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8.第一次亲密接触

体检结束后,我们和另一个班级又被装进了一辆公交车拉回学校。我在车厢密密麻麻人的迷彩服中,寻找那用红头绳扎起的小马尾。任凭我怎么寻找,也没有找到她。想必去和回的不是一个班级吧。

教官难得一次的通情达理,到了学校后没有马上让我们开始残酷的正步走,而是让我们到体育馆大厅自行休整。

体育馆面朝北面,避免了太阳直射,大厅阴凉通风,是个乘凉的好地方。我们班级到达的时候,有个班级已经占领此地。他们在教官的指挥下,集体唱着军歌《军中绿花》:寒风飘飘落叶,军营是一朵绿花,亲爱的战友你不要想家,不要想妈妈......

我们班男生也不顾先来后到的道理,横冲直撞的冲进去各找空地坐下。有的索性解开腰部的武装皮带,脱下迷彩服外套,横七竖八的瘫躺在冰凉的大理石上,欣赏着旁边班级优美的军歌声。

军训的时候,每个班级都会攀比,事事都想自己班级强过别的班级。他们的教官突然发现我们没有教官在场,一展自己班级雄风的大好机会。他对着自己班级说:“同志们,咱们再来首歌给好不好?”

于是他们就大唱那首土得掉渣的《团结就是力量》。这个班级的女生多,声音甜美,又加上十几个男生声音铿锵用力,集合的刚柔并进,歌声振奋人心。我们听了以后非常自愿的给他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前面的铺垫都已经做好,他们教官开始执行他的目的,相反设法让我们班级出丑。于是就一个劲的逼我们唱歌,他们大喊起拉歌词。

我们教官不在,群龙无首,一盘散沙,自然无法和他们相抗衡。大家都保持沉默,避免让他们找到机会侮辱我们。在他们教官的引导下,他们咄咄逼人,颇有今天不见我们丢脸就不让下台的意思。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英勇无比,智勇双全,扮演救世主角色的少年出现,后来这个少年就光荣地成为了我们的班长,这位少年就叫王克星。

王克星是个牛人,十八岁成年那年,就成功的从男孩步入男人的行列,叫大家都羡慕不已。据他自己口述,成为男人之后,在第二天回家公交车上还一直回味昨晚的幸福瞬间,精神持续高度兴奋,以致公交车坐过了站还毫无知觉。

王克星站出来,他用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的磅礴气势,坚定无比对着我们说:“同志们,头可杀血可流,尊严不能丢,今天咱们就让他们开开耳福。”

我们在王克星的领唱指挥下唱起《义勇军进行曲》。我们班级大多数男生是五音不全,而女生又五大三粗,都是一群只知道扯着嗓子喊快板的音乐白痴,遗传物质当中天生缺少音乐基因,歌声惊天地泣鬼神,以致在别班面前大跌眼镜。

他们听了我们的歌声后,当场笑的满地爬。他们的教官站起来走到我们前面用带有嘲笑的语气对我们说:“不错,杀人般的气势有了,摧毁似的震撼力也有了,就是难听了点,如果聂耳老人家泉下有知,知道自己的巨作被你们蹂躏成这个样子的话,非从地下爬自己自杀一次不可。”

我们听了他们教官画龙点睛般的点评,感觉到无地自容。王克星失望地摇摇头叹气道:“哎......,一只青蛙指挥一群蛤蟆念快板。”说完就无奈地坐到人群中去了。我们大家当时心里一致在想,宁可在太阳底下晒,也不愿意被别班的人这么蹂躏。

我们就这样被别班侮辱着,心里颇为不爽又无可奈何,只能忍气吞声。我、小强、长毛三人心有不甘,气得连彩短袖都脱掉了,然后把衣服盖在头上,赤裸上身躺在了地上。

“他们哪个班级的啊,怎么可以这样,一点都注意形象。”

“一群流氓。”

“歌唱不好就算,素质还这么低下,一群民工。”

......

他们班级的女生对我们班级男生的行为甚是厌恶,开始评头论足的数落。我们自己觉得是不拘小节作风豪放,并不觉得有何不妥,认为对方女生小题大做。我们班男生听后反击道:“你们说谁呢,说谁流氓,说谁素质低下,说谁是民工了?”

“就说你们了。”他们班级很团结,集体异口同声,气势汹汹。

小强不干了,裸着瘦骨嶙峋的上半身,弓弯着背站了起来,摆出一副爱咋咋地的死猪不怕开水烫样子。他说:“你们这么说,那我们还就没素质了怎么滴,反正衣服也脱了,看得下去的坐着继续看,看不下去了你们可以走啊。”

“凭什么我们走,我们先来的,要走也是你们走。”对方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男生站起来,脑袋歪着像麻将里的七筒,看着颇有要和小强干上一场的架势,颇为嚣张。

我们心想,瞧着我们班男生五大三粗,女生都个个虎腰熊背,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主儿,打起架保准一个顶俩,唱歌比不上他们,打架绝对分分钟分出个胜负。我和长毛等人见有扭转局势的机会,立马站起来声援小强。

对方教官见火烧的有点过头,赶紧主持大局,以免场面失控。他说:“我看要不这样,我们做俯卧撑比赛,我们两个班级都派出一个男生,规定时间内谁做的多谁赢,输的一边就把场地让出来。你们看怎么样?”

“行啊,比就比,还怕了不成。”小强说,“陶杰你上,弄死他们。”

不等我反应,小强说罢拉着长毛一并坐下,把我一个人晾在了前线。小强挑起的事情,自己竟然全身而退,把我这个作为火力支援的人推进了火坑。我当时想,组织靠不住,战友也靠不住,集体荣誉感太强和哥们儿义气太重害死人啊。

我骑虎难下,即便是前方敌军三千,硬着头皮往上顶,即便是万丈火坑,我也得往下跳。我说:“光做俯卧撑算什么本事,在身上面再坐一个人还能撑的起来,那才叫本事。”

此话一出,两边集体起哄表示赞同。我心想,真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儿大,我只是随便说着给自己壮壮胆而已。

对方班级那个站着脑袋歪着像七筒的小黄毛丝毫没有被我的话语吓退,抢着出风头,依旧嚣张如初。他说:“可以,谁怕谁,我来。”

我看看他豆芽身板,应该手臂力量强不到我哪儿去,心里也并松了一口气。我说:“为了防止放水作弊,你我都各自到对方班级挑个女生坐身上,一分钟内比谁做得多。”

他没有多想应声答应,当他看到我们班级仅有的九个女生个个都长得熊腰虎背,身体倍儿壮时,估计他心里一定后悔答应的如此草率。我一眼扫过,光看长相,他们班女生总体水平高出我们班好几个档次,身材也偏向于小巧玲珑。

什么叫绿色丛中一点红,什么叫众人群中一道光。在这个席地而坐的绿军装人群当中,我又看到了那一抹让我久久不能忘怀的红色。我现在才发现,那个用红头绳扎着马尾的女生就坐在当中,至始至终压低着头,没有理睬我们两个班级的纷争,犹如一个局外人。

“就她吧。”我手指指向人群中。

所有人的目光顺着我的手指方向,寻找着我口中所说的她。当她抬起头的时候,发现现场八十来双的目光已经集中在她身上了,有些尴尬,又有些不知所措。她旁边的女生提醒着她,她犹豫很久,但还是站起了来,带着一点点羞涩朝我走来。

随着她越走越近,我感觉我的心律开始失常,心脏由内向外敲打着胸腔,心跳声响的旁人仿佛都能听见。我开始紧张的开始闪躲自己的目光,这我第一次能让我面对面如此仔细的看到她脸,而我却不敢直视,害怕自己热情的目光灼烧她那吹弹可破的肌肤。

她手里拿着军帽,站在我身边,一言不发。

“不行,你换一个。”小黄毛说。

小强又开始活跃了,他说:“凭什么换一个,你不会又不敢了吧。”

后来,小黄毛挑了我们班级的石佳。做俯卧撑的时候,石佳非常为我们班级争气,双腿一跨,就坐在了小黄毛的背上,双脚离地将一身的重量集中在屁股上,全压在了他身上。而我身上的这个女生,双脚合并侧身将屁股蜻蜓点水般的轻轻坐于我背上,并没有给我施加多少重量。

这是一次美妙的亲密接触,使我全身充满了能量。小黄毛被石佳死死地坐趴在地上,不管他如何使力,依旧纹丝不动。而我成功地做了两个,结果显而易见。

我们班赢了,我们赢回了场地,全班同学都在为我欢呼雀跃。她随着班级离开了体育馆,当她经过我身边的时候,短短的看了我一眼,又是微微的牵动了下嘴角。这次我可以肯定,她在对我淡淡地微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