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怪事接连发生

  • 开局就花样作死
  • 轻尘一笑
  • 2165字
  • 2020-04-01 18:01:15

“有鬼啊!”

惊声尖叫者,正是守墓老大爷!

他壮着胆子前来查看情况,结果正好看到苏远从墓坑里走出来了……

啪嗒!

大爷攥在手中的手机,还脱手掉在了地上。

一股热乎乎水流,顺着大爷的裤腿哗啦啦流了下来。

而手机屏幕上,还在播放着小片片!

苏远也没理会大爷,头也不回的蹿出公墓,骑着骑行车吱呀吱呀逃跑了!

噗通!

苏远消失后,吓呆的大爷才瘫坐在地上的泥水里。

也不怪他这么失态,实在是今晚发生的事太过离奇!

又是出现光柱!

又是发生炸坟!

还有一个形状奇怪的人从炸过的坟堆走出来……

这些事换成谁也不能淡定哇!

苏远的电量,也因为他增长了一丝!

“呜呜!”

突然,一阵仿若是孩子哭的声音,从林立的墓碑后传出。

老大爷在惊魂甫定中,抬头瞧了瞧。

一道黑影正快速向他奔跑过来。

“黑……黑喜!”

待那黑影跑近了,老大爷的双眼便倏地瞪圆了,瞪得如同外星人一般!

他认得那黑影!

那黑影是他养的一条狗,名字叫黑喜!

但此时的黑喜歪着脑袋,半边脸都塌陷了下去,脑浆还在汩汩往外流,看起来极为悚然可怖!

而且,黑喜早在前几天就已经死了,被车意外撞死的!

是他亲手埋到公墓一角的!

“有……有鬼狗啊!”

接连受到惊吓的老大爷,二话不说,身体如同重返年轻时光似的,蹭一下子就从地上跳了起来,转身就逃进了平房,然后死死反锁上房门,一直死等到了天亮!

次日他便辞职不干了。

“那公墓炸坟、闹鬼、闹鬼狗,打死我都不敢在那干了!”

辞职后,他逢人便这么说。

有人问他道:“啥样的鬼?”

他言之凿凿道:“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若是苏远听到他这么说,一定会笑死。

他穿的可不是长裙,而是身上那条橙黄裤子被炸烂了,炸得裤腿一条条的,看起来像裙子罢了!

他的头发自然也是被炸蓬松的!

至于那条狗……

他当时并不知那条狗本来就是死的!

与此同时,

龙城第一医院,住院部大楼。

沙沙沙!

一条奇怪的虫子,长得很像是蚯蚓,但通体是黑色的,正沿着楼体表面爬行着。

在它所过之处,都会留下一条湿湿的痕迹。

它每经过一个病房窗户,都会停下来嗅一嗅,像是在觅食一般!

不多时,它好像终于有了什么发现,钻进了一间病房里……

滴答滴答!

那间病房的床上,躺着一个人,正在输液。

若是苏远在这里,必能一眼认出这人是谁来!

正是今天在公交车上骚扰林静芊的斯文男!

这时候的斯文男嘴唇乌黑,一动不动,估摸着蛇毒仍未完全消退,连自己脸上爬了一条怪虫都丝毫不知!

然后,

一件任谁都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呲溜一声!

那条怪虫竟然钻进了斯文男的鼻孔!

过了片刻之后,

一直昏迷不醒的斯文男,突然在病床上剧烈抽搐起来,他身上的血管根根暴起,快要炸开似的!

双眼也随即睁开!

眼球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呜啊!”

“咳哇!”

有一阵阵怪声不断从他喉咙深处发出,听起来极为吓人!

噗通!

斯文男突然一个翻身,从床上摔了下来!

然后竟然像一条虫子一样,蠕动着在地板上爬行!

爬了几米后,

他才用双手扶着地板,艰难的站立了起来。

然后开始向门口走。

走路的时候还是顺拐!

一步一挪,看起来极为诡异!

吱呀!

也就是在这时候,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医用口罩的人走了进来,一见到斯文男便毫不犹豫的飞起一脚,将斯文男踹飞了出去。

“你不用说话,更不用问我为什么找上你,我会让你死个明白!”

白大褂将口罩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张坑坑洼洼的吓人脸庞。

其右眼眼窝还有一道深深的刀疤!

正是奉林如冰之命,来杀斯文男的张玄驹!

“你一定还记得公交车上的那个女孩吧?”

张玄驹一抖右手,亮出了一把锋利短刀。

“我替她出气来了!”

张玄驹极为杀伐果断,只是这么简单交代了一两句,便大步一踏,挥刀便刺!

只听得噗嗤一声!

短刀不偏不倚的刺进了斯文男的心窝!

然后,张玄驹拔刀就走!

没有丝毫的的犹豫!

可当他走到门口时,却是骤然停下了脚步,猛地扭头往回看,脸色瞬间变了!

斯文男不见了!

地上除了一滩血之外,并无斯文男的尸体!

而窗口是开着的!

张玄驹急忙走到窗口,探出头去,看到了他这一辈子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幕!

斯文男像是一只壁虎似的,沿着楼体爬行着,没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

“林总,我要向你汇报一件事,我通过关系网找到那小子了,但任务失败了,发生了一件很古怪的事……”

离开医院后,张玄驹第一时间给林如冰打了电话……

吱呀!

吱呀!

将近凌晨的时候,苏远才骑车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小区。

他身上比出行前多了两样东西。

一个铁盒。

一把梳子。

“爸,你醒一醒!”

进了家之后,他连衣服也没换,就径直进了父亲的房间,把两样东西放在了床头。

“小远,你干什么嘛!”

“爸正做美梦呢,好像还梦到你……”

苏平安含糊说着话,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线。

当他看到那两样东西的时候,便如遭雷击一般,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

“苏远!”他直呼儿子大名,“这两样东西你都是哪来的?”

“你说呢?”

苏远指了指自己破破烂烂的身体。

“老天爷啊!”苏平安一打量苏远的模样,难免有所误会,震惊道,“你把你娘的坟给炸了?!”

“我没炸!”苏远耸了耸肩,瞅着那金属盒子道,“是它炸的!”

“怎么可能……”苏平安无力的在床上坐下,双手抱着脑袋,“你又怎么能去动你母亲的坟……”

“爸!”

看到父亲受到打击的样子,苏远尽量让语气听起来柔和,说道:“证据都摆在你面前了,我也已经成年了,把你隐瞒的事情告诉我吧!不管怎样,我都能承受的,你儿子真的不想再被骗了,那种感觉太痛苦了!”

苏平安伸手抓住那把木梳,贴在了自己心口。

良久后,他才缓缓道:

“你母亲她……她的确没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