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24.冤家路窄

晚上,天开始下雨了,好比我的心情一般糟透了。阳台外漆黑一片,只有雨水噼里啪啦的敲打着校园里的树叶响个不停。

心情不好,感觉什么都不顺心,听着雨天的吵杂声甚是烦躁。我站在阳台上伸了个懒腰,用力的吸了口气,“啊!”的叫了一声,然后朝着天空自言自语的说:“进大学之前,老子觉得自己是个天才,读了大学以后……,没想到啊……。”

小强从寝室里也走出来,接上我的话说:“等你毕业后,你会发现你自己只个蠢材,除了吃喝拉撒,实际上你什么都不会,一无是处。”

小强递给我一根烟,然后两个人一起靠在栏杆上面抽烟。长毛也叼了根烟出来,加入我们的队伍中,三个人谁都没说话,只是抽烟。后来,对面寝室的王克星走进我们寝室,见我们三个人深沉地站在阳台上,觉得有十分有趣,拿了根我放在桌子上的香烟,点上火也走出阳台,站在我们当中。我们四个人就这么一排的倚靠在栏杆上,任身后漂近来的雨水敲打着我们的后背。

王克星叹了口气:“唉——!”

“唉——,青春!”小强接着感叹。

“唉——,美好的青春呐!”长毛接着小强的话说。

“唉——,美好的青春就这么耗在漆黑的夜晚。”我接着长毛的话又说。

紧接着四个人异口同声的说:“可惜!”

“原来咱们的青春只是做个春梦,可能什么都没留下。”王克星说。

“老子觉得我的未来都只是一个梦。”小强说。

“我们的青春已经是梦了,希望我们的未来不要再是梦。”长毛说。

小强联想着提议说:“咱们唱歌吧,我的未来不是梦。”

于是我们四个人就站在阳台上,发了疯似的扯着嗓子唱《我的未来不是梦》。完全不着调的歌声伴随着吵杂的雨声,犹如一台坏了马力的拖拉机,在田间吃力的耕着地,发出疲惫不堪的声音,时而浓烟滚滚只差熄火,时而有气无力,难听无比。就像我们的青春,我们的未来,苍白无力,暗淡无光。

原本就不堪入耳的歌声在风雨声中显得更加的支离破碎,而我们四个人却陶醉其中。楼上的寝室抗议了,迎头道下一盆冷水,刚好浇在我们的头上。我们四个人十分气愤,仰头望去,元凶早已经无影无踪,我们不知道是哪个楼层倒下的水。

“这水啥味儿?”我问。

小强嘴巴吧唧两下,说道:“我咋尝出臭脚丫子的味儿。”

四个人抬头大骂,问候别人祖上十八代的语言脱口而出。我们头顶漆黑的阳台伸出一个脑袋,因为天色不见其面容的。那人朝下说对我们说:“你们几个是不是有毛病,一直嚷个不停,信不信我也给你一盆水,好让你们冷静冷静。”

“刚那水是你倒的吧?”

“你们哪只眼睛看见是我们倒的?”

“那关你鸟事,别他妈的伸出你的脑袋,张着破嘴狗叫。”我说。

“你们吵个不停,烦不烦,还让不让人安静,就算大爷我倒的,你们几个想怎么着?”

“谁倒的水,老子就上去抽谁。”我说。

“就老子倒的,有种就上来抽我吧。”

“那你等着。”

我从阳台走进寝室,他们三个人一起跟进来,王克星说:“真上去抽人啊?”

“被人泼一脑袋洗脚水,就白白被淋了啊?老子不管是不是他倒,他丫说自己倒的,今儿个非上去抽他,让他歇歇火,教育下他以后别有事儿没事儿屌的跟似的。”

“要带家伙吗?”小强傻傻的问了一句。

“带个啥的家伙,你那破鸟枪能搁寝室里也给我搁寝室里去,免得走火。”我说,“就对付他那么一人,还用什么家伙。”

我们四个人气势汹汹冲上楼去,我打先锋一脚踹进他们寝室的门。他们寝室里的人都从椅子上站起来,站成一排,看似十分团结。其中一个人我们都认识,那就是吴闯,原来他一直就住我们头顶上,真是冤家路窄。我朝着他们说:“刚那水谁倒的?”

我和吴闯原本就存在梁子,互看不顺眼,此时相见分外眼红。他见是我,气焰也特别旺盛,一如既往的嚣张,他说:“原来是你们几个人,刚那水是我倒的怎么样,不是我倒的你又能怎么样?”

“你倒的,我今儿个就让难过一回。”

“那就当我倒的,有种你就试试,我倒想看看你要怎么个我难过。”

长毛忍受不了他这么嚣张,比我还冲动,说:“还说什么哦,让老子先给他歇歇火。”

长毛上去就是一拳,实实在在的打在他的脸上,为我们的群架拉开了序幕。双方四对四,势均力敌,旗鼓相当,哪方也没占到便宜。就在我们打的难解难分之际,楼底下看门的宿管员刚好巡楼经过,进来制止,才没让事态进一步扩大。

吴闯依旧不改嚣张的气焰,眼睛狠狠地盯着我,带着威胁的警告我说:“小子,以后离刘颖远一点,不然我一定让你吃不兜着走。”

我听后觉得滑稽,嘴角上扬轻蔑一笑,淡淡的回击他一句,说:“那你试试。”

倘若说,以前我和吴闯还是暗地里的斗争着,谁也没机会把问题摆上台面,相互暗暗酝酿着那股劲。但是,今晚这不和主题的一架,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彼此在对刘颖的问题上再也不隐晦自己的企图。我们彼此知道,以后斗争的路将很长,仇恨将会越来越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