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你丫把那儿先填平
  • 我是一宗祖师爷
  • 失心酒
  • 2218字
  • 2020-04-05 22:32:48

凭借自身实力,只挡住了十分之一的劫雷,依靠青铜鼎的不凡,扛住了大半雷劫,以阴阳灵力引导剩下劫雷洗刷身体强度。

墨守的劫,有惊无险的渡过。

衣衫褴褛墨乞丐的衣摆,无风而动,他面容上,是愉悦,是兴奋。

墨守从未想过自己晋升元婴时,会引来雷劫,现如今渡劫成功,成就元婴,怎么可能不高兴。

“师傅!”

心中的愉悦,总是想要和人分享,与师妹交流了一下,墨守坐到了吃着大腿肉的师傅身旁。

莫不平瞥了眼大徒,又瞄了眼那个劫雷轰出来的大坑,想起自己的灵植,心里伤痛难忍。

“有事?放。”

莫不平的语气里,尽是冷漠。

“……”

墨守语塞,自己有做错什么吗?师尊的态度如此冷淡。

一旁的吴欣儿拉了拉师兄,指了指湖边的一个坑。

“!!!”

刚才还未注意,师妹一提醒,墨守才是看到。

湖边灵植苗圃内,有一个直径近一丈的大坑。

那是劫雷轰出来的大坑。

自己没有准备的渡劫,让劫雷在师傅的灵植苗圃,轰出一个大坑!

墨守知道师傅为何这个样子了。

“师傅……”

莫老祖十分冷淡的拿出一个储物袋,扔给了墨守,储物袋内是灵植种子。

“你丫的先把那个坑给爷填了!”

“好嘞。”

墨守应该庆幸,若是劫雷将莫不平种下的那株,才冒出两片叶子的凤血梨树给整没了,莫老祖可能会把大徒弟给盘成一个球。

“大长老,弟子都没事吧?”

“宗主放心,都无大碍。”

风清灵看着后山方向,心有余悸。

后山传来的雷劫之威,她能挡得住,但是要付出一些代价。

“小墨守,应该没问题的吧?”

有老祖在旁,渡个小小雷劫,应该没有问题,风清灵如是想着。

“大哥,我升仙宗有渡劫强者?”

少河加入升仙宗以来,很快融入了升仙宗。

若说让少河唯一不能接受的,是每天都不能吃上一口鲜美的食物,吃的是宗门配发的辟谷丹。

“我也不知道。”

想起劫雷之威,少帅难以忘记。

雷劫已过,在宗主长老的维持下,一众升仙宗弟子有秩序的回到了升仙宗内。

升仙宗有人渡劫的消息,渐渐被传了出去,一直将升仙宗视做案板上的肥肉的九宗联盟,又聚集在了一起。

“逆天雷劫,升仙宗后辈里,怕只有墨守一人能引来吧?”

“同意。”

“我也这么认为。”

拒绝三大仙宗邀请的墨守,在修仙界不说人尽皆知,但在对升仙宗有别样心思的九宗联盟里,是人人都知道的。

“要不要找个机会,杀了他?”

人怕出名猪怕壮,树欲停而风不止,墨守天赋妖孽,引动逆天雷劫,让他成了有心人眼中的钉子。

无论墨守天赋再高,在未成长到足以担起一番天地的地步前,都是强者眼中的蝼蚁。

有机会的话,想杀,就能杀。

“升仙宗那位半仙,可不是吃素的。”

“那怎么办?总不能让那小子成长下去吧?”

逆天雷劫的威势,他们都见过了,引发如此恐怖的逆天雷劫,墨守的天赋可谓一绝。

如果让他成长下去,定是升仙宗的一根顶梁柱,九宗联盟的眼中钉,肉中刺。

在他们眼里,墨守五百年内,修为必入大乘,一千年内,能进劫境,若是碰上一些机缘,两千年内渡九重天劫,成为九劫强者,也不是不可能。

“派出去的探子,有没有送回什么消息?”

九宗联盟的盟主,扫视其余八宗高层,开口道。

“有。”

“说说。”

“大度府府主有去过升仙宗。”

“大度府?”

九宗联盟盟主静心思索,大度府他知道,将御刀门满门屠杀的那个一品宗门。

“大度府府主为何去升仙宗?”

“听说是送……”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着,九宗联盟盟主将事情问了清楚。

九宗联盟盟主微微一笑,道:“诸位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墨守不能留。”

“大度府也不能留。”

“本盟主是问,具体应该如何行动。”

众人沉默下去,谁都不愿提出一个意见,或者说谁都不愿承担提出意见而失败的那份责任。

“呵呵,本盟主倒是有个想法。”

“盟主请讲。”

“在下洗耳恭听。”

“诸位可知道,一个多月后便是百宗试炼。”

百宗试炼,金丹境以下修士争夺气运的一个试炼,众人皆知。

“我等大可在百宗试炼时,将升仙宗探个清楚。”

笼罩云仙山的守宗大阵,是抵挡在众人路前的一块巨石,这块巨石还很难处理。

如果升仙宗参加这一届的百宗试炼,一定会带人走出守山大阵,按照九宗联盟对升仙宗的了解,只有那人有实力带对参加百宗试炼。

到时候探清楚那人实力,再做打算。

是放弃心中对升仙传承的小九九,还是聚集九宗之力打上门去,只看那人实力是否真的名副其实。

九宗联盟盟主的想法不算高深,在座很多人都能想到,只是他们不愿抢先说出来罢了。

“盟主好计策。”

“在下附议。”

“哎哟,我的心好疼!”

不知外界如何如何,莫不平一边啃着最后一根烤熟的灵兽大腿,一边看着用鼎装土填坑的墨守,摸着右边腋下,假装难过。

那么大一片长势良好的灵植,说没就没了,莫不平是有那么一丢丢心疼的。

即便他有许许多多灵草灵药,但莫不平认为,自己种的,是有感情的。

虽然一直为灵草灵药浇水的是自己的徒弟。

青铜鼎对墨守体内灵气的压制力,比之之前弱了不少,墨守现在举鼎前行,可谓闲庭信步。

“呼。”

微微呼出一口气,墨守将既做桶装水,又做斗运土的青铜鼎收了起来。

一番努力,那个大坑已被没收填了上。

“搞定。”

墨守刚想对师尊说任务完成,但莫不平显然不这么觉得。

“种子种了吗?”

“还没……”

“那还不快去种!你以为给你种子是闹着玩的吗?”

莫不平吃着烤大腿,又喋喋不休的数落着大徒。

“种子种了,还要浇水,浇两遍!”

“哦……”

墨守应了一声,沉默着继续自己的工作。

莫不平身边站着的吴欣儿见状笑了笑,她有些享受和师尊师兄在一起生活的日子了。

自家师门不像普遍修仙门派那样无趣。

辟谷吞入腹,闭关修个炼,有事比划比划,没事继续修炼。

自家师门让人觉得很轻松,吴欣儿很喜欢这种感觉。

即便师尊还没有传授自己任何功法灵技。

Ps:谢谢忿忿一直以来的支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