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27.天公作美 创造良机

回到寝室睡下没多久,我被一阵“冲锋号”手机闹铃吵醒,因为这是小强的变态闹铃声,每次早上响起来的时候,我就有掀开被子扛起刺刀,奋勇杀敌的冲动。

几个钟头前,小强不是被我们丢在沙县了吗,此时的铃声是怎么回事?我睁开眼睛,看向小强的床铺,只见他缩在被窝里,完全不顾枕边的冲锋号。倘若他生在战争年代,如此激昂响亮的冲锋号无数次在他耳边重复吹奏着,他依旧卧躺着纹丝不动,估计早被拉出去砍头了。

“小强,小强……。”我大声叫喊着他。

他终于有反应了,在我的催促下,他伸手关掉闹铃。

“你不是睡小文那儿了吗,怎么这么早回寝室了?”我好奇的问。

小强用迷糊不清的声音说:“你们把我丢下自己回来了,真不够意思。你们走后没多久我差不多就清醒了,怕沙县老板回来撞见,对小文影响不好,眯到宿舍开门的点儿,我就赶紧起来跑回来了。”

我们聊话见,光头早已起床洗刷好,准备出门上课。

我问准备出门的光头说:“早上什么课?”

“就一二两节有课,经济地理。”光头说完就关门上课去了。

半晌,我们三人都安静着没说话,仿佛都在想着事情。

小强先开口了,问:“我们有开这门课么?”

“我也在寻思着这个问题,感觉好像是有,好像老师是个女的。”长毛接过话。

“不对吧,我记得是个老头。我记得就是上回你说不愧是教地理的那个老爷子,满脸沟壑纵横,凹凸不平的脸活像一副中国地形图,你还细心的从他脸上找到长江黄河等几大水系。”

“好像有点儿印象了,是不是那个讲课一激动就口水四射的老头,然后每次上他的课,咱们班坐前排的女同学就像跟暗器一样,左右闪动身子,跟小说里的武林高手似的。”长毛终于想起来了。

小强上课的时候,要么就是跟石佳隔着几个位置发短信聊天,要么就是索性直接坐一起旁若无人的陶醉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压根就忘记了有这门课,更不要说上这门课的老师是谁。他思考许久,还是没想起来,说:“我怎么一点印象没有,算了,爱谁谁去,睡觉。”

三人非常统一的换了个姿势,被子一拉继续呼呼大睡过去,直至中午才醒来。

今天阳光明媚,一扫昨夜的雨后阴湿。似乎暗示着阴霾一扫去,一切都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饭后,小强站在阳台上仰望天空却表情凝重,眉宇紧锁,若有所思。许久,他对着一览无云的万里碧空深沉地说了句,他说:“以我多年观天象的经验断定,下午必定有雨。”

他像极了江湖术士,极力劝说我们下午上课一定要带伞,我们只当他昨晚的酒还没醒,谁也没有理会。岂料,下午果真如小强所说风云大作,瞬间阴云密布遮住艳阳,随之便是倾盆大雨。小强自豪地将上课前带来的雨伞摆放在桌子上,开始吹嘘自己的观天之术。我说:“毕竟人和动物还是存在差异的,动物对天气敏感。”

我们走出教学楼,小强非常自豪地打开雨伞,他要让中午取笑他大晴天带着一把雨伞去上课的人都后悔。因为石佳身体欠佳,下午请假没来上课,所以我和长毛可以托小强的福,免受淋雨之苦。我们正准备在别人羡慕的目光中走进伞下,我的眼角看到正被雨堵在门口的刘颖。我看了一眼小强,他当场心领意会,二话没说将伞递到我的手里,拉着长毛默默地跑进雨中。

此时此刻,望着小强消失在雨中的背影,感觉他平日里猥琐的身影顿时高大了许多。心中感慨他讲义气,为之感动,并暗暗保证,从此以后,倘若他月末手机短信弹尽粮绝,我一定慷慨资助,主动递上手机供其和石佳缠绵所用。

我走到刘颖身边,轻轻拍了她肩膀,说:“一个人啊,躲雨吶?”

她转过头来看是我,脸上有些欣喜,说:“是啊!”

我扬起手中的雨伞,在她面前现了下,然后说:“我看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了,要不一起走?”

“你一个人?”

“是啊。”

雨水铺天盖地的倾盆而下,我打开伞撑起一片天空,刘颖钻进伞下挨着我与我一起前行。讨厌的雨天从未像今天这样让人感觉美好,连敲打雨伞时发出杂乱的响声,此时都像交响乐那样悦耳动听。只要心情好,雨天都会让人觉得美好,一切都好似天公作美。

我尽量的放缓步伐,只想让这段路能显得更长。风带着雨水飘进伞里,打湿了我们的衣服,我尽量的把伞挪向她那一侧。她看看我被雨水打湿的肩膀,双手环抱书本在胸口,开始把身体尽量的靠近我,直至走路时彼此肩膀和胳膊之间开始摩擦。我在心里感谢小强的雨伞能足够小,小的能让我们两个人第一次靠的这么近,近的能让我产生错觉,以为我俩是一对雨中漫步的情侣。

走了一段路,刘颖开始说话,她说:“中午还好好的晴天,下午说变就变,下这么大的雨。”

“是啊,这天气是够变态的,比我们寝室小强还变态。”

刘颖看看我笑笑,接着说:“刚才在教学楼门口,我看到你们寝室的小强了,下这么大的雨他怎么就冲雨里去了啊?”

“他这人就这样,有个大毛病,平时不大爱洗澡,而且脑子还不大好使,每当下雨天就往雨里冲,全当洗澡了。”

“是么?没看出来呀。”刘颖将信将疑的反问。

“可不是么,看着挺好一人,就是打小落下这一毛病,时不时精神不大正常,这不精神病院都放弃他了,但毕竟我和他是同学,一直本着不抛弃不放弃的原则,对他进行看护,免得他出什么事儿。”

“我看出来了,你在胡诌,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考进我们学校啊。”

我难为情的笑了,挠了挠脑袋没有说话。就这样一直走到校门口,我们两个人心照不宣的聊着天,谁都没主动提及昨天晚上我和吴闯打架的事情。

下沙的大学有一个共同点,生活区和教学区是分开的,并不是在一个围墙里面。生活区有生活区的大门,教学区有教学区的大门,中间都会隔着马路。我们学校的教学区和生活区中间不仅隔着马路,横在中间和马路平行的还有一条河,类似护城河,只是河水缺少流动,一到夏天就奇臭无比,因此我们一般称之为臭水沟。在臭水沟上面跨着一座桥,连接着学校北门和生活区大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