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与众不同
  • 我是一宗祖师爷
  • 失心酒
  • 2064字
  • 2020-04-07 23:53:45

“那位前辈可真有意思,说走就走,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前辈真性情,值得学习。”

“你们说百宗试炼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怎么?师弟你害怕了?”

翌日清晨,一众通过选拔成为一百名代表升仙宗参加试炼中的所有弟子,不约而同的早到了。

他们闲聊着,有关昨日莫不平的光速溜号,有关不久就会经历的百宗试炼。

似乎众人都做好了准备。

“前辈来了!”

待太阳升起,莫不平的身影才慢慢出现,他的身后,是大徒二徒。

墨守与吴欣儿很平静的走进人群内,众人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人都到齐了?”

莫不平瞄了眼面前众人,不待众人回话:“那就没问题了,出发。”

然后,莫不平带头向着山下走去。

没有御剑,没有飞,莫不平淡定的走着。

留下不知所措的众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

“老祖,为什么要步行?”

带队的不只莫不平,还有宗主风清灵,她跟上前去,传声问。

风清灵自认为有很多总方法,比步行更快更轻松地到达试炼谷。

百宗试炼就是在试炼谷举行。

不依靠自身实力,那也有飞舟可供选择。

若是以前,升仙宗没有能搭载百人的飞舟,但风清灵炼化了御刀门遗产中的一架飞舟,别说百人,万人都不在话下。

莫不平毫不在意,道:“出门游玩,不走一走,可没那种乐趣。”

得,某老祖把这次出宗,真的看成游玩了。

墨守见师傅选择步行,他带着师妹连忙跟了上去。

然后是林末,唐山木云,叶如歌,少帅三兄弟,直到最后一人动身。

天云大陆别的不说,单是景色,堪称一绝。

莫不平见过无数不可思议的风景,但他仍然能见到更加鬼斧神工的景观。

云仙山外数百里,茂密的森林里有一瀑布落下形成的小河。

瀑布如同静止一般,若非水流相击的声音,谁能想到这瀑布是真瀑布。

瀑布上,顶着一颗太阳,两三只云鹤飞过,美不胜收。

莫不平心旷神怡,心中是格外的宁静。

天云大陆,强者的世界,弱者没有话语权。

弱肉强食,物竞天择。

莫不平穿越来到这里,认知到了这个世界的本质,便在修行路上摸爬滚打,步步为营,成就了今天的他。

修行是孤独的,穿越者也是孤独的。

异世界的灵魂,套上一个躯壳,在穿越后的世界修行,无疑是孤独中的孤独。

但因为那四人的出现,让莫不平的心里稍稍有些温暖。

现如今,时过境迁,熟悉的四人早已不在,不过莫不平也有了弟子,孤独的心有了些许挂念。

莫不平自认为没有完全融入这个世界,即便他曾机缘巧合下,拯救过这个世界。

一万多年都没能融入一个新世界?是傻还是蠢?

其实是莫不平的灵魂在这个世界,没有安放之所。

也许你觉得你能用一万年融入一个新世界,或者更少,但莫不平做不到。

“老祖,如果我们真的这么走下去的话,很有可能赶不上百宗试炼了。”

试炼谷在天云大陆偏东方向,云仙山离试炼谷,少说也有一千万公里远。

步行?等众人走到了,试炼都结束了!

“哎呀,安啦安啦,我就是单纯的想走一走,不会耽搁试炼的。”

莫不平实话实说。

莫不平并没有想走到试炼谷,他只是想走一走,像从前一样,只是走一走。

走多远都无所谓,只是想走一走而已。

而非御剑或飞行,直接到达试炼谷,那多没趣。

率性而为,便是现在的莫不平。

“墨守,她和你是怎么回事!?”

走在墨守身旁的林末,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出声询问墨守和吴欣儿的关系。

吴欣儿是因为厨艺而去的后山,去了之后就一直没回过宗内,难道是前辈想要体验世间的酸甜苦辣咸?

林末如是猜测过。

“你是说欣儿?”

“欣儿?!”

林末眉头跳了跳。

“哈哈,看你这个傻兮兮的模样,真矬。”

“滚!快说!”

“欣儿是我师妹。”

“我当然知道她是你师妹。”

林末白了墨守一眼。

最后入宗的吴欣儿,是大家的小师妹,你这回答不是在逗我玩吗?

然而,智商不低的林末,大脑忽然反应过来:“前辈也将她收做了徒弟?”

墨守微笑着默认了。

!!!

林末凌乱了,她多看了吴欣儿几眼。

与墨守的交流很隐蔽,吴欣儿没有察觉。

林末此刻非常羡慕吴欣儿,在羡慕之中,居然夹杂了一丝嫉妒。

并不是嫉妒吴欣儿成为了那位前辈的徒弟,而是嫉妒吴欣儿能够长时间的和墨守待在一起。

“哟,前面好像有戏看?”

走着走着的莫不平,忽然眼睛一亮,向着前方飞去。

升仙宗一宗弟子连忙跟上,皆是御剑而行。

“……”

由于百人同时御剑飞行,场面十分宏伟,风清灵沉默的为众人隐匿身形,抹去气息,打着掩护。

“你竟敢弄脏本少的血药?!”

“野种就是野种!”

山野林间,可快乐抬起不屈的头,满眼愤怒。

“我要你死!”

“反了天了!?”

可快乐咬了咬嘴唇。

“啪!”

不等可快乐再说话,一根粗大的鞭子落在了可快乐赤露的上身,留下一条见血的鞭痕。

手握鞭子的那人还欲鞭打可快乐,却被那自称本少的年轻人制止。

“别打坏了本少的血奴!”

“属下知错。”

不远处,莫不平立在空中,较有兴趣的看着下方数十人。

现场版的无剧本电影,不看白不看。

“炼血宗的人?”

莫不平回头一看,见百人同时立于停在自己身后的飞剑上,笑出了声。

“老祖?”

风清灵的传音,被莫不平忽视了。

“炼血宗?”

炼血宗是一个新生的宗门,建宗不过两千年,其实力便跻身一流宗门,还是个传统意义上的邪宗。

以天才之血炼化消化,为己所用,提升自身修行天赋,妄图在修行路上走的更远。

莫不平在风清灵那儿了解到,下方那个年轻人,是炼血宗十二大血子之一。

“炼血宗?有点意思。”

Ps:第二更,睡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