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26.雨夜的酒 心头的愁

雨夜的酒,越喝心里越悲凉,也彻底过了宿舍关门的时间,而且雨又开始下大,即便是现在我们再想回去也不可能了。

“小文,估计我们得在你们这里喝通宵了。”小强说。

“没事,你们喝吧,我去准备明天的东西,你们缺什么喊我就是。”说罢,小文回后厨准备忙事情。

小强见我垂头丧气,举杯示意我喝酒,想说些鼓励安慰我的说,可又限于肚里没货,口才又不好,酝酿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他说:“哥儿们,只有锄头挥的好,不怕墙角不会倒。那小黄毛哪能和你比,你瞧你这样儿,他妈的生的多好啊,正好两只眼睛,两只耳朵,一张嘴巴,该多的不多该少不少,多完美啊。”

我听后无语,默默地给了他一个白眼,真想一杯酒浇过去让他闭嘴。

随着桌子上的空瓶子越来越多,我们也越来越觉得自己牛逼。三个人喝酒、吹牛相互谁都不服谁。小文忙好从厨房里出来,坐在柜台上看着我们吹牛喝酒,露着微笑,或许她觉得我们好玩。小强招呼她过来和我们一起喝点,她没扭捏,自己端个杯子就坐在小强边上。

酒桌上多了个女人,小强又喝的兴奋,更是觉得老子天下第一,狂言要一挑二灌醉我和长毛。我二人自然不服,趁着他头脑发热过度膨胀,没几回合就把他灌趴在桌子上。

小强倒下了,我们自己的烟也抽完了,后来小文又从抽屉里找来小半包老板留下的烟给我们。我和长毛又喝了几瓶,小文陪我们坐着也喝了些。期间,小强几次抬起头来晃着脑袋想接着战斗,都被小文按回了去。尽管我喝的只剩下半个脑袋了,但是从小文对小强关心的举动来分析,不难看出小文对小强有好感。

雨夜的酒已喝上头,却依旧未能解心中的丑,奈何香烟再次抽光,我们不得不结束。结账的时候,小文并没有按照实际的金额收取,只是形式的收了一百块钱。我知道光四箱雪花啤酒都不只是这个数,但是无论我如何推扯,她就坚持只收一百。

“你没如数收钱,老板还不得说你中饱私囊,骂死你。”我说。

“没事,老板相信我不会的,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放心走了。”

“那他知道你故意少收,会不会说你吃里扒外。”我喝了点酒,嘴巴也开始变的啰嗦。

“不会,你放心吧。就是这么迟了你们怎么进寝室?要不你们就再喝会儿,都凌晨三四点多了,反正也通宵了,不差这儿功夫。”

“不了,明儿你还得继续干活呢,你也休息会儿。”

小文看看外面的雨,说:“还下着雨,你们宿舍楼门也关着,你们怎么进去?”

“我们寝室就在一楼(所谓的一楼寝室其实是实际意义上的二楼,因为宿舍楼真正的一楼都是一些配套设施或者自行车停车场,并不住人),我们踩着楼梯口的窗户防护栅栏,爬上楼梯口那个寝室的阳台,上了楼就能回我们自己寝室了。反正现在雨不大,你放心吧。”

她又看看趴在桌子上醉的跟死鱼一样的小强,说:“那他怎么办?”

显然,要让一个醉的脖子都支撑不了脑袋的人,跟着我们一起爬寝室,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万一爬楼过程中摔下来,摔死倒一了百了,摔个半身不遂的这可比摔死了还痛苦。

小文提议说:“我们小阁楼上有张休息的小床,平时我晚上不回去也会睡这里,那就让他在这里对付一晚上。”

“小床让他睡了,那你怎么办?”

她指指柜台后面,靠在墙边的一张折叠小卧椅,说:“我在这眯会儿就成。”

我心想,小文一个弱女子,绝对不会对小强这么猥琐的男人做出非分之事。而小强醉的不省人事,也应该不至于酒饱思**,借着酒劲把小文给那啥了,因为他两条腿走路都费劲,更别说第三条腿了。

思前想后,衡量再三,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了,于是我们就遵循小文的建议。把小强扶上小阁楼,我和长毛就离开了。

宿舍区的伸缩门已经关了,我想对付这一米多高的伸缩门不跟跨栏似的,没想到酒后逞能预计不足,跨的速度过快,二人双双被绊倒在地摔个狗吃屎。我们弄出的动静不小,还好雨夜吵杂,才没有吵醒门卫。不过二人吓得不轻,起身赶紧离去。

雨夜的路灯昏暗无力,满地落叶趴在湿漉漉的路面上,踩上去发出脆裂声。我们站在宿舍楼背面楼梯处的窗户口,踩着湿滑的窗口不锈钢栅栏,酒后手脚不利索,几次差点摔落在地。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再一次成功违反了校规校纪,爬上了宿舍楼,跳进了靠楼梯口那个寝室的阳台。

尽管雨已不大,但是我们还是全身又脏又湿漉,颇为狼狈。在阳台上稍作调整后,幸运的是这个事情阳台落地玻璃门没锁,我们推开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不经主人同意,翻墙入院的行为恶劣,尽管我们只是借道回去。寝室内虽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是瞎灯黑火加上酒后笨手笨脚,尽管我们做到了小心翼翼,还是踢到了寝室内的椅子。

此时,寝室的灯就被打开了。寝室里四个见我和长毛二人全身湿漉,缩头缩脑佝偻个身形出现在他们寝室里。他们原本松弛的眼睛立马变得警觉而又凶恶,潜意识里已经把我们当做小偷了,很有一拥而上揍我们一顿的可能。

我们赶紧解释,并说明情况只是酒后迟归借道而已,他们才将信将疑放松警惕,目光变得友善。后来,他们得知我们是爬着楼梯口窗户上的他们寝室,颇为好奇。四个人居然都下了床,虚心向我们请教爬楼技巧。其中一人更是拿出香烟分于我二人,一改之前凶神恶煞面目,毕恭毕敬。

我和长毛以及他们四人抽着烟,站在阳台上,亲临现场结合实物解说了一番爬楼技巧以及当中注意事项。他们四人听后受益匪浅,露出满意的笑容,表示再也不用担心宿舍楼关门而回不了寝室了。并向我和长毛承诺,他们寝室阳台的大门以后将永远为我二人敞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