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来者不善
  • 我是一宗祖师爷
  • 失心酒
  • 2164字
  • 2020-03-22 20:30:59

男子走出山洞,看着四周秀色可餐的风景,心情大好,一扫刚才的不悦。

将神识散发出去,湖与群山清晰地印在他的脑海里。

“一切都没有变嘛。”

男子身影一闪,向着身后山峰飘去。

熟悉感不再有。

男子越看越惊,那些相伴多年的气息,全全不再。

男子愣神。

“发生了什么?”

乳白色的微光,自男子体内向外扩散,一点一点将升仙宗所在的云仙山包裹在内。

云仙山山腰。

众人此刻的注意力,全全放在擂台之上的两位天骄身上。

二人皆是不过二十岁出头,一身修为皆是金丹中期。

黑衣青年使刀,霸道无比,灵气环绕在刀身上,在空中划动竟能听到一丝破空声。

升仙宗蓝袍弟子更胜一筹,一把灵剑,轻描淡写间,将霸道的刀挡了下来。

“这人难道是墨守?”

“升仙宗青年一辈,也只有墨守能与御刀门的张极匹敌了。”

“墨守?就是那个拒绝了仙宗邀请的墨守?”

墨守,升仙宗当代大师兄,曾经被三大仙宗点名邀请入宗,以各种各样的灵器,功法,灵技诱惑着他点头。

但墨守,选择来到云仙山,成为升仙宗,这个三品宗门的弟子。

擂台东面,御刀门门主看着擂台之上的墨守,若有所思。

“风宗主,您门下的这位弟子,还有几分实力嘛。”

狡诈阴险的笑容,没有丝毫遮拦,浮现在龙青阳的脸上。

白衣宗主心中一紧,心道。

“看来,今天是躲不掉了。”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升仙宗这个曾经的最强宗门,没落之后,任然有许多让他人疯狂的东西。

功法传承,便是其一。

白衣宗主本可不举办这届宗门大比,毕竟升仙宗的处境很不妙。

平日里,依靠老祖留下的守山大阵,渡劫修士之下,无人可以撼动大阵分毫。

不过,白衣宗主看中传承。

老祖定下的规矩,二百年一次的大比,怎可在她这里断。

也因为如此,一些别有用心之人,有了机会。

“龙门主过奖,墨守不过是运气不错。”

擂台之上。

黑衣青年收刀笑道。

“你难道只会守,不会功吗?”

墨守微微一笑。

功伐的剑,他还未学,守卫的剑还未学精,又怎可学其他的东西。

墨守,只会守。

张极又笑,似乎不会功伐剑,是一件很丢人的事。

“那我就不客气了!”

“霸炎刀法!”

无穷的灵气,自张极手中刀内喷涌出,肉眼可见地萦绕在他的身旁。

霸炎刀法,御刀门不外传灵技之一。

其以霸道,闻名于世。

每劈下的一刀,都有数千斤重力。

墨守没有畏惧。

手中灵剑一转,漂浮于身前,整个人悬浮而起,白色的灵气为他凝聚成铠。

“两极剑,守式。”

战!

张极一刀飞速劈来,墨守没有躲闪,漂浮的剑,立于胸前,他不惧任何攻击。

红白色的灵气交汇,在擂台之上,画了一副绝美的画卷。

两人数百呼吸间,已是过招近百。

张极的刀,依旧没有越过墨守的剑一分。

“风宗主,你这弟子,未来可期啊!”

白衣宗主刚想回敬一句,却发现自己身边传来一阵风。

“不好!”

擂台之上,以剑守卫的墨守,忽感背后传来巨力,两极守卫剑顿时消散。

张极的刀,极速地劈来,墨守根本无处躲避!

“噗嗤!”

鲜血撒在擂台上,恐怖的刀痕,从墨守的左肩延伸到胸膛,深可见骨。

一切不过发生在呼吸之间,众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大师兄!”

“大师兄!”

擂台下,升仙宗的当代弟子,纷纷怒目。

“龙门主!”

抱着墨守,落后一步落于擂台上的白衣宗主,瞪眼怒喝。

她早以猜到,御刀门今日来此别有用心。

白衣宗主是留了一个心眼的。

但万万没有想到,龙青阳居然无耻至极,对后辈出手!

“哈哈,风宗主,本门主手滑了,别介意。”

手滑了?

白衣宗主秀眉一挑,一柄灵气长剑在手中凝聚,直奔龙青阳面门。

不料此举,正中龙青阳下怀。

同位洞虚后期境界,龙青阳很容易抵挡白衣宗主的灵气长剑。

他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

“诸位可看见了,风宗主无缘无故对本门主出手,是在对御刀门宣战。”

颠倒是非,混淆黑白,龙青阳的无耻嘴脸,令人恶心。

“能无耻到这般田地,龙门主堪称无人可及。”

“过奖,过奖。”

面对这般挑衅,没有人能沉得住气。

抢座升仙宗太上长老椅位,公然打断宗门大比,突施冷箭对门下弟子出手。

白衣宗主的忍耐,到了极限。

“御刀门终于出手了。”

“二宗向来不对付,迟早的事。”

“呵呵,你们说,升仙宗还能挡得住御刀门吗?”

一众宗门代表人相视而笑,眼中皆是不可能。

火山爆发前,必有助力。

龙青阳身后,御刀门八个洞虚境长老并排而立,白衣宗主微微叹息。

“老祖,清灵无能。”

升仙宗全宗上下,不过三位洞虚修士,连白衣宗主在内!

今日,升仙宗难逃一劫。

“风宗主,本门主现在有些手痒,不如切磋切磋?”

白衣宗主这座小火山即将喷发,却被一道声音给平息。

“手痒?正好我也手痒。”

声音如平地惊雷,冷淡之中,夹杂着愤怒。

一道如仙身影,于空中落下,立于升仙宗一众高层面前。

御空之术,洞虚之上才能领悟。

龙青阳对此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他看不透眼前这人。

“不知阁下是?”

龙青阳虽是无赖,但不是傻子,在没有摸清对面来头时,他没有轻举妄动。

男子到底是谁?

苏醒的升仙宗强者?

这不可能,升仙宗历代强者已经尽数陨落。

其他宗门的人?

这也不可能,他御刀门的名气,三大仙宗都要给一分面子,其他宗门不可能会插手这件事。

难道是三大仙宗的人?

“阁下?很久没有听到这个词了。”

男子淡淡道。

“你不是手痒吗?不敢出手?那就我来吧!”

男子右手轻微一转,一只无形之手,将御刀门十人全部捏在手心!

龙青阳调动灵气想要挣扎,却发现根本无法动用灵气,想要出声,却发现话音无法出口。

男子右手向上一抛,十人全部飞向空中,食指画了一个圈,在圈中心点了一点。

乳白色的灵气,如同剑刃飓风,瞬间将十人吞没。

死神向他们挥了挥手,渣都没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