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狐狸
  • 我是一宗祖师爷
  • 失心酒
  • 2202字
  • 2020-04-03 12:38:19

天下攘攘皆为利来,天下熙熙皆为利往,利益是人摆脱不掉的枷锁,无论修仙者,还是普通人。

梁文虽不直接,拐弯抹角说自己是为了利益,莫不平不是很欣赏。

不过追求利益的人,是很好应付的。

“听你意思是,你觉得九宗联盟会对我升仙宗出手?”

梁文摇了摇头,道:“并不一定。”

“哦?”

“前辈击败了极寒仙宫聂长老,他九宗联盟,是需要掂量掂量自身实力的。”

极寒仙宫长老聂远的名气很大,光是那个千年之内,大有可能成仙的名头,就可知一二。

不过即便聂远名气足以冲破天际,他依旧是半仙。

半仙之间的实力差距不会太大,天赋实力超级强大的人,或许能以一敌三。

所以,虽然莫不平击败了聂远,证明他比聂远更强,但也不可能在同境界以寡敌众。

只不过,别人不知的是莫不平可不是半吊子仙人。

梁文知道九宗联盟的底细,谁叫他那个被他啃食的老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说出来一些消息。

九宗联盟,有五位半仙。

“哦?那你就觉得我实力很强,能以一敌五?”

莫不平觉得好笑。

梁文自说天赋实力强大的半仙,有能耐以一敌三。

如果按照他这个说法,和修仙界对莫不平实力的定义,梁文应该不会看好莫不平才对。

虽然莫不平击败了聂远,不过在梁文眼中,莫不平应该是做不到以一敌五的。

“不,还请前辈见谅,梁文并不觉得前辈能做到以一敌五。”

“哦?”

莫不平更有兴致了,他想知道梁文这只连朋友都坑的老狐狸,会是什么样的理由,让他决定和自己说这个事情。

梁文见莫不平没有因为自己的冒昧言论发怒,反而对自己的话产生了兴趣,他知道,自己赌赢了。

“九宗联盟,根本不可能聚齐五位半仙。”

莫不平端起早些时候上的,一口未喝的茶,细细地听着。

“九宗联盟并不是一条心。”

在梁文的话中,莫不平知道了,九宗联盟内部并不团结。

因为盟主对御刀门被灭的不闻不顾,一些人起了异心。

“只要前辈出手灭了他九宗联盟高层,我大度府便能血洗九宗联盟!”

莫不平放下茶水,淡淡道:“你说的很有道理,我都要心动了。”

“不过,我可以自己打上门去,将他九宗联盟一个一个,连根拔除。”

“我,为什么要接纳你的意见呢?”

莫不平说话时,一股强大的压迫力从他体内喷涌而出,像一座大山,死死的压在梁文的头顶。

一瞬间,梁文额头冒汗,自觉死亡就在眼前。

在莫不平的气场里,梁文自觉元婴出体远遁飞逃,都不可能做到。

梁文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说:“前辈不会这么做,不然御刀门就不是我大度府所屠。”

莫不平不言,只是死死的盯着梁文,脸上毫无表情,气场依旧没有收回。

在梁文坚持到了极限时,莫不平笑了。

“你倒是个聪明的人,不过,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

莫不平平静的抬起茶杯,抿了一口茶。

“说吧,你想怎么做?”

莫不平是懒,是佛系,但不代表他不会对送上门的财物与劳动力动心。

他自己是不需要这些东西,但升仙宗需要。

恐怖的压迫力从身上散去,梁文全身衣服已被汗水浸湿。

梁文小心翼翼的问:“前辈可知五十天后的百宗试炼?”

莫不平微微点头。

百宗试炼,他知道,还参加过。

那一次的百宗试炼,莫不平拔得头筹,获得的气运,是试炼奖励总额的一半,还得到了一件伴随他很久的仙物。

一人,拿了一半的气运,一件仙物。

这是莫不平的一大机缘,也是他千年成仙的原因之一。

“知道。”

“既然如此,只要前辈在百宗试炼时,小露两手……”

“你可真是只狐狸。”

听完梁文的计谋,莫不平由衷赞叹,这个赞叹,是带刺的。

“前辈过奖。”

“不过,这个意见我觉得可行,你且滚吧。”

“梁文,叨扰了。”

梁文来此的目的都达到了,他没必要久待,在莫不平的话音落下,他就带着梁天,急忙向着大度府离去。

莫不平盯着梁文和年轻人的背影,微抿一口茶,道:“老梁,如果你言行不一,我会揪下你的脑袋当夜壶。”

用老友的语气,说最狠毒的警告。

梁文飞在空中的身体一颤,某老祖的话显然让他感到恐惧。

“金咕咕,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在梁文彻底消失在莫不平眼中后,某老祖闲庭信步地向着后山走去。

留下一脸呆滞,只说了一句“恭送老祖”的大长老。

升仙宗历来遵守着宗主之命大过天的原则,一宗大事,大多由宗主拿定注意。

而管理宗门资源的,一般由宗主和宗门长老一同管理。

金谷好奇心大起,在梁文走后,就将自己的意识沉浸了这两个灵戒。

金谷从未见过这么大一笔财富!

两个灵戒都大约有五十万立方大小!

不说灵戒之中的东西,单单是两个灵戒就价值不菲,甚至可以说是有价无市。

其中一个灵戒装的满满当当,被上品灵石填满,足足有数十亿枚!

这可是上品灵石,如果换算成下品灵石,那就是个天文数字。

加上当初在御刀门一众渡劫强者身上扒下来的灵戒中的灵石数目,可以说御刀门一手充满了升仙宗的灵石宝库。

另一个灵戒,是武器和灵技功法,只占了数万立方空间。

凡器些许,大多数是普通的灵器,少许极品灵器,三把圣品灵器。

功法很多,灵技也很多。

洞虚境界的金谷只能大致感知到这些。

“咕噜。”

金谷虽然猜到了梁文来此所为何事,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穷了大半辈子的他,见到这么多财物,一时间还是震惊不已。

“老夫生来逢时!”

云仙山外,梁文带着儿子梁天,逃命一般飞着。

“父亲,升仙宗这位前辈,值得我们这么做吗?”

讨好莫不平,得罪九宗联盟,在梁天看来,是将大度府绑在了升仙宗的船上。

倘若升仙宗的依靠,敌不过九宗联盟,那他大度府也就完了。

梁文有些后怕,道:“为父不能确定,但有五成把握。”

梁文在听闻莫不平剑败聂远的消息后,沉思许久,终于做出这个决定。

能击败名声在外的极寒仙宫聂长老,天赋实力应该在后者之上!

“富贵险中求,为了我大度府的未来,为父愿意赌!”

Ps:求票求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