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打工仔送货上门
  • 我是一宗祖师爷
  • 失心酒
  • 2169字
  • 2020-04-02 21:26:50

没了墨守的参与,宗门大比仍然在热闹的氛围里,慢慢结束。

升仙宗二师姐林末,以绝对的实力,击败一个又一个对手,取得了改革后第一场宗门大比的状元,获得了她想要得到的东西。

在不久前,被御刀门欺辱的唐山木云二人,分获榜眼和探花的名次。

二人是有实力的,但被实力高于自己的无赖偷袭,显得二人有些虎。

在那之后,二人奋苦修炼,实力大大提升,都达到了金丹境界,获得了应有的回报。

况且,二人还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同为大长老的徒弟。

要说升仙宗内谁最郁闷,当属墨守。

极品灵剑本是唾手可得,但师傅不许,还被师妹拖回后山,灵剑,面子,都没了。

晚上还要聚精会神和侵体的寒气做着抵抗,不能进去修炼的状态。

唯一让墨守感到愉快的,只有在吃师妹做的东西时。

“师妹,今天做什么好吃的?”

“师傅抓的鱼。”

提鼎浇水的墨守,抵挡不住黄金锅里,飘出来的香气,收好了手里的鼎,故作不在意的来到师妹身边。

锅里的鱼是某老祖在灵湖里抓的。

云仙山周围的灵气蕴养这么多年,让大湖里的水生动物或多或少都带上了一些灵性。

由于这些动物灵智未开,还算不上是灵兽。

不知道吴欣儿在俗世是何身份,她的厨艺,堪称顶尖。

对火的把控,刀法,烹饪技巧,等等方面,吴欣儿都接近极致。

对于往事吴欣儿不提,做师傅的莫不平没问,当师兄的墨守也没有问。

“师兄,师傅呢?”

墨守心不在焉的回道:“前山去了。”

具体什么事,墨守不知。

况且,师傅不在不是更好吗?这一大锅鱼,都是我墨守的了!

理想多丰满,现实多骨感。

“师兄,师傅说,你没有完成今天的任务,什么都不能吃,包括鱼骨头。”

吴欣儿瞥了眼咽口水的师兄,冷冰冰的说。

!!!

墨守身形一顿,忽然像是一阵飓风一样,飞快地冲到灵湖旁,抄起青铜鼎,捞了一鼎水,直奔灵植苗圃。

“快!快!快!”

墨守心里催促自己,被青铜鼎压制的灵气,运转都快了一分。

本可吃上一颗辟谷丹,饱饱一整天,但尝过师妹的手艺后,墨守已经决定和那玩意儿说拜拜了。

丹药怎么可能有真正的食物那番滋味。

还有一个原因,是让墨守这么卖劲儿的关键,若是在师傅回来后,自己还没浇完,那自己可能就真的只有吃鱼骨头了!

吴欣儿见状,嘴角微微上抬。

“前辈,梁文冒昧,打扰了。”

升仙宗内待客楼,有四人坐在其中。

莫不平坐在主位上,左边坐着大长老,右边是大度府府主梁文和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手里拿着两个灵戒。

“确实打扰了。”

莫不平毫不客气的对着梁文说到,自己在等着二徒弟做的美味呢,你过来打岔子干嘛。

梁文只好尴尬的笑着。

他这次来升仙宗,是有原因的,当初莫不平让他去屠了御刀门,他做了,今天来是送货的。

灵石,灵器,丹药,功法,灵技,无所不有。

莫不平知道梁文来升仙宗是想干嘛,无非是给自己送东西,御刀门的东西。

“老梁,快点吧,我还有事要忙。”

吃,的确是一件很忙的事。

“天儿。”

梁文也不再墨迹,自己从身旁年轻人那儿拿了两个灵戒,起身弯腰,递了出去。

灵戒里面,是御刀门全部积蓄的九成,可能会多但绝对不少。

莫不平右手一伸,手掌一握,两个灵戒出现在他的手心里,而后毫不犹豫扔给了大长老金谷。

风清灵闭关突破,宗门上下许多事,都是大长老在管。

“金咕咕,送客。”

金咕咕,便是大长老金谷。

莫不平下了逐客令,很直接的那种,他现在心里满满都是徒儿做的鱼。

赶在大徒弟墨守浇完水之前后去,就能一人独吞,让墨守吃鱼骨头了!

莫不平是个很爱惜徒弟的人。

“前辈稍等,梁文还有请求。”

“说。”

莫不平脸色有点黑,爷的鱼肉啊!

升仙宗这位半仙的脾气,令人捉摸不透,老奸巨猾的梁文背上,冒出丝丝冷汗。

强忍心中不安,梁文道:“前辈可知道九宗联盟?”

“知道。”

莫不平知道九宗联盟,风清灵当初和他提及过,因为九宗联盟同时开山招收弟子,和升仙宗抢夺弟子。

不过,何时开山招生是每个宗门的自由,谁也不能规定谁。

“前辈,九宗联盟曾叫十宗联盟,御刀门便是十宗之一。”

九宗联盟的前身是十宗联盟,不过十宗联盟之一的御刀门门主和御刀门一众渡劫强者,都死在莫不平的手里。

而御刀门满门,被大度府,不费力地屠杀殆尽。

御刀门在世上除名,十宗自然而然变九宗。

修仙者的世界,避免不了鲜血,没有谁是永远的善人,就像不是每个人都会因为感动落泪。

“御刀门和九宗的关系很微妙。”

“怎么说?”

莫不平淡淡的看着梁文,这个坑友达人,为自己打过工的打工仔。

“前辈,恕我冒昧,九宗联盟联合在一起,其实是为了贵宗。”

梁文仔仔细细地观察着眼前这个令人心悸的男人,在莫不平“你请继续”的眼神中,梁文道:“他们都是为了贵宗的功法传承。”

在梁文长达半个时辰的讲述中,莫不平将九宗联盟了解了清楚。

无非就是一些对升仙宗心怀不轨的强盗,联合在一起,想要抢夺他们心中即将老死的强者手中的蛋糕罢了。

莫不平唯一感到惊讶的是,这些强盗居然有耐心,试探百年才派先锋出手。

莫不平也感到庆幸,若是他们早一些出手,升仙宗可能会在这个世界上被抹去。

看着梁文,莫不平来了兴趣。

“那么你呢?你和我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梁文眼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光,道:“大度府可为前辈办事。”

“哦?”

莫不平兴趣更甚,昂了昂头,示意梁文继续。

“前辈,梁文其他的不求,御刀门就是一个例子。”

梁文是个老油条,说话说的很隐晦。

为什么用御刀门做例子?

莫不平杀了御刀门一众强者后,梁文做了的,是带着大度府强者屠了御刀门,梁文得到的,是御刀门全部底蕴的一成。

一品宗门的一成底蕴,依旧能让同为一品宗门的大度府有很大的提升。

“老油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