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看好这一剑
  • 我是一宗祖师爷
  • 失心酒
  • 2067字
  • 2020-03-30 23:38:02

“聂远,见过前辈。”

半仙聂远将姿态放得很低,没有因为自己在极寒仙宫的地位如何如何,做出一些傻事。

聪明且强大的人,会把控对自己言行。

莫不平聊有兴趣地打量着聂远。

一般般的脸,一般般的身高,一般般的身材,却似一把藏剑,平时无锋,如若对敌,又无往不利。

心性不错,实力尚可。

“想和我较量一番?”

升云仙莫不平将自家风清灵和聂远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还请前辈赐教!”

修行剑道,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纸上谈兵的剑道修士不过徒有其表,强大的剑道修士,毕生都在寻找能够给予自己新的感悟的对手。

聂远就是后者。

“有趣。”

莫不平心道。

万年前,莫不平碰上过一个像聂远一样的人,他追求剑道极致,以剑道成仙。

只是可惜,那个人在那场仙魔大战陨落。

古之有者,后必再有,古之行者,后必再行。

追求剑道,欲以剑道成仙的人,不少,不过能够像聂远这样的人,很少。

“小子,我下手很重的。”

聂远一愣,神情有些恍惚。

被眼前这个看起来年轻的前辈,叫声小子,聂远莫名想起了自己的师傅。

好像当初找师傅练剑时,师傅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一句。

“多谢前辈。”

聂远话音刚落,整个人飘飘而起,渐渐立于空中。

“大哥!快看!快看!升仙宗那位前辈应战了!”

“二弟!将你的手从我眼睛上拿开!”

“哦!哦!哦!”

“不好意思,大哥,我激动了!”

少帅无奈地看了几眼自己的战斗狂魔弟弟。

从小爱打架,从小爱看打架,你就不能消停一点吗?

少帅目光投入天空,眼神中带着兴奋。

“半仙之战!多少修士一生都难得一见!”

莫不平跟着聂远悬停于空,抬手一挥,一个结界将下方众人笼罩。

下方众人中有一部分可是升仙宗的未来,但修为最高者不过筑基初期,怎能挡得住仙人之战的余波,即便聂远是半吊子仙人。

聂远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惊讶,心道。

“随手便能制造一个结界,这位前辈的阵法造诣不低。”

惊讶过后,是狂热,是碰上强者,欲要战而胜之的狂热。

阵法造诣强或弱,都与聂远无关,他在乎的是莫不平的剑道强弱。

长剑出鞘,三尺长剑浮在聂远身边。

“前辈,得罪了”

三尺长剑一化二,二化三,三化无穷,漫天的飞剑,像是卫星围绕着恒星,慢慢旋转。

无尽剑意,聂远的剑道真意!

莫不平微微一笑,轻声喃喃:“真就一模一样啊!”

压抑!

极其压抑!

虽然有着结界的保护,但下方众人任然能够感受到,聂远的无尽剑意带来的压迫感。

满天的剑意化作的飞剑,似低语的弑神者,散发着它的恐怖。

再看莫不平,只是淡定的紧握着手中,乳白色灵气化作的剑。

动了!

聂远率先出手,想掌握先机。

无尽剑意,一柄一柄剑意化作的剑,刺向莫不平,其后紧随着握剑的聂远。

静如处子,动若惊雷。

不过一息之间,无尽剑意到。

“好手段。”

莫不平淡淡评价。

不过就这种成度的剑,还伤不了莫不平一根汗毛。

随意挥舞手中的剑,莫不平似舞动的精灵,将聂远的剑意打飞。

有的直接化作虚无,有的轰在远处山峰上,轰出一个偌大的窟窿。

“好强!”

“这就是仙人的力量?”

半仙亦是仙,没见过世面的一众年轻人,强忍仙人之战的压迫,眼冒星星。

他们惊叹于聂远的强大,更惊叹于莫不平的强大。

无尽剑意,依旧没能碰到莫不平的衣角。

聂远身影,随无尽剑意而至。

真身现,剑意归。

无穷的剑由无穷化做一,融进聂远手中的剑中。

锋芒,凌厉,真剑至。

灵气汇聚剑尖,呈冲刺状的倒三角锥,直逼莫不平的面门。

在剑尖即将碰到鼻尖的那一刹那,莫不平抬起剑,将其拍飞。

“有趣。”

一时间,天地变色,灵气如龙卷,刮起令人心悸的大风。

莫不平聂远二人,于龙卷之中,一剑对一剑,针尖麦芒,似乎不分别众。

“大哥,你还看的清两位前辈的剑吗?”

少河哭丧着脸,拉着大哥的手,委屈的样子,像是做错事的哈士奇。

作为一个战斗狂魔,最大的痛楚,是自己没有想战斗时,没有对手。

第二大痛楚,是强者之战就在眼前,而自己实力不够,看不清楚。

少帅也是无奈摇头。

灵气暴走,狂风依旧,仙人之战,引起了一些强者的注意。

“那个方向是,升仙宗?”

“有人欲攻升仙宗?”

“嗯?聂长老的气息?”

狂风中心,剑气飞横,狂风之下,已是有一个数丈深的洞。

莫不平轻轻挥出一剑,带上了三分实力,将聂远击退。

“能将剑道修行到这个地步,你是个天才。”

莫不平由衷感慨,却又道:“但你的路,还很长。”

“看好这一剑!”

莫不平动了。

比聂远更快,比聂远更猛。

莫不平化作一道光,一道剑光,剑光闪过,龙卷停了,灵气静了,天地一片亮白。

亮白之后,天地静。

聂远呆滞着,他嘴角带血,手中的剑停着胸前一寸处,脖子旁边,是散发乳白色光芒的剑。

“剑道极致,便是极简。”

灵剑化作灵气,抱着分化出来根须小手,紧追向山门飞去的主人,空中残留着莫不平的话语声。

聂远笑了。

他知道自己败了。

“多谢前辈赐教。”

聂远走了,带着笑容,这一趟,他收获颇丰。

莫不平悠然自得,回到后山。

墨守依旧在浇着水,做着一如往常的事。

莫不平找一个风景不错的位置,躺一个不错的姿势,继续盯着自己的大徒弟浇着水。

答应聂远的一战请求,莫不平并不是没事找事。

莫不平看得出,聂远是一个剑道天才,他不介意指教聂远一次。

再者,莫不平这般做,还可在一众新人面前,树立升仙宗强大的形象。

并且,剑败极寒仙宫半仙聂远这一消息传出,还能震慑宵小。

一举三得,岂不美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