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爱徒弟的师傅
  • 我是一宗祖师爷
  • 失心酒
  • 2039字
  • 2020-04-03 16:25:59

不猜梁文为何要找自己说那个拉九宗联盟步御刀门后尘的计谋,莫不平现在的心里,是二徒做的鱼。

“师傅。”

“师傅。”

“灵植浇完了?”

“师傅,理所应当的事。”

瞥了眼满脸笑容的墨守,莫不平只觉心里很不爽。

某老祖很想找个理由将他支开,但是想不出有啥冠冕堂皇的理由。

“早知道就让老梁早些滚蛋了!”

云仙山外,大度府府主打了一个喷嚏。

“父亲?”

“没事。”

莫不平对于送财童子上门送财,还是有那么一丢丢好感的。

这点好感在知道送财童子自愿给自己当打工仔的时候,提升了那么一点点。

但现在看到大徒弟那个令人窒息的笑容,莫不平对梁文的那点好感,通通消散。

“欣儿,开饭。”

在一顿师徒三人,沉默地吃完鱼后,夜晚便是渐渐降临了。

应师傅的想法,墨守将灵湖便沙滩边上的普通植物通通铲除,只留下了一棵老柳,深绿色的柳条在风中微微飘动。

“有吃有喝才为贵,要是有酒就好了。”

“哟,师妹,你还会喝酒?”

“嘿嘿。”

多日来的交流相处,吴欣儿打心底儿开始接受了自己的师傅,师兄。

莫不平瞄了眼捧着肚子躺在湖边柳树上的大弟子,眼皮直跳。

这小子,到底抢了我多少鱼!

心,好疼。

莫不平见大徒二徒聊的痛快,没有插话,透过夜晚变得稀薄的云雾望着天。

双月依旧挂在天上,像是无忧无虑的蝴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为夜晚添加一分色彩。

相对于白月的纯洁模样,银月看起来有些萧然。

“以前还不觉得,不过现在这银月怎么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呢?”

莫不平看着天上的银月,忽然感觉这个看过无数次的月亮,不太一样了。

“师傅!”

观月沉思的莫不平,突然一个激灵,身体不由自主跳了一下。

“墨守,找抽呢?”

“那个,师傅,是师兄看我叫您几声,您都没有回应,师兄才这么大声的叫您的。”

“您别怪师兄。”

莫不平眉头一皱,突觉事情好像不简单。

自己大徒二徒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不管师傅的奇怪眼神,吴欣儿鼓起勇气道:“师傅,徒儿有事想问。”

“说吧。”

“师傅,这几日来,您只是叫徒儿做饭,可为什么……”

“为什么不传功法于你,对吧?”

吴欣儿点点头。

这些日子以来,莫不平一直都是让吴欣儿做菜,并没有传任何一本功法灵技给她。

莫不平不假思索,笑道:“还不到时候。”

莫不平收吴欣儿为徒,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的胃的要求。

某老祖收徒不看缘分,不看天赋,只看自己的需求。

收墨守为徒时,是因为瘦猴四人一直叫墨守收徒,而风清灵说瘦猴四人都陨落在秘境小天地里,莫不平有了收徒的想法。

不过莫不平收徒随意,但莫不平教徒可不随意。

师者,需因材施教。

墨守身怀阴阳灵体,可走莫不平曾经走的修行路。

有师傅前行踩坑,墨守可以安心的走过一段平坦的修行路。

但吴欣儿不一样。

“可是师傅,我……”

“你想要早些报仇雪恨,对吧?”

说起复仇,吴欣儿双眼便是满含泪水。

“既然师傅知道,那您为什么……”

“为什么不传你功法,对吧?”

在二徒哭兮兮的眼神里,莫不平抬手放在这令人可怜的二徒的脑袋上。

“你的心,还不适合修行。”

“或者说,你还不适合去复仇。”

莫不平是个爱徒弟的人,在他眼里,二徒的确是还不适合修行的。

修行不仅需要修得修为,还要修心。

吴欣儿的心太过想要复仇,若是在此刻引领她走上修行路,她很有可能走上极端。

为求修为的迅速提升,而走火入魔。

“欣儿,和为师说说吧,你经历了什么。”

莫不平了有所思的问着。

吴欣儿咬了咬牙,将她心底的故事,一字一句,说了清楚。

莫不平莫名一笑,他从未想过,这种出现在电视剧里的情节,真的能被他碰上。

而经历这种事情的人,还是自己的徒弟。

强婚。

吴欣儿本是俗世一酒楼老板的女儿,一日某宗门少宗主在酒楼碰巧遇到了吴欣儿。

然后,就展开了疯狗一般的求婚,在吴欣儿无数次的拒绝下,他便翻了脸,利用宗门的权利向吴欣儿施压。

结果显而易见,吴欣儿还是拒绝了。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求婚不成的少宗主,找人拆了酒楼,杀了吴欣儿一家,只有吴欣儿一人出逃,艰难的生活着。

直到她知道了升仙宗招弟子,然后她来到了升仙宗。

“真是……真是一言难尽。”

在听了师妹的故事,墨守心中感慨万千,就如他的话一样,一言难尽。

强婚不愿,家人被杀,流落街头,欲要复仇。

二徒的故事有些俗,但不庸俗。

莫不平能够想象二徒心里的那种难受,但他仍然不会传授功法给二徒。

心不静,何以修为进。

“欣儿,为师知道你复仇心切,但为师希望你能静静的复仇。”

“静静的复仇?”

待到深夜,吴欣儿进到山洞内镂空书架后的屋子,墨守才是向着师傅问。

“师傅为什么不传师妹功法呢?”

“怎么?心疼师妹?”

“只是不忍师妹一直处于那种状态。”

“你倒是好心。”

莫不平瞄了眼自己的大徒弟。

“还不是时候。”

“可是……”

“行了,如果你很想帮你师妹一把,就向我这边儿挪几屁股。”

墨守想了想,咬了咬牙,还真朝着睡在寒玉床的莫不平挪了一米远。

恐怖的寒冷袭来,墨守的剑眉被覆盖上一层白色,嘴皮蒙上一层冰渣子。

“喝!”

墨守暗喝一声,飞快运转《阴阳两仪决》,调动体内的纯阳之力,和冰寒做着对抗。

莫不平对墨守的样子,尽收心底。

某师傅淡淡一笑,放空意识进入梦乡。

在墨守嘴皮颤动的同时,他没有发觉,飞快运转的纯阳之力,带着一丝阴寒,融入体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