,需要前辈的庇佑守护,不然,很可能让一些心怀不轨之人,有可乘之机。

但如今升仙宗,强者无几,若是离了宗门守山大阵的保护,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麻烦?”

风清灵轻笑。

“大长老大可放心,我升仙宗辉煌的时日,就要回归了。”

宗主不明不白的话,让大长老疑惑不已,他心道。

“宗主,不是每一次都有强者出手,救我升仙于水火啊!”

“大长老,我且给你说个秘密,你可不能外传。”

莫不平的生活平静了下来。

每日教导墨守修行,督促墨守浇水,成了他的乐趣。

当然,身为师傅的莫不平,岂会让墨守就简简单单地浇个水。

“师傅!我提不动了!”

墨守瘫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地说。

他本以为浇水这么容易的事,浇一个月还能获得一本功法灵技,多好的事啊!

不过,墨守没有想到的是,自家师傅给了自己一个桶,而这个桶,居然有数千斤重!

而且,每当墨守用灵气附着手上,提高自己的腕力,这个桶居然还会自己变重!

墨守心里跑过无数只似羊似马的物种,有苦不能言。

“小守啊,这才浇了一半。”

莫不平言下之意很明显,想偷懒?门都没有。

莫不平躺在空中,整个一副葛大爷的模样,乳白色的灵气也是学着他的样子。

墨守看着人畜无害的乳白色灵气,咽了咽口水,一些画面在他脑海浮现。

白色的铁锤拍在屁股上,白色的带刺铁锤拍在屁股上,白色的巨棍拍在屁股上......

墨守的屁股紧了紧。

被拍的屁股是墨守的,拍屁股的东西,是乳白色灵气幻化的。

“我又有动力了!”

拖着疲惫的身体,运转灵气,墨守再次踏上了浇水这条艰难的路。

种植灵药的圃田与湖之间的距离,不是很远,只有三丈不到。

但此时的墨守,却感觉这三丈,堪比三百丈!

凭空葛优躺的莫不平,满意地点了点头。

莫不平自认为是个很负责任的师傅。

让墨守浇水,虽然有那么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懒,但是锻炼徒儿本就是师傅的义务。

墨守手里提的桶,不是一般的桶,它是一件灵器,圣品灵器。

器物有阶,分凡,灵,仙。

每阶又分品,及普,极,圣三品。

桶本是一尊鼎,因为莫不平想要锻炼锻炼墨守,所以就当作桶用了。

莫不平深知一大道理。

欲成大事,必先苦心智,劳筋骨。

因而他让墨守浇水这件事,是做师傅的无上教导。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莫不平自己是信了。

嘬一口升仙宗里拿来的酒,莫不平满眼欣慰,对墨守的表现很是满意。

“呼!”

将圃田内最后一颗灵植种浇了水,墨守犹如一滩水,软软地瘫在了地上。

“小守啊,今天任务完成,可以走了。”

莫不平轻飘飘地说,突然又想起什么,道。

“对了,外面有个小家伙,等你很久了。”

莫不平躺着飘进山洞内,有点开心。

果然,教导弟子,是件有趣的事,他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当老师,会感到快乐。

墨守缓了良久,软绵绵的身体,才是有了气力。

艰难爬起来,身旁悬浮着一颗丹药,毫不犹豫地吃了下去,墨守向着前者山前走去。

丹药,是莫不平给的。

“墨守!”

疲惫的墨守抬起头,后山的禁制前,站着熟悉的身影。

“林末,你来干什么?”

“我来干什么?应该是我问你在后山干什么?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宗主为什么要给你打开禁制?”

一波五连问,搞得墨守莫名其妙。

墨守笑了,笑的很欠揍,不过他没有回答这个一直以来,和自己关系很好的女子的任何一个问题。

墨守走了,给林末留下一个背影,一个故作高冷的背影。

林末咬咬牙。

“墨守!”

相爱相杀!

林末突然拔剑,剑尖直指墨守。

但墨守,依旧没有回头,背影,还是那个故作高冷的背影。

“今天太累,不想和你切磋。”

林末停了。

累?

怎么会累?

墨守做了什么?

林末收剑思考。

云仙山外,大度湖前,大度府。

大度府来了一个客人,一个府主的老友。

“大度府的仙茶,还是以前的那个味道,就像老友一样,一如既往地狡诈。”

“哈哈哈,老友此言差矣,老夫只是想为后辈,攒一点应急的钱财。”

御刀门太上长老嘴角微微扯了扯。

在知道了是自己孙子是在升仙门被灭,而自己没有完全的把握,才来此,请自己一个老友为自己压阵。

御刀门太上长老已经做好了被宰的准备,却不想自己的这个“好友”,比自己想的更加心黑。

他居然要一千万上品灵石,才肯出手!

灵石分上中下三品,每相邻品级之间,以百为换算单位。

一千万上品灵石,堪比一千亿下品灵石,一条上等灵石矿脉灵石蕴含量,也不过这个数字!

大度府府主,这是直接要了他一条上等灵石矿脉!

“好!”

御刀门太上长老思索良久,咬了咬牙关,答应了“好友”的狮子大开口。

比起灵石,他更想为自己孙儿报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