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32.球场荷尔蒙飞舞 误入女厕遭巴掌

周末的午后,冬天暖阳,平静无风。告别了前些天的阴雨湿冷,大伙儿都趁着难得好天气,出了寝室游荡在校园的各个角落,到处透露着暖意融融。

学校的操场也一改前些日子因糟糕天气的人烟稀少,今天人气颇高。操场中、跑道上、看台上到处都是人,有二人为伴的,也三五成群的。操场中间有人踢着球,跑道上有男女手牵手悠闲的走着。而四周的看台上则画风直下,一对对情侣相互依偎,做着各种小动作,爱抚着对方的身体,偶尔接接吻,偶尔打情骂俏,行为豪放,旁若无人。

这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时常吸引我们踢球人的眼球,时不时让我们杵步观望,忘却了身在球场,随时有被来球砸死的危险。

起初,我面对这些场景还颇为不习惯,一直疑惑他们生理上既然这么渴望,干嘛不索性去开房间。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或许他们是情之所至情不自禁,又或许是众目睽睽才显得刺激有趣。

有一对情侣拿着我们原本放在小球门边上多余的足球,跑到另半边球场的空球门前,相互玩起了足球。我猜想,那个男生一定也是足球爱好者,他为了学校能多一个女球迷,便带女友前来感同身受。一来促进彼此的感情发展,二来在女友面前证明自己除了在床上是位猛将,其实在足球场上也是一员不可忽视的健将。

话音刚落男生起脚射门,球却高高飞出球门。

女生见状嘲笑他。

为了证明自己是个男人,终于在大家的期盼下,进了由他女友把守的球门。

我站在另一边的球场,停下跑动的脚步,观看了全过程,心中觉得有趣,淡淡的笑了。随着那个男生把球射进球门,我产生了尿尿的冲动,急速跑向看台下的厕所。

球场的男厕所在球场看台的最左边,女厕所在最右边。在平日里,球场上只有男生,所以一般也只有男生会在这里上厕所。因此,球场厕所是男生专用的思想,也早已经在我们的脑海里根深蒂固。只要离哪边的厕所近,通常就直接奔向哪边,不顾厕所所属的性别。所以,在球场上看到身穿球服的男生,提着裤子心旷神怡的从女厕所里出来,也便是常有的事情了。

我匆匆地冲进女厕所,女厕里没有小便池,一边随意的打开一个蹲坑的阁子门。门一打开,我当时就蒙了,被眼前的一幕吓住,脑袋顿时一片空白。我只见里面蹲着一个女生,她抬头两眼愣愣地看着我,表情十分木然。她肯定无法理解为何女厕所里为突然闯进男生,显然没有做好思想准备,面对眼前的触不及防,她一言不发没了反应。我也始料未及,不知所措,呆呆地杵在她的前面,仿佛被雷劈了似的一动不动。

片刻之后,那女生突然缓过神来,张开嘴巴“啊”的一声惊叫,朝着同样木然的我大喊:“快出去,还看,臭流氓!”

这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响彻云霄。原本蒙圈的我被这声长叫唤醒,急忙关上阁子门,失魂落魄的跑出女厕。在女厕所的门口,我刚好撞上了也提着裤子准备进女厕的小便的郝一锋。

“干嘛呢?慌成这样,见到女鬼啦?”郝一锋不解的问。

我扯着他朝厕所门外走,然后说:“娘的,是女鬼就好了,撞着女生了。”

“怪不得刚在门口,我听见女生痛不欲生的惊叫声。”

郝一锋不仅是足球队队长,而且身兼多职,还是院排球队队长,更是学校学生会主席,颇为牛逼。学校里的人不知道校长叫什么名字,但是绝对没有人会不知道郝一锋是谁。原以为他在学校里身兼多职,应该思想健康,品德高尚,不同于常人。岂料,原来主席也只是个凡人。他肮脏的思想开始浮云连篇,色咪咪的笑起来。

我说:“你想什么呢,我见着什么的话,还能活着出来么?”

“那刚才那阵惨绝人寰的惊叫声是怎么回事?”

“你说一女生在女厕所里,见着一男生,能不惊叫么?”

“也对。”

“你回球场别和那群野兽说我在女厕里撞见女生的事情,太丢人了。”我说完朝着最左边的男厕奔去。一路上,我的脑海里还一直浮现那个女生蹲在坑前惊恐的表情,悔恨自己进门之前,没有朝里面喊一声,询问是否有人。

跑到男厕所门口后,受刚才那一幕影响,心有余悸,我居然愚昧地朝着里面喊道:“有女生在吗?”

一个男生站在男厕所的尿池前,转头就朝我骂道:“傻B,脑子呢,男厕所里怎么可能有女生。”

我被骂的无语以对,慢慢地走进厕所,为自己刚才问出那么愚蠢的话感到耻辱。我从厕所出来慢慢地走回球场,只见一个女生来势汹汹迎面直奔我而来。

她走到我面前,脸上的愤怒不言而喻。她没有二话,冷不防的挥起手掌,狠狠地抽在我的脸上。动作连贯,干净利索,力道十足,清脆玲珑。抽完我嘴巴子后,眼眶发红,流出闪闪泪光。

显然,一个嘴巴子难解她心头之恨。颤动着嘴唇,骂道:“臭流氓!”

她骂完还感觉极为不过瘾,在转身离开之前还不忘用含泪的眼睛,狠狠地白了我片刻。此番之后,她才扬长而去,背影极为潇洒,留下我站在原地目瞪口呆。没错,她就是我在女厕撞见的那个女生。

巴掌的清脆的声音和“流氓”二字,在喧杂的球场上依旧如此的响亮。球场一起踢球的人都被这一巴掌震住了,停下跑动叹为观止,然后缓缓走来把我围住,不停的问我这巴掌的由来。

郝一锋拍拍我的肩膀,问我说:“上回用球把一女生脸踢了,这回又女厕小便撞见女生,你小子够有福气的啊。我说刚在女厕到底把那人家怎么了?”

我沉默无语。

郝一锋接着说:“你在女厕里见四下无人,是不是对那女生起色心了?”

“你丫乱说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么我?”

“没事人家干嘛抽你一巴掌啊?”

我的话在嘴边停顿了下,然后才缓缓地说:“刚才冲进女厕所的时候,一打开阁子的门,她刚好蹲在里面......。”

我话还没说完,这群人就激动的大笑不止,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不停询问当中细节,只恨自己当时没能身临现场。他们询问我说:“见着什么了没有,见着什么了没有?”

“你们都想什么呢,压根什么都没见着,就看见她惊恐不定的看着我,然后惊叫一声,我缓过来就急忙夺门而出了,哪还有时间看见什么。”

郝一锋说:“可惜了,可惜了,你怎么不多看几眼啊,多好的机会?”

“没见着什么都挨了一巴掌,多看几眼我还能活着站在这里,她早把我吃了。”

“顶多多挨几巴掌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丫说的是人话么,我又不是色狼。”

“这很难说,我估计你以前糟蹋女生的事情没少做。不过,这个巴掌怎么说也挨的值了,换成我也愿意挨,心甘情愿。”

“我的大主席,别的庸人有肮脏的思想也就算了,你一学生会主席怎么也不往好的地方想啊。你觉得值得话,那你就每天都守在女厕所的门前,只要一见女生进去,你就装作若无其事的冲进去,大不了被骂成流氓,外加一个巴掌。”

几十号的人马依旧围着我,问个没完没了,并一直怀疑我一定隐瞒了当中的重要细节。紧接着就现场开始添油加醋,无中生有的编造了多个版本。原本当众挨了一巴掌,已经够丢脸,现在又见大家议论纷纷,幸灾乐祸唯恐天下不乱,气就不打一处来。我朝着他喊道:“还议论什么呢,还踢不踢球,妈的散了,都给老子散了。要踢球的接着踢,不踢球的都给我回寝室洗澡,早点陪老婆吃晚饭去。”

大家纷纷散去,继续踢球。我摸着左脸颊上通红的五指印,郁闷的坐在球场边抽着烟。

很多时候,一件坏的事情发生以后,你难过只会是当时所产生的结果,不会意识到很多事情的后遗症是会像慢性并发症一样,并不是当时就会致命。就像此时此刻的我,或许郁闷还只是在意脸上通红的五指印。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今天随心闯入女厕不仅仅是招致来了一个巴掌这么简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