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夺回主动
  • 我是一宗祖师爷
  • 失心酒
  • 2042字
  • 2020-04-13 10:55:01

莫不平的心态变了,在猜到自己所处何处,在做何事之后,他的心态变了。

大徒二徒在试炼谷内,成了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颗棋子中的一枚。

莫不平知道,当自己的棋子被犄角男人吃下后,就会烟消云散。

这是他刚才看见的。

莫不平能够想象得到,当代表大徒二徒的棋子被犄角男人吃掉后,二人很有可能会殒命。

世人都知的百宗试炼,在这一届,不受众人自我左右,全看莫不平自己如何发挥。

棋被吃,人殒命。

莫不平看戏的心,受了起来。

为了大徒二徒的安危,某老祖又开始挣扎。

不过还是和刚才一样,莫不平的仙体,依旧不受他自己控制。

“怎么办?”

驱动大佬内的小马达,莫不平再次沉思起来。

回想往日学会的功法灵技,竟没有一招一式,能在此刻用上。

“嘚。”

犄角男人又是一颗黑子落下,莫不平的心开始揪了起来。

“我太阳了个太阳!”

脑海里多出来的围棋知识让他知道,不出十步,代表大徒二徒的棋子,就有可能被吃掉。

“怎么办?怎么办?”

莫不平的心中开始慌了,这种感觉和当初知道瘦猴四人,在那个秘境陨落的消息后,一模一样。

“嘚。”

“嘚!”

“嘚!”

犄角男人又是三颗黑子落下,莫不平的心里开始怒吼。

“嘚!”

“啊!”

莫不平的心里开始咆哮,但他的喉咙中,依旧一声不发。

某老祖进入了某个前辈的记忆传承内,想要打破记忆的具体走向,谈何容易。

倘若这记忆就单单只是记忆也罢,但这记忆是和试炼谷的众人有关,最关键的是,和自己的徒弟有关。

众人在进入试炼谷之后,他们的命运已经注定,他们的生死已经成定局。

但莫不平想要打破记忆的具体走向。

“给我破!”

莫不平此刻一直在用自己的意念,冲刷着自己的仙体。

歪打正着的,莫不平感觉那股束缚在慢慢变弱。

身体的主动权,渐渐地在恢复。

寻找到了龟甲的弱点,接下来就是猛烈的强击。

莫不平变本加厉,对自己变本加厉,用更强大的意念,洗刷着自己的身体。

不知在这试炼谷放下记忆传承的前辈,到底是谁。

不然的话,莫不平真想冲到那人面前,左一拳右一拳,脖子上面再一拳。

以解心头之恨。

在莫不平数不清洗刷了自己的仙体多少次,那股时强时弱,时有时无得束缚,没了。

“嘚。”

此时犄角男人的第八颗棋子已经落下。

“呼!来得及!”

继承了那位挨千刀的前辈的记忆,莫不平发现自己在围棋上的造诣,居然无比的高。

他看着棋盘想了想,围绕着如何拯救大徒二徒,开始落下白子。

就是此刻,犄角男人开口说话了。

“银,若我不是那所谓的魔尊,若我不被魔族的所谓大业左右,我想我俩的友谊,不会改变。”

银?

显然不是莫不平。

看来,真如莫不平所想,他进入了犄角男人口中的“银”的记忆传承里。

猜测被证实的喜悦后,犄角男人的身份,让莫不平感到吃惊。

魔尊?

朋友?

人族与魔族也能成为朋友?

“呵呵,银,不能这么说。”

莫不平没有说话,但那魔尊继续道:“我本是魔族的魔尊,完成魔族的大业是我的义务,我不能抛弃我的族人。”

此话过后,魔尊不在多言,空间之中,只剩下落棋的声音。

但莫不平改变了棋局,记忆的走向会发生变化,众人的命运也会跟着发生变化。

“师妹小心!”

被三“人”牵引火力的墨守,看见师妹吴欣儿的后边,有一“人”朝着她疾驰。

墨守想要出手帮助师妹,但他力不从心。

“啊!”

眼看那“人”的手臂即将碰到师妹的脖颈,而师妹还没做出反应。

想起进谷之前,师傅的千叮咛万嘱咐,墨守大喝一声,体内的纯阳之力尽数被他调动。

“阴阳剑,攻势。”

师尊一剑剑败月白宗宗主的画面历历在目,墨守在此刻使出了这一招。

纯阳之力凝聚于剑身,墨守抛下“三人不管”,剑指吴欣儿身后那“人”而去。

但墨守双目含泪。

他知道自己的剑,没有那“人”的拳快。

就在墨守悲伤万分,就差自己扇自己耳光的时候,一只铁箭擦着墨守的脸颊,射向吴欣儿身后的那“人”。

千钧一发,一切都在三个呼吸内走完。

“叮!”

“噌!”

那只铁箭正中那“人”的脑袋,而墨守的攻势阴阳剑,刺进了那“人”的胸膛。

“叮!”

“叮!”

“叮!”

又是三只飞箭射来,正中追赶墨守的三“人”腰腹,将三“人”钉在了地上。

没有多想,墨守提起灵剑,运转纯阳之力,又是三剑斩出,斩破三“人”铁皮般的皮肤,收割三“人”性命。

墨守也终于看到了来人的全貌。

是个男人,身后跟着四人,都穿着白色长袍,或拿枪,或持剑,或握弓,或扛刀,或赤手。

救人的箭,显然是五人之中握弓的那人射出的。

朝着那人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墨守再次加入战斗,只是这一次,他在师妹身边半丈远。

“叮!”

“噌!”

驰援来的五人就像是狼群里的猛虎,五人配合默契,一箭一枪一刀间,就夺走一“人”的性命。

“咚!”

直到最后一个人不人的人倒下,众人才是停下了手。

墨守能够感觉得到,参战的人比自己刚开始看到的人,要多了不少。

“升仙宗弟子,感谢阁下救命之恩。”

墨守自然不会忘记那握弓之人的恩情,若不是他出手,墨守不知道应该怎么和师尊交代。

“不必客气。”

那人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众人不过萍水相逢,出手救人不过是顺手之劳。

墨守抱了抱拳,不多逼逼赖赖。

君子之交淡如水,有些恩情不用说,记在心里即可。

墨守转身带着升仙宗众弟子,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地上,黑色的血液,和红色的血液交汇,浸透了沃土。

Ps:求支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