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好像可以为所欲为
  • 我是一宗祖师爷
  • 失心酒
  • 2076字
  • 2020-04-08 22:07:22

风清灵出手隐匿了众人的气息,升仙宗一百多号人,就光明正大的飘在空中看戏,下方炼血宗数十人没有一人察觉。

即便升仙宗有些弟子,窃窃私语的议论着。

晋升合体的风宗主,想要隐藏一百修为不过金丹的弟子的气息,不是很容易,但也不困难。

炼血宗十二血子,除了十二血子之首,都是化神的修为,比之风清灵差了两个大境界。

升仙宗众人碰上的这一位,显然不是十二血子之首。

这山野林间,相对是个隐蔽的地方,倒是适合炼血宗这种宗门之人,做些龌龊的事情。

“七公子,我们耽误很久了。”

十二血子都有炼血宗的洞虚长老,陪伴左右,以保平安。

炼血宗虽说是一品宗门,但邪宗毕竟是邪宗,心甘情愿加入邪宗的人,是极其少的。

因而,炼血宗的每一位血子,都是不可多得的“天才”。

“欲念长老放心,等本公子将这美味的人儿炼化了,就出发和宗门汇合。”

七公子,便是炼血宗十二血子中,排名第七的存在。

欲念看了看龇牙裂嘴,宛若疯狗的可快乐,眼中是丝毫没有隐藏的欲望,但他很快将其打消。

“七公子拿主意就好,只是不要误了百宗试炼。”

百宗试炼优胜者能得气运,谁都想分一杯羹。

即使是被列为邪宗得炼血宗,也不例外。

“百宗试炼?呵呵。”

七公子对百宗试炼不屑一顾。

限制修为的百宗试炼,对他来说毫无吸引力,反倒是眼前这个身上流淌着美味鲜血的人,让他沉醉。

催动灵气,猩红色的血气,将手里杯子中的尘土分离,留下纯粹的鲜血。

炼血宗七公子口中的血药,便是鲜血。

而他现在杯中的鲜血,是蛇血,一条紫色灵蛇的血液,血液之上,隐隐约约间能看到闪烁的雷弧。

七公子仰头,血药尽数吞入腹中。

“啊!”

可快乐见状,更加疯狂。

他想要挣脱束缚,将眼前这个畜牲生吞活剥,但可快乐没有这个实力,在他从部落出来的那一刻,他就没了修为。

“真是!妙不可言!”

七公子邪魅的笑容,让可快乐接近崩溃。

“小紫!”

小紫是那条紫色灵蛇的名字,从可快乐出生以来,小紫就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可快乐家破人亡,小紫便是他唯一的精神寄托,唯一的伙伴。

现如今,什么都没了。

“我要你死!啊!”

部落被灭的那个夜晚,可快乐都没有这么疯狂。

堆积在一起的情绪,此刻爆发,可快乐的眼里居然闪烁着肉眼可见的红光。

不过也只是红光而已。

“哈哈,再悲痛一些吧,你越悲伤,你的血就越美味!”

变态的七公子舔了舔嘴唇,他开始憧憬可快乐的鲜血能给他的天赋带来多少提升。

以天才之血提升修行天赋,以灵兽之血提升修为境界,炼血宗就是这样的存在。

无比纯粹的邪恶。

七公子心情如此激荡,是因为那条紫色灵蛇的血,让他的修为提升了近两成!

而且,他还没有将蛇血完全炼化。

“真是奇了怪了。”

莫不平捏着下巴,盯着可快乐若有所思。

某老祖显然将可快乐看了个透彻。

一旁的风清灵见老祖这个模样,不明所以。

炼血宗是个一品宗门,是个邪宗,邪门中人,秉性难以琢磨,很少有宗门会和邪宗打交道。

即便有所交际,都是因为天赋不错的凡人。

前者是为了他们的鲜血,后者是为了将他们收入门下,因而若是两者相对,免不了缠斗一番。

邪宗中人对自己的性命不太重视,缠斗时往往以伤换伤,以命相搏,因为这个原因,邪宗也就光明正大的存活于世。

毕竟讨伐邪宗,付出的代价,很大。

越是强大的邪宗,就越麻烦。

“老祖,我们走吧。”

心系此届百宗试炼,风清灵对莫不平传音道。

不过,莫不平显然不想走,他缓缓向着下方踏空走去。

风清灵一愣,转而释然。

对其他宗门而言,炼血宗的确是个很麻烦的宗门,但对升仙宗或者说对老祖莫不平而言,还不必将其放在眼里。

凭借老祖的修为,灭一个炼血宗,不过是需要付出一点时间。

毕竟万年前的仙魔大战,老祖一人便将陨落数十位仙人都未能敌过的血魔斩杀。

凭老祖的实力,在天云大陆上,好像可以为所欲为。

七公子看着可快乐满脸泪痕的面庞,心想自己可真够幸运。

不过在山野林间转了转,就碰上个这么好的血奴,他的心情在九天飘荡。

可快乐身上那道鞭痕上,冒出的鲜血,在空间中散发着独特的血腥味。

这股血腥味,在七公子眼里,就是食物的香味,是那么的诱人。

“炼化了他的鲜血,应该就能和老二老三,较量较量了吧?”

老二老三便是炼血宗十二血子里,排名第二第三的两人。

七公子的青天白日梦,可不会实现。

莫不平的身影不急不缓的落在炼血宗数十人当中,引得炼血宗之人吃惊不已。

“你好。”

莫不平淡淡一笑,打了个招呼。

“你是谁?”

突然出现的人,不出意料的吸引了七公子的注意。

“我啊,路过的。”

莫不平实话实说,他刚才的确是路过的,但现在嘛,不是了。

“七公子小心,我不是这人的对手。”

欲念在莫不平身上没有感受到一丝灵气,但根据莫不平那一手踏空的本事,欲念知道,自己不是对手。

七公子脸色一沉,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即将被夺走。

“你有什么目的?”

“没什么目的,只是想带走他而已。”

有的人认识了一辈子,都和陌生人没有区别,而有的人只是刚一见面,命运就注定相交。

这也许就是缘分。

莫不平感觉眼前这个被束缚的孩子,应该经历了许多的事情。

不然,他不会出现在这里。

右手在空中轻轻划过,将可快乐身上的束缚除去。

后者突然暴起,疯狂的奔向那个屠杀小紫的罪魁祸首,不过他没有得逞。

可快乐被定在了原地,出手的是莫不平。

“你想杀了他们?”

Ps:谢谢书友20200103的打赏,谢谢各位的票票和支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