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劫过花开
  • 我是一宗祖师爷
  • 失心酒
  • 2081字
  • 2020-04-05 15:35:54

劫雷滚滚,好似一道通天的路,连接着天地。

“那个方向,是升仙宗吗?”

“不清楚。”

“真是很久没见过逆天雷劫了。”

“呵呵,天云后继有人,你不开心吗?”

“开心?开心个毛线!又不是我的孙子。”

惹人耳目的逆天雷劫,自然吸引了强者的注意。

“师傅!我快坚持不住了!”

墨守放声大喊,以金丹巅峰修为渡劫,无疑是找死。

不过天道对天赋逆天者的打压,就是想要抹杀后者的程度!

游鱼灵盾已经消散了一半,而劫雷仍然连接天地,没有尽头。

莫不平微微皱眉,按照他所经历的那场雷劫来看,现在墨守挡住的劫雷,才过十分之一。

要帮忙吗?

莫不平心里思索着。

某老祖打心底是不愿出手帮忙的,这是墨守的劫难,也是墨守的机缘。

若是莫不平替墨守搞定这雷劫,大徒弟是能获得一时的好处,渡过难关,但对于以后的他来说,是不好的。

万千游鱼已是所剩无几,仅剩的游鱼合成一张圆弧盾,死死卡在劫雷和墨守之间。

莫不平见状,连忙提醒墨守。

“小守,催动青铜鼎!”

青铜鼎,便是墨守一直以来当作水桶用的那尊鼎,它很不凡,只要诞生器灵,它就是仙器。

墨守没想太多,按照师傅的话,拿出了那尊青铜鼎。

灌入发力,催动青铜鼎。

“当!”

在墨守灵力注入的那一刻,青铜鼎内散出虚影,一尊放大的青铜鼎虚影。

虚影看似无情,但暂时护住了墨守。

“小守啊,要想以后走的舒坦,现在就得吃点苦。”

以青铜鼎抵挡雷劫,不是长久之计,更有可能得不偿失。

如果实在不行,莫不平打算亲自动手,只是如果那样做,大徒以后的路,可不好走。

时间一点点流逝。

“老不死的,你说这后辈,扛得住吗?”

“管他扛不扛得住,又不是老子的孙子。”

“呵呵。”

天上和雷云相连的劫雷,渐渐露出了它的尾巴。

“呼!”

墨守喘着粗气,身上已是衣衫褴褛,没有一处衣服还是完好。

破烂衣物露出的皮肤上,在浅蓝色雷光的照射下,反射着光芒,格外显眼。

莫不平看着劫雷的眼神里,那一股贱贱的气息,终于是回来了。

“小守,把鼎撤了。”

“啊?”

咬破嘴唇的墨守,听到师尊的话,愣了一秒。

“啊个鸡毛,把鼎撤了!速度的。”

墨守咬咬牙,狠狠心,将青铜鼎收了回去。

没了青铜鼎的抵挡,劫雷狂暴的气息,直接印在了墨守的脸上。

调动仅剩的游鱼盾,墨守艰难抵挡着,抵在地上的小腿,已经完全陷了进去。

千钧一发!

若是墨守反应稍稍迟钝一些,他已经被劫雷吞没。

不过某师傅的意愿,就是想要他被劫雷吞没。

“小守,以阴阳之力引导劫雷进入体内。”

“???”

师傅你这意思是,让我放弃抵抗让雷劈?

这不是厕所里点灯,找那玩意吗?

“磨磨蹭蹭干嘛?快点的。”

想起师傅一贯作风,虽然看似对自己很不上心,但墨守知道,师傅对他的教导无处不在。

除了吃饭的时候。

墨守不言,按照师尊的说法,运转体内的纯阳之力,融入游鱼盾内。

纯阳纯阴碰撞在一起,游鱼盾瞬间破碎。

浅蓝色的劫雷,直接将墨守笼罩。

“轰!”

一旁莫不平见状,脸渐渐黑了。

某老祖意识到一个大问题,很大很大的问题。

“师兄!”

虽然不知师傅为何叫师兄那样做,见到劫雷将师兄笼罩,吴欣儿心中又紧了紧。

“那小子没死。”

痛!

很痛!

墨守感觉自己的胸膛,像是被刨开缝上又刨开,疼痛的感觉席卷脑海,直到失去了痛觉。

体内的灵气已经被抽干,不剩一滴。

“我死了?”

在你觉得你死了的时候,显然你没有。

“嗯?”

墨守还能清晰的感受到身体被劫雷击打的感觉,不过身体传来的感觉,不是疼痛而是舒爽。

极致的疼痛过后,是舒爽的感觉?

睁开眼睛,墨守呆了。

两只如人大小的游鱼将他包裹,一只纯白,一只纯黑,两只游鱼游动着,像是在追逐。

那是墨守的灵气,他能感觉的出来。

墨守的胸口,有一簇拳头大小,从黑白鱼的防线穿过的劫雷。

劫雷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洞穿胸膛,反而是滋润着墨守的身体。

“这就是师傅叫我这么做的原因吗?”

阴阳本是世间最难琢磨的东西,阴阳灵体更是深奥得很,不过过来人莫不平曾经历过这等雷劫,他有经验。

劫雷的确很可怕,天道对逆天修行的人的惩戒,怎么不会令人害怕。

不过,劫雷既然能惩戒修行者,又怎么不能作为修行者在修行路上走得更远的跳板。

所以就有了这一幕。

用雷劫,强化自身。

“我太阳了个太阳!”

某老祖没有因为徒弟的因祸得福而开心,他相当无语。

看着被雷劫击中的灵植幼苗圃田,莫不平在计算着有多少灵草灵药夭折。

“砜!”

当最后一节浅蓝色劫雷消失,莫不平的意念探了探自己的大徒弟,发现还没死后,他坐了下,抓起一根大腿,气愤的啃着。

“师兄!”

吴欣儿与师兄关系飞速发展,已是同门情深,她刚想过去查看师兄状态,便看见天上一朵莲花盛开。

花瓣是七彩的光芒,从黑云里冒出头,一点一点,露出彩色的莲梗。

“老不死得,你笑什么?不是不关心这个后辈吗?”

“嘿?我笑一笑怎么了,我笑笑你都管?”

莲花盛开后,七颗莲子从九天之上落下,七颗莲子七种色,红橙黄绿青蓝紫各一颗。

云仙山后山,墨守的躯体缓缓飘起,落下的九颗莲子融入他的胸膛,化作七彩的灵气向着丹田而去。

黑白游鱼随后也回到墨守体内,沉进丹田。

黑白游鱼合为一体,黑白相间,将七彩莲子一颗一颗吞入腹。

而后游鱼鱼翅一动,化作两只小手,鱼头一摇化作可爱小孩模样,鱼尾一摆,两只莲藕小脚显现。

刺眼的光芒从墨守体内迸发出,向上冲散了劫云,于八方照亮了一切。

劫过花开,游鱼化形,元婴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