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34.一条小黄鱼的纷争

距离闯入女厕被打一巴掌的事情几天过去了,早已经被我抛之脑后。而事情不会因为我的淡忘而结束,那个巴掌只是一后果的开始。

那天早上最后一节课,教经济地理的老头心血来潮,在下课铃声响后进行点名,延误了下课的时间,导致我们冲到食堂时,那里早已经人满为患。

我们寝室四人寻觅好一会儿,才找张空餐桌,然后放下手里书本占位。打菜窗口熙熙攘攘,好不容易快轮到我,岂料排在我前面的一个男生饭卡在读卡机上进出插了无数次,还是读不出卡上的金额来。

那打菜的阿姨就扯着嗓子大叫说:“小伙子用力插,这机子有时候反应迟钝,必须用力插才会有反应。”

刷卡的男生说:“我已经插的很用力了,怎么还没有反应?”

“你先拔出来再用力插进去试试看嘛。”

我在后边眼看着一条条心爱的小黄鱼变少,焦急万分。在打菜阿姨的英明指导下,男生积极配合,让机子终于有了反应。那阿姨轻松的叹了一口气说:“啊——,终于有反应了,我说过要用力嘛。”

男生说:“这机子还真是贱,不用力它还真不给反应。”

边上所有的人听了以后狂汗,而我已经没心回味他们之间的对话了。眼看还剩最后一条小黄鱼,心里无比欢喜,倍感幸运。

我朝着手持餐盘和铲子的阿姨大喊“阿姨,小黄鱼。”

几乎与我出声的同时,只听到旁边队伍同排的一个女生也指着小黄鱼,与我异口同声的朝着打菜阿姨说:“小黄鱼。”

谦让是我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即便是有千万个不舍得,我还是决定发扬作风,展示一下绅士风度,打算把这条小黄鱼让给她。

岂料,她转头看我一眼后,脸色大变,死死地盯着我,原本柔和的表情变得异常愤怒,仿佛和我有着几世积累的仇恨。

她朝着我恶狠狠地骂道:“臭流氓!”

随着女生的骂声,边上的人把目光都锁定在我们两个人的身上,诧异的看着我们。

眼前这位女生虽面容姣好,但脸型和五官较为大众,辨识度并不高,不属于让我过目不忘的类型。加之我又天生脸盲症,一时没有认出她究竟是谁。只是觉得她那张愤怒的表情和骂“臭流氓”三个字的语气似曾相识。

我被骂的莫名其妙,面对众人不明缘由的指指点点,心中颇为窝火。我说:“你这人怎么一开口就尽不说人话啊,我怎么流氓你了。不就一条小黄鱼么,让你就是了,至于骂的这么难听么?”

“骂的难听吗?我还想打人呢。”她说话的语气霸道十足,还真不寒而栗。

我仔细打量,终于恍然大悟,认出她是谁。她就是几天前在操场女厕被我撞见后,甩我一巴掌的女生。

“原来是你!”

“我还以为你流氓耍多了,记不起来了呢?”她似乎十分不解气,顺口又是一句说道,“臭流氓!”

原本理亏心虚,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忍一时风平浪静的处事态度,不和她一般计较。哪想到她揪着不放,不依不饶的,我也开始气不打一出来。

我十分不爽地说:“我说姑娘,我怎么流氓你了啊?那事就一个误会,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也不要得理不饶人,这事儿就让过去,成吗?”

“臭流氓!”她不紧不慢的继续骂着这三个字。

我的小宇宙马上就要爆发了,但还是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暴脾气。我决定不再去理会她无休止的纠缠,转头对打菜的阿姨说:“阿姨,小黄鱼。”

“臭流氓,那条小黄鱼我先看上的。先来后到的道理你不懂吗,是不是还想耍流氓?”

她一副伶牙俐齿,一点没有见好就收,得饶人处且饶人的意思。面对她如此放肆的辱骂,我已克制不住。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心想,她既然坐实了我臭流氓的罪名,那我就流氓一次给她见识一下,让那些所谓的谦让精神都见鬼去吧。

“你先看上的又怎么着,可是你也没叫呀,是我先开口要的好不好?”

“我先盯上的,它就是我的。”

“你盯上了就是你的了啊?那我还盯上你了呢,那你是不是就我的了?”

“你.....,你个臭流氓?”

“我说你这女生怎么就这么霸道,不讲理又凶,能不能讲点道理,稍微表现的淑女点?”我说。

“淑女?”她不屑地说,“本姑娘从来不在流氓面前淑女。你怎么就不懂得绅士点,还男生呢?”

“就你这泼妇样儿,我再绅士还不被你吃了,瞧你这泼妇的德性。”我说。

“你说谁泼妇,说谁呢?”

就在我和她争吵不休之际,人群中杀出一男生,朝着阿姨喊:“阿姨,小黄鱼。”于是那小黄鱼就落入了那个男生之手。真所谓蝓蚌相争,渔翁得利,我此时算是彻头彻尾的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我干笑两声,对她说:“这下好了,不用争了,鱼让渔翁给打走了,谁也吃不着了。”

她眼睛里冒着火花,颇有再给我一巴掌的意思。我赶紧随便打两个菜,转身就走。

世事总是如此,自己行为丑陋的时候总是会被一些你最不愿看到的人尽收眼底,形象尽毁。刚才争吵间,我不只是失去了一条小黄鱼,又或者失去了原本应该保持的绅士风度,因为我可以不在乎任何人对我的定论和审判。但是我却不能不在乎心中那个人对我的定位,那个人就是刘颖。

越是害怕的事情,发生的几率总是最高的。我端着餐盘转头的时候,感受到一道晴空霹雳。刘颖犹如幽灵一般的站在队伍不远的后面,眼睛直直地看着我,眼神很复杂。无需多言,刚才为一条小黄鱼,男争女斗的场景她尽收眼底了。

我和她大半个学期接触下来,我努力树立起的良好形象,尽管此前因和吴闯打架有所打折扣,但是上次那一圈操场逛下来应该已经成功挽回了。可是,此时此刻应该再一次轰然倒塌,碎了一地。

我尴尬万分,来不及做任何思想准备来应付这一切。就在我们目光触碰交集的那一刹那,她目光闪躲了,牵强一笑低下头去。当时的情况在我看来,至少刘颖没准备听我辩解,而我也无法做出合理的解释,只好从她身边匆匆而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