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30.你好,请关门

大学生活其实很无聊,除了上课就无所事事了,没有了升学的压力,课后也不用努力学习。正值青春,过剩的精力无处宣泄,于是男女生寻找着中意的异性打发无聊的时间。而单身男的男生无处发泄荷尔蒙,只能将精力挥洒在运动场。

又踢了一下午的足球,直至天黑才结束。吴仁爱告诉我说他那排球队的朋友约了女排一起吃晚饭,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我想起女排里难缠的思思,犹豫片刻后还是拒绝了。

食堂里早已只剩下残羹冷炙,我只好去超市买了包泡面,随便应付下晚饭。趁泡泡面的时间,我进洗手间洗了个澡,以此消疲解乏。

小强自从和石佳勾搭上以后,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踩着宿舍楼关门前才回来那是常有的事。有一天晚上,他从外面回来告诉我和长毛说,他俩已经成功的修成正果,他已经是个真正的男人了。

我洗完澡,像往常一样穿条大裤衩走出卫生间,发现小强今天居然提早回来,而且还把石佳带到我们寝室了。石佳坐在椅子上,看到我只穿着一天大裤衩,不好意思正看,连忙转过头去。我猜想小强肯定是给楼下那个胖胖的宿管员塞烟了,所以才能带石佳上楼。

石佳说:“你怎么穿成这样子就出来了啊?”

“男生在寝室里不穿成这样,那该穿成什么样?你在自己寝室里洗完澡,总不会裹件棉袄吧?”我又对小强说,“我说哥儿们,你带姑娘回寝室,事先怎么也不说声?你看现在兄弟我全被你女人看光了,你怎么说也得点责任吧。”

“你的身子被女人看的还少啊,快穿上裤子。”

我套上条运动裤,端坐在椅子上开始吃洗澡前泡的泡面。我边吃边对小强说:“你别老拿烟贿赂楼下那胖子,人家正直不阿了大半辈子,就因为贪污你这几根香烟,就晚节不保,坏了名声。”

“少扯淡,平时他来咱们寝室查卫生和抓赌时候,也没少见你给他递烟。”

小强丢过来一包鸡腿,也扔给长毛和光头一包。他跟我说:“吃泡面哪能少得了这东西,别亏待了自己。”

对于小强今天如此阔达的反常作风,我和长毛有些吃惊,一时没理解他的意图。

小强说:“对面王克星寝室的电视在电影呢,刚租的片儿,一遍吃面一遍看大片儿多带劲。”

我和长毛看看小强,再看看石佳,二人恍然大悟,我端起泡面就走出了寝室。光头咬着鸡腿好不知趣,丝毫没有发扬拿人手短,给人方便的优良作风,还啃着小强丢给他的鸡腿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长毛赶紧拉起他就往外拽,边拽边说着:“你还不走,留着看现场直播啊。”

我们三人都到王克星寝室,把自己寝室留给小强和石佳过夫妻生活。因为有饭后一根烟的习惯,我向王克星寝室的人要了一圈的烟,也没有要到烟。没办法,我只好折回自己的寝室,拿烟出来解解烟瘾。我估计小强和石佳应该还没开始亲热,所以轻轻地按动锁把,门没反锁,我预计他们还没开始,并推门而入。

推门进去后,呈现在我面前的是儿童不宜的一幕,是和学校如此神圣的地方格格不入的场景。他俩抱在一起相互啃着,小强的双手正勤劳的耕耘着每一寸土地。尽管两人衣服还算整齐,可是当时画风已不堪入目。

我的突然出现,让他们触不及防。石佳慌忙地从小强的腿上跳下来,然后走到阳台落地玻璃门边上,背对着我们看着外面乌七八黑的夜色,借此来掩饰尴尬。

此情此景,让我的内疚感油然而生。悔不当初,不该为解自己一时烟瘾,在他们最投入的时候推门而入,从而破坏他们的好事。同时,我感慨小强进入状态的速度之快,在不需要任何气氛情调铺垫之下,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直奔主题,已抱着石佳一顿乱啃。

“打扰了,打扰了,我就拿根烟,你们继续忙你们,我什么都没看见。”

我走到自己的桌子边,拿过上面的香烟。然后转身朝门口走去,出寝室前还不忘对椅子上一脸懵逼的小强说:“你们继续,继续,我这就走。”

我刚带上门走出寝室,石佳就跟在我后面也出来了,小强则苦着脸跟在石佳后面。

“哟!你们这就走了啊,不继续了啊?”我尽管心里对小强有些愧疚,但觉得他自己也有责任,亲热还不锁门玩心跳,才害我铸成大错。

“还继续个屁!”小强不冷不热地说。

小强十分不悦地看了我一眼,他犀利的眼神,已让我感受到他愤怒的气息,让我不寒而栗。倘若条件允许的话,估计他会毫不犹豫的把我活吞了,以此来解恨。

小强带着对我怒火尾随着石佳下了楼,石佳也是怒气难消,对他不做搭理。不一会儿,小强就上楼返回寝室,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闷闷不乐。我极力向他道歉,表示自己刚才不该没敲门就不计后果的闯进去,从而破坏了兄弟的好事,并深刻认识到此次行为的恶劣程度,已下定决心好好反省,保证下次不犯同类错误。

不管我如何的道歉,小强依旧怒气难消,一声不吭的坐着抽着烟,看他的表情似乎有撕了我的冲动。我见他抽完烟,就给他再地上烟试图讨好他,他居然对我不作理睬。倘若平时,即便我不给他递烟,他都会自觉的到我这边顺走一根,即便是他自己有烟也是如此。因为小强和石佳整天粘在一起,开支自然很大,又加之上回赌博输钱,早已囊肿羞涩,香烟档次已经降至十块钱的新安江。而我截止目前,依旧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相比小强开支少了许多,手头比为宽裕,抽的还是二十的长嘴利群。

小强还在气头上,铁青着脸对我不理不睬。长毛见情况不对做起和事佬,一边批斗我一边劝说他不要生气。

此时,生活区后勤阿姨养的一只猫不知为何不合时宜的发情,在楼下的草坪上叫个不停。小强原本的怒火无处发泄已甚是恼火,现在听着猫叫声就更加心烦,拍着桌子站起来冲到阳台上,朝着楼下大喊一声:“妈的,再叫老子下去ri你。”

我和长毛面面相觑,小强恼羞成怒的已经连发春的猫都不放过。倘若刚推门进来的是光头,估计光头的脑袋早被小强用凳子砸成两半了。

男人越是在郁闷的时候,越是想抽烟,所以有时候香烟和酒是有异曲同工的作用。小强摆在桌上的香烟壳已空空如也,我料到他肯定是烟瘾又犯了,抓住机会迎合上去给他递烟。岂料,他却无视我的讨好,避开我独自出了寝室,应该是去超市买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