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9.与卿初相识

我们的教官在我们需要他的时候不在,当我们不需要他的时候又及时出现了。我们在体育馆并没有休息多久,并被教官拉出去继续操练了。我们在心里问候着教官的祖上十八代,又恨我们班级没有美女,以致教官从来不用怜香惜玉,从未对我们心慈手软。每当别班还在休息的时候,我们总是要一个劲的在拼命的训练。我

说起杭州下沙大学城的天气,我心里只剩下纳闷。在我们军训期间连续十多天的近四十来度的高温,而站在训练场上,地上蒸发的热气就更叫人无法忍受了。下沙这里的天气没有春天和秋天,只有夏天和冬天。冬天经常刮七八级的大风,走在路上寒风刺骨。原本早上想早些起来去好好上课,可是一听到窗外呼呼的寒风,什么天真的念头都消了,这天气严重影响我们学习的积极性。我经常骂下沙的天气比小强还变态,可见这天气有多变态了。

军训很难熬,大量的流汗,口渴难忍。班级规定,每个寝室负责一天去学校地下室水房里搬矿泉水来解救同学们。这次轮到我们寝室,我长毛小强三人身负重任,浩浩荡荡的出发了,或许你会问搬桶水用得着三个人去嘛,原因很简单,由于一桶水身系几十条风华正貌的当代大学生性命,万一途中有人体力不支倒下,我们将前仆后继跨过前人的尸体,把水送到那时比非洲难民还需要水的同学面前,可谓责任重大。

操场离学校地下室水房有一定的距离。我们经过一条捷径,旁边是一片小小的毛竹林。毛竹林很僻静,微风吹过,竹叶轻轻摇曳,倘若情侣身处此中,颇有一翻浪漫的味道。

路过小竹林时,我们听到被一阵金属敲击声。闻声寻去发现,原来有个班级趁休息正在这里玩敲鼓传物的游戏。我们从教官认出,这就是此前被我们驱赶出体育馆的班级。这个班级女生众多,男生气愤自然活跃,教官也乐意开展游戏。我们三人杵足观看,心中羡慕不已,只恨班级女生少且质量差,以致军训每次休息时,教官都让我们自我休整,自己跑去操场角落顾自己抽烟。

教官停下敲碗的筷子,传递的军帽落在了一个女生的手里,这个女生便是红头绳。根据他们游戏的惩罚项目,她站起来演唱了一首歌。这首歌就是《心愿》:“湖水是你的眼神,梦想满天星辰;心情是一个传说,亘古不变地等候。成长是一扇树叶的门,童年有一群亲爱的人;春天是一段路程,沧海桑田的拥有。那些我爱的人,那些离逝的风,那些永远的誓言一遍一遍。那些爱我的人,那些沉淀的泪,那些永远的誓言一遍一遍......”

尽管只是清唱一段,依旧婉婉动听。清亮却含着一丝淡淡的忧伤引人入胜,让我沉浸其中无法自拔。没想到她不仅人美声音美,歌唱的还如此动人。

毕竟有要事在身,观看笑一会儿后便离开了。我们到了地下水房,三个人举手投票让谁来抗水,后来我和长毛两票胜出,一致赞成小强来抗水。小强对这种不公平的表决方式颇有意见,一度抱怨试图反抗,但屈服于我和长毛的武力之下,只好作罢。

我们原路返回,再次路过竹林的时候,那个班级的游戏已经结束了。透过竹子间的缝隙,隐约看到竹林那边坐着几个身穿军训服的女生,细细一听还能听到她们闲聊的声音。

如果男生生理上没有缺陷或变态的癖好,男生对女生永远比男生对学习感兴趣。

我对小强和长毛说:“同志们,搭讪去。”

“寡人正有此意。”小强用一阵淫荡的声音回答道。

我瞧他那一脸犯贱的样子,真想当场幽雅地给他个白眼,热情地给他个巴掌,然后亲切对他说声哪凉快滚哪去。小强放下抗在肩膀上的水,跟着我们绕到竹林前面,在旁边阴凉处席地而坐。

我回头看了看后面的小竹林,又打量周围的环境,用眼角瞟着女生,故意高调着嗓子说:“这里环境优美,鸟语花香,阴凉僻静,真是一个逃避军训乘凉的好地方。”我见女生没有注意到我们,于是就直接把头朝向她们,说:“嘿,美女,你们是不是也躲这儿逃避军训啊?”

“我们可不是逃避军训,别乱说。”当中一个女生见我诬陷她们,立马并搭话了,显而易见,我的效果达到了。

我正想趁热打铁接着搭讪,只看着搭话的女生站起来招呼一个远远走过的女生,让她过来坐下。我抬头看去,一眼认出,她居然就是那个用红绳扎马尾的女生。她也认出了我,走过来坐在了离最远的那边。

有她在场我立马闭了嘴,不再开口说话,小强在荷尔蒙的作祟下,依旧和女生们聊得火热。他问:“你们怎么称呼?”

“叫我们美女就行了。”

“那......那有准确点的名字吗,万一路上见着你们,我一叫美女,满校园的女生都回过头来答应怎么办啊?”小强打破砂锅问到底。

我站起来,换了个位置走到那头,隔两个人的距离挨着扎红头绳的女生坐下。她没看我,抿抿嘴唇,双手抱着膝盖看着前方。我也没有看她,静静地听着小强和女生们的调侃,而实际上他们的对话我一句也没听进去。

就这样坐了好一会儿,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享受着微风吹拂脸颊时带来的丝丝凉意,甚是舒服。

“刚谢谢你。”我终于寻找到了和他说话的借口。

她看了一眼我,朝我微笑了一下,然后说:“干嘛要谢我?”

“我知道偷偷帮我,没用力坐下去。”

她笑而不语,两眼看着前方。

“害你们没地方乘凉,晒太阳了。”我接着说。

“不会啊,你看这里也挺好,还有风。”

“我叫陶杰,陶渊明的陶,陶渊明的杰,你呢?”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她的名字,而且问的很突兀,不带一点顺其自然。

“刘颖。”她被我逗的乐了,又欲笑而止。

“好听。”我终于知道她的名字了,心中抑制不住兴奋。

“你的也不错。”

“你不仅名字好听,唱歌也好听。”

刘颖有点不解,因为她并不知道刚才她唱歌时,我就在竹林的那头。

正当我们聊得投机之际,一个男生走过来,对着我们说:“你们又来抢地盘儿啊?这回想比什么,大爷我奉陪到底。”

这个男生不是别人,就是和我比做俯卧撑的小黄毛。他把我身边的刘颖拉起来说:“别和这群没素质的民工靠这么近。”

此时此刻,在场的其他女生都认出我们就是刚才那群和他们抢地盘的人,瞬间敌意四起。她们脸上带着鄙视,嘴上也开始问责。其中一个女生说:“还真没认出来,穿上衣服戴上帽子,个个还真人模狗样的呵,原来你们就是那群害我们没地休息的流氓。”

小强和长毛见被认出来了,想必再聊下去也是无趣。同时,我们突然想起还身负几十条生命,我们可爱的同学还在太阳底下焦急地盼望我们抬着矿泉水出现在他们面前,解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三人起身拔腿就跑,我边跑还边回头不舍得看着刘颖。望着她转头也看向我的眼神,心中有种预感,我们一定会发生故事。

在路上,小强对我说:“陶杰,那个扎红头绳的小女生长得不错,祸害别班班花的艰巨任务就交给你了。至于我们班班花石佳,我决定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她我要定了。”

我听了小强的话,就鼓励他就放心的去追石佳,泡别班女生为我们班级争光的重任就由我来抗了。

水终于抗到操场,我对小强说:“你辛苦了,接下来的路程就由我来代劳吧,你休息一下。”小强见我如此丈义感动不已,把那桶水转交给我抗。

操场上骄阳似火,同学们见我扛着水远远走近,大家对我投来吃人般的目光,如饥似渴。我想,大学几年同学们从来没有像当时这么想念我们。我肩膀上抗着水走向他们,非常自豪地朝他们挥挥手说:“同志们辛苦了,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没想到就由于我的一时激动,在同学们眼里比我生命还贵重的那桶水滑落我的肩膀,砸在了地上,顿时所有人的心随着那桶水一起碎了。他们吃人般的目光马上变成了杀人般的目光,所有的人都杀气腾腾地向我冲来。

刹那间我由英雄变成了罪人,我知道解释已经无法挽回一切了,愣在那里等待惩罚。那群散失理智的畜生一拥而上,狠狠地把我压在地上狂揍了数分钟。还尚有一丝人情的教官拉开那群发了疯的野兽,把我从泰山压顶中解救出来。我抱着教官的裤腿感激涕零,抬起头注视着教官的眼睛,此时的他是多么和蔼可亲,一点也不像在军训时的凶神恶煞,我对我自己有这么位声名大义的教官深感自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