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37.和小黄鱼在其纠纷

回寝室的路上,我冷静下来细想,那电话里的情景似乎和我以前中秋节耍女生去拿月饼的情景如出一辙。我终于恍然大悟,都怪自己一时被兴奋冲昏了头脑,面对报复不仔细思量消息的可靠性。

寝室里众人期盼着我手拎锦旗带着奖金凯旋而归,但他们见我空手回来,集体质问。我再三解释,他们都觉得我有私吞奖金之嫌。我不顾他们的质疑,抓起电话输入电话卡卡号回拨刚才的号码。

电话接通后,未等我开口,那边接电话的人就开口了。听声音还是之前的那个女生,她说:“你去过院办了吧,被耍的滋味舒服吧,猪头!”

我被气的没把肺咳出来,我说:“你们是谁,有种说出来,我非废了你们不可。”

对方丝毫没被我的严威吓到,反而颇有一种怕死不当共产党员的气质,用钢硬的语气说:“怎么的,想报仇想约架啊,我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没想到,事情过去这么久,还有人记得学期初的茬,可见女人是多么记仇的一种动物。据她说,军训中秋节那天,她们一寝室倾巢而出浩浩荡荡冲到传达室。传达室老头听说是来领月饼后,义愤填膺地说:“我老头子为这个学校看了大半辈子的大门了,都没见学校给我送过月饼呢!”她们只好尴尬地退出传达室,这时外面已经聚集了一大堆过来领月饼的女生了。

小强一听到女人的声音就亢奋,抢过电话说:“我们就想约架了,怎么着吧?”

“生活区中心花坛见面,到时候一决高下,有仇的报仇。”

此时,寝室里全体人员听说有女生要和我们寝室决斗,思想空前统一,决心荣辱与共。个个都情绪高昂,发誓要用身躯捍卫寝室的荣誉。光头第一次为这种事情和我们集体行动,目的完全是冲着对方是女生。倘若对方换成是男生找事,我估计光头早借故躲厕所里拉屎去了。

在生活区的中心花坛,远处的几个女生由远向我们走近,来势汹汹、杀气腾腾。

长毛瞧见她们的架势,轻轻说道:“凶多吉少。”

随着她们走近,面容变得清晰,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因为身穿红衣走在最前面女生,分明是视我为流氓的刘颖室友倩倩。不对,难道这是刘颖的寝室?我心中一阵不安。果不其然,胸口环抱书本慢慢地跟在最后的女生不是刘颖还能是谁。

我、小强、长毛三人面面相觑,瞠目结舌,吃惊不已。我当时真后悔为什么要跟着他们闹这么一出,现在真想找个洞钻下去。

小强说:“我去,陶杰,这不是那条小黄鱼吗?后头那个跟着的不就是红头绳吗?情况不对啊。”

刘颖和倩倩分明也是认出我们来了,刘颖远远的站在了后头,而这个叫倩倩的女生昂首挺胸盛气凌人站在最前面。我不敢强出头,连忙往后躲,把小强推上前。

小强上次在食堂是见过我和倩倩为一条小黄鱼吵架的,实实在在领教过这个女生吵架的泼辣的。他战战瑟瑟地对身后的我说:“哥儿们,我争取做到骂还口打不还手。”而后又对倩倩说:“我就是陈强,请姑娘多多指教。”

倩倩对着最后面的我说:“原来又是你这个臭流氓。”

远处的刘颖对着倩倩说:“倩倩,我去图书馆了。”

刘颖说完转头就走了,我没有理会倩倩,绕过她向刘颖追去。刘颖只顾自己往前走去,没有理会身边的我。

“刘颖,这些都是误会。”

“有误会你就和倩倩解释吧。”刘颖的语气有点生硬,态度更是有些冷淡。

刘颖走了,我没有在追上去,望着她的背影,直至消失在道路的拐角处。我心情非常沮丧,低着头走回中心花坛,让我意外的是他们已不再剑拔弩张。倩倩被光头拉倒一边,然后两人一直在嘀咕着些什么。光头发挥着从未有过的交际能力,不久之后倩倩被他安抚的服服帖帖,也不再显得气势汹汹咄咄逼人。

倩倩见我回来,瞟了我一边,然后对着光头继续说:“小光头,你们寝室的人要是都像你这样讲道理,我们也就不会闹得这么不可开交了。今天我们就给你个面子,这件事就到处为止。”

我不清楚光头到底是暗地里卖主求荣了,还是发扬了委曲求全的大无畏精神,反正场面被他协调的和谐许多。女生们走了,光头痴痴地望着她们离开的背影恋恋不舍。他不怀好意的微微一笑,眼神深邃略有所思,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已经心怀诡计。

“野性很足啊,是匹好马。”光头碎碎念道。

“哪个?”小强问。

“穿红衣服的王倩倩。”

“一会功夫连人家姓什么都知道了?”连小强都惊讶了。

“小意思。”

“你要是认为是匹好马,那你就去驯服她。只要你把她骑到自己胯下,即使她再有野性,以后那也是你拉着缰绳牵动她的脑袋,叫她往东她就不会往西,让她前进她就不会停下。”小强絮絮叨叨的对着光头说,无时无刻都能发挥自己胡诌的本事。

“我就有这意思。”一直胆小怕事,看着唯唯诺诺的的光头,看到性格泼辣的王倩倩居然有了想将她一举拿下的想法。

“那你就每天烧香拜佛保佑陶杰和红头绳能破镜重圆,他俩要是好上了,陶杰帮你在红头绳那儿吹吹耳边风,红头绳再给你说说好话,你和红衣服好上都是迟早的事儿。”

“陶杰现在自身难保,我还是自己努力吧。”

光头说的这句是实话,我不可否认现在自己确实自身难保,又有何资格是帮助他呢?难道我和刘颖的缘分就此结束了吗?难道我们之间的爱情还未开始,却就要胎死腹中了吗?我对最近发生的事情追悔莫及,心有不甘啊。

这个学期结束前,我和刘颖在路上碰到过几次。虽然不至于形同陌路,却也相差无几了。我总是有种愧对她的感觉,眼神总是无法坚定地望着她,几次想勇敢地上去对她解释,可又害怕撞了南墙而放弃。而她每次总是看我一眼,然后嘴角牵动一下,像是微笑的和我打个照面,又像是相遇时因为尴尬而躲避时露出的不自然。

让人猜不透而又琢磨不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