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收徒
  • 我是一宗祖师爷
  • 失心酒
  • 2161字
  • 2020-03-23 12:02:24

墨守向着藤曼下的山崖伸出了手。

刚才前辈的声音,就是从这里面发出的。

修长的手指,透过藤曼,伸进了山崖内。

“!!!”

墨守惊了。

山崖之后,有空间!

震惊!

更加震惊!

藤蔓之下,是一个山洞,山洞很大,入眼可见的是,摆放在镂空的山体里的功法。

功法很多!相当多!

作为升仙宗当代大师兄,墨守去过无数次储藏功法的藏经楼。

升仙宗万年的传承,只是相当于这个山洞里的一半!

惊的头皮发麻的墨守沿着山洞走进去,发现一部分功法灵技,在藏经楼也有。

藏经楼的功法,都是山洞里功法的子本?

“嘶!”

震惊的墨守,突然发现自己身体被一股寒气突袭。

好像光着身体置身于万年深寒之中。

冷!很冷!

墨守想要调动灵气抵挡极寒,却发现自己的灵气如同泥丸入海,被极寒之气吞没。

“现在的你,还不能进去。”

莫不平凭空出现,站在了墨守身前。

“见过前辈。”

“行了,跟我来吧。”

镂空的山体书架后,有一个小房间,这个地方原本只有莫不平一人知道,墨守算是第二个。

万年前,莫不平都未曾和四位好友说起过这个山洞。

不是莫不平不信任他们,只是他没有找到合适的契机和他们提及。

过早,可能会带来杀身之祸。

至于过晚,合适的契机都没等到,何来过晚一说。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坐吧。”

小房间内有一石桌石椅,以及一张床。

墨守忐忑地坐下。

“既然决定要收你为徒,那我便做个正式的自我介绍。”

墨守毕恭毕敬地挺直了背。

“我叫莫不平。”

没有自称本仙本尊,莫不平数年来的习惯,就是如此。

二世为人的他,说不出那种话。

若是和交好的人带着一起,莫不平倒会自称一句,爷。

墨守听罢,一个激灵从石椅上蹦了起来。

“老祖!?”

作为升仙宗当代大师兄,墨守自然知道自家老祖的名讳。

或者说,天云大陆上,没有谁不知道自家老祖的名讳。

升仙宗主,升云仙,莫不平。

他的故事,在天云大陆上广为流传,已有万年。

莫不平淡淡点头。

墨守大脑一片空白,没有以往作为升仙宗大师兄的淡定。

反正都早已不淡定了,更何况遇到这种事,谁能淡定的了。

传闻不幸仙逝的自家老祖,还活着!而且要收自己为徒!?

一切宛若荒唐的梦境。

“墨守,我欲收你为徒,你可愿意?”

墨守激动下跪。

“弟子愿意!”

面对如此机会,墨守怎会拒绝?

今日来此,本就是因为莫不平在他面前展现了阴阳灵体,让墨守看到了修行路上的指示灯。

现如今知道,想要收他为徒的人,是自家老祖,墨守更不会拒绝。

莫不平淡淡道。

“这本功法你且收着。”

莫不平右手一划,一本功法从镂空的山体书架上飘下。

《阴阳两仪决》

这本功法是莫不平自创的功法,归纳了他一千年的修行心得,可以说是专门为阴阳灵体打造的功法。

“多谢师尊!”

“你对修行可有什么疑惑?”

第一次收徒没有经验,莫不平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便直接开门见山,询问墨守对修行的不解之处。

墨守平了平极速跳动的心,他知道这是自己看清前方修行路的机会。

“师尊,弟子修为已至金丹中期,可弟子在这个境界,已停留了一年之久……”

莫不平听罢,微微笑道。

“你走错了路。”

阴阳灵体,需阴阳双修,才能体现它的强大。

这里的双修,并非采阴补阳,采阳补阴。

墨守一呆。

“这些年来,你只修阴,修极寒之力,修绝对的守卫,这是条错误的路。”

“你需要阴阳同修。”

“既修极寒之力,也修纯阳之力,既要修守,也要修攻。”

阴阳可分可合,但二者本是一体。

有阴必有阳,有光必有暗。

墨守若有所思。

他并非没有尝试过阴阳同修,只是同修阴阳,难度太大。

阴阳需平衡,稍有不慎,就会掉入万丈深渊,走火入魔。

“当然,也不是没有其他方法。”

莫不平眼里闪过丝丝回忆。

“还请师尊指教。”

“主修阳。”

墨守不解。

主修阳与主修阴,有区别吗?

“借助外物,使阴阳调和。”

墨守双眼一亮,他想到了山洞里的寒气。

师尊就是用那寒气平衡阴阳的?

墨守猜的有八分正确。

既然如此,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依靠极阳之物,平衡阴阳?

“不能。”

莫不平看透了墨守的心思,泼了他一盆冷水。

时间流逝,距离莫不平收墨守为徒已经过了五日。

这五日,莫不平不是教导墨守,便是在寒玉床上打坐,等着三年时间过去。

莫不平很清静,但升仙宗弟子们却是炸开了锅。

墨守,辞去了升仙宗大师兄一职。

升仙宗当代弟子大师兄,是统领全部弟子的职务,并非是一般意义上的大师兄。

“大师兄!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啊!大师兄!这么多年的交情,我们只认你为大师兄!”

同届弟子大多对墨守的行为大感不解,特别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室友。

墨守只能无奈一笑,不假思索道。

“我已拜了那位前辈为师。”

总不能说自己已经拜入老祖门下,不在适合担任大师兄一职了吧。

老祖归来这件事,墨守岂敢擅自张扬。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又道。

“可是也没有必要这么做啊!?”

墨守沉默,挖着金矿,不再解释。

众人无奈,对此只能作罢。

因为这件事,升仙宗第五十届弟子又迎来了新的比试。

“太上长老,并非我信口开河,而是许多人都在知道这件事。”

御刀门内,奉命调查有关自家宗主被杀的御刀门大长老,向太上长老复命。

这件事,便是指龙青阳被灭,在升仙宗的宗门大比上。

御刀门太上长老狠狠地点了点头。

“升仙宗!”

隔空对敌,空间法则。

自已孙子乃是洞虚巅峰,体内还有自己的一丝气息,初步领悟法则的合体修士,做不到一瞬间将自己的其覆灭。

与自己同境的渡劫强者?

亦或是已度过九重天劫的半仙?

无数个想法在他脑海浮现。

至于仙?

御刀门太上长老没有考虑,如今天云大陆才有几位仙人?

一手之数而已。

“看来得去拜访拜访老朋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