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二师姐
  • 我是一宗祖师爷
  • 失心酒
  • 2052字
  • 2020-03-23 16:05:33

近日天云大陆上发生的大事,只有一品宗门御刀门宗主龙青阳,被神秘男子,一招秒杀。

无数修行者都在传着这件事。

仿佛吃瓜,是人的天性。

相比于外界的喧嚣,升仙宗内却是稍显平静。

风华绝代的宗主风清灵,因为老祖的回归,心里有了大大的底气。

此时,升仙宗内正在热火朝天的进行着,二师兄选拔大比。

原本应该是大师兄选拔大比,但墨守在一众同门心里地位很高。

毕竟一个天赋出众,乐于助人的大师兄,谁不爱?

墨守辞了大师兄的职,但大师兄的名,一直都是他的。

所以就有了这么一出。

升仙宗第五十届弟子,只有不到五百人。

至于之前四十九届,大多夭折在了修行路上,剩下的成了升仙宗的核心成员,供奉,甚至长老。

“林末师姐!为了大师兄,冲啊!”

“师姐加油!大师兄不要我们了,你得要啊!”

“林末师姐!冲!冲!冲!”

林末,是升仙宗当代弟子里,十分出色的一位。

墨守和她之间,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林末参加大比之前,还和墨守,来了个相爱相杀。

最后丢下一句。

“二师姐的位置,我要了。”

墨守有那么一瞬间,感觉林末是在发脾气,原因是,自己不成器。

对此,墨守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林末是个使剑的好手,一把细剑在她手里,宛若游动的白龙。

不过普通的刺挑劈斩削,都十分不凡。

擂台上。

林末的细剑以极其诡异的角度,绕过对手的防御,停在了对手额头三寸前。

“我输了,多谢师姐手下留情。”

林末微微点头,收起了细剑。

“林末师姐!哦不,二师姐!”

“二师姐!”

“二师姐!”

这是选拔大比的最后一场比赛,林末是最后赢家。

站在远处的墨守,和林末对视了一眼,笑着离去了。

后方传来的,是海啸般的欢呼。

“师傅!”

“来了,就开始吧。”

“嗯。”

师徒二人没有多少对话,自从收徒当日后,莫不平的话就少了很多。

这需要时间去改变。

墨守盘坐在莫不平身前,运转《阴阳两仪决》。

莫不平待到墨守被极冰寒气覆盖时,他才是释放出纯阳之力将墨守包裹。

莫不平让墨守主修阳,是有原因的。

不仅仅是因为莫不平的手里,只有极寒仙物,寒玉床,能够调和阴阳。

还因为他把极阳仙物,纯阳之火,吞了。

这是件难以启齿的事。

莫不平可以用纯阳之力从旁协助墨守,但一次就有够麻烦的了!

佛系仙表示,简单一点也很好。

墨守想要主修阳面,就需要将体内的阴面转化为阳面。

这本是个麻烦的事。

不过,墨守的师尊,可是莫不平。

将纯阳之力输进墨守体内,融合极寒之力,再以纯阳之力攻占金丹,就可以了。

一切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当然,前提是,墨守能够扛得住纯阳之力的灼烧感。

汗水,流出又蒸发。

墨守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体内那股阴柔绵绵的力量不再有,取而代之的是炸裂的强悍之感。

“接下来的,只能靠自己了。”

“多谢师尊。”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墨守都懂。

莫不平起身,向着山洞外走去。

清新的风,徐徐吹来,打在脸上,很柔,很舒服。

这些日子,莫不平是想要找点事情做的。

许多事情做了之后,包括修炼,竟然只有教导墨守的时候,有那种平静的感觉。

阳光明媚,微风席卷湖面,泛起了涟漪荡漾。

看着秀色风景的莫不平,突然想起了什么。

他右手一翻,一颗黑色的种子出现在手中。

这是凤血梨树的树种。

凤血梨,属火,极佳且稀有的灵药,有涅槃重生的功效。

找一个地方将其种下,又拿出一些灵药种子,种在其他地方。

莫不平居然感觉到一丝愉悦。

“教教徒弟,种种花草树木,似乎也不错。”

教徒,种草养花,佛系半退休仙人的养老生活?

莫不平的思想,在改变了。

三年后的秘境开启之日,他当然也没有忘记。

“二师姐,你说大师兄为什么要那样做呢?”

林末摇了摇头。

“难道是那个天杀的御刀门主,打击了大师兄的自信心?”

林末摇了摇头。

“不过听说大师兄拜了那位前辈为师,他不会弃我们不顾吧?”

林末摇了摇头。

“行了,都别乱猜了!我们都是修行者,别像个凡人一样。”

众人表面应和,心中暗暗道。

“修行者也是人嘛。”

不过林末抓住了一个点,墨守没了自信心?

日夜反转,银白双月来了又走,新的一天缓缓降临。

“呼!”

苦修的墨守,终于是完成了阴阳融合与转换。

他感觉自己更强了。

不仅能自如运用之前所学,还能学习新的灵技。

仙途,指日可待!

“师尊。”

莫不平的身影,很合时的出现。

“小守啊,和你说个事儿。”

“师尊请讲。”

“以后你上午来我这儿,下午再去前边儿。”

墨守一愣。

师尊这是要给自己讲道?

“弟子明白!”

看着莫名有些兴奋的墨守,莫不平微微一笑。

此笑中,带着一丝开心之色。

“你跟我来。”

老老实实跟着莫不平,来到湖边空地的墨守又愣了。

师尊居然要他给眼前这些翻新,种下种子的土壤浇水?

想象中的讲大道真理呢?

对此,莫不平只能给予一个眼神嘲讽。

你想多了,我的徒。

“速度。”

催促着墨守将数百灵草种,灵花种,灵树种组成的药田浇了个遍,莫不平才是罢休。

本来浇水对莫不平来说,只是动动手指头的事,但不知为何,他就想让自己的徒弟墨守做这件事。

有可能是不使唤人不快乐综合征。

“行了,不就是浇个水嘛,苦着脸干嘛?”

“每浇水一个月,你就可以在那堆功法里,任选一本。”

打你一棒,再给个桃。

完美的赏罚教育,莫不平此刻领悟了它的精髓。

原本苦瓜脸的墨守,忽然有了动力。

“师尊,以后这些活儿,就交给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