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25.恶人先告状 刘颖来问罪

架只打了一半,四人皆不过瘾。这好比喝酒,原本有十瓶啤酒的量,喝到四瓶刚上状态,却因为某种原因结束,让人不上不下,未能尽兴。

我回到寝室,正准备检查身上各零部件是否正常,还没等我椅子坐稳,我的手机响了,是刘颖打来的电话。尽管我对刘颖的态度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是一直还是遵循事情的发展顺序,顺其自然的进行着,平时只会偶尔发短信聊天,没事很少会直接电话联系。

此时这个点了,她的突然来电让我忐忑,心里颇为不安。我接通电话,对着电话说:“喂,刘颖啊。”

“嗯,陶杰。”她周围的环境伴随着风雨声,呼吸有点急促,应该是在雨中快速的走路。

“怎么这么迟打我电话,有事儿啊。”

“也没什么事。”她停顿了片刻,犹豫了下,然后接着说,“你是不是打架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的不安和忐忑是有道理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吴闯一定把我冲到他寝室里和他打架的事情说了,但肯定是添油加醋本末倒置。我想刘颖这个电话多半应该是向我兴师问罪,无论如何也是理亏在先,来势汹汹的冲到人家寝室里打架,又毕竟她和吴闯是更加亲近些。尽管他们还只是同学,但是以毕芸瑶之前的话语推测,吴闯颇有逆袭成功趋势。

“嗯,刚发生了些不愉快,有点冲动。”我语气低落,完全没了刚才打架时的气宇轩昂。我像一个犯了罪的犯人,看着高墙上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八个大字,颇有甘愿认罪伏法的意思。

“吴闯刚打电话和我说了你们打架的事情,你没事吧?”刘颖并没有如我所想的对我兴师问罪,反而关心我。

“没什么大碍。”

“我知道你们之前有些不愉快,上次他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了你,但是我不希望你怀恨在心的。”她关心我过后,语气开始有点严厉起来。

“我没有,我不是这么小气的人,都这么久的事了。”

“那今晚你们怎么会打起来的呢?”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无论怎么样,你们不希望你们因此结仇的,事情也都过去了,你们也到此为止,以后不要再打架了。”

“嗯。”

“好了,我不和你说了,我正走路呢。”

“看你这么急,你去哪里?”

“吴闯说和你打架后,现在头很晕,让我过去陪他一起去医院检查下。”

我彻底明白了,吴闯一定先发制人恶人告状,他把我描述成小肚鸡肠、十恶不赦、心狠手辣的人,不仅以受害人的身份博得刘颖关心,并捏造事实。把今晚打架的性质编造成是我因为上次事情怀恨在心,故率众人前去复仇,心狠手辣群殴其一人,致其重伤。

刘颖生性单纯善良,对吴闯的话岂又会多想,即便是没有全信,也应该信了七八分,又怎能知道自己已中了吴闯的圈套。我们其实是四对四的群架,吴闯没有吃半点亏,更没有被我揍得头晕脑震荡严重的得去医院。

不得不说,他这招一石二鸟之计非常巧妙。充分利用了刘颖的单纯和善良,借此事不仅毁坏了我在刘颖心目中的形象,又可以假借受伤之名博得她的关心。

想到这里,由衷佩服吴闯的心计,同时心生窝火,顿时烦躁不安起来,感觉此时只有究竟才能疏导我的心情。

因为时已不早,若真外出喝酒,必定赶不上宿舍锁门前能回来。王克星因为是班长,没胆翘课,所以推辞了。光头虽然和我一个寝室,但是并没有参与打架,也没邀他一起。最后,我只叫上小强、长毛三人出了寝室去喝酒。

我们还是去了校门口那家沙县小吃,喝酒的时候我们都酷爱鸭头,经济实惠,所以我们经常选择在沙县喝酒。久而久之,沙县老板也算熟悉了。

时间已晚,沙县的老板已经先行离开,留下的只有一个女服务员。老板叫她小文,所以我们也就跟着一起这么叫了。小文和我们差不多大小,长得算的上清秀,或许因为是农村小地方出来的原因,打扮的比较朴素,但是还算干净得体。

按照惯例,我们还是点了鸭头、豆腐片之类的东西,然后要了一箱啤酒。

小文放下啤酒,边给我们开啤酒边问着小强说:“你脖子那怎么了?”

我和长毛随着她的话,不约而同将目光看向小强脖子。打架的时候,小强的脖子被抓破了,留下几道血痕。

小强摸摸脖子,也意识到可能是打架受的伤,回答说:“没事,可能刚打架的时候,被狗爪子给刨的。”

“你打架了?没事吧?”小文略带关切的语气询问着小强。

“没啥事。”

小文听后没再问,转身回到柜台前。

“什么情况,小姑娘好像特别注意你啊,怎么对你这么关心。”我略带不解。

长毛说:“你前几次经常抛弃我们,去和女排那姑娘厮混,我俩来这里喝过几次酒,小强这小子喝点酒,趁着老板不在,就调戏人家小文了。”

我听了长毛的话,对着小强说:“没看出来啊,哥们儿你还有吃着碗里想着锅里的技能啊。你就不怕石佳知道后和你闹掰啊?”

小强压低着声音,说:“哎哟我去,什么调戏人家,我只是看人家坐着无聊,和人家开了几句玩笑。”

“只是开玩笑么?喝酒就没见你目光离开过她人,看的人家都难为情了,你还不罢休。人家小姑娘纯着呢,你别想和人家玩什么暧昧,然后趁机玷污人家。”长毛说。

我们聊着天,就这么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快接近宿舍关门的时间了,校门口的行人也渐渐减少,雨也小了,慢慢的安静下来。

“老板,给我们打包两笼蒸饺,分开装。”门口进来一对男女,男的朝着店里喊着。

我转身过去,愣是一惊,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刚刚从医院回来的吴闯和刘颖。他们见我也同样惊讶,吴闯依旧歪着他那颗染着黄毛的脑袋,活像麻将里的七筒。他脸上表露出阴谋得逞后的得意,目光带着挑衅死死的瞪着我,颇有想再和我决一雌雄意思。

显然,他很清楚,尽管我们三个人,他只是一个人,我也不可能当着刘颖的面出手,从而坐实了他给我按的以多欺少的罪名。

刘颖也看着我,她的表情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不过她还是过来和我打招呼了。她说:“你怎么这么迟还在这里喝酒啊,马上十点半了,宿舍要关门了。”

“喝完这点马上就回去。”我指指瓶子里的酒,对他说。其实,我原本就没想这个时候回去,而这个时候看到她和吴闯在一起,又因为她受吴闯谎言蒙骗误会我,心里更加的郁闷,才这点酒怎么可能消灭的了心中的忧伤。

小文打包好蒸饺,分别递给他们。

刘颖临走前还叮嘱我说:“你们都别喝太多,喝完这些早点回去,不然就要被锁外面了,这天还下雨呢,锁外面可就得淋雨了。”

“放心吧。”我向她挥挥手。

望着他们肩并肩一起消失在外面雨夜中,心里不是滋味。索性他们各自撑了雨伞,没有共用一把伞,刚又关心过我,才使我能自我安慰,平衡了些许。

“这是怎么回事儿啊?之前你不都跟红头绳又是图书馆又是人工湖的了么?大晚上的,她怎么又和那小黄毛在一起呢?”小强见我没说话,又接着说,“哎哟我去,没看出来啊,敢情红头绳也是个水性杨花的主儿啊?”

“什么跟什么呢,别瞎说。”我把晚上的事情和他们说了一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