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一百年
  • 我是一宗祖师爷
  • 失心酒
  • 2102字
  • 2020-04-06 21:32:20

“这儿还是干的。”

莫不平很不爽地瞥了眼墨守,指了指墨守填起来又浇了水的苗圃。

苗圃之内,还有干的地方。

“可是,师傅,那些地方没有种子啊!”

“没有种子也要浇!”

“哦......”

看着墨守再次忙碌的背影,某老祖甚是开心。

其实说到底,墨守突然渡劫,是莫不平的过错,他这个做师傅的没有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不过,这等事情,能甩锅就甩锅,自己的徒弟不坑,岂不是天理难容。

墨守突然渡劫给升仙宗带来的混乱,已是平息。

升仙宗内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北极冰海,极寒仙宫。

仙宫主殿内,一老者面带愤怒的坐着,他的身旁是容颜依旧美丽的妻子。

殿内站着四人,三男一女。

“老五闭关,老子就不提了,你说说你们,都多少年了,老子抱孙子的愿望居然还没有达成!”

老者对着下方四人劈里啪啦一顿训斥。

四人相互交换眼色,最终一人无奈出声:“父亲,不是孩儿不愿,只是这些年来,我等为我极寒仙宫奔波,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

“没有时间?没有时间也得给老子挤出时间来!”

面对父亲坚定得态度,四人向着母亲投去求救的表情。

以前只要父亲提及这件事,向母亲求救,事情总能不散而终。

然而,这一次,美艳妇人摊了摊手,像是在说,这次我可帮不了你们了。

见有人引动了那种等次的逆天雷劫,聂疯子那股疯劲全面爆发,无论自己媳妇说什么,他心里那个念头都不会动摇了。

我要许多个孙子!

不是一个,是许多个!

“老子和你妈当年,百年造了你们兄弟姐妹五个,再看看你们,这么多年了,另一半都没找到!”

兄妹四人无奈相视。

聂疯子见四人这番模样,更是生气,道:“老大你说说,什么时候给老子造个孙子。”

聂老大十分无奈:“父亲,孩儿现在为我仙宫宫主......”

聂老大说话不敢说全,但话中之意已经很明显了。

“那老二呢?”

聂老二微微一笑,他显然已是准备好了说辞。

“回父亲话,虽说大哥是我仙宫宫主,但一些决策上的事情,需要其他人在旁协助。”

帮大哥管理仙宫,这种正当理由,不可谓不是一个很好的挡箭牌。

我聂老二,真机智。

聂疯子眼光沉了沉,目光落在聂老三身上。

“你也要帮你大哥管理仙宫?”

聂老三刚想点头,看见父亲那个要把自己吃了的眼神,话到嘴边又咽下。

场面一时间凝固。

“父亲,我觉得您大可不必这样催促我等。”

“感情这种事情,不能强求,而且谁都说不准自己是不是会在明天,碰上心仪的另一半。”

瞪了眼说话的四女儿,聂疯子大声问道:“所以你兄妹四人千年来都没碰心仪的另一半?”

聂馨沉默了。

聂馨本想实话实说,的确没有碰上,不过看到母亲的那个“你先闭嘴的”眼神,聂馨老老实实的闭口不言。

“行了,老聂,再给他们一点时间吧。”

“还给时间?等到老子死了,他们都不会为老子孙子花心思!”

“聂疯子!你今天是真疯了!?”

聂疯子可是极寒仙宫三位仙人之一,超脱规则之外的仙人,可是拥有无尽的寿命。

“对!老子就是疯了!”

“哟!哟!哟!聂疯子可以啊!都敢顶我的嘴了!”

三声“哟”一出来,聂疯子疯狂的大佬瞬间清醒:“嘿嘿,我这不是为咱两孙子着想吗?”

“我说聂疯子,自从千年前你从驼云山回来,就一直想要个孙子,我就不明白了,这件事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有!非常重要!”

“可是即便重要,你也不能对自己的孩子步步紧逼啊!”

殿内四人心里都是松了口气。

这次父亲来势汹汹,母亲刚开始说不帮四人,但最后还是不忍心,将话题悄无声息的转换。

四人心里知道,现在只要等,等到父亲母亲说上一个时辰,然后就可以解脱了。

一物总有一物降,谁让父亲怕母亲呢?

“唉!我不过是希望我聂家壮大一分,而且我聂家不能没后啊!”

聂家可是仙人血脉,后辈的天赋必然远超常人,成长的速度必定十分迅速。

聂疯子的心中还有一个理由,只是他没有说而已。

“可你也不用急于一时啊,咱们儿女都是一方强者,拥有极长的寿命,也许以后就碰上了对的人了。”

聂疯子闭着嘴,心道:“就怕我聂疯子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了啊!”

终于,在媳妇的苦口婆心的劝说下,聂疯子坚硬的态度弱了几分。

“唉,老子再给你们一百年的时间,都给我赶紧的!”

入夜宁静,劫雷过后,星空开阔,笼罩云仙山的云雾都淡了几分。

灵植苗圃内,一株株灵草灵药在月光下伸展着自己的腰身。

其中以凤血梨树为最。

在月光下,凤血梨树居然长大了几分。

“师傅!”

“坚持!坚持就是胜利。”

原本就打算在墨守渡过逆天之劫,就开始对大徒下一阶段的折磨。

哦,不,下一阶段的教导。

莫不平拥有的寒玉床,本是极阴之物,让墨守在寒玉床上修炼,以纯阳之力对抗寒玉床内散发的纯阴之力。

再凭借纯阳之力引导纯阴之力入体,让体内阴阳平衡,就是墨守下一个阶段需要做的事。

但寒玉床这种仙物,散发的纯阴之力十分纯粹,墨守在寒玉床上,撑死只能坚持三个时辰,不让寒气侵入体内。

“小守啊,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未出现之前,你都不能从这床上下来。”

莫不平不容置疑的说。

师命不可违,浑身被寒气侵扰的墨守虽然难受,不过他还是静下心来,决定按照师尊说的那样做。

墨守的表现,让莫不平满意的点了点头。

二徒吴欣儿早已睡下,墨守又占了自己躺了许多年的床后,莫不平现在只能谁在地上或者悬空而眠。

某老祖显然不会那么做,在山洞内再开一个房间?

还是算了吧,某老祖心中刚升起这个想法,便被他掐灭。

要运转灵气,好麻烦,不如睡现成的。

Ps:更新晚了一些,今天事情多,抱歉!

等等还有一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