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拖回来
  • 我是一宗祖师爷
  • 失心酒
  • 2304字
  • 2020-04-02 13:04:04

“嗯,真香。”

“欣儿的厨艺,是真的不错。”

后山,莫不平兴致盎然的吃着吴欣儿做的东西。

吴欣儿只在一旁看着。

大徒弟墨守不在后山,听吴欣儿说,师兄浇完了灵植,就去宗门内,参加改革后一年一次的大比了。

极品灵器的诱惑,是很大的。

“欣儿,去把你大师兄拖回来。”

“哦,啊?”

吴欣儿有些不解。

这几天和墨守交流了一些,吴欣儿对自己师兄有一些了解。

金丹巅峰,擅长使剑,但非只修剑道,总之,师兄是个强者,至少在吴欣儿眼里是。

在世间,筑基修士便是每个势力的顶尖战力。

“可是,师傅,师兄的实力不弱,在大比内应该可以获得不错的名次。”

进了前三,就有灵器的奖励。

吴欣儿看来,师兄绝对有那个实力。

“拖回来。”

莫不平的语气不容置疑,吴欣儿只得去前山。

某老祖的想法很简单,自己大徒弟的实力,莫不平很清楚。

半只脚踏入洞虚,想要拿个前三,轻轻松松。

只不过,宗门大比是莫不平为提升宗门弟子实力而改革设置的,莫不平不允许自己徒弟再去插一脚。

要好的,有更好的。

“大师兄加油!”

“二师姐加油!”

“二师姐加油!”

“将大师兄捶成猪头!”

“猪头!”

前山擂台,墨守持剑而立,他的对手,好巧不巧,正好是林末。

墨守将大师兄职务抛弃一事,一众弟子还是有些不满的。

除了新入门的弟子不言不语,其他弟子都在起哄。

高座上的长老倒是不介意现场的吵闹,反而高兴的随着起哄声在笑。

这是升仙宗的特色吧。

在没有外人时,高层没架子,弟子爱宗门,上下和谐。

“墨守,看来你在师弟师妹心里的形象,就是猪头吧。”

“哈哈。”

墨守对此毫不在意,只是没心没肺的笑着。

“来吧,让我看看你拜那位前辈为师,有了多少长进。”

墨守,林末,纷纷扬起了剑。

当二人气势攀升到极致,正要出招时,一道身影穿过人群爬上擂台。

“嗯?”

“师妹,快下来!”

“是啊!别打扰我们看戏!”

吴欣儿沉着脸走到师兄面前,用只能两人听到的声音,说:“师兄,师傅叫你回去。”

吴欣儿本来在擂台下喊了几嗓子,但大师兄与二师姐的比斗让众弟子像是打了鸡血,吴欣儿的声音如小溪,直接被洪流覆盖,一滴不剩。

吴欣儿只好爬上擂台来。

“嗯?我不是已经浇完了吗?”

墨守想了想,道:“师妹,你和师傅说,我拿了第一名就去见……”

信誓旦旦的话还未说完,墨守忽感肚子传来同感。

“对不住了,师兄!”

然后,在众人或惊讶或懵逼或不解,甚至是高兴的眼神中,吴欣儿,一个看起来俏丽薄弱的女子,将大师兄拖走了!

干脆利落,吴欣儿在师兄肚子上来了一拳,拖着懵逼脸的师兄下了擂台。

众弟子很识趣的让出一条路,然后吴欣儿拖着师兄,从这条路走过。

看着吴欣儿的背影和大师兄懵逼的眼神,众弟子笑出了声。

“哈哈,大师兄加油!”

“大师兄加油!”

“哈哈!”

“嘘!小点声,笑的太大声,小心大师兄捶你!哈哈哈!”

擂台上的林末,手握着剑,不知所措。

那女子她知道,弟子招生的最后一人。

要想被人记住,很简单,要么是名列前茅的天才,要么就是吊车尾,名次上的。

“这场比试,林末胜,开始下一场吧。”

突如其来的变故,在二长老的话声中,就这样跳过了。

但林末心里留了个心眼。

女子和墨守,是什么关系?

“师妹,就不能等我比完吗?”

吴欣儿摇了摇头:“师傅让我把你拖回去。”

然后你就真的把我拖回来了?

墨守心里有无数吐槽。

都比到十六强了,打败林末,后面的对手,没人能接住墨守三剑。

第一名,就这样插着翅膀飞了?

极品灵器啊!

“唉!”

墨守长叹息以掩涕,只能将打碎的牙齿吞入腹,忍了。

一个是自己的师傅,一个是自己的师妹,都打不得。

好男不和女斗。

要是有个师弟就好了,可以解决手痒的问题!

“师傅,我将师兄带回来了。”

“嗯,表现不错。”

吃着东西的莫不平,夸奖了吴欣儿一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两位弟子,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站在一旁,等待着师傅的训斥。

终于,吃完东西的莫不平,开口道:“小守啊。”

“师傅。”

“宗门大比,是为其他弟子准备的。”

“第一名奖励一把极品灵剑,弟子心动了。”

说不心动是假,墨守现在用的剑,还是极品凡器而已。

“不过极品灵器而已,想要?”

莫不平淡淡道。

对于自己的大徒弟,莫不平相当满意,天赋高,能吃苦,且心境很好。

嗯?

师傅这样说话,难道是要给一把极品灵剑给我?

“嗯,想要。”

墨守失落的心再次激动。

某老祖想了想,道:“那好,那个鼎就是你的了。”

“???”

鼎?哪个鼎?做桶装水的那个?极品灵剑?

墨守激动的心又被泼了一盆水,冰的那种。

“行了,先认真修炼,你应该能感受到那种感觉。”

墨守想了想,点头承认。

莫不平说的那种感觉,就是墨守入元婴的劫难。

莫不平一直让墨守浇水,用青铜鼎压制灵气浇水,配合丹药,为的就是使墨守的根基更稳固,顺利渡过这场劫难。

高楼大厦平地起,根基是最重要的。

“以后的日子,就住在后山吧。”

“是,师傅。”

摸了摸肚子,莫不平笑着对吴欣儿说道:“欣儿也住在后山吧。”

“嗯。”

夜深了,墨守却是没有睡。

夜晚本是他修炼的时间,本该沉心静气进入修炼的冥想状态,不过今晚,墨守一直没有进入状态。。

冷,很冷。

身体的寒冷,让墨守不得不运转灵气抵挡寒冷。

纯阳之力与冰冷的寒气做着抵抗,墨守感觉好了一些。

“嗯。”

山洞最里边,睡在寒玉床上的莫不平,对于墨守的表现,露出了笑容。

对于墨守的教导,在他踏入元婴时,就需要进入下一步。

现在虽然提前了一些,但效果看起来,还不错。

Ps:要签约了,没有当初的那种激动感觉了。

说说这本书前面的设定吧。

自己感觉是,很不好,有很多毒点。

有些地方是说不通的,拉着一个牵强的理由在说着,就很尬。

……

后面的剧情,得好好考虑了。

我觉得仙侠不应该只是打打杀杀,抢宝夺宝,所以我会写一些看起来很平常的情节。

如何让平常的情节看起来稍微有趣,就是作者需要考虑的了。

然后就是,希望这本书,能给你无趣的生活,带来一些乐趣。

Ps:求求推荐票,投资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