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墨守的劫

  • 我是一宗祖师爷
  • 失心酒
  • 2129字
  • 2020-04-04 10:00:00

“这么多本功法,拿一本吧,反正多一本少一本,看不出来。”

“不行,这么做是不对的。”

“怎么不行?反正你师父也不疼你。”

“不对,师傅是疼你的,不然就不会和你说那句话了!”

夜难眠,吴欣儿脑海里一直被两个声音充斥着。

那是她的念,一个是善,一个是恶。

有那么一秒,吴欣儿想要偷偷起床神不知鬼不觉地在镂空书架上,拿一本功法。

不过,吴欣儿忍住了冲动,没有这么做。

她捂着头,脑海里那些悲惨的画面,让泪痕在脸上划过。

“父亲……欣儿……”

哭够了,想够了,将恶念抛开,吴欣儿只觉身体放空。

“静静地报仇?”

师傅说的话,毫无征兆的在她的脑海里回荡。

什么是静静的报仇?

疲惫的大脑,思考着师傅话中的深层含义,渐渐的,吴欣儿睡着了。

在初阳即将升起的时候,吴欣儿终于睡着了。

时光荏苒,十数日就这样平淡的过去了。

这十数日,吴欣儿还是和以前一样,起床,做菜,休息,没有做过其他什么。

与师兄的关系倒是拉进了不少。

至于修为,吴欣儿仍然是炼气三重。

“二师姐,你说大师兄和小师妹是不是有猫腻?”

前山,一众弟子同往常一样,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修仙的平淡生活,总是需要乐趣的,八卦就是一件。

大师兄不必多说,是墨守。

因为吴欣儿是宗门招收的最后一个弟子,自然而然成了小师妹。

“不知道。”

“啊?二师姐你不慌吗?那可是你的大师兄诶?”

“我的大师兄?他什么时候是我的了?神经。”

林末瞥了眼身边叽叽喳喳的众师妹。

“你们要是喜欢大师兄,尽管出手啊。”

“真的?”

“二师姐说话算数?”

林末淡淡一笑:“你们要是真的敢,我就把你们都剁了。”

众师妹集体白眼。

刚才你说不在意大师兄了,现在又说不许别人在意大师兄?

得不到的,别让也别想得到?

呵!女人!

林末不理睬众人,她的心里还是有些着急。

这就像是自己养了很久的狗,被别的女人骗出去遛了的感觉。

“都快二十天了,这两人应该不会的吧?”

不说还好,一说这事,林末莫名其妙有点心慌了。

升仙宗宗主风清灵闭关之所。

“轰!”

狂暴的灵气从石室内迸发出来,将闭关石室室门和门前的摆设,全部轰碎。

“大河法则?”

“真是想不到,我居然会领悟这等法则。”

风清灵姣容上,露出灿烂阳光。

升仙宗当代宗主,已经突破了洞虚与合体之间的屏障,成为了领悟了法则之力的合体境强者。

“恭喜宗主,修为精进!”

风清灵还没自我陶醉多久,感受到宗主突破气息的金谷已是来到。

“大长老,本宗闭关期间,可有大事发生?”

风清灵应了大长老一个眼神,便是开口询问升仙宗近来的事。

“倒是没什么大事,不过大度府府主来了一趟。”

“他来干什么?”

在宗主诧异的眼神里,金谷神秘兮兮的拿出两个灵戒。

“宗主请看。”

风清灵将意识沉入灵戒中,满满当当的灵石,许许多多灵器功法让她惊讶了一秒。

然后她便想起来了,自家老祖似乎是叫梁文屠了御刀门来着。

一旁的金谷将宗主脸色尽收眼底。

这和他预想的,不太一样。

宗主不应该大吃一惊的吗?

其实风清灵心中不仅不是很惊讶,反而有些鄙视御刀门。

堂堂一品宗门,底蕴也忒少了点,这点灵石只能支撑现在的升仙宗上下,修行个五六百年。

“大长老,你不会私自藏起来了一些吧?”

“啊?宗主放心,金谷对升仙宗的心,日月可鉴,怎可做出如此无耻之事。”

“大长老,别紧张,本宗就开个玩笑。”

“宗主,这些玩笑,可开不得。”

后山,相比于前山的井井有条,莫不平和自己的师徒,就显得有些随意。

莫不平在吃着东西,还时不时扬起手中的大肉腿,和拼命浇水的大徒弟热切交流。

“欣儿,以后就得这样,在你师兄没干完活之前吃饭。”

吴欣儿面露难色,道:“师傅,这样对师兄是不是不太好?”

“不太好?我觉得很好,你师兄每次吃东西都要抢一半去,是该好好教育一下的。”

可是师傅,好像每次抢一半食物的,不是师兄,是您吧?

对于师傅的无奈,吴欣儿只得在心中吐槽。

莫不平瞄了瞄二徒弟,继续埋头吃着。

吴欣儿这些日子没有再问自己师傅,有关传授功法一事。

她也想通了,师傅这么做,是有师傅的高层次考虑的,自己等着就好。

“师傅!给我留点!”

浇完灵植的墨守,吃了一颗每日必备的丹药,迅速将青铜鼎收好,像个火箭一样,欲直奔美食而去。

但,天变了。

墨守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锁定了。

抬头看天。

无数黑云在极速凝聚着,黑云里,有浅蓝色的电弧在跳动。

大腿粗细的电弧在黑云里,像是被煮沸的开水,内外翻滚。

四射的电火花,如同亡炎,令人心颤。

这是雷劫?

墨守咽了咽口水,背上冒汗,头皮发麻,惧意从脚底板冲到了天灵盖。

“师傅?”

墨守如此紧张恐惧,是因为他察觉到,这场雷劫,是自己的劫。

“哎呀,小守,安啦安啦,不过一小小雷劫,小意思啦。”

莫不平挥了挥手,将自己留在墨守身上的封印破除。

莫不平是个爱徒弟的人。

当初决定让墨守打好根基,莫不平就在墨守体内下了一个封印。

这个封印没有坏处,反而会让墨守体内的灵气浓度更加纯洁。

“这小子,天赋堪比当年的我了!”

莫不平不要脸的想着。

他本来以为墨守的劫,会再过几天才回到,但没想到,这小子的天赋,比莫不平想象中要高。

“师傅,师兄不会出事吧?”

吃着大腿肉的莫不平,瞥了眼紧张兮兮的吴欣儿。

怎么小墨守渡个劫,二徒弟这么紧张,搞得像是自己渡劫一样?

“放心,为师不是在这儿吗?”

然后,某老祖挽起袖子的胳膊,抄起美味大腿,继续啃着。

真不知道,某老祖是怎么一本正经的说出那句气势蓬勃的话。

不搭!

实在不搭!

Ps:求推荐,投资,一条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