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31.黄毛来挑衅 兄弟齐回应

小强离开寝室没多时,原本虚掩的寝室门,被人推开了。熙熙攘攘进来六七个人,正好把寝室进出的通道堵了个水泄不通。他们进来后,就把门又重新关上了。

他们统一叼着烟,来势汹汹,面部表情嚣张,让人一眼便能察觉绝非善类。我和长毛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提高警惕。

一个染着一头黄发,脑袋歪着像七筒的男生站到群人之前,嘴巴大口吐着香烟,屌的仿佛刚随皇军扫荡完村舍似的。没错,别无他人,此人再熟悉不过,他就是吴闯。显而易见,他不是找我叙旧的,肯定是来找我茬的。

“小黄毛,你这兴师动众的几个意思的?”我上前一步,质问道。

他颇为嚣张,不屑的一笑,说:“看不出来吗?你上回专门带人来我寝室登门造访,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这是礼尚往来,专程来看看你。”

“我活的不错,有劳你大驾光临,该看看了,你们该回回的,该干嘛干嘛的。”

小黄毛向我走来,在我面前停下,有手指点点我的胸口,盛气凌人。然后说:“小子,你不识趣啊,老子警告过你多少次,让你离刘颖远点儿,你不长记性是吧?今天我就来点拨点拨你,让你长点记性。”

“老子就喜欢挨着刘颖,怎么的?”

我最见不得别人盛气凌人的对我说话,推开吴闯点在我胸口的手指。此时寝室里就我、长毛、光头三个人,更何况倘若真打起架来,以光头一贯怕事的作风,他一定会将自己置之事外,完全可以不把他当人数计算。对方人多势众,我们肯定凶多吉少,我也没因为担心寡不敌众而输了气势。双方针尖对麦芒,气势上互不相让。

只见小黄毛回头对着自己的人呵的一笑,然后又对着我嘴角一扬,笑声中带着轻蔑。他再次用手指点点我胸口,同时说道:“哟,有脾气,我喜欢。”

我再一次挡开他那落在我胸口的手指,说:“你上回被我揍了,不是和刘颖说脑子伤着了么?是不是被我给揍傻了啊?你喜欢我个毛啊,我可不怎么喜欢你。有事说事,别动手动脚的。”

小黄毛把手里的香烟放到嘴里深深吸了一口,然后丢在地上,鞋子踩上去来回狠狠地拧巴了两下。说:“我说了,今天过来点拨点拨你,让你长长记性。”

说罢,他便是一拳实实在在的落在我的脸颊上。这一拳,打的我触不及防,打的我头冒金星。我条件反射后退两步,长毛赶忙迎上扶住我。

“给脸不要脸,这一拳就是还上次你欠我的。”小黄毛说。

吴闯那张不知天高地厚,目中无人的嘴脸,着实令人讨厌。我已经顾不得他身边有多少人,我会吃多少亏。未等他话音落,一个健步上去就是一脚,恨恨地踹在他的腹部。吴闯踉跄后退,险的后面有人扶着,不然必定狼狈倒在地上。

火药味迅速升温,战争一触即发。吴闯后面数人一拥而上,朝着我的肚子、脑袋便是一轮拳打脚踢。我双拳难敌四手,节节败退,更何况他们有十几只手和脚,我被打的踉跄倒地。长毛深知此时再不上来帮架,我非被踩成肉泥不可。他顾不得其他,非常够义气,抡起椅子就朝他们砸去。而同样在一旁的光头,却退缩到阳台上,深怕殃及池鱼惹祸上身。

长毛挥舞着椅子,打退他们第一波对我的进攻,小黄毛的脑袋应该是被长毛挥舞的椅子磕到了,这次算是如他所愿真正开花了。小黄毛前额溢出的血,顺着脸颊向下留着,表情显得十分狰狞。

此时,双方都已激情燃烧,热血上头,打红了眼。他们再次集体冲上来,杀气腾腾。毕竟寝室空间太小,无法施展椅子最大的杀伤力。长毛手上的椅子被揪住了,紧接着就挥动着拳头对我二人狂轰乱炸。

我们抱着头任他们打,就在这时超市买烟的小强回来了。他打开寝室的门,见里面有人打架,以一贯的低智商表现朝着人堆里喊。他说:“有人打架,打谁呢?老子正火着呢,让我也来踹几脚。”

光头还善存一丝室友之情,赶紧提醒小强,蹲在地上被人死命揍的人是我和长毛。我闻声知是小强回来,心中大喜,让他赶紧喊人搬救兵。小强得知情况不对,立马朝着对面王克星寝室大喊。

对面的寝室里,一群男生正猥琐的聚集在电视机前面,观看岛国*****。众人听说自己班级人被揍,岂能容忍别人到自己班级寝室撒野,冲到我寝室抄了吴闯等人的后路。

风云突变,战况逆转,对方战斗力瞬间土崩误解,一泻千里。没几个回合,结果便见分晓,对方纷纷丢盔卸甲逃之夭夭。吴闯未能解恨,心中颇为不服,但又奈何大势已去,只能捂着流血的额头狼狈而已。

打架结束了,我拿过烟分给前来助阵的同学。他们心中颇为满意,又有架打又有烟抽,叼着烟重新回到王克星的寝室,继续观***。一致对外的时候,小强尽管帮忙打架,解救我于拳脚之下,但怒气却还未消除,一个人靠在阳台的栏杆上,背对着寝室。

我也走出阳台,顺势给他递上一根烟,我说:“刚谢了!”

他回头看看是我,又看看烟,没说话。

“都哥儿们的错,别生气了。”我再一次道歉。

小强这次终于接过烟了,脸也不在绷着,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哭丧着脸吐露着对我一肚子的怨气。他说:“哥儿们,你可害苦兄弟我了啊。我好不容易把她骗上咱们寝室,就让你给坏了事儿。刚才在楼下,你是不知道啊,石佳是怎么对我横眉瞪眼的,不给我一点好脸色使,比我还恼火,不管我怎么拉扯,她都不做理睬,转身就走。”

“这事儿是兄弟的错,哥儿们请你喝酒赔罪,你看成不?”

食物的诱惑力就是比语言解释来的立竿见影,小强一听说我要请他喝酒,脸色马上转变过来,完全忘记了刚才的事情。原来小强苦着一张脸给我看,等的就是我这句话。他猛抽一口烟,站起来说:“这可是你说的,我现在就想喝。”

“当然,我还什么时候骗过你,不过记得下次亲热的时候请一定要锁好门。还有以后别一冲动起来连母猫都想去日,要爱护动物,冲动是魔鬼。”

我和小强、长毛三人去了沙县。小文见我们来了,尽管她表情无异,但能隐约感受得到她见着我们以后,由内而外透露出的淡淡的喜悦。

像往常一样,我们还是要了鸭头、豆腐皮、啤酒。两瓶下肚后,挂在小强脸上的郁闷已经烟消云散。接着再两瓶下肚,小强已经开始上状态了,神经开始兴奋起来。又接着两瓶进去,他酒后老子天下第一,天不怕地不怕的一贯作风就出来了。

“我告诉你们,也就哥儿们我让着石佳,要不然哪能让她在我面前吹胡子瞪眼的。她要是敢再给脸不要脸,老子就一脚给她踹了,爱谁谁去。像哥儿们我这样英俊中透着潇洒,潇洒中带着稳重,稳重里不失风趣,能吃、能喝、能吹、能侃、能玩的二十一世纪复合型人才,倒追哥儿们我的姑娘排着队呢,她石佳要是不稀罕,过了这村可就没这个店儿了。”

长毛见小强吹个没玩,实在听不下去了,打断他说:“得了吧,就你这样的跟什么英俊啊潇洒啊根本就不搭边,你也不撒泡尿瞅瞅自己,要是把你照片贴门上,都能辟邪了。”

时间已经过了宿舍熄灯关门的点,他俩就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斗着嘴,小文坐在不远的小凳子上听得起劲,偷偷地跟着笑。

我担心小强又喝醉了,趁他还剩下半个脑袋,自理能力尚在的时候就撤了。然后轻车熟路的爬上宿舍楼梯口寝室的阳台,借道回自己寝室。因为时间还不算太迟,那个寝室还在卧谈会,见是我们借道,还热情的和我们招呼。为以后方便,我还顺水推舟撒了一圈烟才离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