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师兄变傻了

  • 开局就花样作死
  • 轻尘一笑
  • 2214字
  • 2020-04-22 22:00:00

“所以说,今晚咱们已然有乐子可享!”

田文石将苏远家的地址记下来,转身就向门外走。

“师兄!”刘正宇冲着师兄的背影抬了抬手,“我的兵器被那妞给砍断了,你记得把她那把菜刀也拿到手,辛苦你了!”

他早已对苏远那把菜刀上了心。

认为那把菜刀绝对是极为罕见的神兵利器!

“小意思!”

田文石和刘正宇是一丘之貉,回头冲着师弟阴险一笑,就离开了。

“妈妈总说城里好,有好吃的有好玩的,可一点也没意思呀!灵气更是少的可怜,哪有猪蹄山的灵气浓郁呢?”

苏远的表妹孟小婷的确是一个人在家。

她刚刚洗了澡,正对着一边镜子梳妆,一边喃喃自语。

而这时候的她,已经不再是刚来苏远家时候的浓妆艳抹,而是素面朝天。

这并不是说她素颜不好看,而是太好看了,就跟变身后的苏远一般无二,也像是苏远的孪生姐妹!

除了表情动作不一样,两人的长相就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咕噜!

突然孟小婷的肚子响了一声。

她简单将头发扎了两条马尾辫,就走进了厨房,在冰箱里找出了半只山鸡。

昨天苏远没在家,她自己炖了半只山鸡吃,现在还剩下半只。

“哎,真该多带点好吃的过来的,猪蹄山的一切都让人想念呀!”

“咦?我怎么这么快就想家了?”

“妈妈还说我永远都不会想家呢!”

孟小婷伸手拿过一把崭新的菜刀,开始将山鸡剁成块。

这把菜刀还是她昨天买回来的,因为她没在苏远家发现菜刀的影子。

而后,她将剁成块的山鸡用开水洗过,放进了锅里炖。

她还从她的行李包里,取出了一些佐料。

这些佐料干巴巴的,看起来很像是花花草草晒干后的样子,一拿出来便有异香散出。

她将佐料尽数洒进了锅里。

过了一阵子,

便有一阵香味从苏远家飘散出去……

“嗯?好香哦!”

改邪归正的老张,正在小区里巡逻,突然闻到香味,驻足寻找香味的来源,这种香味还是他这辈子第一次闻到!

嗅觉灵敏的流浪狗,更是从西面八方跑进了小区,围着苏远家的那栋楼打转,很是着急的样子。

这个时候,

田文石也循着苏远家的地址找过来了。

他刚潜入小区,目光就陡然明亮!

“这是什么味道?”

“闻起来像是灵草的味道,也像是丹药的味道!”

“而且品级都应该不低,否则味道不会这么大面积扩散!”

而后他到了苏远家楼下,确定了香味的来源就是从苏远家散发出来的。

“又是灵体双修,又是使用珍贵的疗伤资源,看来那妞是来自名门大派的弟子没错了!”他想当然的自语道,“看来今晚绝对会满载而归了,不仅要将她掳走,还要将她的住处洗劫一空!”

“只是,这样一位弟子,在龙城做什么?”

“还签了一份报酬可怜的雇佣协议?”

田文石琢磨不透,也懒得再想。

而他的确是出自一个南疆的邪派,门派风气不正,他的心肠也不善良,恶事做了太多,自己都记不清了,更是喜好玷污名门正派的女修,以此作为和同门炫耀的资本。

很快,他就来到了苏远家门口。

咚咚咚!

他伸手敲了敲门。

过了良久,

门才打开,

一个头扎马尾辫的漂亮女孩,手中拿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眯着一双美眸瞧着他。

“找到你了!”

田文石哪知道自己认错人了,毫不犹豫的挥掌就向女孩心口拍去!

他认为自己这一掌,当场就能把女孩废了,完全丧失行动能力!

同时,他也看到了女孩手中的菜刀。

刀锋比他昨晚看到的更加明亮耀眼,就跟刚刚锻造出来似的!

他下意识认为,这妞在疗伤的同时,还把兵器给打磨了一下,为的就是怕仇敌找上门,也就是在防着他和师弟刘正宇!

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女孩只是迷茫的瞧着他,跟不认识他似的,轻描淡写的将手中的菜刀一举,后发先至的,用刀身拍在了他的脑门上!

是的,人家没用刀锋砍他。

用的只是刀身的平板。

啪!

他脑门瞬间被拍中。

眼前冒出了无数星星,

天旋地转中,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蹭蹭蹭!

向后退了几步,他一手扶住了墙,一手扶住了额头。

啥情况?

那妞出手怎么这么快了?

一菜刀就拍他脑门上了?

他眼睛都几乎没看到她怎么出刀,更是无从躲开!

如果对方刚刚用刀锋砍他,

他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啊!

冷汗开始从他从他额头簌簌流下!

“你……”他意识到了一件可怕的事,对孟小婷道,“你是不是隐藏修为了?”

“嗯?”

苏远的表妹孟小婷瞧着门外这位不速之客,眨了眨大眼睛。

她根本不认识对方,

也根本没有动用任何修为之力呀!

而且对方是个神经病吗?

突然就挥掌打她,

还说她隐藏修为了?

什么情况?

孟小婷也一头雾水。

“哎呀,还有一味调料忘了往锅里放了!”

孟小婷用小手一甩门,急忙往厨房走去。

在她的心中,外面那个神经病一样的男人,可远没她那半只山鸡重要。

“刚才应该是我太轻敌,太大意!”田文石突然一个箭步,伸手抓住了尚未关住的门板,蹿进了屋子里,“也应该是我不小心中了什么毒,产生错觉了,比如那种香味!”

呯!

但是他双脚还没站稳,

那妞就反手一挥菜刀,拍在了他的面门上!

嗷!

田文石惨叫一声,从门口倒飞了出去!

摔到楼道之后,

他的鼻血才来得及流出来!

他体内的真气更是被拍得一团乱,经脉都断了好几条!

苏远家的门,也呯的一声关严实了。

咕噜!

田文石赶紧从身上摸出几枚丹药,塞到了嘴里咽了下去!

旋即便连滚带爬,逃了!

“师兄,你怎么师兄!”

刘正宇等了良久,才等到师兄回来。

但回来的师兄不仅是空着手回来的,还完全变样了,像是受了什么惊吓,鼻血止不住的往下流,身子一直瑟瑟发抖,双眼迷茫无神,问他什么话都不做任何回答,像是听不到一般!

等到天亮,

他终于确定了一件事,

他的师兄田文石,脑子坏了,傻了!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刘正宇也吓得瑟瑟发抖起来,

他这位师兄身份不一般,是门派一位长老的儿子!

刘正宇急忙通过特别渠道,给门派发了密信,如实将这件事汇报了上去。

一是要接师兄回去治疗。

二是找到凶手复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