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数你最不要脸

  • 开局就花样作死
  • 轻尘一笑
  • 2195字
  • 2020-04-10 18:12:10

“这是为何?”

苏远很是想不明白。

“也许这就叫红颜祸水吧!”

小玉给了苏远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答案。

而后还鼓励苏远道:“不过主人也不怕,以后多做些不同寻常的事,自然会消灾解难的,小玉也会不停的帮助主人的。”

“好!”

苏远暗暗点了点头。

然后,他开始抬头听课。

不听课也没办法,由于坐到了第一桌,老师的声音就跟直升机似的,在他头顶嗡嗡作响!

但听了一会儿课,他就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老师好像并不太关注坐在第一排的同学。

十几分钟过去了,老师的目光都没瞧过第一排,而是一直往中后排看,好像那边才是重点关注区域!

难道这就是灯下黑?

于是苏远低下头,对小玉道:“小玉啊,我有句心里话必须要对你说。”

“嗯,主人但说无妨,小玉不是外人。”小玉暖暖道。

“你看啊,我不是放鸽子了吗,效果很理想,但同学却都恨不得痛扁我一顿,这证明做不同寻常的事是有风险的,你那里有没有武功秘籍给我练练,万一有人揍我,我也好自保啊!”

“主人还没发现吗?”小玉说道。

“发现什么?”苏远疑惑道。

“看来你还真没发现!”小玉答疑解惑道,“每当你做一件不同寻常的事,硬的不只是你的命,还有的你的体质,你的力量,你的感知,甚至包括你的智商……都在大幅度增长,比你练了武功秘籍还管用,这也是你抵抗死劫的资本,要不然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欺负你,杀了你,还谈什么逆天改命?”

“呀?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

苏远的语气有些责怪。

“这真的不怪小玉呀!”小玉无辜道,“主人拎着那笼鸽子健步如飞,一路从农贸市场飞奔到了学校,小玉还以为你早已经感知到了呢!”

“咦,你这么一说,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

苏远喜不自胜,悄然握紧了双拳,打算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变强了。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拳头刚握住,便发出了噼里啪啦的骨骼脆响声!

手背上的青筋也赫然暴起!

不仅力量感十足,形状还如同练了一两年功夫的拳师似的!

但他可真的一点拳都没练过啊!

林静芊顿时察觉,本能的躲了一下身子,目露惊异之色。

“老师,我要揭发一个人!”

也就是在此时,坐在苏远身后的一个男同学突然站了起来,正义凛然的指着苏远,对正在讲课的老师道:“苏远噼里啪啦的握着拳头,想要打静芊同学!”

“我也看到了!”

“我看到了,也听到了!”

“静芊同学都被他吓得都快哭了!”

随后,又有几位坐在苏远后面的同学站了起来,指证苏远!

“我擦,你们行啊!”

“平时也没见你们有多正义啊!”

“如果我是拿刀的斯文男,怕是你们都不敢吭声吧?”

这情况让苏远忍不住腹诽起来。

在公交车上的时候,大家也应该发现林静芊长得漂亮了吧?

却是没人敢帮林静芊出头。

原因很简单,怕斯文男报复!

能在公交车上做出那种无耻之事的人,大概率是不怕死的,是敢跟人玩命的!

“我现在真想让你们知道我变强了,看你们还敢不敢得罪我!”

苏远忍不住将拳头往高处抬了抬。

“苏远啊!”讲课老师姓赵,四十岁左右,扶了扶脸上的眼镜,俯瞰着苏远道,“你握拳头的声音连老师都听见了,老师还以为你在放鞭炮呢!你是真的想打人?打人家一个柔弱的小姑娘?你说说咱们现在上的是什么课?”

“数学啊!”苏远纳闷道,怎么还跟上什么课扯上关系了?

“我看咱们整个班就数你不学好,就数你最不要脸!”

结果老师说了这么一句,就让苏远靠墙罚站去了。

“赵老师威武!”

“赵老师为民除害!”

“赵老师最帅,六六六!”

见老师漂亮的惩治了苏远,教室里马上响起了一片溜须拍马声。

刚刚站起来揭发苏远的那几位同学,也扬眉吐气的坐下了。

只有苏远孤零零的靠着墙壁站着,看起来很是可怜。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被罚站了。

“主人,不要伤心,你不是一个人……”小玉柔柔的声音在苏远心头响起,“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无论死劫重重还是生机盎然,小玉都会一直陪着主人,不离不弃的……”

“小玉,你够哥们!”

听了小玉感人的话,苏远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结果他这句话一说,小玉良久都不再说话了。

突然,苏远感知到有人正在偷偷看他,蓦然循着那道目光望了过去,看到了一双充满歉意的大眼睛,正是林静芊!

林静芊的柔唇微微开合了三次。

好像在说什么话。

苏远根据她的口型,几乎可以确定,她说的是“对不起”三个字。

但他并不怪林静芊,如果他是林静芊,同桌噼里啪啦的攥拳头,他也会吓一跳的。

“看来她也不是彻底的语言不通,至少还会说对不起三个字。”

想起班主任对林静芊的介绍,苏远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然后冲着林静芊做了一个“没关系”的口型,就不再看林静芊了。

“她俩怎么眉来眼去了?”

“难道静芊同学屈服了?”

“难道女孩子真的喜欢坏男生吗?”

但他俩无声对话的这一幕,又让一些处心积虑的同学看在了眼里,于是教室里好像打翻了几个醋坛子,酸味一丝丝的弥散在空气中,久久无法散去。

“该进行下一个计划了!”

终于挨到下课,苏远急匆匆的跑出了教室,马不停蹄的进行下一个计划。

如果说放鸽子的事让他心存内疚的话,这次的计划他简直一点负罪感也没有!

“嘿嘿,嘿嘿嘿……”

他在卫生间阴险的笑着,把顺道买来的几块巧克力捏成了泥,做成了一坨屎shi的形状,然后双手捧着,大大咧咧的走出了卫生间!

“刚拉的,新鲜的!”

“大家都让一让!”

“蹭到你们身上我可不管啊!”

就这么边走边嚷嚷,苏远走进了教室,站到了讲台上!

“告诉你们,我苏远可不是好惹的,我绝对是个狠人,还比狠多一点,是个狼人,比狼人还多一横,是一只狼灭,不信你们瞧!”

他居高临下的大声对全班同学说了一番狠话!

然后将那坨东西高高举起,

又在全班同学震惊的注视下,

张开了自己的嘴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