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衔玉而生
  • 开局就花样作死
  • 轻尘一笑
  • 1993字
  • 2020-04-02 14:18:55

“那母亲人呢?”

一听到父亲亲口承认母亲没死,苏远就急声问道!

“小远,在爸给你答案之前,爸想给你讲个故事。”

苏平安瞧了瞧儿子,拍了拍身边的床沿。

“我想听关于我母亲的。”苏远脸色沉重的坐了下来。

“当然是关于你母亲的。”苏平安点了点头,又指了指苏远带回来的神秘盒子道,“还有关于这东西的,以及你想知道的一切。”

“好!”

苏远深深吸了一口气,静等着父亲讲述。

苏平安点了一支烟,用力吸了一口,目光迷离起来,思绪陷入了一段久远的往事里……

“小远,我就从和你母亲刚刚认识的那时候说起吧!”

“那是一个春天,我对你母亲一见倾心,便约她出去玩,因为你母亲曾对我说过她喜欢看青山绿水,我就带着她坐了好久的车,到达了一处风景秀美的山区,一玩就忘了时间,天很快就暗了下来……”

刚听到这里,苏远就忍不住抬了抬头。

父亲,这是你故意的吧?

“我见你母亲当时有点害怕了,就赶紧带着你母亲往山下走,结果不成想,突然下起雨来,那雨真叫一个大啊,不仅冲刷得山石滚落,还把我新买的蓝衬衣都给冲的掉色了!”

说到这里,苏平安自己笑了笑。

苏远却是撇了撇嘴。

“因为这场大雨,下山是没办法下山了,我就和你母亲在一处崖壁下避雨,等雨停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路也彻底辨别不清了,狼呀,野猪啊,猫头鹰啊,开始哇哇乱叫,你母亲就更害怕了,我就找了一处平地,把帐篷……”

“你等一下!”

听到这里苏远抬了抬手,瞪眼道:“爸,你准备的够充足的啊!帐篷你都带了?”

“咳咳!”苏平安不好意思的干咳两声,用手比划了一下,“就是一种简易的小帐篷,可以放到背包里的那种,睡一个人都紧张……”

“我明白,我明白……”苏远幽幽道。

“接着讲接着讲。”苏平安抽了一口烟,莫名的抬头往上看了看,“当我把帐篷搭好之后,邀请你母亲入睡时,奇怪的事发生了,本来布满水雾的夜空,突然变得清澈无比,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跟一颗颗大珍珠似的,哪叫一个好看啊!”

“我当时就有了一个浪漫的想法,对你母亲说,小婉啊,你想要天上的星星不?我给你摘一颗下来?”

听着这种老掉牙的情话,苏远又撇了撇嘴。

现在这种话连小孩子都骗不到了。

但随后父亲讲的话,一下子让他目瞪口呆了。

“也许是我的诚意感动了上天,我的话刚说完,就有一颗星星闪了闪,从夜空中坠落!”苏平安还是用手比划着,“拖着长长一条尾巴,哪叫一个壮观、漂亮!”

“没过一会儿,就听见轰隆一声巨响,那颗星星就砸在了距离帐篷不远的地方!”

“我就拉着你母亲去捡那颗星星,但是怎么也没想到,那并不是一颗星星!”

说到这里,苏平安紧皱眉头,瞧向了苏远带回来的那个神秘盒子。

“掉下来的是这个盒子?!”苏远惊声问道。

“是的,就是这个盒子!”苏平安点了点头,“当时这盒子跟烧红的烙铁似的,滚烫滚烫的,上面的花纹还跟一滩水似的,会流动!我寻思着这是捡到宝贝了啊,很想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东西!”

“但折腾了一整晚,都没能把盒子打开,后来回了家,用工具也打不开!”

“后来我彻底断了打开盒子的念想,就把盒子丢在了床底收藏了起来。”苏平安拍了拍床,又瞅着盒子道,“就当这是我跟你母亲的定情信物吧!”

“嗯,的确算是老天爷帮忙的定情信物。”苏远道。

“后来没过多久,我就跟你母亲成亲了,很快你母亲就怀了你。”

苏平安一脸幸福美满,不停的品咂着手中的香烟。

苏远瞧着父亲已然有了褶皱的脸,心想那段时光对父亲来说,一定是一段极为美好的时光吧!

“可是!”苏平安脸上的幸福突然消失无踪,沙哑着嗓子道,“可是当你母亲怀胎十月,将要生你的时候,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她经常会做各种噩梦,几乎天天都会从噩梦中惊醒,分明是病了!”

“你没带我母亲去看看病?”苏远焦急道。

“肯定去了啊!”苏平安瞅了苏远一眼,“你母亲是我老婆,我可比你要担心多了!”

“医生怎么说?”苏远紧张问道。

“医生说不用担心,只是产前抑郁症,生完孩子就好了。”苏平安摇了摇头,“可就是医生的这个说法,让我大意了,你母亲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有时候甚至醒着都会做噩梦,哭着说梦话!”

“母亲到底梦到什么了?”苏远急忙问道。

“梦到的都是你成年以后的事。”苏平安伸手往地板上弹了弹烟灰,捏着烟头吸了一口,“梦到你被蛇咬死,被人捅死,被跳楼的人砸死……反正就是各种死!”

苏远一听,禁不住汗毛倒竖!

因为她母亲梦到的都是真的!

若不是他有小玉守护,这些事就已经真真切切发生了!

而且在公墓时,母亲那道残念也一直在努力着告诉他这些事!

“因为这个,你母亲给尚未出生的你取了名字,叫苏远!”苏平安叹了口气,“就是希望那些灾难能远离你,让你平平安安的!”

苏远低头沉默。

眼泪禁不住在眼眶里打转!

“后来终于到了生产你的日子了……”

苏平安捏着烟头的手,突然剧烈颤抖起来,久久不再往下说。

“生我的时候怎么了?”

苏远忍不住从床上站了起来。

该不会是又发生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了吧?

“你快说啊爸!”

“好,我说!”

苏平安将最后一口烟头抽尽,瞧着苏远的领口,声音颤抖着,说了五个字:

“你衔玉而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