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诗成
  • 大奉打更人
  • 卖报小郎君
  • 2095字
  • 2021-03-22 10:58:27

“杨子谦若是没赴任青州,这个活儿倒是可以推个他。”张慎说:

“咱们几个里,他最擅长此道。”

山风扑入室内,吹的陈泰长须飘飘,笑道:“谨言兄比我更适合在朝为官。”

“老匹夫,你在嘲讽我踢皮球?”张慎也不生气,一副光棍姿态:“你行你来,老夫洗耳恭听。”

眼见又要吵起来,张慎的书童低头疾步而入,躬身道:“先生,您学生许辞旧来了。”

许辞旧?他来干嘛,圣人语录三百遍抄完了?张慎点点头:“请他进来。”

待书童离开,张慎看了眼棋盘对面的陈泰,笑呵呵道:“说起来,老夫近来新收了一个学生,是这许辞旧的堂兄,诗才惊世骇俗。”

李慕白当即补充:“那也是我的学生。”

陈泰看了眼姓张的,又看一眼姓李的,心里一动:“那首“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的诗人?”

李慕白和张慎得意的笑了。

“哈哈哈....”陈泰大笑出声,指头点着两位好友。

“你笑什么?”

“我笑你们被名利遮了眼,哦,还有嫉妒。”陈泰收住笑容,半告诫半嘲讽:

“杨子谦之名,必定因为这首诗流传后世,确实让人艳羡。可你们俩就不想想,佳句难得,多少读书人一生也就寥寥几首好诗,能载入史册的,更是没有。”

“出了一句“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已经是神来之笔,闻之欣然,还指望再来一首,不,两首,好叫你二人一起名垂千古?”

“过于在意名利,久而久之,你们肚子里的浩然正气怎么存续?”

一顿奚落,李慕白和张慎有些尴尬。

心底知晓陈泰说的有理,流传千古的佳句,哪是随随便便就能作出,况且对方并不是读书人,妙手偶得了一首,便是天大的缘分。

指望一个胥吏连出好诗,让他们青史留名,确实有些过于妄想。

“幼平所言极是。”两人作揖,沉声道:“读书人三不朽,纵使要名垂青史,也该堂堂正正的走大道,而非捷径,是我二人偏了。”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陈泰微微颔首。

片刻后,书童领着许七安和许新年进入雅室。

两人同时作揖:“学生见过老师。”

李慕白和张慎对视一眼,对许七安的到来既意外又欣喜。

“坐吧!”张慎道。

“宁宴,你来学院,是因为有佳句要给为师鉴赏?”李慕白试探道。

许七安摇了摇头,道:“学生来此,是有一事相求。”

“但说无妨。”

许七安将自己的来意告诉两位老师,隐瞒了自己要报复户部侍郎的想法,只说税银案幕后主使极有可能是周侍郎,而对方如果挨过京察,必定报复许府。

“这....”李慕白看了眼同样面露难色的张慎,无奈道:“书院禁止外人留宿,这是规矩。”

读书人最讲规矩。

许七安刚要求,便听许新年说:“长公主不也时时住在书院。”

张慎摇摇头:“长公主何等身份。”

许新年点点头:“书院禁止外人留宿,除非皇亲国戚。”

嘿!这愣头青还是一如既往的不会说话。

在场三位大儒气笑了。

许七安差点笑出声,二郎的毒舌还是那么犀利。

李慕白摇了摇头,“谨言兄,你这学生,我倒有点期待他将来踏入立命境。”

那可太恐怖了.....张慎嘴角一抽。

唯有陈泰笑吟吟的审视许七安,这时候,插嘴说道:“你是许宁宴?”

“正是学生。”穿着儒衫假装自己真的是读书人的许七安作揖。

“听说颇有诗才,不如这样,如果你能现场作出一首让我们三人都满意的诗,老夫就做主,让许府女眷暂住书院,并保她们周全。”

准许许家女眷留住学院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最后一句,保她们周全。

这才是许七安兄弟俩来此的目的。

许新年脸色微喜,扭头看向堂兄:“大哥....”

他既欣喜又忐忑,作诗不难,每个读书人都能作出工整的诗词,难的是让三位大儒满意。

这很难吗?

这太难了。

写诗?你们这是逼我白嫖你们?许七安没有立刻答应,而是斟酌着说:

“率性作诗,还是固定题材。”

三位大儒彼此交换眼神,张慎道:“劝学!”

果然不可能率性作诗,否则,我分分钟再拿出一首千古绝唱....许七安心里叹息一声。

同时松了口气,因为这题没有超纲,他那点文学底蕴还能应付。

劝学二字,最先让许七安想到的是高中读的《劝学》,但既然是诗,那这篇古文就不适用了。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许七安脑海里,紧接着浮现这句渊源流传的劝说诗。

在劝学相关的领域里,论知名度,能与它相提并论的不多。

他刚想决定用这首诗白嫖三位大儒,忽然想到了云鹿书院两百年来的处境。

“这首诗没记错的话好像是宋朝皇帝写的?里头掺杂着功名利诱的味道,而云鹿书院毕业的学子向来仕途艰难。”

“辞旧考中举人时就感慨过,不知道将来会被外放到那个穷乡僻壤....”

“我抄这首诗,不是戳云鹿书院的心窝子嘛,适得其反....”

见他久久沉默,许新年眉头愈发紧皱,三位大儒里,张慎和李慕白一直期待着,陈泰则笑眯眯的喝茶。

许七安收回思绪,拱手道:“学生献丑了,辞旧,替我磨墨。”

许新年找到笔墨纸砚,摆在桌案上,亲手替堂哥磨墨,一手持笔,一手挽袖,笔尖在墨汁里蘸了蘸,扭头示意堂哥接笔。

我那一手稀烂的书法就不丢人了....不,我根本不会书法.....许七安心里吐槽,表面摆出读书人指点江山激昂文字的姿态,说道:

“辞旧为我代笔。”

许新年点点头,在案前正襟危坐。

“三更灯火五更鸡。”

“正是男儿读书时。”

“黑发不知勤学早。”

“白首方悔读书迟!”

许新年写完,放下笔,凝视着宣纸上字迹清俊的七言,双眼灿灿生辉,脸色略显激动。

屋内短暂寂静,许新年体会着这首诗的余韵,三位大儒疾步走到岸边,沉默的盯着宣纸。

无声的盯着。

长须蓄到胸口,一身黑袍的陈泰,目光闪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