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逆天之劫
  • 我是一宗祖师爷
  • 失心酒
  • 2048字
  • 2020-04-04 22:11:14

“这是雷劫?”

“有前辈在渡劫破镜?”

“莫非是升仙宗那位半仙强者,渡劫成仙?”

“我看不像,渡劫成仙,可是会引起大道共鸣,霞光普照,瑞兽服拜。”

云仙山外的修仙者,霎时被天上雷劫吸引。

有见识极广之人,倒是看出了这场雷劫的不同寻常。

“各位道友,这并非劫境雷劫。”

“哦?这位道友,此话怎讲?”

“寻常劫境雷劫,乃是九重天劫。在下有幸,曾见过一位前辈引渡天劫,那九重天劫的劫雷,是猩红色的。”

“而我等眼前这场雷劫,它的劫雷是浅蓝色的。”

“如果这位道友所言属实,那这场雷劫是?”

那人看着雷劫思索良久,不确定的说:“这场雷劫,倒是有些像逆天雷劫。”

逆天雷劫,是天赋逆天者,在修为晋升元婴时引来的天劫。

炼气修仙本是逆天而行,天赋逆天者,便会引起天道的打压。

“逆天雷劫?升仙宗内难道有妖孽之姿的天才?”

圣品稀有灵体,便是妖孽之姿。

“妖孽之姿?诸位可还记得,那个拒绝了三大仙宗入宗邀请的墨守!”

“道友的意思是,这场雷劫是墨守引起的?”

吃惊围观者,不只云仙山外在劫云之外的路过修士。

还有身处升仙宗内的一众升仙宗长老和弟子。

“宗主,是老祖的渡境雷劫?”

在人群前列的大长老对风清灵传音道。

升仙宗上下,能引发天劫的人,金谷知道的只有老祖一人。

“不,是墨守。”

风清灵没说太多,转而道:“大长老,让众人远离宗门,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作为一宗之主,风清灵是很优秀的。

让众人待在山顶宗门,离雷劫太近,极有可能伤及无辜。

“宗主放心,在下速速安排。”

“师傅,师兄真的没事吗?”

吴欣儿看着师兄那副慌张模样,还是相当担心。

但某老祖依旧满不在意,该吃的时候,就应该只关心吃食。

一根偌大的腿肉,即将被他消灭。

“放心吧。”

莫不平现在非凡不紧张,还非常愉悦,没人抢吃的,岂不会开心。

“咕噜!”

将师傅师妹的话听的很实在的墨守,吞了吞因害怕分泌的津液。

聚集的乌云,慢慢向着八方扩散。

扩散的乌云密布天空,将太阳遮蔽,云仙山渐渐被黑暗笼罩。

闪动的浅蓝劫雷,在黑暗中散发着微弱光芒。

浅蓝的光芒照射在墨守不知所措的脸上,有些诡异的画面里,从分反应了墨守心中的慌乱。

“来不及了!”

看着才走到山腰的新收弟子,又看了看头顶变得如水桶大小的浅蓝色劫雷,风清灵心中一紧。

“众长老,众弟子听令,凡是会御剑之术者,带上一位同门,迅速撤到山脚!”

风清灵心悸的看着天上雷劫。

“真是太弱了!”

晋升合体的那份喜悦,直接化作云烟,在天道雷劫面前,风清灵自感无力。

“轰隆!轰隆隆!”

分散的雷劫,已成气候。

“师傅,师兄……”

“哎哟,我的二徒弟,你让我把东西吃完再说好不好?”

再一再二又再三,莫不平实在受不了二徒的磨磨唧唧,话音中带着无奈。

“要来了吗?”

墨守手心狂冒冷汗,心中那股雷劫将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逆天雷劫,只有一击。

天赋越强者,引来的逆天雷劫就越强。

“师傅,你事先为何不同我说道说道,我要渡劫啊!”

墨守这些日子,一直感觉自己体内那股压制不住的灵气,要冲破天际。

他一直以为这是即将突破的好迹象,但想不到的是,这是引来天劫的讯号。

师傅显然知道这件事,但没和自己说。

备受三徒袭扰,吃了最后一口腿肉的莫不平,还恬不知耻的舔了舔手。

“小守莫怕!”

“师傅,这等场面,徒弟怎么可能不会怕!”

这等雷劫,声势如此浩大,墨守这个金丹巅峰的小人物,怎么可能不怕。

“你怕啥?这不有师傅在这儿呢!”

莫不平云淡风轻的话,让墨守稍微安了心。

然而,莫不平接下来一句话,差点让墨守崩溃。

“虽然我不会出手帮你。”

“……”

瞄了眼汇聚的的雷劫,莫不平微笑的脸,收敛了一些。

“小守,以纯阴之力运转阴阳两仪。”

墨守听见师尊的话,连忙依话运转体内的纯阴之力。

在拜老祖为师后,墨守已不是当初那个只修纯阴之力,只会守的所谓天才。

而在师尊的教助下,虽是转而只修纯阳之力,但体内的纯阴纯阳之力,是极致的平衡。

纯阴之力由体而出,化作数万游鱼,围绕在墨守身边。

数万游鱼头碰头,尾碰尾,组成一个纯白色鱼状灵盾,将墨守守护在内。

“小守,做好准备,小不点劫雷要来了。”

“呼!”

墨守大呼一口浊气,心里打着害怕的小九九,涌到天灵盖的惧意反转之下,回到了脚底板。

“轰隆!”

劫雷,来了。

小不点劫雷从九天之下落下,它如同一条巨蟒,张开巨大的雷霆口腔,似乎是想要将下方的渺小人儿,瞬间吞没。

劫雷飞快,不过眨眼间,狠狠砸在了墨守严阵以待的阴鱼灵盾上。

“嘭!”

在劫雷碰到阴鱼灵盾的那一刻,可怖的灵气洪流,向八方飞散。

“师傅!”

刹那间的灵气宣泄变化,直接将吴欣儿掀飞。

伸手一把抓住二徒的左脚,另一只手在面前画了个圈。

“我滴个亲娘,小墨守可以啊!这雷劫比我当初只差了那么一点。”

莫不平眉头一高一低的看着大徒,嘴皮子逞着强。

其实事实是墨守的雷劫,比他这个做师傅的要强一些。

劫雷未散,然而,墨守的阴鱼灵盾快要散了。

化整为一的阴鱼灵盾在劫雷之下,被震散了。

头尾相连的阴鱼再次显露,一个一个在劫雷的洗刷下,接二连三地荡然无存。

“师傅!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先稳住!”

莫不平瞧了眼巨大雷蛇,心想。

“先守一半,才能渡过这场劫难,加油啊!”

Ps:今天是个需要铭记的日子。

愿逝者安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